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无忌童言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一章:无忌童言

第四百四十一章:无忌童言 小青年的手刚伸到老捷达副驾座的车门上,被林昆一瞪,心底顿时咯噔一声,整个人都僵住了,在他过去的人生里,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心悸的眼神。 小青年咂了咂嘴,马上冲林昆吼道:“你……你小子有能耐给我下来!” 林昆笑呵呵的从车上下来,一米八五的身高往那儿一立,虽然有些瘦,但气势依旧十足。 澄澄对车窗外的小青年说:“小伙子,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我爸爸要是动起手来……” “小崽子你给我闭嘴!”小青年怒目瞪圆,三番两次被一个孩子言语羞辱,他的活都已经烧到脑门上了,也不顾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伸出手就向车里的澄澄抓去。 “爸爸,揍他!”澄澄小家伙机灵,身子往车里一侧,让这小青年抓了个空,等小青年再向澄澄抓过来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轻飘飘的就到了半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也很难想象,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另一个活生生的人给拎了起来,这种画面似乎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出现,你一个人的力气再大,也很难将另一个人像是小鸡崽一样拎起来,除非是大人拎小孩。 红灯已经变绿了,本来就三排的车道此时被老捷达和奔驰车堵了两排,剩下的那一排也因为看热闹而堵住了,年轻的交警急的团团转在那指挥,愣是一点用也没有。 林昆将小青年高高的举了起来,看热闹的人全都发出了一声惊呼,那些爱拍客赶紧掏出手机来拍照发微博,标题写着什么‘偶遇大力士’、‘超男人’、“华夏第一大力男”等等。 小青年从震惊回过神,满脸恐惧的看着林昆,嘴上却是很硬气的恐吓道:“小子,你特么的赶紧放我下来,你知道我是谁么,一个手指头就捏死你!” 林昆笑着摇头,还真特么傻x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都被人提溜在手里像个小鸡崽一样,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这种话,说白了就是皮紧了找抽型的。 林昆冲这小青年冷冷的一笑,道:“别说废话了,我是你爷爷。”言罢手上猛的往下一摔,就听吧唧的一声,小年轻结结实实的被摔在了地上,一声惨叫冲破了喉咙直奔云霄。 小青年抬起头,咬牙切齿满脸狰狞的冲林昆吼道:“小子,你给我记住了,老子杜少宇,有种你给我留下个名来!” “我不都说了么,我是你亲爷爷。”林昆轻佻的一笑,弯下身来又抓起来了小青年,再次把他给高高的拎了起来。 “大……大哥……”小青年这时知道害怕了,连声的哀求道,这要是再摔他一个来回的,他整个人非得散了不可。 林昆只是淡淡的冷笑,管他哀求不哀求的,对付这种自以为是的傻x就是要好好的教育,否则这些孙在在外面总是招摇装逼,教训他们就等于改造他们,也等于替人民老百姓除害。 呼的一下,小青年吧唧一声又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更加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再次冲破了喉咙,先别说小青年有多疼,周围那些看热闹的都替他疼。 小青年趴在地上,身体微微的拱起,胸口的骨头仿佛一寸一寸的碎裂开来,腿上的、胳膊上的也同样,下巴也被胳膊了,红色的血水一圈一圈的晕染开来。 “小……小子,我……我非弄死你不可,哎哟哟,可疼死我了……”小青年趴在地上咿呀的痛叫着。 林昆弯下身来又把小青年给拎了起来,小青年前一秒还嘴硬的要弄死林昆,这一秒马上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连声哀求道:“大……大哥,我知道错了,我……我是傻逼,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 吧唧的又是一声。 “啊!” 小青年再次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次他直接被摔的两眼一翻白,险些昏死了过去。 林昆又提溜起来看了看,小青年有气无力的哀求:“大……大哥,你是我亲爹,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昆摇摇头,语气轻佻的说:“说的不对。” 小青年改口道:“是我……是我亲爷爷。爷爷,你放了你孙子吧。” 车里头的澄澄不干了,冲林昆喊道:“爸爸,他是你孙子就是我儿子,我不要这样的儿子。” 林昆笑着冲小青年揶揄道:“听到没,我儿子都不愿意要你当儿子,以后出门低调点,不是开着一辆老款的s级奔驰车就能装逼了,装逼是一门学问,我看你天资不行,以后还是少琢磨这事了,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挺适合你。” “我知道错了,爷爷……” 啪! 