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豪门台阶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三十章:豪门台阶

第四百三十章:豪门台阶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看在章小雅的面子上,基本的招呼还是要打的。 “闵小姐,是你呀。”林昆笑着说,这个‘闵小姐’里的‘小姐’一语双关。 “是呀,这么巧!”闵红笑着说:“上次听林先生说来百凤门里消费提您的大名就好用,这不今个儿正好有空,就带着姐妹一起过来玩玩。” 林昆看了一眼闵红的身边,算上闵红一共是个七个姑娘,这七个姑娘无疑都是相貌姣好之辈,随便哪一个放在大街上都可以当做街景拍摄。 夜场里就需要有美女助阵,有美女助阵才能吸引土豪们来消费,有的夜场甚至专门为美女们发放特殊的会员卡,凭卡可以享受免费的甜点和饮品,为的就是把美女们聚拢到自己的场子里,让土豪们来砸钱。 百凤门先前没有这种营销策略,不是经营理念的问题,而是百凤门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不用通过这些个营销手段,每天晚上的人流也是爆满。 百凤门也是有会员制的,会员卡分为铂金卡、金卡、银卡三种卡,铂金卡给的vip权限最大,通常只是给那些经常来光顾的大小土豪们发放的,剩下的两种卡是根据消费金额的标准发放的,比起铂金卡要容易拿到手的多。 来夜场里玩的都是图开心、艳遇的,会员卡往往是最好的装13利器,在百凤门里金卡象征着小资,银卡象征着高级的白领,而铂金卡属于无价也无市的,不管是泡妞还是装13,要是能把铂金卡往外一掏,那绝对是闪亮亮的。 就冲这七个姑娘的长相能为百凤门拉拢gdp,林昆请他们喝一杯理所当然,何况先前自己也曾在闵红的面前说过,来百凤门玩耍提他的名字好用。 实际上闵红今天带着这么多的姐妹过来玩,不是真的冲着林昆来的,直到现在为止,她也不相信眼前这个穿着随意一身便宜货的男人能有那么大的能量,来百凤门玩完全是慕名而来的,撞见林昆了绝对是意外。 不过既然撞上了,那就绝对不能放过了,即便眼前这个男人没那么大的能量,适当的挖苦他一下也是应当的,让他以后说话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华夏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么,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说错话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闵红唇角狡黠的一笑,紧跟着又补上一刀,道:“林先生上回不是开玩笑的吧?” 旁边的几个美女同时看向林昆,这些个姑娘都是大学里的莘莘学子,长的漂亮被闵红拉拢进了外貌协会,其中不乏有思想单纯的,但也不乏有和闵红一样势利眼的。 林昆还真没心情和这群小丫头片子斗智斗勇,但既然这事摊上了,那他也没有必要顶着这个金山硬要装孙子,做人低调点是没错,但该高调的时候必须要高调。 林昆只是淡淡的一笑,闪烁的灯光下有一股稳然如泰山般的镇定,实际上他现在确实比泰山还要镇定,别说眼前七个小姑娘了,就是七十个又能怎么样,这整个百凤门都是他的,还怕请不起这七个小丫头片子? “当然不是开玩笑。”林昆笑着说:“闵小姐,这几位姑娘我也不认识,就麻烦你好好招待,今天晚上你们在这所有的酒水消耗全都算我的。” 闵红眼角飞过一抹惊讶的神色,同行的六个姑娘也是微微惊讶,瞧眼前这哥们穿着一般,出手竟这么的大方,该不会是打肿脸冲胖子呢吧? 管他冲不冲胖子呢,闵红嘴角微微一笑,隐藏着一抹狡猾,既然碰上了冤大头那必须要宰,她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林昆的身边,自来熟的挽起林昆的胳膊,这很细微的一个小动作,搞的她好像和林昆怎么熟似的。 “林哥,你真大方,那我的这些姐妹们今天晚上可都要仰仗你了呀。”闵红甜甜的说道,这种撒娇的把戏她玩的贼熟,她挽住林昆可不光是为了撒娇,实际上是把林昆抓住怕他跑了,这里人山人海的,万一他要是溜了呢,哪找去? 就闵红的这两把刷子,怎么可能逃得过林昆的法眼,反正今天晚上完全是奔着放松来的,一下子来了七个美女陪酒,换做哪个男人也不会嫌麻烦。 “走,咱们去楼上。”林昆笑着说,任由闵红挽着他的胳膊,径直的向楼上走去。 闵红等人的心里又是惊讶划过,傻子都是知道越往楼上走消费越高,难不成这个被称作‘林先生、林哥’的家伙疯了,非要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逼?谁都知道夜场里是有打手的,遇到了想吃霸王餐逃单的绝不手软…… 闵红回过头和身后的小姐妹们对视了一眼,不由的流露出担心的神色,她们担心的倒不是别的,万一这姓林的根本就没钱埋单,她们咋整? 