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刘刚出院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四章:刘刚出院

第四百三十四章:刘刚出院 接到章小雅电话的时候,林昆正在医院里和刘刚聊天,听这小妮子说闵红要请他们俩吃饭,林昆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章小雅这妮子不许,说什么要是他敢拒绝的话,她晚上就跑到七号别墅找楚静瑶摊牌,现在九零后的孩子都疯狂,林昆还真怕这小妮子折腾出点啥来,于是只好违心的答应,把吃饭的时间推到后天。 刘刚恢复的不错,再加上医院里医生、护士们的尽心照料,今天已经可以提前出院了,出院以后就是回家静养,主治的医生精心给开了一套食补的方子,出院后每天按照这上面的食材吃饭,早、中、晚再按照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的标准逐渐康复运动。 护士们帮忙整理好了行李,一行五个医护人员将林昆、刘刚、耿月娥送出了医院,龙大相和阮倩开着蒋叶丽的丰田霸道候在外面,把行李以及住院用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了后备箱,一行人坐上了霸道车,龙大相开车往刘刚住处出发。 离开医院的时候,为了表示对医院医护人员的谢意,林昆给主治医生留了五千块的红包,本来那主治医生不肯收,被林昆强行塞下,大家伙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就当是请大家吃一顿饭了。 刘刚住的小区是南城区五年前盖起的小区,临近海边环境不错,当时城建的开发商还算是做的比较有良心,五年过去了,整个楼盘的楼房看起来都没什么变化,不像有些房子不是这掉一块皮就是那掉一块的,而且物业管理的也非常不错,物业费不是很贵,但服务却是一流的,整个小区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刘刚住的房子唯一的缺点就是没电梯,不过这缺点也是优点,没有电梯的房屋得房率都会比较高,刘钢家住的是建筑面积八十平的房子,算上赠送的面积,实际面积要比八十平还大。 刘刚的身体允许出院,但依旧是很虚弱,想让他自个走上楼是肯定不行的,本来龙大相要背他上楼,林昆怕龙大相手上没个轻重,万一不小心再伤了刘刚,这可就是二次伤害了,不顾刘刚和龙大相的反对,林昆坚持把刘刚背到了背上。 刘刚也是个大块头,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体重将近一百七十斤,这背着一个正常的人倒不觉得负重,关键是背上的这位是伤员,背起来便蹑手蹑脚了。 林昆有的是力气,但这小心翼翼的背着刘刚上楼,也是考验耐力的,好在刘刚家住的是三楼,林昆一口气把他给背了上去,耿月娥跑在前面开门,林昆直接把刘刚放到了卧室的床上。 “昆子,我这……这还让你给背了。”刘刚一脸的歉意,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实际情况来说,林昆是他的老板、老大,正常哪有老板、老大背下属的。 耿月娥站在一旁没说什么,但一切都在感激的眼神里了。 “刘哥,你言重了,咱们都是兄弟,不讲究这个那个的。”林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笑着说。 龙大相冲刘刚打趣道:“老刘啊,你可真是好福气,我还没让昆哥背过呢。” 林昆回过头白了龙大相一眼,笑着说:“你小子想让我背也可以啊,拿刀把自己砍成重伤,然后再住个十天半拉院的,到时候我一样去背你出院。” 龙大相嘿嘿乐道:“那我可不干,健健康康的多好,我要是像老刘现在这样躺在床上,非疯了不可。” 阮倩这时插话道:“你要是成天再不听我的话,我就拿刀把你砍成重伤,让昆哥背你出院。” 龙大相顿时一哆嗦,胆颤的看向阮倩道:“美女,我以后一定遵纪守法,请你把刀收好。” 中午,林昆和龙大相留在刘刚家里吃饭,下厨的是耿月娥和阮倩,耿月娥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女人,烧的一手好菜不出意料,出乎意料的倒是阮倩,典型的九零后没心没肺的小美女,居然也一样烧的一手好菜,那烧菜的水平丝毫不逊色耿月娥,把龙大相都给震住了,他和阮倩在一起这么久,还从没发现自己的女人有这门技能呢。 满桌子丰盛的菜肴,再配上窖藏的茅台,刘刚家别的好东西倒是没有,这好酒倒是不少,在夜场里混了这么多年,要是没有两瓶好酒收藏也说不过去不是。 菜肴再丰富,美酒再香,和刘刚也没关系,医生给他的食补单子上,最忌讳的就是喝酒吃荤,耿月娥单独给他熬了一碗骨头汤、一碗稀饭和一个咸鸭蛋。 桌子上的松鼠鱼是阮倩做的,林昆夹了一口鱼放在嘴里,美味可口,这道鱼做起来也是很麻烦的,想要做好也必须有一定的功力才行,林昆冲阮倩表扬道:“弟妹,没想到你烧的菜这么好吃呢,看来我这大相兄弟以后有口福了。” 