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打开心结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九章:打开心结

第四百一十九章:打开心结 从姜云的口气来看,不难看出她和李富的关系很不好,都已经分居了,而且还是因为第三者的插足而分居,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关系和睦的。 林昆如实的将事情的原委简单的和姜云说了一遍,他倒不希望别的,只希望姜云能帮忙让李富从心结里走出来,只要李富能想的开,后续的一切都好办。 “不可能!”姜云的回答很决绝,“想要我去劝那个没良心的混蛋,绝对没有可能!还有别的事么,没有别的事你们可以走了。” 徐明着急的道:“嫂子,你和我大哥毕竟夫妻一场,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大哥他现在魔怔了,你得帮忙把他劝回来才行啊。嫂子,兄弟我求你了。” 姜云冷哼一声道:“他的心都被那个小狐狸精给勾住了,活该他魔怔,你们现在马上给我走,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嫂子……”徐明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林昆。 林昆一脸平静,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道:“嫂子,你就没想过李哥真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姜云不屑的道:“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我离开他照样活的好好的,何况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带孩子,他是定期给我钱,但我可以不要那钱也能养活自己和儿子,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离了男人都照样活!” 林昆平静的摇头,看向姜云道:“嫂子,你说的也对,这世界上没有女人离了男人活不了,但你想过没有,李哥真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你的儿子就成了没有父亲的人,不管李哥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总该替儿子考虑吧,儿子毕竟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就不心疼么?” 姜云忿忿的道:“我再给我儿子找个爸!” 林昆道:“再找一个那是他爸么?不是自己亲生的,又有谁会真的去疼呢?” 姜云不说话了,他可以没有李富这个老公,但儿子绝不能没有爸,将来如果真让儿子知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帮忙所以才没有了爸爸,儿子也一定会恨我自己的。 眼泪突然从姜云的眼眶里滚落了下来,她捂着脸坐在沙发上啜泣了起来,这泪水中有委屈,有不甘,也有心痛,她在一个女人最青春年华的时候跟了李富,为他生了儿子,可他却因为另一个女人抛弃了她,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一个人过,她不是再找不到别的合适的男人,而是她的心里根本就再住不下别人,那个该死的李富一直霸占着她的心,这些话表面倔强的她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哪怕是最要好的闺蜜,在外人的眼里她是一个活的坚强的女汉子,可她哪里是那样的女人,她原本也是一个小鸟依人的性格,只是李富让她变了,变的彻底变的失去了原来的模样。 林昆抽出了两张纸巾放在了姜云的身旁,冲徐明递了个眼色,站起来向门外走去,门轻轻的关上了,宽敞明亮的公寓里只剩那悉率的啜泣声。 徐明跟在林昆的身后,担心的问:“昆哥,你说嫂子会去劝大哥么?” 林昆笑着道:“放心吧,一定会的,我们现在哪也不去,就坐在车里在这等,最多两个小时,嫂子一定会出来。” 徐明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昆哥,你确定?” 林昆笑着说:“等着瞧吧。” 半个小时后,果然如林昆所料,姜云穿着一套黑色条纹的衣服,戴着个墨镜,胳膊上挽着一个挎包出来,徐明钦佩的看向林昆,竖起大拇指道:“昆哥,你真神了!” 林昆笑了笑,发动了车子向姜云驶过去,笛笛的按了两下车喇叭,姜云回过头,林昆摇下车窗透出个脑袋微笑道:“嫂子,坐我的车吧,速度快。” 姜云本来要去开自己的车的,有现成的司机当然比自己开车要舒服,只是这车子的档次有点低,不过她现在也确实没有心情讲究什么档次啊还是舒适度之类的,拉开车门就坐进了老捷达里。 “哪个学校。”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问。 “xx小学。”姜云淡淡的道。 林昆一脚油门,老捷达的小身板抖落了两下,噌的一下向前蹿了出去,后座上的姜云赶紧扶了一把鼻梁上的墨镜,副驾座上的徐明也是惊了一下,赶紧抓住了旁边的扶手,他们两个谁也没料到,这老捷达的‘脾气’竟然这么暴躁,那强烈的推背感,差点把他们从车里推出去。 