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调查罗纲(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三章:调查罗纲(2)

第四百四十三章:调查罗纲(2) 城管的车队开向海边的方向,具体说是南城区海边的游乐场,南城区海边的游乐场号称是北方最大的游乐场,一年下来招揽的客流量至少上亿人,很多外地的游客都是奔着游乐场来的,这游乐场每年带来的收益,除了游乐场账面上所能看到的门票收入外,其余的带动周边经济的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往往越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就越有商机,游乐场外的小摊小贩常年不断,尤其在夏天和初秋的时候,来中港市的游客多了,小摊小贩也跟着多了。 不出意料,城管车队果然停在了游乐场大门外,游乐场的大门很大,正对面的小广场更类似于一个小型的停车场,此时正值半晌午,正是客流量最大的时候,除了来往不断的游客之外,广场的四周、中间也站着不少的小商贩,这些个小商贩卖的东西什么都有,吃的、喝的、玩的,每个人自成一摊的摆在那儿,一眼望去乱糟糟的,来往的游客得在他们中间绕来绕去很不方便。 看到有城管车来了,小广场上的小摊贩们马上像是炸开了锅一样,也不知道哪位大嗓门的仁兄喊了句:“快跑啊,城管来了!”紧接着就见那些个小商贩动作迅速快捷的收拾好了各自摊位的东西,或是背在肩上或是直接就拖着开跑。 场面一下子闹哄哄起来,不少行人都被撞到了,城管迅速从车上下来,罗纲直接跳到了suv的机关盖上,大声的冲逃跑的小商贩们喊道:“都别跑!” 这些小商贩们哪听他的,被他这么一喊反而跑的更快、更乱了。 城管的速度都是很快的,长期和小商贩们玩这种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一个个都练就了好身手,跑的稍微慢一点的小商贩已经有被摁住的了,被摁住了老实一点的还好,不老实的城管们才惯病呢,拳打脚踢的直接就招呼了下来。 “md,这群孙子!” 龙大相暴怒一声,就要下车去干那些个城管,刚要推开车门,被林昆一把抓住。 龙大相回过头道:“昆哥,你别拦我,今天我非好好教训教训这群孙子不可!” 林昆道:“淡定点,你怎么不实际的考虑下情况呢?” 龙大相道:“这还有啥考虑的,眼前的这帮孙子明显是在欺负人,我得教训他们!” 林昆从兜里掏出了根烟叼在嘴上,烟盒递到龙大相的跟前,龙大相压下激动愤怒的情绪抽出了根叼在嘴上,林昆把烟点着,打火机抛给龙大相,缓缓的道:“你光看到了城管们凶狠残暴满身匪气的一面,可你想过没有,要是没有他们,整个中港市的市容会是什么样子?或者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旁边的游乐场是你开的,你希望大门口这么多摆杂摊的么?这些个摆杂摊的在这里闹哄哄的叫卖,有些不良的摊贩还会宰客,这影响到底有多恶劣你想过么?” 龙大相不说话了,陷入了思考中。 林昆吸了一口烟接着说:“市容的重要性绝对不止我们普通老百姓所理解的一样,一个城市的市容好坏是给自己看的,更是给别人看的,中港市靠的是旅游业,旅游业相对于传统工业和制造业有着可再生无污染的优势,可以说是一个最好的盈利行业,我们中港市具有这个优势,所以必须要好好利用,现在这些个小商小贩在这儿破坏了市容,影响了中港市的形象,换做你是政府领导你会容忍他们这么胡来么?” 龙大相道:“那这些个城管也不应该打人啊!” 林昆道:“打人肯定是不对的,可再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你是城管,你会不会打人?” 龙大相果断的摇头,道:“当然不会了!” 林昆笑了笑说:“那是你没设身处地。我也赞同打人不对,可这些城管如果不打人的话,这些个小摊小贩会听他们管么?一些通情达理的人你跟他讲道理没问题,可偏偏就是有那么多个不通情达理的人,你跟他讲不通道理。” 龙大相看着窗外城管暴力执法的场面,心里渐渐冷静了下来。 林昆吐了个烟圈,淡淡的说:“南城区的市容问题必须要改,而且要大概特改。” 龙大相回过头看着林昆,忽然间觉得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弥漫了开来。 暴力执法执行了二十多分钟,现场一片混乱,这是今年夏天至现在的第一次执法,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政府已经忍了这些个小摊贩够久了,只不过一直考虑到怕影响了游客而一直也没有采取执法,昨天游乐场辖区内的派出所刚处理了一起极其恶劣的宰客事件,该事件已经通过互联网传遍了全国,可以说是给中港市抹了个大大的黑脸,政府这才终于忍无可忍的派城管过来执法。 带斗的城管火车的斗里装的满满的,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城管只有执法的权力没有抓捕的权力,一些个小摊贩被抢了东西不服气上来硬要夺回去的,城管们一点也不手软,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顿拳打脚踢的伺候。 林昆开着老捷达跟着城管车队往回走,半路上罗纲开的suv调头,往另一个道口开去,剩下的两辆城管车继续向着是南城区政府的方向走,林昆跟着罗纲的suv转弯。 林昆的跟踪技术绝对诡异,直到重点罗纲也没有发现,suv最终停在了一家敬老院的门口,罗纲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包水果和一个包裹,向敬老院里走去。 