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统一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五章:统一

第四百二十五章:统一 这四个蒙古大汉都是地地道道的蒙古粗人,身上有最原始的蒙古人的野性,算上被张磊杀死的老大,这五个人在草原上一向是霸道纵横无人敢惹。 老五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怒目圆瞪的冲林昆骂道:“你特么算什么东西,跑到这来个那我们谈条件,老子哥几个是外来的咋滴,老子们是过江龙,不怕你们这帮地头蛇,想跟老子谈条件,先拿出点本事瞧瞧!” 林昆很淡定,龙大相却淡定不了了,冲他嚎冲他叫没关系,冲他昆哥叫唤绝对不行,蒙古大汉里的老五是拍桌子站起来,龙大相直接把桌子踢翻,一把抓住老五,那老五也是一个身形粗犷的大汉,但和龙大相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被龙大相攥在手里后就像是一个大麻袋一样笨重。 龙大相是真不惯这孙子的毛病,扯着脖领子直接像拎小鸡一样拽过来,然后只见他胳膊上的青筋暴突,陡然一股大力爆发出来,老五那二百多斤的大体格子直接被他强行举了起来,然后猛的往地上一摔…… 呼通! 一声沉闷的声响,仿佛一袋二百多斤的大米硬生生的被砸在了地上,地上的老五应声惨叫,那高亢的大嗓门就像是杀猪一般,这惨叫的背后是他浑身上下的骨头碎裂一般的剧痛。 “你们敢动手!”四个大汉里的老二,也是如今这四个大汉的头目跳起来怒吼道,挥着一双拳头就向龙大相砸了过来,并大声的怒喝道:“兄弟们,给我上!” 屋子里除了林昆、龙大相和这四个蒙古大汉外,还有那么七八个以前光头党的残存小弟,老二这么一吼,余下的两个蒙古大汉一起向龙大相扑过来,那七八个光头党的残存小弟却是谁也没有动,一句话说明白了,这七八个小弟压根就不是这四个蒙古大汉的人,凭什么替你卖命。 一下子三个大汉都奔着龙大相过来,龙大相丝毫也不胆怯,一只脚把老五死死的踩在地上,将那老五踩的一声痛叫,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二的拳头眼看着就要砸到龙大相的跟前,旁边突然伸出一只脚,这脚没踹也没踢,只是恰到好处的塞到了老二的膝盖下,使出了个阴损的绊子,这老二所有的心思都在要灭了龙大相上,这节骨眼上哪还有什么心思去看脚下,当感觉到脚底下绊了什么东西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失去重心以狗啃泥的姿势摔了下去…… 龙大相这时很默契的弓起了膝盖,冲着老二那扑下来的脸就顶了上去,龙大相这膝盖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指厚的水泥板轻松的就能撞穿,别说一张人脸了,顿时就听喀嚓的一声面骨被撞碎的声响,老二的惨叫声比老五刚才发出的那一声还要令人毛骨悚然,整个人脑门高高的弹了起来,呼通一声后仰着摔在了地上。 老二身后紧跟着的是老三老四两个人,林昆左手一挥,乌黑的金光一闪,唰的一下从老三的手腕切下,那老三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唯一的就是手腕好像突然变轻了,另外一股热热的感觉从手腕处喷了出来。 啊! 老三慢半拍的惨叫起来,眼前一只新鲜的断手掉在了地上,那手不是别人的,正是他的,这时他手腕处才传来一阵剧痛,直接剧痛进了心里。 鬼畜在林昆的手中旋了半圈,随着林昆的手腕向旁边一抹,老四扑向前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同样是反应慢半拍的伸手摸了摸胸前,一大片的鲜血涌了出来,胸口的肋骨直接被割开了! 这四个自以为是过江龙的大汉瞬间就被搞定,倒在地上咿呀的痛叫着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林昆和龙大相没有继续动手,林昆把目光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八个小弟,道:“就是他们杀了你们的老大,想报仇抓紧动手。” 这八个小弟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一起怒喊着扑了上来,硬生生的将这四个大汉给砸死了。 八个满身是血的小弟站起来看着林昆,林昆冲他们满意的一笑,道:“以后你们就跟着我混了,有意见么?” 八个小弟异口同声的喊了句:“大哥!” 从光头党的老窝里出来,林昆看了一眼头顶的蓝天,回过头笑着对龙大相说:“大相,这南城区以后是不是就我们的天下了?” 龙大相嘿嘿笑道:“那当然了,以后咱们一家独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昆摇头,道:“我统一南城区并不是为了多少利益,而是想要一份事业,既然是做事业就要有原则,不能胡干蛮干,咱们得以民为本。” 