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孤男寡女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八章:孤男寡女

第四百三十八章:孤男寡女 林昆把楚静瑶单独叫到了房间里,起初楚静瑶还是一副警惕呢,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总会有些暧昧,两人名义上是夫妻,实际上却是合约的关系,当然这里面不乏有两人之间心存的暧昧,这都是后续发展来的。 关上房间的门,林昆回过头冲楚静瑶笑,这笑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但衬托在此时的环境里,多少就有些淫笑的味道了,楚静瑶警惕的说:“你……你要干嘛?” 林昆叫楚静瑶到房间里,其实是想商量一下澄澄的教育不问题,可不能任由着小家伙去偷着学习张爱玲的小说了,林昆真怕哪天这小子带着乐乐私奔去了。 林昆读出了楚静瑶心里头的意思,趁机故意猥琐一笑,向前迈了一步欺身到楚静瑶的面前,伸出手来轻轻的勾了一下楚静瑶的下巴,道:“美女,让哥调戏一下吧。” 楚静瑶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她和林昆之间的暧昧事不少,但这光天化日的,窗外的夕阳正浓,两人就这么单独的在房间里对峙着,心里头十分的别扭。 “你……你可别乱来啊。”楚静瑶微微紧张的说:“儿子在外面呢,影响不好。” “怕啥。”林昆故意猥琐的笑着说:“儿子一个人太孤单了,咱们是不是应该给他弄出来个伴。” “伴儿?”楚静瑶一时间没听懂林昆的意思。 “就是给儿子再造出个弟弟、妹妹的呀,这样儿子小时候多一个玩伴,长大了多一个伴,咱们俩毕竟都有老的那么一天嘛,等咱们俩不在了,兄弟或是兄妹间是至亲。”边说,林昆边又向前迈了一步,这一步直接和楚静瑶近在尺咫,就连她的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到,那她急促不匀的呼吸如兰一般扑在脸上。 楚静瑶脸颊陡然一红,羞答答的如同秋天里的大苹果,眼神不敢直视林昆了,语气也不那么坚定的警告林昆说:“你……你要是敢乱来,我马上开除你。” “你舍得么?”林昆嬉笑着说,抬起手轻轻的揽在楚静瑶的腰上,在别人的面前楚静瑶是一个十足的玉女、冰女,几乎没有男人可以将她融化,哪怕一点点。 但在林昆的面前,楚静瑶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前一秒还是不可靠近、不可融化的玉女呢,这一秒马上变成了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仿佛一汪清澈的春水一样,指尖轻微的一点,马上就会碧波荡漾。 被林昆的大手拦腰一揽,楚静瑶整个人马上浑身一颤,仿佛一阵电流划过,整个人的身体都变的微微僵硬,目光更是不敢直视林昆了,把头埋的老低。 林昆伸出另一只手,又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下巴慢慢的抬起来,楚静瑶的眼神还是不敢和林昆直视,微妙而又旖旎的气息迅速蔓延,充满整个屋子。 本来是要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的,现在歪打正着,成了他们独特的二人世界,这种情况下,但凡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娇艳欲滴的妻子,额,当然了,这个妻子是合约制的,到现在还没真正的得到过,肯定都会忍不住要吻上一口的。 林昆必须是正常的男人,他具备所有男人优秀的潜质,同时也具备所有男人的缺点潜质,他那淡淡胡须的嘴唇,慢慢向楚静瑶的嘴唇靠了过去,呼吸中混着淡淡的烟香,贴着楚静瑶那珠圆玉润的红唇,轻轻的柔柔的吻了下去…… 仿佛置身在一片清宁的草地里,头顶的阳光明媚,小风几许吹过耳畔,暖暖惬意的环境,令人无限向往着仙境里的流浪,挽着天下伊人的手,漫步在浪漫中…… 楚静瑶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这一秒,下一秒,再下一秒,她都是他灯火阑珊深处的最红颜,融化在他的怀抱里,融化在他撑起的一片天空下,无风无雨,锦衣良辰。 一吻短暂,却带着无尽的回味,止于唇吻,从无限的欲望燃烧中挣扎出来。 林昆松开了楚静瑶,把她抱在怀里的一瞬间,感觉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一样踏实,而松开她,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则像是一朵盛开的娇艳欲滴的花儿,不忍心去摘。 看着,只是静静的看着,心中那股子幸福的感觉,就像是狂风中翻滚的巨浪,迅速将胸膛填满,被幸福撑的快要爆炸的感觉,是这世间最幸福、最甜蜜的感觉。 楚静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但那抹轻吻从她的嘴唇上散开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随之被抽走一样,抽走的不光是她的灵魂,还有着她禁闭多年的心。 如果不是那次醉酒,如果不是那次阴差阳错,她是不会成为一个单身妈妈的,那是她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第一次就有了孩子,这种概率很低,却偏偏落在她的身上,这是命运的安排,无法逃脱,她也曾从少女的时候走过来,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躺在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的枕边,听着他的情话,感受着他的温暖,让他在自己的身上横冲直撞,在暖暖的幸福中感受着天堂。 