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美味早餐 - 神兵奶爸

第四百四十章:美味早餐

第四百四十章:美味早餐 林昆就这样在楚静瑶的房间里睡了一晚上,两人相拥而睡,感受着彼此的呼吸与心跳,第二天黎明破晓,林昆如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先是拎着水桶到菜地里转了一圈,已经入秋了,大白菜已经长出大致的轮廓,西红柿上结了两个大西红柿,草莓也红了好几个,林昆把西红柿摘下来,正好够做一顿汤。 早餐还是中西式结合,有面包有牛奶,有西红柿鸡蛋汤有馒头片,今天早上没熬粥,也没有小咸菜。 林昆给楚静瑶和澄澄盛了两碗汤,每人先是一小碗,让他们尝尝味道先,每天早上都是中西结合,最初的时候这母子俩还吃一点中式的,主要是过去这娘俩一直都是牛奶和面包,吃了几顿稀饭、粥、咸菜知道,这娘俩明显不爱吃,今天林昆摘了两个西红柿熬汤,也算是有了改变,母子俩嘴上没说,但心里头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如果味道不好的话,马上改喝牛奶吃面包。 结果,西红柿汤刚入嘴里一小口,这娘俩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惊喜起来,这西红柿汤简直太正宗了,跟外面卖的西红柿鸡蛋汤看上去也差不了多少,可这味道却明显的不一样,简直比外面卖的不知道要好上了多少倍,外面卖的西红柿鸡蛋汤或多或少总会有一股蛋腥味,而且西红柿的味道很淡,几乎没什么味,林昆熬的这西红柿鸡蛋汤,西红柿的味道正宗的很,酸甜酸甜的,并且蛋只有香味,没有腥味,喝在嘴里不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是一等一的赞! 娘俩根本不吃面包了,还喝什么牛奶,喝着美味的西红柿鸡蛋汤,嚼着馒头片,那一小钵的西红柿鸡蛋汤很快就见底了,楚静瑶让着给澄澄多喝,她自己都没怎么喝够。 “爸爸,你做的汤真好喝!”澄澄摸着圆溜溜的小肚子,开心的道。 “确实美味,你很有做大厨的潜质呀,孩他爸。”楚静瑶开玩笑的道。 “你们……”林昆一脸苦逼相的端起了汤钵子,看看娘俩,“你们一点也没给我留啊,我还没吃早饭呢……” 楚静瑶和澄澄同时微微一怔,楚静瑶马上说:“那个,我还得上楼换衣服。”站起身就朝楼上走去。 澄澄这小家伙反应也够机灵,“爸爸,我得上楼整理书包了,你多吃点。”小家伙也噔噔噔得上楼。 剩下林昆一个人守着空汤钵子和那残余的两个馒头片,林昆表情苦逼,心里却是高兴的,娘俩吃的饱吃的开心他看着就高兴,拎起钵子将其中最后的一滴汤滴到嘴里,吧唧吧唧嘴,嘴角突然就笑了起来,道:“别说,还真挺好喝。” 这西红柿鸡蛋汤味道好的最大功劳在于那两个天然的有机的西红柿,蔬菜大棚里的西红柿就是做出花来也不会有那个味道的。 有了林昆之后,楚静瑶就懒的开车上班,但晚上有时候林昆接澄澄放学后得回家做饭,她每天都得打车回来,一连做了两个多月的出租车了,也坐的有点够了,何况中港市目前的出租运营情况很令人反感,那些出租车司机不是拒载就是捎客,捎的客人如果素质好还行,碰上一些好色好赖之流的很令人反感。 楚静瑶最开始的时候就遭遇到了一次,虽然没吃什么亏,那小子只是言语挑逗,但那件事也着实让她恶心了好久,从那以后她每次打车都会和出租车司机讲明,我可以多付钱给你,但你绝对不准捎客。 楚静瑶的那辆丰田卡罗拉已经停在那儿很久了,林昆没事的时候就刷刷车,车子看上去很干净,楚静瑶今天不打算下班后再坐出租车回来了,打算自己开车上班。 走到卡罗拉的面前看了看,抬起头冲林昆暖暖的一笑,感激他把她的车刷的很干净。 林昆摊摊手,笑着说:“别人可就没这待遇,就我老婆有。” 楚静瑶笑着白了他一眼。 澄澄在一旁起哄说:“哇哦,爸爸妈妈好甜蜜哦。” 楚静瑶并没有打算开卡罗拉,而是把车钥匙抛给了林昆,林昆莫名其妙的说:“让我开这个?nonono,我还是喜欢我的捷达,皮实,耐用,动力还够足。” 楚静瑶说:“你就别给捷达走广告了,你那是普通的捷达么,里面装着悍马的发动机,动力当然足了,外壳除了大架子之外,还有什么地方没换过?” 林昆嘿嘿笑道:“还真没有。” 楚静瑶说:“这辆卡罗拉以后我不打算开了,你送给春生的媳妇吧,她开车能方便些。”说着,她从包里又拿出了个车钥匙,笛的一按,车库的卷帘门拉开了,里面停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大轿跑,一辆奥迪的r8,还有一辆大suv。 林昆笑着说,“老婆,我替我朋友的媳妇谢谢你。你以后不打算低调了?” 楚静瑶说:“低调?以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钱,现在我开好车,别人要是问我,我就说是我老公给我买的。” 林昆嘿嘿笑道:“这么说好,这么说我倍儿有面儿!” 楚静瑶早上有事情急着去公司忙,就不和林昆一起去送澄澄了,楚静瑶开着红色的大轿跑出了小区,惹来门口的保安一阵的侧目,虽然是豪华小区,但这种二百万以上的豪车还是不多见的。 