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逼供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九章:逼供

第四百二十九章:逼供 这位岛国佬没料到自己会遭遇这种残暴的待遇,在他的心里面自己身为岛国人,并且华夏一向注重于外交,再加上岛国和华夏之间的关系微妙,在外交政策上华夏对他们岛国人的政策一向都是很宽容的,熟料上来就是一顿的胖揍,这心里的落差之大无异于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不……不认识!” 承受着皮肉之苦,这位岛国佬的嘴还是很严的,咬牙切齿的冲林昆说道。 咱们林大兵王是惯孩子的人吗?一个大巴掌直接就抡了下来,咣的一声就拍在了岛国佬的脑袋上,岛国佬被拍的一声痛叫两眼冒金星,一脑袋栽倒了地上,脑门上磕破了块皮,鲜红色的血马上就流了出来,岛国佬摸了一把额头,脸上的表情顿时惊恐的狰狞起来,呲牙咧嘴的冲林昆大吼道:“你们简直太过分了,我要向大使馆投诉你们,投诉到联合国去!” “去尼玛的吧!”耿军狄一大脚板子就踩过来了,劈头盖脸的踩在岛国佬的脸上,岛国佬又是一声痛叫,后脑勺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顿时又是一阵的七晕八素。 当下,岛国佬算是彻底绝望了,先后搬出大使馆和联合国都无效后,他也算是大彻大悟了,自己以往那些无赖的招数在面前的这两人面前根本不好用,自己无赖,这两人比他还无赖,根本不讲也不惧怕任何的‘道理’。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林昆淡淡的道:“这个人你认识还是不认识?” 岛国佬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态度坚决的道:“不……” 林昆打断道:“说之前你最好想清楚,我没那么多的耐性,如果你敢撒谎或是隐瞒,我马上掐断你的喉咙。” 岛国佬硬生生的将剩余的话憋了回去,眨巴了下嘴,目光依旧硬的像块石头,但其中已经泛起了浓浓的惧意,眼前面无表情的林昆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死神一样注视着他,他的灵魂在颤抖,仿佛随时会被收割。 “认,认识……” 林昆和耿军狄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耿军狄问:“照片里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昆停下来看着耿军狄,笑了笑说:“一个岛国的佣兵。” “佣兵?”耿军狄微微惊讶,他身为人民警察,平时接触的最多的是各种犯罪分子包括一些黑帮分子,佣兵这个词听说过,但都是在电视上见识过,现实中还从来没有真的遇到过。 “嗯。”林昆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那佣兵为什么要杀李富一家,你知道么?”耿军狄跟了上来继续问道。 林昆又停了下来,道:“仇杀吧。”对于耿军狄,林昆还是很信任的,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想把过多的事告诉耿军狄,不是刻意的去隐瞒,而是说的太多也没用。 林昆顺势岔开话题,道:“里面的那个岛国佬你打算怎么处理,放出去恐怕会惹来麻烦,毕竟涉及到外交,如果真的捅到了大使馆那儿,怕会对你不利。” 耿军狄回过头瞥了一眼审讯室方向,冷笑道:“像这种随便查一查就一身污迹的人渣,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关上他十年八年的,就当是为人民除害了。” “为人民除害,哈哈,好!”林昆笑着道。 回到耿军狄的办公室,两人喝茶闲聊了一会儿,关于南城区最近的腥风血雨,耿军狄也很感兴趣,他身为警界的高官,骨子里照样流着男儿的热血,林昆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遍,其中过于血腥宏大的场景都被他给淡化了,饶是如此耿军狄听了之后也是热血沸腾的,如果能够时光倒流,恨不得也拎起砍刀走到街上为了帮派与荣誉而战。 闲谈后告退,林昆开着老捷达晃晃悠悠的回到了百凤门,他现在需要静静的思考一下,如果换他是冈司会躲在什么地方,冈司在中港市有一个弟弟冈川,是沈曼老爹沈中山的顶头上司,按照正常的逻辑,冈司应该躲在冈川那里,但身为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应该不会躲的这么符合逻辑。 林昆走进百凤门,门口候着的小弟齐刷刷的喊了声昆哥,林昆笑着点头回应,走进百凤门的大厅,正好看见龙大相在那一个人喝着闷酒,一杯接着一杯,阮倩坐在一旁好像在生闷气,这小两口不知道闹啥别扭呢。 “咋的了这是。”林昆坐到了龙大相的对面笑着说,转过头对阮倩道:“弟妹,我兄弟欺负你了?告诉你昆哥,你昆哥替你教训这小子。” 阮倩憋着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说:“昆哥,大相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喝了,一直喝到现在,这么喝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我担心他着急他他还不听劝。” 