可是…… 一切似乎都是命运的安排,命运故意开起的玩笑,她爱过一个人,却从未和那个人发生过什么,自己的初吻不是给他的,自己的第一次也不是和他在一起,只是一场醉酒,就夺走了她所有的第一次,美好的憧憬像镜子一样破碎,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人,让她生下澄澄的人是什么样子…… 她曾经想过,假如有一天自己遇到了那个人,那个在她醉酒的夜晚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不管动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杀了他,不为别的,就为她那破碎的憧憬,那是一个女孩最单纯、最原始、最美的憧憬。 后来渐渐的,看着澄澄每天快乐的成长,看着小家伙可爱俏皮的小模样,她慢慢又心存感激了,如果不是那个男人,不是那场错误的邂逅,她怎么会拥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澄澄是她生活的全部,是她对每天无限向往的动力。 她的心本来已经禁闭了,生活富足的什么也不缺,还有可爱的儿子相伴,她一直都以为自己不需要男人,不像世俗那样女人终究是要嫁的,她已经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准备,一个人把澄澄养大,一个人给他最好的生活和环境,看着他将来娶妻生子…… 可那些毕竟太遥远了,澄澄才五岁,直到林昆出现以后,她的生活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的主要是她的心。 她本来很讨厌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渐渐的她竟悲剧的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这种喜欢让她莫名其妙,可的的确确是真实存在的,就比如说前段时间出去旅游,在外面的时候她经常会想他在家里有没有不老实,是不是跟别的女人玩暧昧? 楚静瑶对林昆还是了解,他是一个具备所有男人优秀潜质的男人,也是一个具有所有男人缺点的男人,他在外面一定有女人,而且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和百凤门那风韵十足的老板娘肯定有关系,她心里酸酸的,可这醋吃的又没有底气,毕竟自己从来没当着他的面说过喜欢他,也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 现在,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刚刚吻过自己的唇,她真想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里,可她矜持的性格不允许她这么做,抛开那阴差阳错的第一次,她也算是个黄花的大姑娘,当然了,花黄大姑娘没有生孩子的,这确实是意外。 林昆看着楚静瑶羞答答脸红的模样,嬉皮笑脸的调戏道:“老婆,要不再吻一下?或者干脆咱俩把那事做了得了,都住在一个房子里大半年了,不发生点啥总觉得对不起这场姻缘。” 楚静瑶红着脸说:“你……你别胡说。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林昆笑着耸耸肩,“老婆,就你这纤瘦的小身板,还真不一定扔的动我啊。” 楚静瑶咬牙,虽然她学习过跆拳道的防身术,但真要和眼前这臭流氓比起来,那肯定不足一提,眼前这个臭流氓她亲眼见识过一个人恶斗一群混混佣兵,别说是她了,就是跆拳道的知名高手到了他的面前,恐怕也只能甘拜下风。 明明被人占了便宜,自己还无可奈何,楚静瑶还从来也没陷入到这种境地里过呢,现在想想别的都不怨,都怨自己的爹给自己儿子找的这个爹太变态了。 “大变态……”楚静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什么?”林昆笑着说:“大变态?这个称呼好,以后我就叫大变态了,儿子要问我为什么叫大变态,我就说你妈给起的,爸爸是大变态,你就是小变态喽。” “你……” 楚静瑶气的牙根痒痒,这家伙居然拿澄澄说事。 林昆看着楚静瑶气急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楚静瑶知道这厮是故意来气自己,抬起脚冲着他的大脚趾头狠狠的踩了下去,林昆猝不及防被踩个正着,疼的‘啊’的一声叫了起来,马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只手捂着大脚趾头,抬起头看着楚静瑶道:“完了,脚趾头踩折了,老婆你养我吧。” 楚静瑶把脸一仰,一副没所谓的表情道:“养就养,只要你以后能老实的在家待着,别随便出去沾花惹草,别说养你一辈子,养你到下辈子都行!” 林昆眨眨眼睛,楚大美女这话里有话啊,额,不再多想,赶紧岔开话题吧,否则再唠下去的话不一定怎么回事呢,“那个……那个老婆,我们谈谈儿子的教育问题吧,今天我去接儿子放学的路上,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楚静瑶当然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岔开话题,不过一听是跟澄澄的教育问题有关,也不跟他计较这么多了,关切的问:“什么问题?”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咱们儿子最近学习了张爱玲的浪漫小说,有私奔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