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不敢爽约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二章:不敢爽约

第四百三十二章:不敢爽约 阳光永远也不会迟到,林昆还是一早上就起床,浇菜、做饭,然后送楚静瑶母子去公司、去学校,早上出门的时候,小海冬青和小灰狼两个小家伙一直眼巴巴的跟在他身边,那期盼的小眼神就是希望林昆能带上他们。 白天把两个小家伙留在家里,这两个小家伙净惹祸了,为小区人工湖里的鱼儿们着想,也为这小区里养狗的着想,林昆打算从今个儿起,出门的时候能把这两个小惹祸精带上就给带上。 先送澄澄去学校,然后送楚静瑶去公司,一圈送过之后,林昆慢悠悠的开着车在路上晃荡,放上一首老情歌的cd,开着车窗享受着秋后的小风,看着马路上的行人们为了生活而奔波,这么一比较他忽然间觉得自己简直是惬意到家了。 闵红又打电话过来了,这姑娘倒也真是锲而不舍的,林昆本以为昨天晚上打完电话之后,闵红应该知道自己对她没兴趣,可不成这姑娘还挺执着,当然了,林昆才不会当做闵红是看中了他的为人,那丫头片子那么的势利眼,看上的是他的实力。 林昆手机拿在手里,一点想接的欲望都没有,索性直接把手机开成静音的模式丢到了副驾座的凳子上,她不是愿意打电话么,就让她一直打吧。 老捷达晃晃悠悠的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一辆警车停在路边,交警正在指挥交通,在交警的旁边站着一个瘦高个的大美女,穿着警服窄裙,长发随风拂动,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美的令人有些垂涎了。 看到这个大美女,林昆本能的就联想到沈曼,看这背影也确实有点像,不过沈曼是民警,正常来说是不会出现在十字路口站岗的,索性也就没往沈曼的身上多想。 那大美女貌似正在那焦急的打电话,也不知道打了几次了,反正是没人接,忿忿的往手机放了下来,这会儿红灯正好变绿灯了,林昆给了一脚油,老捷达抖动着身子晃晃悠悠的向前,从大美女的旁边路过,刚打算借着后视镜鉴赏一下这个大美女的颜值是否和背影一样美丽,就听一声喊叫从美女的喉咙里发了出来,“前面黑色的捷达,站住!” 林昆顿时被吓的一哆嗦,车里的两个小家伙——红叶和小灰灰同时探出了脑袋向后望。 被大美女警察这么一喊叫,周围顿时无数的目光都聚焦向了老捷达,这场景就好似警匪片里警察发现了运毒的车一样,周围的行人实际上都是便衣,下一秒就会有无数把枪一起指向老捷达,只要老捷达敢妄动,子弹顿时就会如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射过去,把整个车打成马蜂窝! 可惜,这毕竟不是电影,路人终归只是路人,老捷达终归也只是普通的老捷达,车里没有毒品,只有林昆和两个小家伙,而且那大美女也不是别人,实际上就是沈大警花,正好赶上今天早上出来执勤碰到了在马路边站岗的熟人。 沈曼踩着高跟鞋铛铛铛的向林昆走了过来,林昆把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嬉皮笑脸的说道:“沈大警花早呀,这一大清早的就出来辛苦工作呢?” 沈曼黑着脸,就好像林昆欠了她八百万足足欠了八百年一样,周人看热闹的人心说这下有好戏看了,霸气的女警花碰上开捷达的流氓,肯定有意思! 沈曼是个火爆脾气,抬脚就要往老捷达上踹一脚,这老捷达可是林昆的宝贝,林昆怎么舍得让她踹,赶紧推开车门下车拦住,这一脚正好踹在了他的小肚子上。 “啊哟!” 林昆夸张至极的痛叫一声,一脸委屈的看着沈曼说:“沈大美女,你咋踢人呢。” “踢的就是你!” “为啥呀?”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我哪不接你电话了……”林昆回过头向车里瞥了一眼,手机正安静的躺在副驾座上,抬起巴掌拍了下脑门,伸手向车里指了指,道:“刚才有人打骚扰电话,我不想接就给手机开静音了,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呀。” 周围的人本以为有热闹可看,看到这儿才算明白了,这哪是什么霸气的女警花碰上开捷达的流氓,分明就是霸气的女警花看上了开捷达的流氓,众人的心里头一阵唏嘘,一些男同胞不由的唏嘘,自己也不比那个流氓差呀,怎么就得不到女警花的青睐呢,多想那一脚是踢在自己身上的啊。 “借口!”沈曼语气严厉的道。 “真不是借口,它们两个可以作证!”林昆回过头指向红叶和小灰灰两个小家伙。 沈曼循着林昆的目光看去,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她这是第一次见到小海冬青和小灰狼,这两个小家伙虽然都是‘凶兽’,但它们的演技不错,看上去都十分的可爱,马上就讨得了沈曼的喜欢。 “你在耍我么,它们又不会说话,怎么证明!”沈曼回过头继续冷冰冰的道。 “那就没辙了,反正我说的是实话。”林昆两手一摊,一副无奈的表情。 “晚上有时间么?”沈曼不再纠结这件事。 “今天晚上没有。”林昆老实的道,他今天晚上也没什么事情,但昨天晚上刚在楚静瑶的面前保证,以后晚上早些回家,不能刚说完就食言。 “明天呢?” “明天晚上可能会有时间。” “好,那就明天晚上!”沈曼霸气冷艳绝不容拒绝的道:“明天晚上七点,圣道烤肉,要是敢迟到我马上把你抓起来,判你个终身监禁无期徒刑。” “我……”林昆可怜巴巴的看着沈曼,咱们约会归约会,可不带强制性的啊。 “你什么你,四个字,不准说不!”沈曼气质冷艳的说道,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看的周围围观的众人全都一阵的胆寒,也一阵的向往。 “好吧,我服从。”林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像是被女方俘获的小羔羊一样。 林昆开着老捷达走了,临走时沈曼向他发出了警告,以后要是再敢不接她的电话就死定了,至于是怎么死的她没说,但估计会很残忍吧。 望着老捷达的车尾灯,站岗的交警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白牙冲沈曼说:“小曼,那小子什么来历,你居然看上他了?师哥可不比他差吧。” 沈曼莞尔一笑,马上从一个盛气凌人的女王,变成了芊芊伊人的白雪公主,“师哥,你当然不比他差了,你比他高大帅气还有气质,不会不接我电话。” 沈曼的这位师哥被夸的飘飘忽忽起来,洋洋得意的道:“那必须的。” “可我就是喜欢他呀。”沈曼两手一摊,一副很无辜的表情道:“喏,没办法喽。” 师哥本来被夸的飘飘忽忽的快升上了天,结果沈曼这么一说,顿时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出现,将其硬生生的从半空中给拽了下来,并呼通一声摔在地上。 “你小丫头片子又逗师哥玩。”师哥黑着脸白了沈曼一眼,沈曼像个俏皮的小精灵一样笑了起来,道:“师哥,你总不喜欢听实话,真拿你没办法。” 师哥一副哀怨的表情,道:“你的实话总是先给我希望,然后又让我深深的绝望,唉……咱们实话实说,我不比那个小子差吧,你咋就不能主动约我一次,每次都是我约你,你还总是爽约,真是不公平啊!” 沈曼嘿嘿笑道:“师哥,这与谁好谁坏无关啦,你的优秀大家有目共睹,感情可以乱来,但爱情必须忠贞如一,我就是看上那小子了,你要是心里不舒服,我改天把他约出来你胖揍他一顿解解气,这样行吧?” “得了吧你小丫头,我要是真把他给揍了,就你这火爆脾气还不得找我拼命啊!” “嘻嘻,师哥,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我这根草,以师哥的条件,肯定会找到比我更合适的。”沈曼冲师哥眨了眨眼睛,一副调皮慧黠的模样。 她师哥被逗的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这小丫头片子,总是这么能说会道的,上学那会儿就一堆人追你,真没想到让这么个小子给得逞了,我要是把这事告诉一直眼巴巴盼望着你的师哥师弟们,估摸着他们得抓狂,到时候不用我出手,那小子恐怕就要被群殴。” “哈哈,师哥你就别说笑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有时间一起喝茶。” “为什么不是咖啡?” “茶是咱们华夏的传统文化嘛,咖啡是洋人的东西。”沈曼笑着道,转身上了旁边停着的一辆警车。 望着警车离去的背影,沈曼的师哥,这位一米八往外的标致男交警无奈的摇头,自己心爱的小师妹就这么就有了心仪的对象了,自己是没戏了。 章小雅总是喜欢踩着时间来上课,上课前五分钟,红色的宝马x6以绝对的速度冲进了校园,所有看到的人都纷纷躲开,生怕被撞个七窍流血而死,吱嘎一声急刹车,车子那庞大的身体以一个生猛的飘逸横在了教学楼的门口,旁边正好有小女生路过,清纯的打扮残留在秋季的凉爽里,腿上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裙,被车声带起的风呼的一下给吹了起来,露出了里面机器猫图样的可爱小内内,被旁边路过的同学看了个正着。 章小雅匆匆的从车上下来,跑到小女生的面前急乎乎的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掉头就往教学楼里跑,几乎就是一溜白烟钻进了教学楼里。 陆婷坐在车里,本来打算下车的,但看车旁站着的那个被吹起裙子的小女孩还处在愣神的状态,索性还是在车里多待一会儿,往往越是平静就代表越是濒临爆发。 果不其然,在章小雅前脚跑进了教学楼里后,这小女生就发出了一声刺入云霄的尖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