林昆一个大耳刮子甩下来,“md,还叫我爷爷,刚才你没听到么,我儿子不愿意要你这个儿子。” 小青年被打的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嘴里的牙都松动了,嘴角吧嗒吧嗒的往外滴血。 “爸爸,我们走吧,我要迟到了。” “哦。”林昆看了一眼时间,一把将小青年丢到了地上,转过身对一旁愣着的交警说:“警察同志,给你的工作带来麻烦很抱歉,有什么事你找这小子就行了。” 交警看向小青年,小青年趴在地上不吭声,只顾着在那痛叫。 林昆不惯病的踹了一脚,小青年疼的惨叫一声,马上连声说:“找我,找我……” 老捷达开走了,拥堵的车流马上也散开了,剩下老款的s级奔驰车停在路中间,交警拿出对讲机请求支援道:“xx路口有事故,请求拖车,请求拖车。” 趴在地上的小青年抬起头,满嘴血淋淋的冲交警吼道:“特么的,你拖老子的车试试,赶紧帮老子打电话叫救护车,老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饶不了你!” 交警很鄙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小青年,年纪都差不多,这小子怎么这么不会做人呢?难道他过去的那么多年吃的不是大米饭,而是吃屎? “你还是省省吧,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给你叫火葬场的车。”说完,人家交警根本不鸟小青年,你小子装逼都装成这幅下场了,还在这穷装。 把澄澄送到了幼儿园的门口,冯佳慧站在幼儿园门口接学生,她婷婷漂亮的模样,站在阳光里像是一朵秋后的向日葵,给人温馨而又舒服的感觉。 “冯老师,早!”澄澄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很有礼貌的向冯佳慧打招呼。 “澄澄也早。”冯佳慧笑着说,抬起头又问候林昆:“林先生你也早。” 林昆笑着说:“早,冯老师。” “冯老师,你今天真漂亮!”澄澄小嘴抹蜜的道,今天的冯佳慧穿了一件新的连衣裙,花色和她的气质很配,脚上也穿着一双新买的高跟鞋,将她的一声美腿修饰的格外修长。 “谢谢澄澄。”冯佳慧笑着说。 “爸爸,你说冯老师美不美。”澄澄转过头对林昆说。 林昆能怎么回答,肯定是说美了,别说冯佳慧真的美,就是个丑八怪,这时候他也得说美。 “美。”林昆笑着说。 “爸爸,要不你也把冯老师娶回家吧,给我当二妈,这样冯老师就可以天天陪着我玩了。”澄澄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俗话说童言无忌,就是这效果。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无数的小黑线密布,冯佳慧的脸也顿时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旁边正好有其他的学生和学生的家长在,也包括冯佳慧在幼儿园里的好朋友——邻班的班主任李静初。 当然了,童言无忌,学生的家长们和李静初都不会有额外的想法,但大家都是一副笑意的表情看过来,主要是澄澄的话太逗了。 “儿子,不准瞎说。”林昆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看向冯佳慧,道:“冯老师,不好意思啊,这孩子平时让我给惯坏了,说话总是这么随便,你别介意啊。” “我才……”澄澄又要说话。 林昆赶紧捂住小家伙的嘴,抱着他往学校里走,冯佳慧红着脸低着头,站在学校的门口继续接其他的小朋友,林昆抱着澄澄正好遇到了迎面走来的付国斌。 “早啊,小林。”付国斌笑盈盈的说。 “早,付叔。”林昆放下了澄澄。 “早,园长。”澄澄礼貌的打招呼道。 “你也早,澄澄。”付国斌慈祥的笑着说,转而问林昆:“你干嘛把孩子抱进来?小林啊,你这么惯孩子可不好,孩子是容易被溺爱坏的。” 林昆有苦说不出,道:“付叔,你不知道,这孩子他……” 不等林昆说完,澄澄在一旁抢着说道:“园长,我觉得冯老师挺好的,你说呢?” 付国斌笑着说:“付老师当然不错了,人年轻,教学又好,而且长的还漂亮。” 澄澄又问:“园长,要是你年轻三十岁,回到二十多岁的时候,你会娶她么?” 付国斌老脸一红,“这……” 澄澄眨着一双小眼睛等待着答案,付国斌清了清嗓子说,“如果年轻回二十多岁的话,很有可能的,但这主要得看人家冯老师的意思,冯老师那么优秀,可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喜欢的,必须要足够的优秀,冯老师才会喜欢。” 澄澄道:“园长,那你觉得我爸爸怎么样,够优秀么?” 林昆预料到了这小家伙要说什么,赶紧过来捂澄澄的嘴,小家伙机灵的跑开了,绕到了付国斌的身后让林昆抓不到。 付国斌被这一对父子俩逗的乐起来,道:“你爸爸当然优秀了,这么年轻就已经很有作为了,比园长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澄澄紧接着道:“那冯老师嫁给我爸爸是不是很合适。” 付国斌脸上的笑突然僵住了,显然是被这孩子给雷到了,而林昆被他的宝贝儿子给搞的小黑线尤如瀑布一样密布在额头上……这……这孩子也太坑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