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协调摊贩城管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六章:协调摊贩城管

第四百三十六章:协调摊贩城管 林昆绝对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古代的大侠们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林昆也是一样。 几招就震慑住了这些城管,跳上了城管的皮卡车,冲着一群看傻眼的小商贩们喊道:“谁的东西被抢到车上了,都自己过来拿。” 起初没有人敢上前来过来拿,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按说城管执法连警察都不敢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干什么的? 过了几分钟,一个看上去能有七十多岁的老大娘,佝偻着腰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站在皮卡车下面,仰起满脸的皱纹看着林昆,问:“真的可以拿回去么?” 林昆蹲下身说:“当然了大娘,你什么东西被抢了?” 老大娘低下头在车斗里看了看,指着里面拐角的一筐土鸡蛋道:“那筐鸡蛋。” 林昆伸手将鸡蛋拿过来递给了老大娘,老大娘接过之后看看框里的鸡蛋,再抬头看向林昆,昏花的双眼里顿时噙满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我真的可以拿走么?” “当然了大娘,谁要是再敢抢你的东西,我马上砸掉他的门牙。”林昆笑着说。 “小伙子,你真是好人!”大娘感激的道。 “大娘,你回到人群里稍等一会儿好么,待会儿我有事情要跟大家说。” “嗯,谢谢你小伙子!” 大娘拐着装着土鸡蛋的筐回到了人群里,周围的人群不光是小商贩,还有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大家伙聚焦向林昆的目光里,顿时充满了崇敬,马上其他的小商贩过来领东西了,大家伙被抢的东西几乎都不一样,你一筐我一罗的,很快就把皮卡车上的东西拿光了,令林昆感到欣慰的是,没有人多拿东西,也没有人说自己的东西少了,这些小商贩的素质还是很高的。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皮卡车另一边的八个城管,道:“你们都到前面来。” 这八个城管还处于被震慑的状态下,心里头一万个不愿意,也得乖乖得到前面来。 林昆又冲对面的小商贩们喊道:“大家伙都往前靠一靠。” 这次众人响应号召,马上都向前聚拢。 林昆道:“各位可能都不认识我,我叫林昆,是百凤门里管事的,你们可能不知道百凤门是干什么的,我今天就在这声明一点,中港市别的地方发生什么事我不管,但只要是南城区有什么不公平的事发生,我林昆肯定第一个站出来!”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先鼓起掌,紧跟着掌声一片,众人的眼中,林昆就是那惩恶扬善的大侠。 再看那八个城管,当他们听到‘百凤门’和‘林昆’的大名以后,一个个表情铁青,两条腿哆嗦,甚至有的都差点吓出尿来了。身为南城区的城管,整天在大街上瞎晃悠,自然听说过有关百凤门、林昆的传说,尤其最近南城区一片腥风血雨之后,稍微知道点道上消息的人都知道,林昆已经是整个南城区的老大了,最近街头巷尾的那些小混混们都不敢再收保护费了,一个个也都收敛了,全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放出话了,谁要是敢做危害老百姓的事绝没有好下场! 早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林昆,这八个城管刚刚说什么也不会硬往上上,看到他第一眼就跳上车逃了,马帮牛逼吧,光头当牛逼吧,斧头帮也牛逼吧,最终整个南城区的地下势力不还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统一了,他们区区的几个城管,在普通老百姓的面前耀武扬威,在民警面前耍耍匪气也就算了,真正到了人家的面前,屁都不是。 掌声停罢,林昆看了一眼眼下站着的八个城管,其中三个人的脸上挂彩,另外几个没受伤,又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小商贩们,这些个小商贩几乎都是一脸的老实相,常年的风吹日晒让他们看起来很糙,眼神中依旧是对生活的渴望。 “城管暴力执法是肯定不对的,但大家也有不对的地方,咱们中港市是一个以旅游为铭牌的城市,南城区又是整个旅游业的核心,咱们大家伙在这儿摆摊很明显就是影响市容,尤其当咱们摆完摊收摊以后,满大街的垃圾没人收拾。” “那就是不让我们摆摊了?”人群中马上有人叫了起来,这些个小商贩大多是老实憨厚的,但也不乏有奸诈刁钻之辈,明明是林昆帮了他们,现在却开始叫嚣。 “如果按照咱们城市的规定,这个地方是不允许摆摊的。”林昆看着叫嚣的这个人笑着道,叫嚣的这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皮肤黝黑身材略瘦,嘴里两瓣豁牙,就这面相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知恩不图报、臭屎棍子瞎搀和,都是这种货。 “不让摆摊我们怎么活!”