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中计了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一章:中计了

第四百二十一章:中计了 不管生前做过什么恶事,手上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临死前的那一秒,李富的心底是善良而又纯洁的,他只想着带着妻子和儿子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可惜天违人愿,亦或是因果循环,杀机终究还是来了。 一股子难言的悲伤搪满胸膛,就像是被一万斤的巨石压在了胸坎上一样,怀里的孩子目光愈发的涣散,血水在一点一点的凝结,他仅仅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大人世界,也从来没做过任何恶事,鼻梁上架着的厚厚的眼镜静静的躺在血泊中,他只是一个爱读书、盼望着父亲能回家的孩子,父亲终于回来了,相聚的幸福却是太短暂。 孩子的身体凉了,周围无数的警察围了过来,没有人上前阻拦,只是警惕的看着被围在中央的林昆,一张张冷峻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漾起同情。 耿军狄带着一大帮子的特警赶到,身为北城区的公安局局长,又是一个火爆的脾气,一听说机场这边有情况,立马就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机场之地可是一个安全的重地,万一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整个中港市的高层都会受到动荡,耿军狄才不管高层受不受动荡,他急匆匆的赶过来完全是出于骨子里的正义,为在机场里的老百姓们的安全着想。 在整个北城区,耿军狄的大名都是令人敬仰的,他虽然坐在副局长的位子上很多年了,但在众老百姓的心目中,威望要比局长高的多的多,提起北城区警察局局长可能没人知道是谁,但提到副局长老百姓们马上会想到耿军狄,这个身高马大一身正气的铁汉子,老百姓们敬仰他,小流氓们都怕他。 机场的警察们纷纷给耿军狄让开了一条路,耿军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揪出了机场警察的负责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的训斥:“你这队长还能不能干了,不能干赶紧给我回家搂老婆孩子去,有人携枪进来都没发现!?你们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全都给我滚回家吃屎去吧!” 边训斥,耿军狄边向凶案的现场走去,看到地上躺的一男一女后,紧接着目光就落在了抱着孩子的林昆身上,眉头不由的一动,尝试的喊了声:“林……林昆?” 林昆抬起头,红红的眼眶正好对上了耿军狄惊讶的眼神,耿军狄马上问:“真是你,你怎么在这……”目光凝重的落在孩子的脸上,“这孩子是?” 林昆唇角暗淡的笑了一下,道:“他是我朋友的孩子,他还是个小学生。” 耿军狄走过去蹲了下来,摸摸孩子已经冰凉的头,咬着牙道:“大人之间的恩怨为什么要涉及到孩子的身上,被我逮到了这个王八蛋,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耿军狄帮忙将李富一家三口的尸体运出了机场,另外耿军狄又吩咐手下的民警们将机场全面戒严,排查每一处可疑的细节,争取早日抓到凶手。 林昆打电话给徐明,将李富遇难的消息告诉他,徐明在电话里当场就哭了,李富对他有恩,如果没有李富,就没有他徐明的今天,李富在徐明的心里早就如亲生的兄长一样。 斧头帮的小弟得到这个噩耗后,几乎所有人都黯然泪下,李富算不上是最有抱负最有野心最牛x的老大,但绝对是最懂得关心属下的老大,这些年斧头帮上上下下,几乎每个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帮里的小弟不管是自己还是家里人有事,李富都会站出来替他们把事情摆平,在所有小弟的心目中,李富是他们的老大,更多的时候却像是他们的兄长。 没有过多繁杂的仪式,也没有开什么追悼会,斧头帮上上下下的小弟一起来到长青园里为老大一家送行,林昆把李富葬在了和唐菲紧挨着的地上,姜云的尸骨和李富的尸骨放在一起,孩子的尸骨单独埋在另一边。 姜云和唐菲生前不对付,林昆希望她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和睦相处,希望李天龙在另一个世界里能够幸福快乐,不用再天天盼着爸爸回家。 天空中一朵浓浓的乌云笼罩下来,大雨哗的一声倾盆而下,将整片灰色的长青园笼罩的烟雾氤氲,斧头帮的小弟们全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葬礼结束后还是有很多人不愿离开,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雕刻着决绝的表情,突然有人起了个头,乌云下所有的小弟一起大声的呼喊起来,气势隆隆犹如炮弹一样冲向云霄,“报仇,我们要为大哥报仇,报仇!” 林昆很能理解这些小弟们此时的心情,可报仇两个字喊出来简单,实际上哪有那么容易,凶手显然是事先预谋好的,否则机场的监控器怎么会在那个时候突然坏掉,正常情况下机场的监控器坏了,两个小时之内肯定会修好的,也就是这个空档的间隙间,杀手逮住了杀人的机会…… 这一切不是太巧了么? 