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按摩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一章:按摩

第四百三十一章:按摩 一行七个姑娘,三个找到了心仪的对象跟着人家走了,剩下闵红等四个姑娘,这四个姑娘今天晚上都没少喝,年份久的xo可不是随时随地能喝到的,洋酒都是后劲儿大,林昆送四个姑娘出百凤门的时候,其中两个已经醉的头重脚轻了,好在闵红和另外一个姑娘还算清醒,否则的话林昆还真得亲自开车送她们回去。 把四个小妞塞进了候在舞厅门口的出租车里,林昆站在路边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出租车的尾灯消失在路口,这座城市的欲望繁华还在继续。 林昆抬起头,正好看到了蒋叶丽站在三楼的窗口,兜里的手机响了,是蒋叶丽打过来的,他笑了笑,接听电话道:“这么近还用打电话?” 蒋叶丽语气调侃的道:“那几个姑娘长的不错。” 林昆哈哈笑道:“大美女,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蒋叶丽打趣道:“一点也不酸。” 林昆道:“领导还有什么指示么?” 蒋叶丽道:“别臭贫了,赶紧回家吧,老婆孩子在家等着呢。” 林昆笑着说:“那你怎么办?” 蒋叶丽故作惆怅的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办,人老珠黄守空房呗。” 林昆啪的挂掉了电话,冲窗口的蒋叶丽坏笑了一下,一溜烟的飘进了蒋叶丽的房间里…… 回到海辰别墅区已经临近午夜了,整个小区里一片的静谧,离开南城区的喧嚣,再到这样的环境里,恍然间会有一股世界都静止的错觉。 门口的保安早已经认熟了这个喜欢开捷达的男人,也都知道这个男人有一个漂亮的令人窒息的老婆,和一个淘气可爱像瓷娃娃一样的孩子,家有贤妻萌娃豪宅,外有一片轰轰烈烈的天地,这种生活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停好车刚要下车,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以为是楚静瑶打过来的,结果掏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眉头一皱马上当骚扰电话给挂断了,可是刚挂断马上又打过来了。 “喂!”林昆边下车边说道。 “昆哥是我。” 对方没有自报姓名,但林昆一耳朵就听出来是闵红,甜腻平静的声音里沾染着一丝酒气。 “闵小姐,还没睡呢?” “想和你聊聊天,可以么?”语气里充满了哀怜,仿佛能看到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挂在面前。 “抱歉……”林昆对这闵红确实没有好印象,面上的事过得去就行了,还想老子陪你聊天,做梦呢。 林昆刚要拒绝,闵红打断道:“就一分钟,千万不要拒绝我,我心情不好。”语气里楚楚可怜的哀怜味更浓了,按照这个声音延续的想象一下,可以联想到一个漂亮可怜的姑娘正蜷缩在一个黑漆漆的墙角里,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哀怨,眼神是如此的无助,令人会有一股想要冲过去保护她的冲动。 而实际上呢? 此时的闵红穿着一件价格不菲的粉红色米琪睡裙,握着手机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暖暖的灯光从头顶照下,照在她那张诡计多端的脸上。 “好吧,一分钟。”林昆终究不是铁石心肠,该有的同情心怜悯心一样不少。 闵红站在镜子前,冲自己露出一个满意、胜利的微笑,在她的逻辑思维里,没有男人会拒绝一个漂亮女人的柔情,生的漂亮就是与生俱来的最大资本,只要稍微的利用一下,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都能征服。 闵红依旧声音楚楚的道:“昆哥,我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好,对不起,今天晚上去百凤门也没想过会碰见你,其实我今天晚上的心情很不好……” 说到这,语气故意停顿下来,按照正常的逻辑,自己一说心情不好,对方马上就会过来安慰自己,可闵红停顿了能有五秒钟,对面的林昆一点反应也没有。 闵红冲着镜子撅了撅嘴,心中暗暗责怪道:“这男人怎么一点风情也不解。” 林昆这会儿正用脖子夹着电话,手里攥着一根烟,另一只手正满身上下的摸打火机呢,哪有心情去安慰她。 闵红自顾自的又开始诉说了,道:“我男朋友对我一点也不好,连我的生日也不记得,就去和一群朋友野营去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冷冰冰的城市,身为一个女人,我对男朋友的要求不高,只要知道疼我就好了,可他……” 闵红这次加重了感情戏的成分,停下来假哭了两声,这可怜巴巴的语气再加上哭声,瞬间就能将男人的心融化,继续道:“我只想我生日的这一天能有人陪陪我,可我身边一个懂我的人也没有,我想要一个肩膀靠一靠……昆哥,我想去海边坐坐,你能陪我一起去么?” 这明显是主动的投怀送抱,过去闵红曾不止一次的用这个招式,结果每次都能让对方就范,这次一样也不例外,她对自己的招式还是很有信心的。 “到了。”林昆很淡定的道。 闵红顿时心中一阵惊讶,这就到了?难道他是跟着自己到学校来了么?踩着拖鞋嗒嗒嗒的跑到宿舍的窗台往下望,可怎么也没看到人影呢。 “昆哥,你在哪呢?”语气中掩不住的兴奋。 “家门口呢。” “啊?你不是说到了么。” “对啊。”