老捷达停在学校的门口,姜云已经提前和老师沟通过,老师带着李富的儿子李天龙在学校门口等着,平常姜云没少给老师好处,老师对李天龙一直都照顾有加,看到李天龙的第一眼,说实话林昆挺不习惯的,都说虎父无犬子,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的话,李天龙应该和他的名字一样像天龙一样威风凛凛,可惜这孩子完全是一个身材不高而且很痩,鼻梁上架了一对厚厚的大眼镜片子,肩膀上鼓鼓的书包被衬托额外大,这孩子看上去不像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倒像是某某科学家的儿子。 姜云把孩子接到了车上,孩子很有礼貌的和林昆和徐明打招呼,一看就是家教不错。 路上,姜云把这一天的学习情况问了儿子一遍,李天龙从头到尾的把这一天都上什么课,每堂课重点讲了什么,以及他都学会了什么如数家珍的告诉姜云,几乎只要是老师讲的,这孩子就没有不会的,姜云很满意。 林昆坐在前面心中一片凛然,有谁能想到,黑社会老大的儿子竟然是学霸。 车子再次停到了南城区警察局的大院里,李天龙这才想起来问妈妈:“妈,你带我来这干嘛。” 姜云慈爱的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道:“你爸爸犯错误了,被警察叔叔抓来了,妈妈带你来看看他,正好最近你不也说想爸爸了么?” “嗯,我是想爸爸了,可爸爸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被抓起来,你不是说爸爸一直都是个正经的商人么,只是被狐狸精给迷住了,早晚会回家的。” 姜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不敢抬起头去看林昆和徐明,拉着李天龙下车。 林昆和徐明对视了一眼,彼此的脸上勾起笑容。 这一次林昆和徐明没有进小牢房里,只让姜云和李天龙进去,这一进去就是两个多小时,探视的时间一般最多三十分钟,因为有林昆在,门口的民警也不敢多说什么,这玩意要是得罪了这座煞星,他们肯定是要倒霉的,这年头谁都想当公务员,他们能混上今天的工作可不容易,万一就因为一个小差池丢了铁饭碗,那才真叫一个后悔、不值当呢。 姜云和李天龙从小牢房里走了出来,姜云红着眼眶,脸颊上沾染着一点泪痕,显然刚才是哭过的,李天龙也低着头闷闷不乐,姜云把林昆叫到了一遍,深吸了一口气问:“林昆,你能想办法把老李弄出来么?” 林昆笑着说:“李哥他想通了?” 姜云道:“看在孩子的面上,他想通了。” 林昆笑着说:“这就好办了,嫂子你放心,李哥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姜云道:“我替老李和孩子谢谢你!” 林昆开着老捷达亲自到市中心警察局去拜访张天正,带了两瓶好酒和两条好烟,这些礼品虽然贵重,但在张天正的眼里绝对算不上什么,倒不是说张天正贪污腐败,而是坐在他如今的位置上,要说一清二白太假。 林昆本来可以打电话和张天正沟通的,但李富的事毕竟不是小事,再说要是光打个电话这对张天正多少也是不尊重的,不管林昆有什么背景,该到的礼节还是必须要到的。 张天正的办公室很宽敞,听说林昆过来,张天正还是很意外的,尤其看到林昆手上拎着东西,马上摆出一副不乐意的态度道:“我说小林呐,你来大哥这就来大哥这吧,还带什么东西啊,别人见了还以为我受贿呢。” 林昆哈哈笑道,“别人爱咋想咋想,这就是兄弟的一点小心意,再说要真是行贿的话,我拿这么点东西也不够啊。” 张天正直接以大哥相称,一下就把自己和林昆的距离拉近了,这是他愿意看到的,他也知道林昆的背后是省里的余书记,要是能和林昆称兄道弟,那自己以后的路肯定会更宽阔的,现在他是在姜峰的手下,怎么知道就不能直接调去省里做余宗华的手下? 昨天晚上余书记本来是先打电话给姜市长的,结果姜市长喝多了没接,所以电话才打到他这儿来的,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和余书记有了联系,张天正很想抓住这次机会和余书记走的更近一点,林昆显然是关键。 林昆也不拐弯抹角,张天正前后也帮了他不少的忙,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林昆对张天正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坐在市中心警察局局长的位子上,也确实是一个干事的人。 林昆把事情的前后说完,张天正眉头微微一蹙,看着林昆道:“兄弟,这个忙不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不帮,我实在是不敢做主,毕竟这李富的罪名实在是有点太多,要是直接把他给放了的话,我怕会惹来非议。” 林昆道:“有别的办法么?” 张天正琢磨了一下,道:“兄弟,你可以请示一下余书记,要是余书记说可以的话,或许这件事做起来不会太难。” 林昆心里马上明白,这张天正哪是不敢做主,而是想趁这个机会通过自己和余宗华取得联系,官场上的事林昆是真搞不明白,张天正前后也帮了自己那么多的忙,这一次借着这个机会自己就帮他一次,况且这对李富也是有好处的,可谓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林昆给余宗华打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林昆先是问候了一下余宗华夫妇,然后把电话直接交到了张天正的手上,张天正握着手机,激动的满脑门都是汗,像是读课文一样,将李富的事向余宗华汇报了一遍,一连说了好几个‘是’之后,把手机重新交给了林昆,林昆继续和余宗华唠了两句,说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