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一家被杀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二十章:一家被杀

第四百二十章:一家被杀 林昆和余宗华又唠了几分钟挂了电话,张天正在一旁满含感激的看着他,刚才的这一个电话对于林昆来说很普通,但对于张天正来说可是有着非常的意义。 得到了领导的‘肯定’,事情办起来自然就有底气,张天正马上叫来了心腹的手下安排,玩的其实就是一个瞒天过海的招式,先对外声称李富在警察局里突然暴毙,而后悄悄的将李富给放出来。 李富是当天晚上半夜被从警察局里放出来的,出来前配合警察拍了两张‘确定死亡’的照片,林昆和徐明开车过来接李富,一起的还有姜云和李天龙,把李富送到姜云住的公寓已经是下半夜了,林昆和徐明告辞,却被李富给留了下来。 李天龙睡了,梦呓的时候还喊着‘爸爸’,小家伙今天的心情很好,睡觉脸上都挂着笑容,他一直盼着爸爸回家,今天爸爸终于回来了。 李富、林昆、徐明还有姜云都坐在客厅里,李富笑着对林昆说:“昆子,谢谢你把我从局子里弄了出来,也谢谢你找来云云和天龙帮我打开心结,你说的对,作为一个男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要有责任心。” 林昆笑着说:“李哥,咱们之间就别客气了,虽然认识的不久,但对脾气,你也帮了我林昆的大忙,没有你的话,百凤门早就被打散了。” 李富笑着摇头,道:“我确实帮了百凤门的忙,但也是帮我自己的忙,我是为了报仇,再说即便我不帮忙,我也相信百凤门绝不会被打散的。” 顿了一下,李富继续说,“把你和阿明留下来,我是有事情要告诉你们。我已经决定了,带着云云和天龙离开中港市,来中港市这么多年,总是拼这个拼那个,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我也累了,想一想人这一辈子也就几十年,我已经过了快半辈子了,剩下的半辈子我想和家人待在一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离开之后斧头帮必须要有人接手,阿明你能力是有,但降不住手底下那么多的兄弟,也罩不了咱那么多的产业。所以我就想把斧头帮交到昆子的手上,昆子能掌的了百凤门,灭的了疯皇集团,现在又把马帮和光头党给打散了,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的。” 徐明道:“大哥,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如果你非走不可,我也同意你的安排。” 李富满意的点头,道:“这多年总算没白栽培你。好,既然阿明也同意了,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昆子你就是斧头帮的新任老大,你要好好的带着兄弟们,不求让每一个兄弟都能荣华富贵,但一定要吃穿不愁。”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一片小黑线,嘴角牵动着笑了两下,道:“李哥,你们是都同意了,可我没同意吧,这件事无效,我才不接斧头帮呢,现在一个百凤门已经够让我焦头烂额了,我可不想再多管一个斧头帮。” 李富一针见血的的道:“阿昆,你就别推脱了,也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百凤门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平常你根本就不露面,有那为龙兄弟在那罩着,凤凰会所那边你也不常过去,有刘刚在那经营着,即便你接手了斧头帮,也不费你什么心力,阿明可以帮你很好的打理帮派上上下下。” 林昆嘿嘿的一笑,道:“所以嘛,我这个老大可有可无,我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李富坚决的道:“不行,阿明是有打理的能力,但他没有降伏众人的能力,一旦遇到了什么大的事情驾驭不了,斧头帮必将遭受严重的打击。” 徐明也跟着道:“是啊昆哥,你让我管理一个帮派没问题,但你要让我当老大,这绝对不行,我对我自己的能力了解,根本不是当老大的料。” 林昆还想拒绝,这时姜云又开口了,“昆子,你就答应你李哥吧,嫂子也在这求你了,为了能让你哥安心的带着我和孩子走,你就党营了吧。” 卧室里这时正好又传来了孩子的梦呓声,幸福的喊着爸爸…… 三个人一起看着林昆,林昆也实在是拒绝不了,最终只好将这件事答应了下来,成为斧头帮新任的老大,同时答应李富,每年都要将斧头帮百分之五十的利润打到他卡上,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分给手下的兄弟们,另外的百分之二十留作帮派发展用。 李富起初不同意,离开了斧头帮他就不再是斧头帮的人,即便这斧头帮是他一手创造下来的,他也不想去接受每年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但林昆说了,不管他怎么说,只要他不接受这个钱,他林昆就不当这个老大,最终无奈,李富只好答应,而林昆却是一分也不取斧头帮的利润。 徐明本来就林昆钦佩,如此一来更钦佩了。 