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切磋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五章:切磋

第四百三十五章:切磋 龙大相一拳向林昆砸了过来,这一拳集力量与速度于一体,可谓是‘快准狠’,他那庞大如山一般的身体,也跟着冲了过来,带动起一阵风声呼啸。 林昆原地站着,脚下纹丝不动,一双眼睛却是微微眯成一条缝盯着迎面扑来的龙大相,眼看着那碗钵大的拳头在空气中流星一般划过,就要砸中他鼻梁的时候,这时他脚下他动了起来,只是轻巧的一个小错步,同时身体向旁边一闪,龙大相的拳头贴着他的鼻梁就擦了过去。 一拳落空,龙大相马上反身又是一拳砸了过来,这一拳势大力沉,威力要比第一拳还要猛,加上此时两人间的距离甚近,几乎完全可以稳稳的砸中。 林昆抬起双手格挡了一记,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脚下噔噔噔的向后退了三步,这龙大相的力道可真不是一般的大,要是换做普通的人,恐怕这一拳直接就给砸飞了。 龙大相紧跟着又追了过来,一双碗钵大的拳头在空气中风声呼啸,那庞大的身躯无比的敏捷。 林昆摊开双手,迎着过来的拳头就迎了上去,龙大相是双拳如铁钵,林昆则是一拳一掌,龙大相那势大力沉的拳头砸下来,全都被林昆巧妙的将力量给化解了,砰砰铿铿的斗了十几个回合后,龙大相突然停了下来,问:“昆哥,你这是啥招式啊!” “你猜呢?”林昆笑着说。 “不会是太极拳吧?”龙大相道。 “太极你妹,老子打的是咏春!”林昆笑着道。 “擦!”龙大相笑骂一声:“今天就是咏秋,我也得给你破了!”言罢,挥着一拳铁拳再次冲了过来,嘴上是那么说的,心里头却是直犯嘀咕,这咏春拳也真是够邪门的,好像是专门克他的一样,不管他用多大的力道,最终全都被卸的一干二净,通俗点说,他每次气势磅礴的砸出去一拳,结果都仿佛砸在了海绵上一样。 林昆最开始只是迎面格挡,见招拆招,又是一连串的二十多招过去了,龙大相是一点便宜也没占到,还累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龙大相是个急脾气,一连这么多招都没产生实质性的杀伤力,心里头马上就急躁起来了,我这拳头脚下猛的一蹬,整个人像是‘箭’一样向林昆射了过来,这算是必杀的一击了,要是真的能砸中林昆,林昆整个人都得跟着飞起来,直接飞下擂台。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手上的力道蕴足,咏春拳的奥义和太极拳同属一宗,讲究的都是四两拨千斤,林昆将手上的力道蕴足了之后,‘拨’的可远不止千斤。 就见,林昆身体微微的一躬,一只手巧妙的抓住了龙大相的拳头,同时迅速的向前一拽,身体跟着弓了下来,另一只手撑在了龙大相的胸前,两只手同时一用力,龙大相那失去了重心的身体直接被托了起来,然后向前那么一抛…… “啊!” 龙大相发出一声叫喊,还没觉得怎么着呢,忽然间两脚就离地了,借着自己冲过来的力道,猛的就向擂台下飞去,此时他是有心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可哪里控制的住。 呼通一声…… 像是一大袋的面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龙大相整个人四条腿张开的趴在了地上。 林昆从擂台上跳了下来,笑着说:“怎么样小子,服不。” 龙大相从地上爬了起来,撇嘴道:“不服!” 林昆笑着说:“哟呵!还不服呢?” 龙大相一副宁死不屈的态度,说:“打我肯定是打不过你,但我就是不服!” 林昆哈哈笑道:“行,你小子有想法。” 龙大相嘴上说是不服,心里头对林昆其实是心服口服的,他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唯独林昆让他服,不管是身手还是为人处事,他都由心的钦佩。 在百凤门待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林昆才开着老捷达晃晃悠悠的离开,他这是要去市中心幼儿园接澄澄放学,路过一处住宅小区的时候,忽然看见小区旁边的胡同里一片的喧闹,两辆白色涂染着‘城管执法’的皮卡车停在路边,车后面的斗里装了不少的东西,一眼看去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眼看着两个穿着城管服装的人,强行的把一个七十多岁老大娘面前的筐给夺了过来,不顾老大娘的哀求,甚至老大娘都给他们跪下来了,这两人完全不为所动,拎着筐就像是抗战电影里的小日本抢了老板姓的东西一样,得意洋洋的朝皮卡车走去。 “嘿,这群孙子!” 早就听说华夏的城管霸气,还从没真的见识过,今天算是给撞上了。 林昆把车停在了路边,从车上下来就向皮卡车走了过去,就像一个路人路过一样,蹲在了皮卡车的前轱辘旁边,从兜里摸出了一把指甲刀,不急不忙的打开,然后突然一用力向着车轱辘就扎了下去,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响,车轱辘嗤的一声憋了下去。 车上的驾座上还坐着一个城管呢,这城管正扭头看着同伴们‘抢劫’呢,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感觉车身突然间就倾斜,把脑袋探出窗来看,看到轱辘旁蹲着一个人后,立马就大吼起来,“小子,你……你……你特么的干嘛呢!” 