龙大相闷着头不说话,就是在那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闷酒,旁边摆了一堆的酒瓶子。 林昆坐到了龙大相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兄弟,你看人家阮倩多关心你,你也挺大个老爷们了,就不知道让自己女人省点心?” 龙大相道:“昆哥,我心里憋的慌。” 林昆笑着道:“有什么可憋的,我不都和你说过了么,仇是一定要报的。” 龙大相道:“我知道,可这仇到底什么时候能报,昨天晚上我又梦到我那几个兄弟了,他们浑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满眼懵懂的看着我,不管我怎么喊他们都不应我,我愧疚的恨不得死了算了。” 林昆道:“大相,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好兄弟被杀换做是我也忍受不了,但报仇这事真不是能急的来的,我现在已经有点头绪了,至少可以肯定冈司没有离开中港市,他没离开我们就有机会,现在是我们找他,说不定等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会突然来找我们,咱沉住气等一等。” 龙大相抬起头看着林昆,满脸的绝望与悲哀渐渐散去,握紧拳头忿忿的道:“到时候我一定要亲自砸碎那混蛋的脑袋,替我的兄弟们报仇!” 南城区整体已经统一了,并且按照林昆制定的原则,凡是涉及到黑帮背景的,不管是入流的还是不入流的小混混也包括在内,必须按规矩办事,林昆的规矩其实很简单,获利要通过正当的手段,不准许欺压老百姓,谁要是敢随便乱来祸害了规矩,不好意思,请离开南城区。 现如今在南城区的这片地界上,听到林昆的大名不哆嗦的小混混的几乎不存在,林昆的话在他们的耳朵里绝对比市长甚至省长的话还管用。 楚静瑶和澄澄晚上去楚相国家里吃饭,林昆最近事情繁多就没有跟着一起过去,晚上他就留在了百凤门,和蒋叶丽简单的吃了晚餐之后便到大厅里喝点小酒,这也算是放松一下,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过去有刘刚在他几乎什么都不用操心,现在刘刚躺在医院里疗伤,大事小事的虽然依旧不用过问,但林昆总是放不下心来。 “昆哥……” 林昆正喝着酒呢,对面的女服务员羞答答的道,酒吧里的服务员有很多,来回串场子的也不少,林昆不是每一个都认识,但这里的每一个服务员都认得他。 林昆刚顾着喝酒看舞台上的表演,还真没注意这服务员,闻声向这位女服务员看去,是一个长相还算标致的小姑娘,约莫二十一二岁的年纪。 林昆对待身边的人一向和善,笑着说:“什么事?” 女服务员羞答答的,目光中又是充满好奇的道:“昆哥,听说你一个人能打一百个人,是真是假。” 被这姑娘这么一问,林昆马上有些愣神了,不得不说这姑娘一看就是刚出来混的,老油子是绝对不会问大哥这样的问题,林昆笑了笑说:“都是谣传。” 这姑娘马上很欣慰的道:“我就说么,怎么可能有一个人能打一百个人的。” 林昆笑了笑,冲这姑娘又点了一杯酒,这姑娘动作有些生涩的把酒端上来,不等推到林昆的面前,林昆笑着说:“这杯请你喝的,工作开心。” 说完,林昆离开座位很潇洒的向旁边的卡座走去,留下美女服务员过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冲着他的背影开心的喊了句:“谢谢昆哥!” 这女服务员旁边的服务员用胳膊肘顶了她一下,小心翼翼的道:“死丫头,你可真大胆,这种话你都敢问,不怕把你沉到海底喂鲨鱼啊!” 女服务员一副不解的表情道:“为什么要把我喂鲨鱼?我又没说错什么。” 提醒她的服务员恨不得在她的脑门上狠狠的敲上一记,这姑娘咋就这么不走心呢。 林昆找了个空的卡座刚要坐下,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莺莺雀雀的声音,就听有人在后面喊了句:“唉,帅哥帅哥,不好意思这位子可以让给我们么?” 林昆只好把刚要坐下的屁股给抬了起来,回过头看去,是一个长发大眼睛的姑娘,模样很清纯,嘴唇上却涂了一层不咋清纯的大红色口红。 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又是这里的二当家,客户就是上帝,何况这位客户还是位清纯的有点纠结的美女,不管清纯的纠结不纠结,反正长的是不差,林昆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就去找别的地坐了,反正他是一个人,随便找哪坐都成。 结果,林昆刚要走,背后又有人叫他:“林……林先生?” 林昆闻声转过头,正好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张面孔生的十分好看,还涂了一层精致的烟熏妆,齐耳的短发显得有些干练成熟,却也掩不掉身上的清纯气息,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前两天刚见过的闵红,章小雅大学里的学姐,那个什么外貌协会的会长,专门帮人找有钱老公的媒婆。 说实在的,林昆不咋喜欢这女的,一是因为他偷听到过闵红和上次赞助联谊会的中年男人的对话,这姑娘看似貌相和气质都不错,实际上就是个化了妆的老鸨,二是这姑娘浑身上下都是势利眼的气息,很让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