阮倩笑着说:“小时候家里就是开餐馆的,别的倒是没学到,整天围在灶台前就学做菜了,我十二岁的时候爹跟着一个常来餐馆里吃饭的女人跑了,整个餐馆的后厨一半是我撑下来的。” “这么了不起!” 包括林昆在内的几个人全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阮倩被话头引入了回忆当中,脸颊飞现一抹苦涩,可以看出她的童年回忆一点也不美好。 “那后来你怎么选择当dj的?”林昆问。 “我不喜欢整天围着灶台,不想将来像我妈一样被呛成黄脸婆,她要不是被呛成了黄脸婆,我爸也不会跟这个女人跑了,本来我还挺怪我爸的,但长大了就不那么认为了,我爸是可恨,我妈更可怜,身为女人却不懂得好好珍惜自己。” 阮倩缓了一口气,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接着说:“后来我十六岁那年,我妈死了,医生说她肺里能提炼出半桶油来,我其实挺恨我妈的,为什么不好好对自己,最终把我一个人抛在这个世上,开小餐馆其实不怎么赚钱的,只能比正常上班多一点,就为了多的那么一点钱,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值不值?” “我妈去世以后,我把小餐馆卖了,我从小就喜欢唱歌,在我们镇上认识了几个一样喜欢音乐的哥们,没事的时候就成天的跟他们瞎混,久而久之的就学了一些唱歌的手艺,慢慢的也开始往夜场里混,我的命还算是不错,在夜场里混的挺顺利,渐渐就做上了dj。”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最好了。你喜欢dj么?”耿月娥问,她被阮倩的亲身经历感染,心里也起了一阵波澜,女人的心总是软的,总容易被触痛而感动。 阮倩笑着摇头,目光看向身旁的龙大相,甜蜜的说:“我现在更喜欢他。” 龙大相霎时间被感动的要泪崩,张开胳膊一把将阮倩揽在怀里,“妞,我一定不让你受委屈。” 耿月娥感动的鼓起掌为这两人祝福,林昆也跟着鼓起了掌,只剩下一脸可怜巴巴的刘刚不为所动,在那哀怨的说道:“我说你们倒是也同情同情我好不好,这满桌子的菜我不能吃,这酒我也不能喝,我这是什么心情啊。” 吃过午饭,又在刘刚家闲聊了一会儿,林昆这才和龙大相、阮倩一起离开,整个帮派的经营没有刘刚坐镇,林昆是真觉得辛苦,每天大事小事都要管。 最近没了帮派的纷争,南城区的那些小帮派也都臣服了,龙大相倒是轻松了,这厮整天没事就在百凤门的地下拳台里练功,期待着有朝一日遇上冈司报仇。 蒋叶丽最近每天都会出去逛上那么一小会儿,南城区的那些恶势力荡平了,现在唯百凤门独大,她出门也不用再像从前那样过于小心,只带了两个保镖就随便再商场里逛。 龙大相今天心情不错,趁着林昆也没什么事,这厮突然来了兴致要和林昆切磋切磋,林昆本来不想和这厮打,可这厮非要打不可,没办法只好‘教育教育’他。 百凤门的地下拳头一直都是荒废着的,已经很久没有正式的举办过对外的拳赛了,过去何军在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举办一场对外的拳赛,凡是涉及到拳赛就肯定和赌有关,举办拳赛有赚有陪,总得来说还是赚的比赔的多。 后来何军被暗杀以后,蒋叶丽心力交瘁也就没精力在举办拳赛,正好遇上中港市严打赌博,拳赛也被划分在了赌博的范围里,这个地下拳场也就荒废了。 百凤门的地下拳场完全是按照正规的标准装修的,中央一个长宽五米的正方形拳台,就和我们电视上看到的格斗拳台一样的大小,四周用专门的那种皮条围上。 龙大相最近每天都来这练拳,每次练过之后,他都觉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于是就想着找昆哥来检验一下自己近来的实力。 大块头往往最擅长的就是力量,龙大相一米九的身高,二百多斤的体重,力量比普通人强了数倍,同时他的敏捷度也是相当的高,这与他从小就练武有绝对的关系,普通人越高越壮,身体的协调性和敏捷度就会越差,龙大相是拥有大象一样的身材与力量,同时又具有猴子一样的敏捷,这种人是最可怕的。 林昆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也只有一百五十多斤,站在龙大相的面前就块头而言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不过气势却是更胜一筹,龙大相站在那儿仿佛一个大铁锤子,而林昆站在那则像是一把尖矛,随时可能一击毙命刺中心脏。 “昆哥,别手下留情。”龙大相脱掉上衣,握紧了拳头。 “你就放心吧,你小子皮痒痒找收拾,我必须成全你。”林昆嘿然一笑。 龙大相挥着拳头就要向林昆冲过来,突然又停了下来,咧嘴一笑,冲林昆说:“昆哥,那你也别下手太狠了,最好别打脸啊。” 林昆轻佻的笑着说:“这个我可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