第四百五十章:另一种香味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五十章:另一种香味

第四百五十章:另一种香味 身为漠北狼牙兵团的狼王,林昆对自己的第六感一向是很有自信的,此时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间料理店有猫腻,沈曼一定在楼上,而且身陷危机。 跑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楼上下来的那两个一身和服打扮的男服务员想要拦他,林昆二话不说,直接两只碗钵大小的拳头招呼了过去,两个男服务员本来是要大喊一声的,结果所有的声音还不等从喉咙里发出来,就马上变成了两声哀嚎。 “快,抓住他!”女领班这时回过神,赶紧冲门口的保安喊道。 门口的两个保安得到命令之后,抽出了腰间别着的警棍,就向楼上追了过来。 林昆现在是真没心情跟他们墨迹,他现在急需找到沈曼所处的位置,二楼上的包间少说也有十个,每一个包间此时都关着门,林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反正就十多个包间,他一门一脚的给踹开也不费多大的劲儿。 砰……砰!!! 林昆生猛的接连的踹开包间的门,里面全都是空空然的,看来这二楼今天晚上是被包场了,两个保安这时已经追到了楼上,林昆二话不说,不等两个保安开口,直接冲过来凌空就是两脚踢出来,正中两个保安的面门,两个保安连开场白还没说呢,直接就捂着脸趴在了地上痛叫起来。 林昆屏气凝神的站好,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环境,急促的呼吸声在耳边像是风声一样绕过,忽然就听一声咯噔的声音从二楼走廊的最深处传来,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板上的声音。 林昆几乎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抬起脚生硬的踢在了门上,这门是从里面上了锁的,就听铿的一声巨大声响,整个木质门硬生生的被踢穿了!抬起脚紧跟着又一脚生猛的踢下来,整个木质门顿时被踢的散架了。 林昆冲进房间里,房间里的场景让他恨不得立马杀了眼前的这条‘狗’,沈曼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好在关键部位的衣服还在,神情迷糊眼角闪烁着泪花,看到林昆站在面前,她那绝望的眼神里顿时浮现了一抹生机。 冈川被吓的缩在了墙角,裤子刚脱到一半,上半身的衣服全都脱了,旁边的桌子上摆了几个精致的小碟子,里面装着吃食,还放了两个青花瓷的小酒盅和一瓶清酒。 林昆没有马上过去收拾冈川,走到桌旁拿起那瓶清酒闻了闻,一股混在酒香当中极其微弱的气味传来,这气味普通人肯定闻不出,是一种西域盛产的迷药,平常只要那么一点点就能马上让人精神恍惚,失去自主能力。 “md,你小子还真特么的会玩!”林昆转过头冷冷的冲缩在一旁的冈川骂道,伸出手一把将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抬起大巴掌就打了下来,边打边骂道:“打你个卑鄙、无耻、下流、混蛋、猥琐、禽兽不如的狗东西!”几乎是每说出一个词,林昆就打下一个大巴掌,冈川应之惨叫。 堂堂岛国三大佣兵之一的弟弟,被人给打成这副德行,传出去也绝对是个笑话了。 林昆今天晚上可一点也没手下留情,这狗东西都差点把沈曼给霍霍了,他要是再手下留情那就不是他了,咱们林大兵王一向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别人不犯他他不犯别人,别人要是犯他了,对不起,老子不是吃素的! 一口气打了十多个大巴掌,冈川已经被打的摇摇晃晃直欲昏厥,这还不算完呢,林昆心里头的恶气才刚刚出了一半,一把将冈川给摊倒在地上,冷冷的盯着这厮说:“狗东西,你他娘的不是犯色么,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言罢,林昆抬起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冈川的裤裆就狠狠的踩了下来…… 啊!!! 惨叫之声刺破了喉咙,穿透了屋顶,在无垠的星空中撕裂开一道缝隙…… 刚才的女领班噔噔噔的跑了上来,身后带了两个店里的服务员,等她跑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林昆的脚落下的这一幕,吓的她赶紧抬起手捂住嘴,带着两个服务员赶紧转身向楼下跑去,边跑边对身旁的人吩咐说:“快,快打电话报警!” 警车来的时候,林昆早已经不见踪影了,料理店里所有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昆离开,却没一个人敢上前阻拦,林昆抱着沈曼上了老捷达,发动了车子向就近的医院出发。 林昆来中港市已经不短时间了,对中港市的路况还算熟悉,但说要就近找个医院那还真有点难度,一旁坐在副驾座上的沈曼精神越来越恍惚了,那种迷药实在是太厉害了,另外刚才他还从桌子上的那瓶清酒里嗅到了另一阵隐隐的味道,那味道的气味很淡,像是清酒发酵时的酒糟味道…… 老捷达行至到一处陌生的地段,林昆突然把车停了下来,东张希望的确定路况,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开错道了呢,前面的马路上连点路灯光都没有。 