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农贸市场计划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四章:农贸市场计划

第四百四十四章:农贸市场计划 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绝对的,强者弱者只是相对而言,善与恶也是同样,一个白天在外面讨好所有人晚上回家对父母又打又骂的人,和一个白天对周围所有人都恶毒相加但晚上回家肯低下头来给父母洗脚的人比起来,哪一个更善良? 我们生活的世界一直都是如此,只是太多的时候被现实与谎言欺骗了双眼。 已经是中午了,林昆没有急着回百凤门,路过一家路边大排档的时候把车停下来,点了个几个硬菜和龙大相吃了起来。 “昆哥,你打算用罗纲?”龙大相嚼着肉块说。 “你觉得行么?”林昆笑着问。 “你是大哥,你说的算。”龙大相道。 “你小子少拿大哥不大哥的说事,在你眼里你昆哥就是那么独断的人么?”林昆笑道。 龙大相一边嚼着肉块,一边稍稍琢磨,道:“好像不是。” 林昆笑着说:“什么叫好像不是,本来就不是。说说吧,你现在对罗纲有什么看法。” 龙大相摇摇头,道:“没什么看法,虽然这老小子挺有孝心的,但我还是觉得他人品有问题,成天干了那么多的坏事,不能就因为孝顺就变成好人了吧。” 林昆点头笑着说:“是这个理儿。” 龙大相道:“昆哥,你打算怎么用这小子?” 林昆停下筷子,想了想说:“现在整个南城区基本上都在我们的控制范围,我不想给南城区的老百姓带来利益,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摆地摊的小商贩就是他们的利益,他们可以通过小贩买到便宜而又新鲜的蔬菜,城管一直是小商贩的天敌,延伸一点说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天敌,如果建立起一个大型的农贸市场,只收取低廉的摊租费,小商贩们肯定都会愿意搬到农贸市场里。” 龙大相点点头,道:“可这和罗纲有什么关系?” 林昆笑着说:“当然有关系了,农贸市场需要有人管理吧,罗纲常年和小商贩打交道,他最适合不过。” 龙大相立马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昆哥你的意思是让罗纲去管那些小商贩,这合适么?这老小子过去成天追着小商贩们满街的跑,他去管……”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罗纲肯定能管好,这群小商贩都是狡兔三窟的角色,普通人还真不好管理。” 龙大相明白林昆的意思,可问题又来了,南城区寸土寸金的,这农贸市场往哪建?另外有农贸市场的地方,就难免和脏乱差挂上边,到时候再影响了市容咋整? 这些林昆不是没有考虑过,他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不能说经过深思熟虑,但绝对是经过考虑的,他打算将南城区的这个农贸市场建成一个旅游景点类型的,旅游景点必须遵循两个基本要素,一个是干净,另一个是有特点,既然想要当做旅游景点,首先从建筑上来讲,就肯定不能和全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农贸市场一样,扯一个大棚子,挂上一个大牌子,然后乌七八糟的就开始做买卖,出来旅游的游客都希望带一些当地的特产回去,你要是给整成个大棚户区,那不成了大老远的逛跟家门口一样的农贸市场了,一点意义也没有。 小摊贩们都习惯了脏乱差,就比如他们每次撤摊以后,地面上总是一堆垃圾,想要杜绝他们的这种恶习,就必须有一个能震慑住他们的人来管理,而这个选罗纲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南城区的这些个小摊贩们可以不怕他林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压根就没听过林昆的名号,还以为是街边卖肉的瘦子呢,但他们绝对害怕罗纲,罗纲对于他们这些小摊贩来说,简直就是活祖宗、周扒皮,心头恨的痒痒但绝对得罪不起。 要搞出一个旅游性的农贸市场,目前要涉及到的大的问题有三个,地皮、资金、建筑风格,地皮林昆想好了,可以去找姜峰商量,资金问题找蒋叶丽商量,相对于前两个,建筑风格是最难搞的,必须要搞一个与众不同具有观赏性的农贸市场才行,全华夏还没见过哪个地方的农贸市场这么搞过,基本上提起农贸市场这几个字,马上让人联想到的就是脏乱差,林昆下定决心必须要让他的农贸市场耳目一新! 回到百凤门,林昆把想法跟蒋叶丽大致说了一遍,蒋叶丽已经三十多岁了,男人见的多了,能让她从心底喜欢的除了百凤门已故的大哥何军,再就是眼前的林昆。 何军和林昆比起来,何军比林昆年长,做事相对比较稳重,但绝对没有林昆身上的那个冲劲儿,而且林昆的果敢和武断,真做起事的那种凌厉的风格,是何军当初所欠缺的。 林昆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喜欢他,那些个枕边空荡的夜里,蒋叶丽曾不止一次的在心底问自己,他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实际上他的心里比任何一个人想的都多,他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不会落空。 