离开公寓,林昆开车将徐明送回了住处,下车前徐明很郑重的喊了林昆一声大哥,林昆笑着说不习惯这个称呼,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他昆哥顺耳。 回到海辰别墅区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多钟了,整个别墅里一片安静,只有路灯那昏沉的光芒闪耀着,门卫的保安被林昆的车笛声吵醒,打开门之后还不忘敬了个礼,林昆笑着冲他点点头,保安笑着露出一瓣豁牙。 刚打开家门,突然一道黑影像一把冷箭一样扑袭过来,林昆灵敏的一闪,同时伸手将半空中的虚影抱住,怀中的小灰灰发出一声亲昵的狼嗷,伸出舌头像小狗一样在林昆的脸上舔啊舔,把林昆舔的直痒痒。 小海冬青也从楼上飞了下来,站在林昆的肩膀上用它的小脑袋蹭着林昆的脖子。 这两个小家伙已经两天没看见林昆了,林昆也没倒出时间回家喂他们,不过这两个小家伙可饿着,小海冬青没事就跑去小区的人工湖里抓鱼吃,这两天人工湖里的大红鲤鱼被抓了无数,鱼群都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浮出水面了。 最头疼的是小区的安保人员,眼看着湖里的鱼越来越少,胆子越来越小,却始终抓不到那个偷鱼贼,挨了上级不少骂不说,还说要扣年终奖。 林昆打开灯,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之前酱好的牛肉,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之后,搁在菜板子上就切了起来,这一块牛肉至少有个七八斤,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站在一旁看着,那垂涎欲滴的眼神别说有多馋了。 林昆端着满满一大盘子的牛肉上楼,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牛肉,这大半夜的坐在阳台上吃牛肉喝啤酒,借着夜空中那暗淡的星芒却也是说不出的惬意,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在他的旁边也吃着牛肉,这两个小家伙相处的一直很融洽,吃东西从来就不争,反而互相谦让。 看着背后墙上挂着的澄澄和楚静瑶的照片,心里头突然说不出的想儿子和他妈,这一天娘俩也没给自己来个电话,估计是玩的高兴给忘了,想着澄澄那可爱的小模样,他心里隐隐也能体会到李富在做出决定离开中港市的心情,爱情容易让人丧心病狂,亲情却能让人心平气和。 阳光升起,海平面一片金光,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头条心目充斥满网络和大街小巷,最近这两天中港市最大的新闻莫过于南城区的帮派纷争,媒体做了种种的猜测,普通的老板姓看的云里雾里好不热闹。 林昆一早上就开车给李富一家三口送行,李富决定带老婆孩子回老家,飞机起飞,在地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李天龙因为第一次坐飞机,紧张而又充满了兴奋,仰起头看着天空中刚刚飞起的带飞机心怀期待。 一家三口过了安检,林昆最后一次和李富告别,目送他们走进了候机室,林昆也转身离开了飞机场,眼下虽然是灭了光头党和马帮,可剩下的是一大烂摊子的事,马帮和光头党的产业必须要接手,否则自己出了一顿力,岂不是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 林昆站在飞机场的大门口,对着明媚的阳光揉了揉太阳穴,这退伍之后咋感觉比在部队的时候还累呢,突然背后的机场里传来了两声枪响,整个机场马上像炸开了锅一样,林昆眉头一蹙,枪声是从李富一家三口刚刚走进去的候机室里传来的,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赶紧就向候机室里跑了过去。 机场里的警察很快的封锁现场,可还是没有抓到开枪的人,林昆不顾阻拦,一口气放倒了两个机场警察,冲进了候机室里,在候机室的中央躺着三具尸体,李富睁大着眼睛倒在血泊中,血水正汩汩的向外流,姜云倒在他的身侧,一脸恐惧痛苦的表情,血水同样洇红了一大片,剩下的是孩子,那厚厚的眼镜掉在一旁,脖子处一抹鲜红的刀口,血水真从刀口里往外流,孩子还没有断气,身体在血泊中不断的抽搐着。 林昆发了疯一样跑了过去,又有警察过来阻拦,被他一拳打飞了老远,有警察掏出枪要开枪,直接被他一脚给踹飞,他大喊一声:“被杀的是我朋友!” 所有的警察这才停下来。 林昆抱起地上的李天龙,用手捂住孩子脖子上的伤口,孩子嘴唇惨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张动着嘴唇发出一声沙沙的声音,“好……好疼……” 林昆冲着周围大喊道:“都愣着干什么,叫救护车,救护车!” 救护车来的时候,孩子早已经停止了呼吸,不是救护车来的太慢,而是刀口太深,孩子根本撑不住的。 林昆眼眶发红,干涩的火辣辣的疼,他将所有的眼泪都逆流进了心底,拳头紧紧的握着,仰起头怒喊了一声——啊! 凶手逃离了现场,所有的机场警察都出动了也没捕捉到蛛丝马迹,本来候机室里是有监控的,那个监控昨天晚上偏偏坏了,维修的人员还没来得及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