林昆没心情去百凤门了,开着老捷达驶回了海辰别墅区,不期而至的秋雨冷冷的打湿整座城市,比雨水更凉的人心,回到家脱掉身上还沾染着血迹的衣衫,林昆冲了个热水澡,而后坐在了二楼的阳台上抽烟,远处的海平面一片雾气氤氲,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远方,也看不透远方。 战场上经历惯了生死,对于生死也早就看淡了,可当怀里抱着垂死痛呜的孩子的时候,林昆忽然间又觉得生死是一块巨大的炼囚石,压的他整颗心都要碎了,此时他想到了澄澄,想到了楚静瑶,自己要怎么保护他们? 手机响了,是澄澄打过来的,小家伙在电话里高兴的对林昆说他刚才和妈妈上山采蘑菇了,采了好多好多的新鲜蘑菇,要带回来给林昆尝尝。 林昆灰沉沉的脸上终于涌现了笑容,和澄澄说了几句后让澄澄把手机给楚静瑶,他对着手机叮嘱了一番,山上的蘑菇可不是随便吃的,尤其是那些漂亮的蘑菇,很可能有剧毒,楚静瑶接受了林昆关心,同时也关心了他两句,让他一个人在家吃好喝好,另外不要把家里造的太乱。 这边刚挂了电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蒋叶丽打过来的,蒋叶丽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是确定李富是不是真的被杀了,林昆没有把李富被杀的消息告诉蒋叶丽,蒋叶丽不知道是从哪听的小道消息。 林昆如实的把情况和蒋叶丽讲了一遍,蒋叶丽听后沉默了,虽然过去也和李富斗过,之间也曾有过不小的罅隙,但一个人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和老婆孩子一起没了,听了之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蒋叶丽知道林昆心情不好,安慰道:“算了,别去多想了,咱们混黑道的都是这样,这条道走上来容易,想要再退出去哪有那么容易的,斧头帮是李富一手打下来的,这么多年他得罪了多少人,和多少个人深仇大恨没人知道,想杀他的人肯定不止一个,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林昆嘴角苦笑,道:“我们是不是也一样的下场?” 蒋叶丽道:“肯定的。” 林昆道:“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决不允许你受半点伤害。” 蒋叶丽沉默了,心中说不出的感激与甜蜜。 挂了电话之后,林昆开了一瓶楚静瑶窖藏的红酒,具体什么牌子的也没看,反正喝在嘴里的味道很醇正,楚大小姐窖藏的酒不用多说,肯定瓶瓶都是价值不菲的,可看林昆喝酒那架势,不论多贵的酒都跟小卖铺里两块钱一瓶的啤酒没啥两样,咕咚咕咚就是个往肚子里灌,灌醉了就如愿了。 红酒都是后劲儿大,尤其这窖藏了好多年的,刚喝完林昆没怎么样,结果竟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这一觉直接睡到了黄昏时,窗外的雨也停了,天边借着云霞万朵的黄昏,拉开了一条多彩炫丽的彩虹,横在天边像是一座桥。 叮铃…… 楼下的门铃响了,林昆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走到阳台上往下看,章小雅正站在门口按门铃,这小妮子年轻人不怕冷,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外衣,下半身穿着一条过膝的黑色长裙,头发四十五度角的盘扎在脑后,从上往下这么看过去,能够清晰的看见她胸前傲挺的两朵。 林昆这可不是诚心耍流氓,实在是这个位置和角度太过暧昧,另外章小雅穿的衣服也够宽松,所以才成全了林昆这双无心的眼睛。 “小妮子,什么事?”林昆嘴里吐着酒气,浅浅的冲楼下的章小雅微笑道。 章小雅仰起头,一脸欢笑的道:“昆哥,你果然在呀!” 林昆道:“说吧,什么事。” 章小雅狡黠的一笑,道:“我想请你吃个饭。” 林昆淡淡的笑着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天我真的没什么胃口。” 章小雅好奇道:“为什么?” 林昆道:“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改天有时间的,我请你吃饭。” 章小雅坚决的道:“不能改天,只能今天,昆哥求求你就帮我这个忙好不好?” 小丫头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林昆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微笑着说:“好吧,那我再考虑考虑。” “不能考虑!”章小雅怕林昆执意不肯,急着道:“你要是不答应我,以后我天天到你家门口摁门铃!等嫂子旅游回来了,我再告诉她你非礼我!”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无数的小黑线,这小妮子分明是在赤裸裸的要挟么,苦笑着道:“我说妹子,咱们不带这么玩的,你这完全是颠倒黑白呀。” 章小雅小脸一仰,道:“我不管,反正今天晚上你得陪我吃饭,否则么……哼哼,后果你知道的哦。告诉静瑶姐你非礼我是颠倒黑白,那这么久你趴在上面看我的胸呢,这我可没冤枉你吧,林先生。” 林昆的脸顿时唰的一下红了,红的像是个大苹果一样,又好像是人赃并获被逮着了,看着楼下狡猾的小丫头,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