又一个小商贩叫嚣了起来,这个长的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和大豁牙站的很近,很明显这两人是一路货色,蹬鼻子上脸。 “呵呵……”林昆淡淡的一笑,道:“如果不摆摊你们就不能活的话,那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以后你们喜欢到哪活去就到哪活去,南城区你们是活不了了。” 这两人一起反问:“你什么意思?” 林昆淡淡的笑道:“你们不能在南城区摆摊了。” 这两人冷笑道:“你以为你谁啊,你说不让我们摆就不让我们摆,你是天王老子啊!” 接下来不等林昆说话,众商贩里已经开始有人不愿意了,冲着这两个小贩就道:“你们怎么这么不懂得知恩图报呢,要不是人家小伙子,你们手里的东西都得被没收!” “没收?”尖嘴猴腮的小商贩冷笑着说:“我看他和城管们是一伙的吧,现在站在这装好人。” 大豁牙道:“对,我看他们也是一伙的!” 被打掉了牙的城管队长火了,冲着这两个小商贩就怒吼道:“麻痹的老子石牙都被打掉了,你特么的居然说我和林老大是一伙的……”说着带着他的小弟,怒气汹汹的就向两个小商贩走过去,这两个小商贩马上害怕了,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林昆。 “他……他们又要打人了。”两个小商贩看着林昆道,态度一下子就变了。 林昆淡淡的一笑,显然这回不准备管了。 城管队长带着手下毫不客气,冲着这两个吊掰的小商贩就是一顿的拳打脚踢,把这两人卖的那点菜也给砸的稀巴烂,两个小商贩被打的咿呀痛叫哀嚎连连。 城管队长这也有借花献佛的意思,一方面是这两个小商贩实在是太可恶了,老子的满嘴的牙都打掉了,特么的居然说老子再演戏,另外他对林昆的大名很敬畏,今个已经算是得罪林昆了,要不做出点什么事弥补一下,怕日后林昆报复。 城管队长和他的手下收手了,两个小商贩倒在一地的烂菜叶子里哀嚎痛叫爬不起来了。 场面恢复了平静,林昆接着说:“按照城市的规定不让摆摊,就是怕我们大家影响市容,大家可能觉得影响市容不算什么事,但大家有没有想过,要是就因为我们大家摆摊,给来我们中港市旅游的游客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从而影响了我们中港市的旅游产业,大家想过会对我们中港市的经济收入造成多大的影响么?这影响可能我们大家都想象不到,但肯定会是不小的影响,我们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影响了整个中港市的经济发展,我这么说对不对?” 小商贩们互相对望,大家小声的讨论起来,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娘对林昆说:“小伙子,你这么说道理大娘懂,可我们要是不在这摆摊的话,我们的生活确实有困难,要是再去找地方摆摊,也不是件容易事啊。” “对……对……”周围的人跟着附和道,这确实是他们的心声,为了生活不容易。 林昆道:“大家说的我心里都明白,我说这些的意思不是以后就不让大家在这摆摊了,我希望大家以后能有改善,摆摊的时候尽量摆的整齐一些,每天收摊以后把街面上的垃圾都收了,各自收各自摊位附近的,不要让街上留下一点垃圾。” “这……”众商贩面面相觑,这按说没什么难度,可一涉及到集体的东西,多少就有些不好确定,人多事杂,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收拾的不彻底,留下垃圾的。 林昆明白这些商贩们的心里,笑着说:“这么说吧,以后要是发现谁的地盘没收拾干净,影响了咱们的市容,或者是摆摊的时候过于随意,影响了市容,我林昆很负责的说,以后绝对不允许他再在南城区摆摊,除非我林昆不在这片地界上混了。”脸带微笑,但话说的绝对坚决。 众商贩的心里这下倒也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不会因为别人的懒惰而连累了自己。 “大家都同意了吧?”林昆笑着问。 “嗯,同意。”众商贩点头。 林昆又将目光落向那八个城管,看着城管队长笑着说:“出手有点了狠了,抱歉。” 城管队长马上说:“林老大,不敢不敢……” 林昆道:“我知道你们城管的日子不好过,顶着上面的压力和小商小贩们斗智斗勇,但不管怎么样暴力执法都是不对的,你们拿的工资是老百姓的纳税钱,不能拿了老百姓的钱,反过来暴力对待老百姓,对吧?” 八个城管一脸的难堪,但都点头。 林昆接着说:“刚才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们的上级还对你们施压的话,你们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去和你们的领导当面谈谈,我的电话是13xxxxxxx。” 城管队长点了点头,脸上虽然还是有些为难,但也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了。 林昆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两个吊掰的商贩,转而对城管队长说:“这两位以后就拜托你多照顾了,看到他们出现在南城区,马上像刚才那样伺候着。” 城管队长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吊掰商贩,肯定的回道:“林老大,这一点问题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