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调查罗纲(1)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二章:调查罗纲(1)

第四百四十二章:调查罗纲(1) 送完了澄澄,林昆带着满脑门的小黑线从市中心幼儿园里走出来,而身为院长的付国斌,已经被澄澄这个调皮的小家伙给雷的外焦里嫩、哭笑不得。 从市中心幼儿园的大门口里出来,正好路过冯佳慧的身边,林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冯佳慧脸颊羞红的也笑了笑,等林昆走远了坐进老捷达里后,冯佳慧身边的李静初走过来,附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佳慧,这个学生家长好像对你有意思。” 冯佳慧脸颊瞬间更红了,小声的说:“静初,你不要乱说,那是我学生的爸。” 李静初年纪比冯佳慧小,性格调皮,道:“学生的爸怎么了,这又不妨碍他对你有意思。” 冯佳慧红着白了李静初一眼,嗔怪道:“你这个死丫头不要乱说话啦。” 李静初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依我多年的眼光判断,不光他对你有意思,你对他好像也有意思……” “你……”冯佳慧急着要解释。 “被我戳中要害了吧,冯老师。”李静初坏笑道。 冯佳慧的脸颊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恰好这时又有学生和家长过来,她赶紧趁机迎上去。 林昆开着老捷达到了百凤门,百凤门大门口外停了一辆喷着城管标志漆样的国产suv。 林昆从车上下来,路过城管suv的时候特意多看了两眼,这大白天的城管跑过来干嘛?走进百凤门的大门,门口站着的小弟齐声喊了句:“昆哥好。” 林昆冲两个小弟点点头,笑着说:“外面的那辆车怎么回事?” 两个小弟道:“刚才来了个人,说是要找昆哥你的。” 林昆眉头一蹙,道:“那人长的什么样?” 两个小弟想了想说:“三四十岁的样子,挺高挺胖的。” “嗯。”林昆点点头,心里头大概猜出来是谁。 百凤门的大厅里,罗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于百凤门来说,他一个辖区的城管队长实在算不上什么贵客,加之现在的老百姓对城管的印象都极其的不好,也没个人过来搭理他。 林昆走进大厅,看到罗纲后主动笑着打招呼说:“罗队长,真是稀客呀。” 罗纲听到了声音猛然抬起头,一看是林昆赶紧站了起来,“林老大,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林昆走到罗纲的对面坐下,笑着说:“罗队长坐下来说。” 罗纲有些惶恐的坐下来,小心翼翼的说:“林老大,昨天的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这帮子土匪一般见识,本来我是要带着我那群手下来一起向林老大道歉的,可我怕人太多带来了碍林老大的事,就一个人先过来了。” 林昆笑了笑,冲一旁的小弟打了个响指:“拿点喝的过来。”转而对罗纲笑着说:“罗队长言重了,今天你能过来,我已经是很意外了,我林昆何德何能,还要你罗队长亲自登门致歉。” 罗纲惶恐而又恭敬的说:“林老大,我没有言重,您现在在整个南城区都是传奇,而我罗纲就是一个小小的土匪头子,我登门道歉没被挡在外面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喝的东西端上来了,是两杯清茶,林昆向罗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罗队长喝茶。” “谢谢林老大。”罗纲毕恭毕敬的说,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是上等的茶,他罗纲对茶也是稍有研究的,心里头顿时一阵感动,抬起头看着林昆说:“谢谢林老大的好茶!” 林昆笑着说:“罗队长不用这么客气,我林昆一向对事不对人,登门的就是兄弟。” 罗纲感激道:“谢谢林老大大人大量!” 林昆笑着说:“罗队长实在太客气了,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罗纲满怀感激,接着叹了口气道:“林老大,实不相瞒,我跟我那群兄弟也是有苦衷的。” “哦?” 罗纲道:“看我们成天像个土匪一样,见什么抢什么,那些小商小贩是怕我们又骂我们,他们恨不得把我们的祖宗八辈都给骂出来,可谁又知道我们一天到晚过着裤腰带勒紧的日子,工资少的可怜,还特么的不是正式工,不靠到街上抢点东西,家里的老婆孩子和老人怎么养活?” 林昆摇摇头,笑着说:“罗队长,这些都不是理由,你们城管的收入低我知道一点,既然收入这么低,那你们还硬赖在这城管大队里干嘛,随便干点什么不赚钱?” 罗纲道:“林老大,话是这么说的不假,可你看我的那群手下了么,一个个要学历没学历,要技术没技术,就我们这样的人,出去找工作又能赚几个钱。” 