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凶案头绪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八章:凶案头绪

第四百二十八章:凶案头绪 对于这种整天混在街上的井底之蛙,手底下有几个小弟就觉得自己是黑社会大哥大了,龙大相一向的原则都是不跟他多废话,因为动拳头比对口更实用。 龙大相微微的侧过头,冲身后的两个小弟说:“不用你们动手,看着就行了。” 两个小弟一起点点头。 对面的小痞子头哈哈的大笑起来,“怎么着,要打架呀,单挑还是群殴啊?” 小痞子头身后的小弟全都往前上了上,一个个目光不屑的看着龙大相,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必胜的仗,对面只有三个人,而他们有十几个人。 小痞子头的话音刚落,一只硕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嘴上,他还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觉得眼前一黑,嘴里的牙似乎一颗接着一颗的被砸裂了,尤其前排的大门牙,满口的血腥化作一股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与此同时脚底下仿佛忽然间失去了地球的引力,整个人轻飘飘的向后飞去。 “哎哟!” 身后响起了一串的痛叫,这小痞子头一下子砸到了三个小弟。剩下的小弟全都懵了,这尼玛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老大突然间就飞了起来? 龙大相不给这些个小痞子反应时间,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还有很多的小帮派要去通知的,挥起了一对碗钵大的拳头,冲着这些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痞子就砸了下去…… 街道的中央顿时响起了一片惨叫,无数的行人簇拥在一起围观,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方才还活灵活现、得瑟嚣张的小痞子们,一个个全都躺在地上咿呀的痛叫着。 龙大相冲着小痞子头的肚子又踹了一脚,冷冷的警告道:“这里以后不是你们的地盘了,要是再敢在这混被我看见了,可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 说完,龙大相带着两个小弟离开,虽然知道龙三当家的身手了得,但这两个小弟还是惊讶不小,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放倒了十几个小痞子,这身手这速度他们一辈子都望莫能及。 林昆也没闲着,在蒋叶丽的大办公室里和蒋叶丽聊了一会儿,主要是想听一听她对李富一家被杀的看法,当初百凤门的前任老大何军就是被暗杀的,像这种黑帮大佬被杀的事件,某种程度上来讲都有相似之处。 何军的案子一直到现在也没破,已经很多年了,蒋叶丽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或者到底是谁派来的,想当初各个帮派之间纷争不断,各个老大之间都有很深的芥蒂,要是因为帮派之争而暗杀倒是极有可能的,但直觉告诉蒋叶丽好像不是。 蒋叶丽一直怀疑一个人,怀疑何军的死和这个人有莫大的关系,这个人叫卢三,之前疯皇集团的招标会上林昆见过,是一个五十左右的老男人。 何军当初和卢三的关系一直不错,每次见面了何军都三哥三哥的叫着,而卢三也左一句何老弟右一句何老弟的,蒋叶丽之所以怀疑卢三,是因为卢三暗地里骚扰过她,考虑到何军还要和卢三达成联盟以助百凤门能够扎根更稳,这件事蒋叶丽一直也没有跟何军说。而卢三三番两次的骚扰她未果之后,曾说要杀了何军,让她成了寡妇后自然就从了他。 蒋叶丽怀疑何军的死和卢三有关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帮派间的利益,在道上混的彼此称兄道弟的都是虚假的,真正的最大始作俑者还是利益。 卢三肯和何军相交绝对不是因为脾气相对、肝胆相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朋友之妻不可欺,他也不会暗地里骚扰蒋叶丽,更不会放出要杀了何军那样的狠话。 卢三是一个典型的传统黑帮分子,几乎所有和法律沾边的勾搭他都干,收保护费、开地下赌场、涉黄的娱乐场所等等,甚至早年的时候还干过绑架的勾搭,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到今天,不光是在机要里有关系,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谨慎小心的人,道上的人敬他的称他为三哥,不敬他的直接喊一句三狐狸。 中港市谁都知道南城区是一块大肥肉,这里几乎聚集了中港市所有的旅游产业,来的外地游客大都是消费的冤大头,谁都想伸手到南城区里占一席之地,但早年的格局定下来了,想要再挤进南城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卢三就曾想要用他手底下的资源交换何军手下的资源,也不是全交换,卢三当初提议用两家娱乐城换何军的一个酒吧,被何军当场就拒绝了,如果按照市价明面上来看,两家娱乐城的价值绝对比一个酒吧的要大的多,但从牟利这个最实际的角度来考虑,卢三的两家娱乐城的牟利远远不及何军手底下的一个酒吧,并且卢三要换这个酒吧也不是光像何军那样单纯的做酒吧生意,肯定是要参加些非法的项目在里面的。 