他正犹豫着呢,一旁的沈曼突然坐了起来,醉眼迷蒙的看着他,脸颊红的厉害。 林昆吓了一跳,道:“沈……沈大美女,你没事吧?” 沈曼整个人虚晃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扑到了林昆的怀里,林昆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沈曼那灼热的嘴唇已经吻了上来,他张开手想要反抗,沈曼的两只手却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紧接着吻的更凶了……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面对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就是再有定力的男人,也会把持不住的,老捷达在马路边上摇晃了一阵,林昆从车里坐了起来,替一旁昏睡的沈曼盖好衣服,他点了根烟叼在嘴上,外面的星空很朦胧,月光羞涩的藏在乌云后,此时他算是彻底反应过来那酒香里的另一股香味是什么了——春天的时候吃的药。 此时,中港市北区的一家大医院里,负责泌尿科的某专家正戴着眼镜看着墙上挂着的刚拍出来的片子,脸上一副阴霾不展的表情,小护士乖乖的站在一旁,随时等候专家的命令,这专家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深为不解的转过头问小护士:“你确定你没拿错?这真的是病人的睾丸片子?”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说:“没拿错。” 专家摇摇头,道:“据我多年的经验和长久的观察,这不应该是人类的睾丸,而是一个牛的睾丸……已经肿成这样了,我也是无力回天了,通知病人的家属,做手术吧。” “哦。” 小护士讷讷的应了一声,转过身刚要出去,又转了回来,问:“做什么手术?” 专家说:“睾丸摘除。” 冈司在手术单上签下字的时候,心都在滴血,这可是他唯一的弟弟,林昆那个混蛋居然把他给打成这样,他不签字也没办法,他已经跑了好几家医院了,给出的鉴定都是一样的,如果不及时摘除睾丸,极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三天后…… 冈川睁开了眼睛,其间冈司一直守候,别人留在这里冈司放心不下,必须亲自守着。 冈川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个梦,梦里头到处都是恐怖的场景,不过还好梦终于醒了,却发现自己睡在医院里,周围到处都是白色的装饰,白的有点刺眼。 “哥……” 看到冈司守在病床旁,冈川心中更是不解了,叫了一声哥后,他马上捂住了嘴巴,怎么声音有点不对呢,和自己过去的声音不太一样,声音有点细。 听到弟弟叫自己,冈司马上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的双眼,顿时喜上眉梢道:“川,你醒了!” 冈川捂着嘴巴不说话,使劲的点头。 “怎么了,感觉好点了么?”冈司关心的问。 冈川点头,马上又拼命的摇头,指着自己的嘴巴,小声的说:“我的声音,好像……” 这时刚好一个护士进来给冈川换药,听到冈川的话后,笑着安慰说:“这是正常现象,男人摘除了睾丸之后,体内的雄性激素会发生变化,声音也跟着变,等慢慢的你会发现胡子也开始稀疏了,皮肤也会变的白嫩有光泽。” “啊!”冈川惊叫,声音尖细的像个女人,惊慌之余他一把掀开了被子向自己的裤裆看去,裤裆上厚厚的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底下是硬邦邦的感觉。 冈川冲护士反驳道:“你瞎说什么呢,我明明感觉到了晨勃!” 护士微微一笑说:“先生,你那是错觉吧,下面打的是石膏,不是晨勃,你以后都不会晨勃了。” 冈川整个人的精神顿时垮了,瘫软的往床上一倒,口中念念道:“完了,我真的被废了,看来那梦是真的,我以后做不成男人了,我还活着干嘛!” 话音刚落,冈川整个人突然疯了一样挣扎着就要下床寻短见,冈司赶紧拦住,并转过头冲小护士大吼道:“滚,你马上给我滚出去!”要不是这小护士嘴快,他兄弟也不至于这么快的就陷入绝望当中。 冈司把冈川搂在了怀里,安慰道:“川,没事的有哥在,有哥在就什么事都不会有,相信哥好么?” 冈川呜呜的痛哭起来,这一刻他不是什么跨国公司的ceo,就单纯的就是一个孩子,一个趴在哥哥的肩膀上大哭的孩子,他哽咽的道:“哥,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弟弟以后做不成男人了,你帮我杀了他,我要他死!” 冈司拍着冈川的肩膀安慰说:“川,你放心,哥哥答应你,一定提着他的脑袋来见你,替你报仇!你答应哥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准做傻事!” 冈川哽咽的点头,心底的绝望却是万年冰山一样矗立在那,疼痛、压抑、无法释怀,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没有比变成太监更绝望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