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接机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六章:接机

第四百二十六章:接机 中港市五大城区,东、南、西、北、市中心,林昆统一了南城区之后,成为了中港市近二十多年来唯一一个统一城区的男人,他的出现对于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来说就是一条过江龙,不由诸位大佬不内心惶恐。 林昆的野心是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他想创建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地下王国,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作为一个男人,证明自己真的存在过。 时间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楚静瑶和澄澄也要回来了,林昆这一天早上起来什么也没干,在厨房里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等十点半的时候,他开着车去机场接娘俩。 机场每天都很忙碌,今天外面格外的拥堵,市中心幼儿园的这群孩子游玩回来,家长们早早的就排起了长队等待,这些家长多数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实际上要是没点本事的话,市中心幼儿园还真不是那么好进的。 停车场里停了许多的豪车,这些孩子的家长们非富即贵,林昆的老捷达停在中间格外的乍眼,不过在气势上却不输这群车,外形奢华好看有什么用,不服气的拉到高速上跑一圈,谁能轻松爆表谁才叫牛x! 大鸟一样的飞机落地,机场里走出了一群快乐的小天使,澄澄和楚静瑶走在最前面,小家伙拉着妈妈的手满脸的兴奋,出去玩的这段时间,小家伙明显晒黑了不少,不过他妈倒是保养的很好,依旧是白皙如玉。 时刻半个多月不见,突然儿子就在眼前,林昆的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过去在漠北军区的时候,他把身边的战友当做家人一样关爱,但那种关爱和对孩子的关爱完全不一样,澄澄让他的心地变的更加的成熟,过去的他就像是一个义气勃发的小伙子,而此刻他更贴近一个成熟的男人。 “爸爸!”澄澄看到林昆,兴奋的喊道,并挣开了楚静瑶的手跑了过来。 小家伙可能是太兴奋了,眼睛里全都是爸爸,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女人。 “哎哟……”小家伙痛叫了一声,把前面的女人撞的向前一趔趄,自己也弹倒在地上,知道自己撞人了,小家伙没有哭鼻子,赶紧从地上站起来道歉道:“阿姨对不起。” 前面的女人回过头,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很嘻哈时髦,披着头发戴着一顶棒球帽,脖子上挂着一个红色的蓝牙耳麦,回过头后直接就厌恶的瞪了澄澄一眼,模样凶巴巴的尖叫道:“你有病啊!” 澄澄可怜巴巴的低着头,眼眶里满是委屈的泪水,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也道过谦了,再说了他就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至于对孩子这么凶么? 楚静瑶一看儿子受委屈,就要上前去,这时林昆已经不顾守在机场出口的保安,一个纵身直接从护栏上跳了进去,站在澄澄的身前冲女人道:“我说美女,至于对孩子这么凶么,我儿子又不是故意的,也道过谦了。” 这女人不是一个人,旁边还站着个男的,这男的和这女的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过两人看上去却一点也不般配,首先是身材,女的典型的瘦小型,这男的典型的又高又胖型的,往那一站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另外,这男的长的确实不怎么样,满脸的横肉堆积,眉毛浓的像是醮了墨汁一样,鼻头又肥又大,两只眼睛一个大一个小还极其的不对称,那又粗又短的脖子上栓了一根能有拇指粗下的大金链子,这金链子挂在别人的脖子上只能被称作是土豪,挂在他的脖子上完全就是土匪。 眼前这女人长的是不错,只是一脸高傲的态度很让人不屑,就看她和这男的的搭配组合,估摸着八成也是奔着人家的钞票去的,现实中典型的拜金女,而且还是那种当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的那种,譬如对外总会宣称:我是为了爱情,我是真的爱他,爱他的人而不是爱他的钱。 鬼信啊! 这女的趾高气昂、嗓门尖叫的冲林昆呵斥道:“小孩子怎么了,小孩子就可以乱撞人了?你知道我身上的这套衣服多少钱么,撞坏了你赔的起么?回家好好管管自己的孩子,别像个瞎子一样走路不张眼睛,乱……” 啪! 这女的话还不等说完,楚静瑶已经走了过来,二话没说直接一巴掌抽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这女的脸上,这女的痛的一声尖叫——哎哟! 