林昆熟虑了一下,点点头,罗纲说的确实在理,也能体会这些个城管们的心思,左右都是赚不多,还不如当‘土匪’轻松自在,至少平常不用在流水线上熬时间。 送走了罗纲,林昆坐在沙发上思索了起来,针对城管们的这种现状,你要不让他们去抢小摊小贩的东西,他们根本活不下去,当一个人活不下去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做出更错的事情来。 由这一件事,林昆联想到了一系列的问题,城管们的工资定的低是政府定的,政府之所以这么做,肯定也是有它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想要缩减开支,另一方面这么做也就等于是变向的唆使这些个城管们去严厉的打击小商小贩。 小商小贩们为了生活不容易,他们的存在也确实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可另外的一个问题不容忽视,他们也确实影响了市容,中港市是一个旅游城市,如果大街小巷被搞的乱七八糟的,肯定是有损中港市的形象,如果因为这个而减少了每年的游客量,那对于中港市来说损失的可不止小商小贩们给老板姓带来的那点优惠。 整个中港市太大了,他林昆管不过来,但南城区——这张中港市旅游的名片,他林昆要想管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龙大相从楼上走了下来,坐在林昆的对面,手里头拎着一瓶格瓦斯,道:“昆哥,想啥呢?就刚才那个破城管你还真愿意搭理他,平时尽干些土匪的勾搭。” 林昆回过神,笑着说:“你小子改喝格瓦斯了?” 龙大相嘿嘿乐道:“没办法,阮倩不让我喝,我只好拿这玩意儿来解解馋。” 林昆道:“那味能一样?” 龙大相喝了一口,仔细的品味了一下,道:“凑合着喝吧,怎么说也是带点酒味的。” 林昆道:“大相,你对那些城管没好印象?” 龙大相道:“当然了,那群孙子就是活土匪,成天跟老百姓过去,这抢那抢的,简直把他们给牛逼坏了,要是让我撞见了,肯定打的他们爹妈都认不出来。” 林昆道:“他们确实可恶,可你想过没有,他们也是有苦衷的。” 龙大相道:“啥苦衷,好吃懒做呗。” 林昆笑了笑说,“安排给你一个任务,去调查一下刚才来的那个罗纲,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龙大相疑惑道:“调查他干嘛?我可没兴趣。” 林昆站了起来,道:“算了,你不愿意去我自己去了。” 龙大相马上道:“别介呀,我跟你一起去,要是今个这小子被我抓到抢老百姓的东西,我肯定上去打爆他的脑袋!” 罗纲刚走不久,林昆大致沿着他可能去的方向开着老捷达跟了过去,龙大相叼着烟卷,不解的看着林昆说:“昆哥,我有些搞不清明白了,你不会是想用这小子吧,咱们手底下不缺人才,要用也不能用这样的啊。” 林昆笑着说:“我也没说要用他啊。” 龙大相道:“那你还调查他干嘛。” 林昆转过头看着龙大相,表情很认真,说:“我想给南城区换一个制度。” “换一个制度?”龙大相道:“咱们又不是政府,怎么换?” 林昆笑着说:“我心里暂时只有一个想法,具体怎么实施,调查罗纲是第一步。” 龙大相摸摸鼻梁,道:“越来越听不懂了,跟这土匪头子有啥关系。” 林昆笑了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龙大相道:“啧啧,你还和我打哑谜呢。” 林昆把车开到了南城区政府的大门口,罗纲开的那辆喷着城管漆样的suv停在院里,城管隶属城府管辖,平时也和政府人员在一个大院里,只不过人家政府的办公人员吃好的喝好的,整天过着人上人的生活,而他们这些个城管每天必须像土匪一样活着,有时候看似挺牛x的,其实一个个都过的很拮据,再者人家政府人员办公是在大楼里,而他们是在旁边的一处矮房里,这档次一看就不一样。 罗纲先是在院里和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话,说完之后马上到矮房里召集了手下,这时从矮房的后面开出来了一辆面包车和一辆带斗的卡车,显然是有任务要执行。 “靠!”龙大相坐在车里骂道:“这群孙子今个算是被我逮个正着,又要去抢老百姓的东西了,女马的看我待会儿怎么揍扁这群土匪一样的孙子!” 说完,龙大相直接就要下车,他才不管什么政府不政府大院的,一不高兴了就要打人,谁能拦得住?客观一点的说,这厮要真的发起火来,就凭政府院里的那些个保安和附近警察局里的民警,还真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想要跟这厮抗衡,少说也得调来半个团的专业特种兵,还不一定够他暴揍的。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脾气就是暴躁,还没看清楚人家怎么回事呢,就要下车打人,再沉沉气,咱们跟在后面看看。” 林昆的话就是命令,龙大相就是再暴躁也能压下来火,道:“好吧,那就再等着看看。” 罗纲的车在前面带队,后面跟着面包车和那辆带斗的货车,林昆开着老捷达悄悄的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