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准备食材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八章:准备食材

第四百四十八章:准备食材 上了车,楚静瑶的内心依旧未能平静,澄澄坐在她的副驾座上问:“妈妈,你害怕么?” 楚静瑶看着澄澄笑着说:“怕,妈妈从来没见过那么凶的大蛇。” 澄澄一副坚强的表情说:“澄澄不怕,有爸爸在澄澄什么都不怕,妈妈你也不用怕!” “嗯。”楚静瑶笑着说,心中一阵暖流划过,刚才一直处在惊吓之中,现在稍微的平静一下心绪,回想起刚才面对极其危险的情况下,林昆用生命护住澄澄的那一幕,内心里的感动无法言语,他是拿生命来呵护澄澄的。 透过后视镜向停在后面的老捷达看了一眼,那家伙正坐在车里一脸笑容的和小海东青和小灰灰说话,肯定是在表扬两个小家伙刚才的勇猛,楚静瑶的嘴角上不由的挂上一抹温馨的笑容,他虽然总是吊儿郎当的不正经,但一辈子若是能有他守护在身边,她的心里也会满足吧。 把澄澄送去了学校,楚静瑶开车去上班了,路过林昆的老捷达旁边的时候,林昆冲她摁了下车喇叭,楚静瑶把车停下来,林昆摇下车窗笑着说:“老婆,晚上早点回家哦,我给你做好吃的。” 想起刚才的那条大蛇,楚静瑶的心里除了害怕之外没有别的,哪还有半点的食欲,什么也没说,一脚油门就走了。 林昆把脑袋伸出车窗,看着那大轿跑的背影,一副轻佻自信的模样笑着说:“老婆,我保证让你吃过一次今生不忘,嘿嘿!” 今天白天,林昆也不打算去百凤门了,难得抓了一条这么大的蛇,得回家精心的准备准备,可是很久也没有得到这么好的食材了,回家之前他先去了趟超市,把该买的调料一一买齐,又额外买了一把专门适合给蛇剥皮的刀,所有的东西都一应准备齐全之后,才开着老捷达晃晃悠悠的回家。 白天的海辰别墅区同样很安静,能住进海辰别墅区的非富即贵,人员的总体素质都要高上不少,当然不乏一些个富家的纨绔子弟,但这些纨绔子弟的特点基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夜场,偶尔再揣上几张卡到国外去得瑟得瑟。 林昆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把老捷达停在家门口之后,先确定左右无人,才把大蛇从后备箱里扛了出来,这条大蛇少说有三米上,实际上快五米长了,比一般的在动物园里看上的蟒蛇只大不小,另外这蛇皮的花纹和普通的蟒蛇也不太一样,纹路上有明显蓝色的痕迹,整个看上去有点像青花瓷。 小海东青和小灰灰屁颠的跟在身后,林昆没有把大蛇扛回别墅区,而是暂时放在了院子里,他得先把这蛇给剥皮了,然后再剁吧剁吧端到厨房里下锅。 蛇皮很好扒,但这么大的蛇皮扒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张罗了大概十分多钟,才把这条大蛇皮彻底的扒了下来,蛇皮给晒干了可以做一味中药,这蛇皮与众不同按说应该是上等的中药,可真要把这蛇皮光天化日的放在阳光下晒,被人看到了肯定会引起恐慌亦或是带来麻烦,综合考虑过后林昆还是决定碎吧碎吧给丢掉,即便被收垃圾的看到了,也想象不到是这么一条大蛇。 林昆把大蛇抽筋扒皮剁吧好了,整个放在了盆里端回厨房里,按照他做蛇的经验,先是要用各种料把蛇肉先淹上,然后再兑好了各种食材下锅,做蛇肉切记油不能太大,盐也不能放的太多,否则的话蛇的鲜味就全被盖没了。 准备好了前期的工作,剩下的就是等下锅了,这个不着急,现在还不到中午,楚静瑶和澄澄要晚上才能回家呢,林昆叼着烟卷就到小区里溜达,海辰别墅区里的小区环境那是相当的不错呢,他走到小区人工湖的湖心亭里坐下,手里拿着家里带出来的面包渣就往湖里撒去,那成群的五颜六色的鲤鱼马上浮出了水面,但一看到他肩膀上站着的小海冬青,这些个鱼儿马上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下,也顾不得吃食了,一个个噌噌的蹿入水底。 不用说,这些鱼都是被小海东青给霍霍怕了,对于湖里的这些本来没有什么智商的鱼来说,小海冬青的出现就相当于是活阎王来索命了,它们太多的同伴被这个小家伙的利爪给抓了去,从此之后变成了一堆白花花的鱼骨架。 “你这小家伙,看把这些鱼儿给吓的。”林昆笑着嗔怪的对肩上的小海冬青道。 小海冬青低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说自己委屈,小模样甚是可爱。 “林昆。” 身后突然传来了陆婷的声音,林昆笑着回过头,打招呼道:“陆大美女,早呀。” 陆婷微笑着说:“都上午十点多了,还早呢。” 林昆咧嘴一笑,道:“那不是还没到中午么?你怎么没和小雅在一起?” 陆婷微笑着说:“有大壮暗中保护,偶尔我也可以偷偷懒,一个人干点别的事情。” 陆婷说的大壮是牛大壮,跟林昆切磋过的那个大汉,不是林昆的好兄弟张大壮。 