旁边站着的那座大山一看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打了,马上就火了,伸出拳头冲着楚静瑶的头就砸下来,他那拳头像个大肉馒头一样,但和馒头还有着本质的区别,馒头打在身上一定不怎么疼,但他的拳头要是砸中了脑门,估摸着想不脑震荡都难。 林昆张开手掌,铿的一声将这只大拳头抓在了手里,眉头一皱冲这大汉问道:“打女人你不觉得丢人么?” 男人的拳头被林昆死死的抓在手里,他使劲的扭动了两下,一丝一毫都挣脱不了,于是一副恶嘴脸的威胁道:“赶紧给老子松开,否则……” 话音未落,突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林昆的另一只手握着拳头就砸在了他的嘴上,这男人顿时眼前全都是小星星,整张嘴已经发麻感觉不到疼痛,血水顺着鼻孔、嘴角流了出来,腿脚发软的向后趔趄。 林昆抓着男人的拳头,原地跳了起来,单脚冲着男人的胸口就踹了去,同时手上突然松开,男人一声闷哼,脚底凌空的向后一翻,整个人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两只眼睛一翻白,处于半昏半死爬不起来的状态。 女的被楚静瑶打了一个耳刮子,还想着自己这高大胖的男朋友能给自己出气,结果没想到这个床上不中用的玩意儿打起架来同样的不中用。 林昆和楚静瑶再没对这女的动手,两人一左一右的牵着澄澄的手出了机场,身后的乘客以及澄澄同校的那些家长们全都以一种敬佩的目光看着这夫妻俩。 林昆接过了楚静瑶手里的行李,背上了澄澄迷你小包,把娘俩安置到了老捷达上之后,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楚静瑶道:“刘小刚呢?” 楚静瑶道:“在后面和他奶奶一起。” 林昆道:“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去把他们也一起接过来。” “昆子!” 林昆正往机场里走,旁边突然有人喊道,不是别人正是耿军狄,耿军狄穿着一身警服,从吉普车上下来,显然是来接耿乐乐和妈妈徐晴的。 两人打了个招呼,边聊边向机场里走去,正好遇到了来接孙洋的孙志,三个人彼此都很熟,孙志现在又是在百凤门里工作,接了各自的要接的人后,在机场的门口分手,约定改天有时间一起出来喝一杯,林昆直接把地点定在了百凤门,在中港市百凤门也算的上是好的夜生活场所。 刘小刚这次是和奶奶一起出去玩的,刘刚的妈妈已经六十多岁,不过老人家的精神头看上去很好,带着孙子出去玩了这么多天,脸上一点也没有疲惫之色。 刘小刚也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孩子,看到林昆就主动打招呼,他喊林昆‘大大’,知道林昆是来接他和奶奶的,小家伙开心的道谢:“谢谢大大。” 林昆先把刘小刚和奶奶送回了家,然后才开着车回海辰别墅区,车上澄澄睡着了,楚静瑶看着车内的后视镜里的林昆,道:“你最近又折腾了?” 林昆微微一怔,旋即笑道:“老婆,我折腾啥呀。” 楚静瑶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和儿子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把整个南城区搞的腥风血雨的,你就一点也没有替我和儿子想过?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向儿子解释,我不想以后带儿子去牢里看你。” 林昆心里暖暖的,笑着说:“老婆,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被抓进去的。” 楚静瑶道:“那你万一要是……”后面的话不吉利,她赶紧打住不说。 林昆倒是满不在乎,战场上无数的九死一生,他早就习惯了,笑着说:“你是怕我死了呀?放心吧,能杀死我的人估摸着还没从他妈的肚子里跳出来呢。” 楚静瑶道:“说什么呢你,乌鸦嘴!” 林昆嬉皮的一笑,道:“你和儿子出去玩了这么一大圈,就没给我买点什么礼物呀,我这都在家等了快半个月了,成天盼星星盼月亮的。” 楚静瑶通过后视镜白了他一眼,这明显说的就是假话,打开包拿出一串佛珠,“这是大理寺里经过开光的平安珠,老方丈说能辟邪保平安。” “真有礼物呀!”林昆兴奋的说道,接过佛珠在手里摸了摸,温润有光泽,是上等的佛珠,“这串佛珠应该很贵吧,花了多少银子买的?” “凭缘,方丈送的。” “这老方丈这么好呢?现在的和尚不都是很商业化么,总算碰见了个有良心的?” “你以为都像你啊。” “我怎么了,我可是一个大大的好人,诚实、善良、踏实、有责任心……” 楚静瑶已经听不下去了,从包里掏出耳机塞进了耳朵里,实际上那串佛珠是她花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买的,她花的不是冤大头钱,她对佛珠也有研究,那串保平安的佛珠绝对是良心价了,她不告诉林昆价钱,是不想过多的表现出她对他的关心与在乎,她不想使自己陷的被动,或是出于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心理吧。 到了家,林昆把澄澄从车上抱了下来,小家伙揉着眼睛睁开了眼,迎面扑棱棱的有东西飞过来,澄澄马上从林昆的怀里坐了起来兴奋的道:“红叶!” 小灰灰也从别墅里跑了出来,绕着林昆的身旁跑来跑去,林昆把澄澄放了下来,小灰灰马上扑到了澄澄的怀里,像是乖顺的小狗一样蹭来蹭去。 林昆回去帮楚静瑶拿行李,楚静瑶道:“我饿了。” 林昆嘿嘿一笑,道:“早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