林昆开着老捷达紧跟着出去,保安们明显都不多看一眼,目光还是被保时捷的背影吸引着。 澄澄突然转过头对林昆说:“爸爸,妈妈以后要是开着车跑了不要你怎么办?” 小海冬青和小灰狼在后座上同时探出头看向林昆,这两个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一样。 林昆侧过头笑着说:“你妈要是真跑了,那爸爸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给追回来。” 澄澄一副认真的表情问:“爸爸,你有信心么?” 林昆说:“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有了!” “切……”澄澄一副鄙夷的表情说:“我才不信呢,昨天晚上你在妈妈的身边躺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干。” 林昆:“……”这小子昨天晚上不是睡着了么,怎么……怎么他都知道,我靠这下可糗大了。 澄澄雷死人不偿命的接着说:“按照我在书上看的,你和妈妈接下来应该是……” 林昆赶紧捂住小家伙的嘴,生怕这小子说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来把他给雷的外焦里嫩,后座上的两个小萌宠睁亮着眼睛,一副很好奇很期待的表情看着澄澄。 林昆转过头冲两个小家伙命令道:“你们两个看什么看,不许停,少儿不宜。” 两个小家伙马上耷拉下了脑袋,不过耳朵还是竖的挺高,小海冬青倒看不出来,那小灰狼的耳朵绝对比平时又高又直! 林昆松开了捂着澄澄的手,小家伙马上抗议道:“爸爸,你这是剥夺了我的言论权。” 林昆道:“我是你老子,想怎么剥夺就怎么剥夺。” 小家伙继续抗议道:“我要去找警察叔叔告你的状!” 林昆嘿嘿一笑,道:“谁要敢管咱家的事,我马上打的他满地找牙。” 澄澄撇撇嘴,他老爹说这话绝对不是在吹牛。 旁边忽然一辆车追了上来,是一辆老款的奔驰s级,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小年轻,摇下车窗冲林昆吹了声口哨,道:“嘿,哥们,你车上的那条狗不错啊!” 林昆脑门一黑,自己那明明是只狼,这孙子却说是狗,林昆也懒得搭理这货,不答话。 小青年见林昆不搭理他,马上就不乐意了,骂骂咧咧道:“小子,你特么牛什么啊!就你这种小货色,在中港市我想碾死多少就碾死多少,聪明的把那狗送给我。” 前面正好红绿灯,林昆一脚踩车踩住,转过头黑着脸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不等他开口他儿子开口了,澄澄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冲那小年轻说:“小伙子,我劝你还是赶紧向我爸爸道歉,否则的话他会打的你满地找牙的。” 林昆黑着的脸马上变白了,这小子的口吻如此的老道,他忍不住的要笑喷。 小青年的脸马上黑的比锅底还难看,被一个五岁的孩子称作是小伙子,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于是乎一杆怒火飙上头顶,怒吼着就骂道:“小崽子,你再给我说一句!” 林昆没有马上做出反应,想看看儿子会怎么应对,澄澄还真就不怯场,很从容的笑着说:“小伙子,你脾气这么暴躁干嘛,谁要是敢欺负我还有我妈妈,我爸爸都会打的他亲妈都认不出来的,你这是在……是在自寻死路呢。”小家伙还想了想词儿。 小青年怒道:“就你爸这吊样,还打的我满地找牙,我随便一根手指头都捏死他!小逼崽子,我让你嘴上逞能,老子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话不能乱说!” 这十字路口正好站着一个交警,见这边两个车骂骂咧咧的,主动就走过来调停,结果不等开口说话,那小青年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冲着他就恐吓道:“没你什么事,给我边上待着,惹毛了老子让你今天就下岗!” 交警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估摸着也是该毕业入行不久,还真就被这小青年给唬住了,站在那傻傻的不敢动。 澄澄探出小脑袋很有礼貌的对交警说:“警察叔叔,你准备打120吧。” 这交警一阵的无语,一面是气势汹汹的恶徒小年轻,一个是看上去只有四五岁大的孩子,这两个人按说怎么也不应该掐上啊,可事实是两人确实杠上了。 交警的目光落到了坐在车里的林昆的脸上,林昆笑着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老款奔驰小青年直奔着老捷达的副驾座就过来了,这小子也真是没出息,竟直接奔着孩子来,不等他来开车门,林昆嘴里嘬着一根烟,淡淡的道:“敢碰我儿子一根毫毛,我让你求死不能。”眼神陡然间冷冽的一撇,摄入小青年的眼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