最担心的要数闵红,是她招呼姐妹们出来活动的,这万一真出点什么差错,这单肯定是要她埋的,七个人到二楼上要个包间大开大合的消费一顿,少说也得个两三万吧,她虽然不差钱,可钱没有这么花的啊。 林昆丝毫不理会这几个姑娘的反应,到二楼正好空着一个位置最佳的包间,坐在这个包间里可以一览楼下的表演,这包间正常的消费标准是八千八百八十八,除非有土豪过来,正常人哪能玩得起这高档次的。 眼看着林昆往那明码标价的豪华包间走去,闵红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了,她不是那种不喑世事的小姑娘,心里紧张归紧张,表情却是很从容淡定的拽了一下林昆的胳膊,道:“林哥,咱们就简单的娱乐一下,不用这么高档让你破费,随便一个普通点的包间就好。” “没关系,今天晚上所有的都我埋单,和美女一起出来娱乐,那就得娱乐得尽兴,不上最好得包间怎么成。”林昆笑着拉着闵红就走了过去。 包间的门口专门站了两个服务员,一男一女,男的能有一米八的个头,相貌很秀气,女的至少也是一米七,穿着高跟鞋和男的差不多高,长的也十分漂亮。 两个服务员见林昆走过来,脸上都涌现出尊敬的表情,一起低下头恭敬的喊了声:“昆哥。” 林昆本来不想让他们这么暴露的,冲他们递眼色的时候,两人已经低下了头。 这声昆哥这么一叫,气场马上就变了,闵红等人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充满了深深的惊讶,别的姑娘先不说,就说她闵红吧,即便不是阅男人无数,那也是睡男人无数,什么公子哥、大老板的,眼前的这两个服务员如此的恭敬,至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身边这男人还真是有来头的! 走进包间,林昆冲两个服务员打了个响指,两个服务员一起走了进来,恭敬的道:“昆哥,有什么吩咐?” 林昆已经不去看身边七个女孩脸上的表情,身份既然已经开始被揭露了,他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啥的了,再说他一直都本色出演,也没藏着啥,只是这些个丫头片子意会错了罢了。 “点心,水果,再开两瓶xo,要年份久的。”林昆淡定从容的笑着道。 大哥点东西,那必须神一样的速度上上,不到五分钟所有的东西都摆齐了,服务员站在一侧为几人倒酒,闵红忐忑的端起酒杯,先向林昆敬道:“昆哥,谢谢你今天晚上的招待,我们姐妹几个一起敬你一杯!” 余下的六个姑娘也一起举起了酒杯。 林昆端起酒杯,和七个人碰了一下,笑着说:“不用说的这么隆重,你们和小雅应该都是朋友,以后欢迎你们经常来这玩,就当自己家一样。” 本来担心林昆埋不起单,现在林昆的身份虽然没有完全揭开,但埋单肯定是没问题了,闵红一边喝着酒,一边偷偷的打量林昆,怪不得上回敢打自己的凯子,人家是有背景的。 越看林昆,闵红忽然间越觉得喜欢起来,自己那个床上不争气的凯子和他比起来越觉得不入流,心里头懵懵懂懂的冒起一个想法,这么好的男人她闵红为什么就不能试试呢? “来,昆哥,我敬您!”闵红甜甜的笑道,和刚才见到林昆的时的笑容明显不一样,那笑容里面是混着不屑狡猾的,现在的笑容绝对发自肺腑。 林昆端起酒杯和闵红碰了一下,旋即将杯中酒一口干了,闵红也不示弱,仰起头一口也干了,但马上胃里一阵热乎乎的,脸颊也跟着潮红起来。 闵红的酒量不差,怪就怪在这酒太有劲儿了,林昆倒是无所谓,这种洋酒后劲儿再大,和他过去喝的漠北烈酒比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酒必须要烈的喝下去剌嗓子才够味。 包间里可以看台下的演出,也有单独的升降梯可以到下面的舞池里跳舞,来舞厅里消遣当然是以跳舞为主,这几个姑娘的舞技都不错,小时候基本上都是练过的,偶尔有没练过的,闵红也会单独的培训她们。 想想也是挺可悲的,她们天生丽质,父母又花钱让她们去学跳舞,结果却只是成了把她们送上有钱人床上的筹码,这怨不得别人,只能怨她们自己。 林昆没有跟着到舞池里凑热闹,除了闵红之外,剩下的六个姑娘全都去跳舞了,闵红留下来是有动机的,她想趁着酒劲儿更靠近林昆一些。 舞池里的六个姑娘很快就有舞伴主动贴上来,杂七杂八的什么样的人都有,闵红向舞池里看了一眼,嘴角隐隐的露出一抹苦笑,从她组建外貌协会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这三年里她见过的男人太多太多了,有钱没钱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唯独身旁的这个男人令她看走眼了。 舞池里的六个姑娘只回来了三个,回来的这三个都是刚刚入会的新生,从她们的举止和谈吐就能感觉的到,她们还没有被这个社会上不良的风气浸透,另外的三个女生已经找到了各自心仪的对象直接出去了,一晚上的良辰春宵将给她们带来千元以上的收入,或是一个豪门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