龙大相捎捎头道:“昆哥,你说的太抽象了,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 林昆笑着说:“提到黑社会老百姓肯定都会怕,我们要做一个讲道理,让老百姓提起来值得信赖的黑社会,而不是靠压榨老百姓来过日子。” 龙大相道:“昆哥,你还是说明白点吧,我真有点晕了,你干脆就告诉我该怎么干吧。” 林昆道:“以后南城区所有的保护费取消,不管哪个街道哪个旮旯的,谁要是敢在南城区收保护费,轻的断手指头,重的断手,十恶不赦的直接扔海里喂鱼。另外,南城区的那些旅游景点,发现敢宰外地游客的商贩或者是出租车、黑车自己,发现的一律严惩不贷绝不手软。” 龙大相点点头,接着又是一头雾水看着林昆,道:“昆哥,不收保护费我能理解,老百姓小摊小贩的赚点钱不容易,可咱们是黑社会又不是公安局,至于连旅游景点的事都管么,这样很有可能引起民愤的。” 林昆道:“引起什么民愤?顶多就是那群小商小贩和出租车司机的愤,我们虽然不是公安局,但我就是要把整个南城区给净化了,让中港市的南城区更出名,南城区出名了,我们的生意也就跟着好了,这其中的利益可绝不是小数目。” 龙大相恍然大悟,目光钦佩的看着林昆,道:“昆哥,还是你高瞻远瞩,如今整个南城区都是我们的,我们的利益和南城区紧密相连,这么一来的话,我们的实力也会越来越壮大,到时候统一整个中港市就不是梦!” 林昆望着远方的苍穹,道:“当兵的时候做兵王,现在混黑社会,我也要做那地下皇帝!” 龙大相骨子里的血仿佛被点燃了,意气勃发的道:“那我就做地下大将军!” 把龙大相送回了百凤门,林昆开着车到市中心医院去看望刘刚,刘刚的伤势已经好多了,再有半个月就能出院了,出院后再养个两三个月基本上也就痊愈了。 林昆坐在刘刚的床头,刘刚转过头看着他问:“昆子,南城区统一了?” 林昆笑着说:“你消息还挺灵通的。” 刘刚道:“我在这每天都看报纸新闻,马锦魁、张磊、李富都死了,那南城区肯定就是我们的,以前跟着疯彪的时候,疯彪也想要有一天要统一南城区,但他没有那个实力与气度,不光是疯彪,每个帮派的老大们都怀着这样的心思,最终却让你办到了,我真的很钦佩你昆子。” 林昆笑着道:“那你快好起来,现在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我需要个得力的助手来经营,大相只适合动武,对于经营这方面一窍不通,想要把这么一大摊子的东西管理好,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只有你能做到。” 刘刚欣慰的道:“昆子,谢谢你能这么相信我,等我出院了一定把各个产业都经营好,不过我又不是铁人,需要一个助手来帮,我想要一个人。” 林昆道:“谁?” 刘刚道:“孙志。孙志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在财政方面十分的有造诣,这也是我欠缺的,孙志缺的是干大事的大局观,但假如让他管理几个产业,这几个产业的规模在他的管理能力范围之内,他一定会管的非常好。” 林昆道:“这我还真没发现,不过既然你说成,那我就把他调到你的手下。” 南城区的这一番动荡惊动了许多人,包括中港市其他几个区的大佬们,甚至一些政府的官员都为之感到震惊,统一一个区的地下势力,这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另外政府的一些高层也不希望看到一家独大的场面。 金字招牌金老的府邸里,这一天聚集了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大佬们,这些个大佬加在一起能有十几人,都是各个区里实力称霸一方的,今天众人聚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金老发一个号召令,把众人联合起来打击一下百凤门的气焰,生怕日后百凤门壮大了,把手伸出了南城区以外。 林昆对金家有恩,如果不是林昆,金元宗那独孙早就死了,现在那小子正和女朋友在国外游玩呢。 听了众人的话,金元宗闭目养神始终未出声,当大家伙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一起将目光看向这位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泰山北斗的时候,金元宗微闭着眼睛,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最好的防卫不是去打击新秀,而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在中港市盘踞了这么多年,这点信心还是应该有的。” 金老的话显然不是众人所期望的,一群人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金元宗实在是不愿意再继续听了,站起来向着他书房的方向走了去。 众人心中愤怒,嘴上却是不敢乱说,这里是金家的府邸,暗处不知道藏了多少的高手,另外金老在中港市的威望极高,跟这样一位老人作对无异于自掘坟墓。 在中港市,金老如果不号召,众帮派还真就不好聚集,如今金老摆明了态度,众人也只好悻悻作罢,回家去各自巩固自己的实力以作他日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