林昆终于摸到了打火机,点着烟吐了个烟圈,很淡定从容的道:“我是说时间到了,一分钟,拜拜,做个好梦。” “……”闵红想要再说什么,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盲音声,闵红忿忿的冲着窗户挥了下拳头,咬牙暗道:“林昆,我一定要让你败倒在我的裙子下!” 林昆悄悄的溜进了院子里,像是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然后轻手轻脚的上楼,别墅里的灯都关着,楚静瑶和澄澄应该都睡着了,他刚摸着黑爬到楼梯的一半,楼梯口的灯突然亮了,本能的抬起手挡在眼前,再抬头向上看去,就见楚静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裙站在正上方。 林昆咧嘴一笑,“老婆,没睡啊。”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没说话,转身向旁边的沙发走去,林昆很识相的跟着过去,楚静瑶坐在沙发上,林昆跟着刚要坐下,却听楚静瑶语气平静的道:“在外面鬼混到半夜回家,还在楼下抽了根烟陪小姑娘聊天……” 说着,楚静瑶突然抬起头看林昆,林昆完全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表情一怔。 “老婆……” “别叫我老婆。”楚静瑶表情平静的像是一湾湖水,没有任何多余的色彩。 “我错了。”林昆马上摆正态度,一副认真认错的表情,“我深刻的检讨,以后没事一定早回家,多陪陪你和儿子。” “我不用你陪。”楚静瑶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像是平静湖水中央的一湾涟漪,不需要任何点缀就能轻易的摄入心底,整颗心都为之石化。 “老婆,我真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表现。”林昆咧嘴笑着认错道,走过来给楚静瑶捏肩膀献殷勤,楚静瑶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拒绝。 手指捏在楚静瑶的肩膀上,林昆对人身体的穴位很熟悉,稍稍的一用力,马上疼的楚静瑶嘶的吸了一口气,回过头目光冷如刀的剐在他脸上。 “老婆,忍一下,马上就会舒服了,我现在按的是肩贞穴,你回来后脸色一直不好,肯定是在外面睡的不好。”边说,林昆指尖边巧妙的用力,楚大美女的香肩在他的手里就像是一团面一样柔软,又是那么的滑。 “啊……” 楚静瑶忍不住又叫了一声,这一次叫是痛和快乐并存,一阵酥麻如电流划过的感觉迅速蔓延全身,接下来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淡,电流的感觉越来越强。 楚静瑶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海边的潮汐声透过窗帘跌跌撞撞,宁静的夜忽然间多了一丝别样的宁静惬意。 林昆虽然没有专业的练过按摩,但这手法绝对比普通的按摩技师要高超的多,按摩重要的是讲究穴位与力道,普通的技师穴位掌握的不准,另外在力道的控制方面也不高明,林昆身为一个习武之人,对人身体的穴位熟知,同时他对力道的掌握可以说是精确到分毫,就这两点就不是普通技师能比的。 楚静瑶也经常的去做spa,也请那些专业的技师按摩,但从来没有哪一个技师能把她按的像现在这么舒服,不知不觉隐隐困意来袭,张开嘴打了个呵欠之后,迷蒙的双眼被拉上了帷幔,脑袋轻轻的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老婆,老婆?” 林昆轻轻的喊了两声,确定楚静瑶已经睡着了,弯下身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记,把楚静瑶从沙发上轻轻的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窗外的夜色渐浓,浓的像是千百年熬制的高汤,林昆回到阁楼,小灰灰和小海东青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本来这两个小家伙都是很有精神头的,这是和澄澄玩的累的过头了,所以才这么早就睡了。 林昆站在阳台上叼着烟,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又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接听了电话,对面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冈司。 冈司的声音很阴森,这股子阴森就像是在地狱里走过一遭一样,“林昆,我知道你在找我,放心,该出现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我们之间一定要有一个了断,呵呵。” 林昆嘴角一笑,语气很淡定的道:“你一定离不开中港市的。” 冈司道:“杀了你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林昆呵呵笑道:“我不觉得你能杀的了我。” 冈司道:“你确实和三年前不一样了,但那不代表你现在可以有足够的自信。” 林昆淡然笑道:“做人有时候需要低调,但现在我只想高调,冈司你离不开中港市!” 冈司道:“呵呵,我已经很久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嘟嘟嘟…… 平静的夜色里,盲音传开,一场冷如刀锋的决斗,正悄无声息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