林昆笑着说:“依我看那,小雅挺安全的,都这么长时间了,一点危险也没有。” 陆婷摇摇头,道:“我也希望是这样,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越平静就越容易引起暴风雨,就在这明媚的天气,说不定下一秒钟马上就变阴了呢?燕京城那边传来消息,章老爷子负责的那个新型武器的科研项目已经快完成了,这时候那些个心思不轨的人是最有可能拿小雅做文章的,我们都得警惕。” 林昆笑着调侃说:“那你还出来溜达,不好好的保护在小雅的身边。” 陆婷对着阳光伸了个懒腰,完美的线条在阳光景色怡人,“我想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好好的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可能是这场暴风雨来之前最后的机会了。” 陆婷不是一个擅于开玩笑的女人,林昆相信自己的直觉,她现在这么说,就证明暴风雨真的快要来了,这究竟会是一场怎么样的暴风雨呢,林昆还真没有仔细的想过,但涉及到新型的武器研究,牵扯到的对手一定都不是善茬。 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林昆冲陆婷笑了笑,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还不等他开口,对面就传来了一声极其严厉的声音,“林昆,今天晚上你要是敢爽约,我就废了你!” 语气这么蛮横暴力,在林昆周围的女人当中,也只有沈曼了,沈曼是个暴力女警花,但平常的时候也不至于这么暴力,之所以如此暴力,那是她实在被她那难缠的老爹给逼的没办法了,沈父是一个爱女之人,绝不是一个卖女求荣的人,他三番两次的强逼着沈曼和冈川约会,是他认定冈川这小伙子真心不错,抛开岛国人的身份,他相信周围再也找不出比冈川更优秀的年轻人了。 三十不到的年纪就能担任一家日企跨国公司的ceo,还带领着手底下的一干员工将企业的效益做的蒸蒸日上,为人谦逊有礼,对待他也一直都当做心腹,即使上一次来他们家吃饭被林昆给虐了一顿,过后也丝毫没有记仇。 关于冈川的生活作风不检点,沈父也是略知一二,但他坚定的相信,龙马还需有人骑,只要他姑娘和冈川真的成为了男女朋友,就他女儿的性格肯定能降的住任何男人,换句话再说了,李白都说过人不风流枉少年,一个男人花心点有什么错?即便是错,在他年轻未婚的时候,也算不上大错。 总得来说,沈父还是一个比较思想开放的人。沈母对冈川的了解全都来源于沈父,沈父认定冈川这个小伙子不错,那沈母必定也跟着认为不错,当妈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的好点,再者沈曼如果真的和冈川能成了,那对自己的老公的未来也是有帮助的,女儿既找到了金龟婿,老公又跟着升职,这种好事可不是年年都有,一辈子能撞上一回就算不错不错的了,可得好好把握了。 沈家一家,对林昆印象唯一好的就剩下沈奶奶了,沈奶奶是打心底看不上那个冈川,首先是跟岛国之间的家仇,另外沈奶奶怎么看冈川都觉得这个大热天里喜欢穿西服的年轻人虚伪,一举一动包括稍微的一个小动作都虚伪的不得了。 而林昆就不同了,林昆当初在大商场的门口为她挺身而出过,这年头敢挺身而出去管别人事情的年轻人不多了,一个年轻人对待一个陌生人都能有如此的强大的正义感和勇气,日后要是嫁给这样的人,大富大贵什么的不敢说,至少一辈子不受气、不挨欺负,归根到底的说一句,对于女人来说什么是幸福?幸福不就是找个知冷知热知道疼自己的人,要那么多的钱做什么。 当然了,这都是沈奶奶一厢情愿的想法,在她的那个年代里好用,在当今的社会已经有点过时了,现在社会发展了,人们越来越关注物质生活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如果没有点真金白银还真就很难在城市里立足,许多女生找对象的标准都先放在工作和金钱上,有人会说女人变的势力了,但这有错么? 听到沈曼的声音,林昆的脑袋卡壳了一下,紧接着临危不乱的用标准的普通话对着手机说道:“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系,请稍后再拨,sorry……”然后赶紧挂了电话。 旁边的陆婷被他逗的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惹上桃花劫了?” 林昆咧嘴一笑,道:“才没有呢,一个朋友,精神有点不好,我怕她打我。” “打你?”陆婷笑着说:“我还真不知道谁能打的了你,有机会一定见见这位传说中的高人。” 林昆苦笑一下说,“陆大美女,你就别打趣我了。”话音刚落,兜里的手机又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