蒋叶丽信任林昆,由心的信任,换句话说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坠入了爱河,生命都愿意付出更别说别的了。 林昆说完,蒋叶丽也大致听明白了,对于林昆要做的事情,她不问对错绝对支持。 经营了百凤门这么多年,蒋叶丽的手里有些钱,但这些钱也不多,百凤门前些年生意是不错,但长期在其余帮派的压迫下,实力是一点一点的变小,很多时候都是靠钱才维持住现状的,赚来的钱十有八九的都花在了上面,她手里目前能动用的资金,也只有五百万而已,五百万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够花一辈子了,但对于即将兴建的农贸市场来说显然是太少了。 钱不够,差很多,林昆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感动,他坐到蒋叶丽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肩膀,这一刻他恨不得把整个天下分她一半。 下午,林昆开着车带着蒋叶丽和龙大相、阮倩到街上溜达了一圈,主要是为了选址,南城区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是号称北方最大的迪斯尼游乐场‘发现王国’,另外的还有几个博物馆和一个蜡像馆,再就是海边的自然风景区。 阮倩建议把农贸市场建在发现王国的周边,人流密集肯定会带来商机;龙大相建议把农贸市场建在博物馆和蜡像馆的中间,同样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同样会有商机;蒋叶丽则建议把农贸市场建在车站的附近,车站本身就是人流密集的地方,来往游客的必经之地,建在车站附近一是自然而然的就有了广告效应,另外在许多游客离开之际,也可以去农贸市场里买一些土特产做纪念。 林昆将三人的意见记在了心里,下午离开百凤门去接澄澄放学的时候,又在南城区小转了一圈,南城区的海边有一条专门观看海景的路线,两旁花草鲜艳风景美丽,旁边的石壁经过装修,上面刻着各种美丽的图案,有动画有动物,沿着路线一直往前走,一座矗立在海边的小岛映入眼帘,那小岛距离海岸线不远,退潮的时候约有五百多米的距离,像一个孤独的老者一样静静的站在那儿眺望着远方,那深邃不见尽头的远方海天相接,似乎有着它的爱人在归来。 也就是这一瞬间,林昆的心里突然灵光一现,他想到了自己埋在家乡小土包里的爷爷,他这一辈子似乎也是这么孤独,总是做在村口的大石头上抽着老旱烟,但他等的不是爱人,而是一份言之不出也无法想象的绝望。 爷爷去世的时候据说很安静,像是终于等到了宿命的终结,等到了轮回的起航。 对于爷爷,林昆真的了解的不多,他身上的功夫有一大半是爷爷教的,爷爷只教给他最基础的,从来也没有过任何的招式,那些最基础的却是成就他如今身手的一切根源,就像是建一座大楼一样,肯花大精力将地基扎的深,楼才能盖的高。 林昆停下了车,点上了一根烟,望着那坐孤岛继续回忆,从小到大他只见过爷爷出手一次,其实也算不上见过,那时候村子里有个恶汉,经常打骂自己的父母,还强暴了村子里的寡妇,在村子里整天挨家蹭吃蹭喝的,敢不给吃喝的要么拳打脚踢,要么趁着夜里都睡着的时候一把火烧到房顶,村子里的老百姓对他是又恨又怕,当地的派出所也拿这家伙没有办法,谁要是带头来抓他,抓到了还好说,抓不到的话这恶汉肯定会报复。 突然有一天这恶汉死了,死在了村子前面的土地庙前,村里的老百姓们都说恶汉是被山神庙里的神仙打死的,林昆趁着大人们不注意在恶汉的尸体上摸了一把,恶汉身体里的骨头寸寸断裂,在他死之前承受了莫大的痛苦,村子里的人却一点惨叫声也没听见,原因是他的喉咙最先被用指节击碎了。 那天晚上,林昆清楚的记得爷爷叼着旱烟袋,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唱了首屠蛟龙…… 吃过晚饭,澄澄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楚静瑶早早的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抱着一本专业的书籍看,林昆刷过碗之后揭下了围裙上楼,走到楚静瑶的身边坐了下来。 楚静瑶抱着书像是一幅艳丽的油墨画一样,头也不抬的问了句:“有事?” 林昆从兜里摸出烟叼到了嘴上,楚静瑶马上抬起头向他看过来,林昆咧嘴一笑,道:“我就是叼在嘴里咂巴咂巴。” 楚静瑶看着林昆语气平静的说:“我知道,只要你想戒掉肯定能戒掉。” 林昆笑着点点头,然后嬉皮的笑道:“老婆,你太相信了。” 楚静瑶转过头继续看书,道:“有事快说,我这有个案子需要研究。” “哦。”林昆站了起来就要走,既然老婆忙,作为好老公的他肯定不能打扰。 “站住。”林昆脚底下还不等动,楚静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昆回过头,楚静瑶依旧是头也不抬看着怀里的书,道:“有事就说出来,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