是个结巴。 林昆抬起头冲这城管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然后很淡定的走到了另一辆皮卡车的轱辘旁,重复刚才的动作,车胎嗤的一声憋了下去,他给车胎放气,为的是防止待会虐起来这帮城管,这帮城管突然跳上车逃走,他们逃走了倒是小事,关键这车斗里拉着的东西也会被一起带走,那些东西可能不值多少钱,但都是小摊小贩的血汗钱。 车里坐着的城管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冲着林昆就大骂道:“小……小……小子,有……有本事你别跑!” 林昆当然不跑了,这城管还真不如喊‘小子你赶紧跑!’,林昆要是真跑了,那他们这些个披着城管服的狼还能躲过一顿胖揍,林昆不跑,呵呵,他们的下场可是会很悲惨的。 林昆慢悠悠的向这个城管走过来,这城管看起来年纪不大,最多也就三十岁,长的一副瘦瘦弱弱的模样,个字倒是不矮,就这种货色也就是穿上了城管的衣服,脱掉了这身衣服就是到工地上当农民工恐怕都没有人愿意要。 “x……x你妈!”这城管很霸气的怒喝了一声,抬起巴掌就向林昆抽了过来,在他的眼里林昆就是一个普通的流氓小青年,一身吊丝的气质明显,揍他也是白揍。 林昆伸手随意的一抓,就把城管的手攥在了手里,这城管的小胳膊溜细,握在手里就像是握了一根干木棍一样,仿佛稍稍的一用力,马上就能给握折了。 林昆讥诮的看着这个城管,这个城管却是破口大骂,本来就结巴,骂起人来那个费劲儿啊,林昆实在不忍心看他这么费劲,于是乎果断的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这厮马上闭嘴了,脸上的表情瞬间黑了下去,林昆把手一松,他整个人马上瘫软在了地上。 旁边的城管看到了这边的情况,马上伸手指着林昆喝喊道:“小子,有种你别跑!” 林昆原地站着,脚下一分一毫也没动。 听到了喝喊声,余下的七个城管全都跑了过来,马上就将林昆围在了中间,一个个怒气汹汹的模样,比狼还狰狞。 “小子,你找死是吧,敢打我们的人!”为首一个带着队长标志的城管冲林昆喊道,这名城管队长生的体宽肥胖,一看就是没少吃老百姓的民脂民膏。 林昆淡淡的一笑,看看旁边那些被抢了商品而颓丧的小贩,转过头问城管队长:“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很过分么,脱掉你们身上的那层皮,你们也是老百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你们就那么忍心去抢他们的饭碗?” 城管队长言语不善的吼道:“你小子算是什么东西,老子怎么样要你管?” 林昆笑着摇头,道:“早就听说华夏的城管够威风,过去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今个算是领教了。” “领教你女马!”城管队长怒吼一声,道:“兄弟,给我上,揍扁这小子!” 一下子七个城管一起就向林昆冲了过来,这些个城管穿上了城管的服装是城管,否则的话就是一群地痞无赖,不过在林昆的眼里,他们顶多也就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林昆瞅准了为首的那个城管队长,一个箭步冲过去,速度快的这些个城管都没怎么反应过来,然后一拳砸了下来,正中城管队长的脸颊,就听‘砰’的一声。 “啊哟!” 城管队长杀猪般的惨叫一声,整个人猛的一个原地旋转,呼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整个腮帮子都肿了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跟着吐出了两颗新鲜的大黄牙。 其他人见队长被放倒了,一下子都被震住了,城管队长倒在地上气的大骂,“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去给我揍扁他!” 余下的城管这才回过神冲上来,结果林昆一拳又把冲在最前面的城管给砸倒了,吓的身后的那些城管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往前冲了,城管队长坐在地上怎么骂也没用。 林昆也不是不讲理,这些个城管是可恨,但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反过来这些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他们之所以会像土匪一样抢小商小贩的东西,一方面确实是出于他们土匪的本性,另一方面也是有一定苦衷的。 先不说别的,就说这些个小摊小贩随意的乱摆摊,肯定是会影响市容的,这本身就不合法,试想中港市作为一个旅游的城市,市容就相当于它的脸、它的名片,有人要在这张脸、这张名片上抹黑那肯定是不行的,于是乎就要他们城管出手。 小商小贩摆摊是可以方便老百姓购物,但每天撤摊之后,那满地的垃圾怎么办? 其实如果客观一点的说,城管执法没有错,小摊贩摆摊也有理,关键在一个协调上,林昆没打算光用暴力解决问题,该震慑住的已经震慑住了,下一步就是协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