林昆把车停在了一棵大树下,龙大相叼着烟卷道:“来敬老院,没想到这货还挺有孝心呢,也不对,真有孝心的子女,谁会把老人送到敬老院里,还特么是个没良心的。”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啊就是对人家有意见,所以什么都忘坏的地方想,咋的人家就不能有孝心了,咱们谁也别先下结论,等待会儿他从里面出来了,咱再下去问问。” 龙大相看着林昆说:“好吧。” 大约过了将近一个小时,都快到中午的饭点了,龙大相道:“昆哥,这小子该不会是留在敬老院吃午饭吧。” 林昆道:“再等等。” 话刚说完,罗纲从敬老院的大门口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和一个身穿义工衣服的女人送他出来,站在大门口互相说了几句话,具体的也没听清楚,罗纲才上了车。 suv开走了,林昆从车上下来,龙大相依旧坐在车里,林昆回过头说:“你下来不?” 龙大相这才懒洋洋的从车上下来,他是真没有兴趣去了解一个城管头子,或者说他已经在心中笃定罗纲不是个好玩意儿,根本没有了解的必要。 林昆走在前面,罗纲跟在后面,这家敬老院是在南城区最边缘的地带,再往外延伸已经快要到郊区了,敬老院的大门口已经很老旧了,是老式的铁皮门,林昆推开门进去,看到院子里几个老人正在晒太阳,还有着几个老人在那玩点小扑克,这院子不算大,人也不算少,可却因为太宁静而显得别样冷清。 院子里所有的老人都向林昆和龙大相看过来,目光里满是好奇,他们平时都在这院子里待着,其中的一些老人或是残疾,或是明显能看出来智障,只有三两个老人看起来还算正常。 “小伙子,你们找谁?”刚才大门口送罗纲的那个身穿义工服装的女人从厨房里出来,这女人看上去至少有五十岁,短头发,身材不高微胖,笑容很慈善。 林昆笑着说:“阿姨你好,我们来是想打听个人。” “哦?” “就刚才来的那个人,罗纲。” “你们打听他干什么?”女义工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警惕。 “……”林昆想了想说:“是这样的,我是一家公司的,我想了解一下他的为人,决定是否雇用他。” 女义工怀疑说:“纲子不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么,没听他说要换工作啊。” 林昆笑着说:“我还没正式的通知他,我的这份工作待遇绝对比他现在要好的多。” 女义工警惕的说:“你要打听什么?” 林昆说:“他来这里,是因为家里有老人在这么?” “没有。”女义工刚说完,院子里的老人全都不干了,吵吵着说:“怎么没有,我们都是!”说完,几个精神状态不正常的老人嘿嘿的傻笑起来,边傻笑边说:“纲子是我们大家的儿子。” 龙大相一旁附在林昆的耳边小声说:“这小子到底有多少个爹妈,这一院子的少说有二十多个吧。” 林昆回过头小声的说:“你别瞎说,再听听。” “谁在外面呀。”刚才送罗纲出大门的老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林昆和龙大相问:“小伙子,你们来有什么事么?” 女义工说:“院长,这两个小伙子说要了解罗纲,说是什么公司的,要雇用罗纲。” “哦?”院长脸上的笑容也很慈祥,邀请林昆和龙大相到旁边的台阶上坐下,说:“纲子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可怜从小就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在我们这长大,他和别的从敬老院走出去的孩子不一样,别的孩子一走出去了最多也就过年过节回来看看,他是基本上每天都过来,送点吃的过来,送点用的过来,是真的把这里当家……” 林昆递根烟给院长,替他点着,院长笑着说了声谢谢,继续说:“这孩子有孝心,我们这住的都是些孤寡老人,基本上也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说要替这些个老人们送终。现在国家对敬老院的扶持政策不错,但我们院和别的院不一样,别的院收养老人都是要收钱的,我们院的老人全都是孤寡老人,平常所有的开销基本上都靠纲子,也实在是苦了这孩子了……” 林昆和龙大相从敬老院里出来,院长和义工把他们送到门口,林昆把自己兜里的和龙大相兜里的现金全都留给了院长,院长起初不肯定要,被硬塞收下。 开着老捷达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半路上林昆突然笑着问旁边一直不吭声的龙大相,道:“现在呢,对罗纲还有什么看法?” 龙大相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人还真是有两面性的,平常他干的都是土匪一样的勾搭,没想到心底却是这么善良。” 林昆笑着说:“那你想过没有,他平时凶悍的面孔下,藏着的是对敬老院里老人们的责任与牵挂,他抢的越狠,敬老院里的老人们生活的才会更好一点。” 龙大相道:“可是……那他也不应该抢那些小摊小贩呀,那都是弱者,要抢也得去抢那些土豪吧。” 林昆笑着说:“抢小摊小贩他身份在那不犯法,要是抢土豪试试,马上就被抓进去,他要是被抓进去了,敬老院里的那些老人怎么办,谁来养活他们?小摊小贩是弱势群体,但和敬老院里的那些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比起来,谁更弱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