何军被暗杀之后,卢三就曾带着人来要挟蒋叶丽,一方面是想让蒋叶丽从了他,另一方面也想霸占百凤门下面的各个地盘,蒋叶丽用绝对的利益交换,换来了南城区其他四个帮派的帮助,将卢三给撵了回去,之后百凤门的实力便是一落千丈,除了用于利益交换的那些产业,余下的产业也是被侵蚀的越来越少,最后只能混迹在各大帮派的罅隙中间。 好在最终有林昆的出现,否则百凤门恐怕早就被瓜分了,而今百凤门却是成了中港市南城区的主导,林昆的出现不光改变了百凤门,也改变了整个南城区。 李富的死和卢三的关系不大,但肯定也是仇杀,李富在道上混也有快二十年了,这十二年里他不知道杀了多少的人,树下的仇敌肯定也是无数,作为朋友,林昆为李富一家的死感到愤怒,下定决心要替他一家报仇,可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真的是因为仇伤,之前被李富杀死的人就不冤屈么?那些人的家人、朋友等等就不感到愤怒么? 蒋叶丽将这些道理讲给林昆听,林昆听完之后沉默了,蒋叶丽又微笑着说:“不是有句话么,冤冤相报何时了,以仇报仇的仇是永远也报不完的,李富早年也是一条恶汉,死在他手上的人被他拆散的家庭不计其数,他一家人被杀,或许就是因果循环吧,你还是放开一点比较好。” 林昆沉默良久,最终点点头,嘴里叼着的烟缭绕起白烟,在他的脸颊上勾勒出深邃的痕迹,像是一场秋后的艳阳,晴朗却是带着悲伤划过。 林昆给耿军狄打了个电话,耿军狄说正好要给他打电话,机场的恶性杀人案件有了头绪,让他过去看看,林昆本来是想和耿军狄说算了不用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挂了电话,林昆看着蒋叶丽,道:“查出头绪了。” 蒋叶丽笑着说:“去看看吧,查出来了是天意,或许这仇就该去报。” “恩。”林昆点了下头,“那我过去看看。”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道:“这两天外面的局势可能不稳定,你尽量少出去,出去也多带些保镖。” “放心吧,我不出去。”蒋叶丽微笑道。 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北城区的警察局,报了耿军狄的名号后,专门一个民警带着他来到了办公室,早先的时候林昆来过这里一次,但这次耿军狄搬办公室里,换了一间比之前更大一点的办公室,而且朝向不错,外面看到的不是成排刚刚兴起的建筑,而是一片自然美景。 耿军狄让民警退下,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和林昆两个人,耿军狄拿了一瓶水给林昆,说:“今天早上刚查出头绪,凶杀案发生前,有人买通了机场里的管监控的人,凶杀案后那人马上就辞职了,跑到澳门去赌博,结果输光了所有的钱被澳门那边给扣了下来,联系这边过去赎人。” 耿军狄递给林昆一支烟,自己点上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后接着道:“这人一回来就被我们给扣下了,盘问了24个小时后把所有的事都交代了。买通他的是一个岛国人,一共给了他二十万人民币,他只负责把监控给弄坏,并且保证在案发的时候不好用就行了,这二十万赚的倒也容易。” “我能见见他么?” “可以。” 耿军狄带着林昆来到了审讯室,审讯室里黑漆漆的,只亮了一盏昏澈的小灯,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看起来很疲惫,嘴上的胡茬参差不齐。 林昆坐到他的对面,问:“找你的那个岛国人长的什么样子,会说中文么?” 男人点点头,有气无力的样子仿佛只要稍微一用力,脑袋就能掉到地上。 “你看下是这个人么?”林昆掏出手机,里面有一张冈司的照片。 “不是。”男人摇头。 耿军狄拿出对讲机,马上一个民警将画像送了进来,那是根据眼前这个男人的描述画出来的。 “我已经派人去找这个人了,大致确定应该是混迹在开发区那边的,开发区那边的警察局也联系上了,他们也正在到处搜捕这个人,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 耿军狄的话刚说完,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手机之后,眉梢露出喜色,道:“好,马上把他带来!” 挂了电话,耿军狄笑着对林昆说:“抓到了!” 两个民警押着一个岛国的年轻人进了审讯室,这位年轻的岛国佬一路上直嚷嚷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岛国人,我要联系我们的大使馆!” 一直到审讯室里,这厮还是喋喋不休的叫唤着,耿军狄的眉头立即一挑,上去啪啪啪的就是三个大耳刮子抽了下来,直接把这厮给打懵了。 “你……”回过神后,这位岛国佬还要叫唤,才刚说出去一个字,旁边的林昆一脚踹在他的肚子,直接给踹的趴在了地上,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已经多了一个手机,冷冰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是这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