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蛇鱼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九章:蛇鱼

第四百四十九章:蛇鱼 答应了沈大警花的事,岂是想逃就能逃的,林昆乖乖的接了电话,并乖乖的答应,晚上七点钟,在市中心的国尊饭店不见不散,林昆要是敢不去,沈曼说的很明白,她会马上带上一队人马杀到他家,把他给活捉过去,今天晚上这顿饭他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哎,哪有这么约人吃饭的啊。 蛇肉是必须要炖的,为了不耽误楚静瑶和澄澄晚上回来吃,林昆半下午就开始做了,一通大汗淋漓的忙活下来,林昆用蛇肉炒出了三个硬菜,一锅蛇肉汤。 楚静瑶今天晚上难得没有加班,由她去接澄澄放学,母子俩刚进家门,就闻到一股特殊的香味,这香味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母子俩的食欲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 “爸爸,什么好吃的呀!”澄澄兴奋的就向餐厅里跑去,林昆这会儿还围着围裙呢,正从厨房里往外端蛇汤,澄澄马上凑到了跟前,踮起脚尖往汤碗里看,“咦,爸爸,你这是用什么熬的汤,我怎么看像是鱼呢,好多刺!” 林昆嘴角一笑,抬起头看了看迎面走过来的楚静瑶一眼,要是说这锅里的是那条蛇肉,她肯定不吃,可这么美味的东西如果不吃的话,显然是太过可惜了,于是他笑着撒谎道:“对啊,是鱼,爸爸今天去市场刚好碰到一个渔民,这渔是他刚打上来的。” “一定是条大鱼吧!”澄澄一脸好奇的道。 “嗯,能有……这么大!”林昆手上夸张的比量了一下,把澄澄看的更加惊奇了。 楚静瑶走过来,还是很怀疑的看了锅里一眼,实际上蛇肉扒了皮之后还真就和鱼肉差不多,她看着林昆问:“那条大蛇呢?” 林昆笑着道:“后备箱呢。”要是说扔了,必然会引起楚静瑶的怀疑,这么说楚静瑶同样是怀疑,不过他还有杀手锏在后面等着呢,不怕她不相信。 “真的?”楚静瑶怀疑的问。 林昆微微一笑,道:“老婆,你要是不信,我带你去看看。” “好!”楚静瑶果断的道。 林昆大摇大摆的向门外走去,楚静瑶咬咬牙,硬着头皮跟了出去,林昆先走到了捷达旁,楚静瑶有些磨磨蹭蹭的跟在后面,越到离老捷达近了,她的脚步越迟疑了,她是真的不想再看到那条大蛇,说白了她的心里头害怕。 林昆一双受过特种训练的眼睛,马上就看出了楚静瑶的心思,心里头狡猾的一笑,铿的一下打开了车后备箱的门,楚静瑶见状赶紧转过身捂住双眼:“我不看!” 林昆狡猾的笑道:“没事呀老婆,就是一条死蛇,有什么害怕的,过来看看吧。” “不不不,我不看。”楚静瑶连声说道,边说边快步的往别墅走去。 “哦,那我可把后备箱门给关上了。” “赶紧关……” 林昆得意的一笑,关上了后备箱门,回到别墅里楚静瑶还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澄澄这会儿已经坐在餐桌旁准备开动了,眼巴巴的看着楚静瑶和林昆,小家伙很懂事,爸爸妈妈不吃饭,不论怎么饿他都不先动筷子。 林昆笑着对楚静瑶说:“老婆,快去吃饭吧,儿子等着呢。” 楚静瑶看看澄澄,舒缓了一下心中的惊吓,坐在餐桌旁看了桌子上的饭菜,貌似都跟‘鱼’有关,她心里头还是犯起了嘀咕,但又不敢去见证事实,这时澄澄有些着急的冲她说:“妈妈,我们快开动吧,我饿了。” “嗯,开动。”楚静瑶冲澄澄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楚静瑶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鱼肉’放进了嘴里,然后像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咬下来,顿时满嘴的香气环绕,一股无法形容的鲜美味道渗透了出来,这股鲜美的味道,绝对是楚静瑶这么多年从未吃过的,食欲翻涌起来,驱使着她连连的咬了下来…… 澄澄也跟着开动了,小家伙也夹起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小家伙没什么芥蒂,喀嚓喀嚓的就咬了起来,马上一脸惊喜的看着林昆说:“爸爸,真好吃!” 楚静瑶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说:“这到底是什么鱼肉?以前我怎么从来没有吃过。” “蛇……” 林昆一下失口说错了,楚静瑶脸上的表情立马僵硬的看过来,似乎只要他把话一说完,她立马就能吐出来一样,林昆赶紧笑嘻嘻的改口道:“蛇鱼,俗称海鳗鱼。” 楚静瑶又变的怀疑起来了,林昆马上说:“老婆,你要是不相信,咱们现在就去后备箱看看,那条大蛇一直躺在里面呢,本来想给弄来吃的,但那蛇皮实在太厚了,根本扒不下来,正好我晚上有事出去,顺道给扔了。” 林昆信誓旦旦的指着盘子里的蛇肉说:“这条海鳗鱼可大的不得了,那渔民都说了,这么多年他一共就打上来这种鱼三次,这次被我给撞上了,我可是砸了一千的真金白银才给买下来的,就为了让你和儿子尝尝鲜。” “真的?”楚静瑶内心的疑虑未散。 “我怎么这么命苦……”林昆扮出一副无奈的苦相。 “算了,勉强的相信你了。”楚静瑶语气淡淡的道,心里头却是被那翻涌不息的食欲驱使着,眼前的这些‘鱼肉’每一样对她来说都充满了不可阻挡的食欲。 楚静瑶刚要下筷,突然又抬起头看向一旁的林昆,道:“你今天晚上有事?” 林昆笑着哀求道:“老婆,今天晚上真的有事,约了一个朋友吃饭谈点事情。” 楚静瑶淡然的问:“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澄澄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林昆,小家伙每天晚上都想和爸爸玩,林昆看了一眼儿子,转过头笑着说:“尽量早回来,肯定在十二点之前回来。” “九点,九点之前必须回来。” “额……”林昆在脑袋里盘算了一下,七点开始吃饭,九点怎么也吃完了,于是拍着胸脯保证道:“没问题,老婆!” 林昆开着老捷达离开了海辰别墅区,晃晃荡荡的向市中心的国尊饭店驶去,晚上路上塞车,林昆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行驶到主干道上以后,就剩下欣赏前面的车尾灯。 最近总的来说呢,他的日子过的还算清净,要是沈曼今天晚上不硬逼着他出来就更完美了,路上沈曼又一个电话催了过来,林昆说正在路上,沈曼说地址临时有变动,不在市中心的国尊饭店,而是在另一个方向了。 林昆顿时就有一股骂娘的冲动,前面是长长的车龙,后面也是长长的车龙,这尼玛要老子临时调转方向,老子开的是四个轮子的车,而不是两个翅膀的飞机,本来以为能够提前到达饭店呢,现在可好,不迟到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沈曼也考虑到林昆此时的境地,所以给了他一次可以迟到的特赦,林昆这心里头吧说不出感激还是不感激,反正就想着赶紧吃了这顿饭好回家。 别人都求之不得的跟警花吃一顿饭,他这是有机会也不知道珍惜,若是被那些个苦苦追求沈曼的人知道了,肯定会合起火来胖揍他一顿——这小子太不知道珍惜幸福了! 临时更改的地方是一处位于北城区的大饭店,北城区多大学,环境各方面相对于中港市其他的几个区而言更充满书香与青春的气息,比如说在公交车上,可能百分之七十左右是学生,在各个公共场所里出行,也基本上一半都是学生。 林昆不知道沈曼为什么把地址变到这了,不知道是她的意思呢,还是那个冈川的意思,不过这些跟他都没啥关系,他今天晚上的任务是做一个合格的大灯泡,应该事先和沈曼沟通一下,用不用他把头也给剃光了。 到达目的地饭店,是一家岛国的料理店,具体的名字林昆也懒得去看,正常的情况下他是从来不会进岛国料理店的,这可不是什么民族仇恨的,而是他确实不咋喜欢吃岛国料理,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华夏人,而且还是华夏的东北人,他最喜欢的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而不是对着满桌子精致的小餐盘尝尝这个,再尝尝那个,一顿饭下来至少得吃个百八十种的料。 林昆把老捷达停在了饭店门口的停车位上,走进饭店大门口,两旁一身和服的服务员躬身行礼,用岛国话说了句:“欢迎光临。”声音甜美舒耳。 按照沈曼给他的信息,应该是在二楼的某个小包间里,料理店的领班穿着一身精致的和服走过来,微微欠身笑容甜美的向林昆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么?” 林昆挠挠头说:“我约了朋友,好像是在二楼。”说着,看了看旁边墙上的时钟,娘的塞车塞的他快迟到一个小时了,现在已经快八点钟了。 “二楼?”领班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但只是一蹴而过,马上就又恢复了正常,笑眯眯的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二楼今天晚上停业整顿,没有客人的。” “停业整顿?”林昆疑惑道:“这好好的不做生意,大晚上的整顿啥?” “先生抱歉,这是我们店里的事情,不方便与您透露,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么?” “等等……” 林昆掏出手机给沈曼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直接被挂断了,再打直接关机了。 不对,有情况…… 林昆马上臆测情况有些不对劲儿,正好这时两个穿着和服的男服务员端着两个餐盘从楼上下来,两人在窃窃私语,好像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转过头冷笑着对女领班说:“你不是说二楼停业整顿么,怎么有人端着餐盘下来?” “这……”女领班脸上的表情唰的一变,语气稍稍严厉的说:“这是我们店里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向先生您解释,先生您还有事么,没事的话请离开。” “呵……”林昆冷的一笑,道:“你这是在把客人往外面赶么?我可以到工商局投诉你吧。” 女领班想要解释,这时,林昆突然绕开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楼上跑去,直觉告诉他沈曼有危险,他必须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马上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