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格局大变(3)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七章:格局大变(3)

第四百一十七章:格局大变(3) 对于马帮来说,今天晚上注定是一场自寻死路的征程,厄运从马锦魁设计百凤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悄无声息的渗透进了这个偌大的帮派,马锦魁明知自己是棋行险招,但怎么也没料到竟会险到如此地步。 按照马锦魁预先策划,先拉拢张磊,然后再想办法让李富也加入进来,南城区本来就四个大帮派,他一下子联合起来三个来对付百凤门,按照正常的战斗力值划分,他是占据绝对优势的,甚至在今天晚上的行动开始之前,他已经把吞并了百凤门后的下一步计划在心底排了一遍。 马锦魁绝对是一个野心十足的人,他的目标是统一整个南城区,要南城区这块大蛋糕全都落入他的口中,只可惜光有野心还是不够的,也可以说他命运不济,遇上了林昆这条过江龙。 眼前脑门上正中一斧的小弟倒了下去,血水迅速的在地面上洇红了一大片,透着外面冷清摇曳的光芒,仿佛一朵绽开的祭花,祭奠即将灭亡的马帮。 “快关门!” 所有人都已经愣了,今天晚上出发的时候是一群雄赳赳的兄弟,高喊着要拿下百凤门的口号,而此时剩下的却是一群尤如丧家犬一样夹着尾巴丧失了斗志的败兵,胡欢突然大喊的一声,一下惊醒了所有人。 噗…… 站在门旁的小弟刚要过去关门,一把斧头又飞了过来,直接扎进了他的脑门,血水洇透了伤口,一滴接着一滴吧嗒吧嗒的滴落到了地上,摔成了无数的碎瓣。 扑通! 尸体倒在了地上,所有人再次陷入到震惊当中,几个胆小的小弟甚至已经吓的打起了冷颤,胡欢一把推开了挡在面前的小弟,就要亲自去关门,结果他刚到门边,门外寒光一闪,又有两把斧头飞了过来,胡欢伸手一抓,抓住了其中一把斧头,同时身体一侧,躲过了另一把斧头。 啊! 一声惨叫响起,躲过的斧头直接劈在了身后小弟的脖子上,这小弟捂着脖子惨叫,血水像是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剩下的十几个小弟再也绷不住心底最后的防线,也不知是谁先发出的一声恐惧至极的叫喊,其余的小弟跟着一起一哄而散想要逃跑,胡欢抓住一个跑在最前面的,用手里的斧头冲着肩膀劈了下来,空气中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像是一把出窍的利剑一样刺穿了冷清的夜空,被劈的小弟的整条肩膀顿时断裂了下来。 “谁敢跑!”胡欢冷叱道,本以为能够震慑住军心已散的小弟,可这群小弟完全句是恐惧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血淋淋的例子摆在眼前,可他们根本不顾,拥挤的就向门口挤了过来,刚从门口挤出去,迎面飞来的斧子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将他们全都毙命,很快门口就堆成了座小尸山。 “老大,快走!”胡欢冲着马锦魁急忙叫喊道,马锦魁也已经是被吓的丢了神,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胡欢拽着向后门跑去,胡欢刚要打开门,门直接被从外面踹开,斧头帮的小弟一窝蜂的涌了进来,团团的将两个人围住。 胡欢把马锦魁护在身后,一脸冷然的瞪着围在面前的斧头帮小弟们,身后的马锦魁被吓的已经面无血色,他平时所有的猖狂,这一刻全都土崩瓦解。 李富带着人从正面围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脑袋,噔楞楞的往马锦魁的面前一丢,马锦魁的脸色顿时惨白的更加没有颜色,地上的那颗脑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马锦彪。 李富手里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斧头,一步一步的向马锦魁走过来,马锦魁抬起头看着李富,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不甘与绝望,嘴唇颤抖的道:“李富,没想到你……你居然……居然杀了我弟弟!” “他是罪有应得,别说杀他一次,就是杀他一千次,一万次也救不回我的女人!”李富眼眶血红,死死的盯着马锦魁的眼睛,眼神里满是必杀的执念。 胡欢突然向李富冲了过来,他的想法很简单,先下手为强,要是能把李富给制服了,那他和马锦魁就还有逃出去的希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能逃出去,那他们将来就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不得不说胡欢是一个头脑极其冷静,并且擅于捕捉机会的人,他的突然出击快速,快的李富身后的小弟都没有反应过来,并且凭借他的身手,不用费什么力气肯定能将李富给制服,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一双铁钳般的大手刚要抓住李富的喉咙,李富的身后突然冲过来一道黑影,这道黑影气势汹汹,像是一列疾驰而来的火车一样撞过来。 轰的一声闷响,胡欢应声闷哼一声,健硕扎实的身体凌空倒退,将身后的几个斧头帮小弟一起撞倒。 胡欢捂着胸口,佝偻着腰咳嗽了一声,一口鲜热的血水咳了出来,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大汉,至少一米九的身高,身体健壮的像是一个小山一样横在那儿,浑身上下气势磅礴,只是往这这么一站就给人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感。 这个大汉不是别人,正是龙大相,他带着人紧跟着李富追了过来,刚好碰上了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可以说如果不是他突然出手,李富现在已经被劫下了。 胡欢目光阴狠的盯着龙大相,决绝的眼神藏不住内心的无力,从他被撞飞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肯定不是这个山一样男人的对手,但此时他已经是陷入了绝境,只有咬牙拼尽最后一滴血放手一搏。 胡欢刚要动手,马锦魁突然开口了,往日那老大的气概荡然无存,一副丧家犬的语气向李富讨好道:“李老大,看在咱们往日兄弟一场的份儿上,今天就先放我一马,我马锦魁必将记住你的大恩情,来日一定报答。” 李富面无表情,眼神里确实熊熊的仇恨烈火在燃烧,如果不是眼前这个阴险奸佞的小人,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就不会死,此时他的心已经死了,满满的都是必杀报仇的执念,他只想一斧接着一斧将眼前的这个王八蛋剁成碎片。 马锦魁见李富不说话,尝试的就向李富走过去,胡欢已经嗅到了李富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气,却没有提醒马锦魁,忽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说不出的悲壮,就像是驰骋沙场的大将军站在崖前自刎前的狂笑一般。 所有人都不解的向胡欢看去,马锦魁也回过头,胡欢眼眶里盛满的杀气散去,继之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的失望,看着马锦魁道:“马锦魁,我胡欢真是看错你了,本以为你也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没想到你这么没骨气!” “我……”马锦魁开口要解释,忽然就听噗嗤的一声,他脸上的表情应声僵住,两颗眼球向外凸出,脖子僵硬的向后转去,看到李富冷冰冰的脸。 李富手中握着斧子,斧刃埋在马锦魁的背心里,马锦魁嘴唇哆嗦的看着李富,眼神里还是不甘,似乎又要说什么,李富突然将手中的斧头抽了出来,就听噗的一声,一股火热的血柱喷了出来,喷在了李富的身上。 …… 张磊死了,马锦魁也死了,马锦魁的得力助手胡欢也死了,马帮和光头党一夜之间从南城区消失了,马帮原来的产业变成了无头之主,而光头党的地盘则剩下的四个蒙古大汉接手,这些内幕只有少数人知道,翌日早晨大街小巷传开的新闻是昨天晚上南城区发生了大火拼,结果光头党和马帮的老大被杀,至于到底是谁所谓,媒体没有过多的渲染与推断,但众老百姓的心底全是一片明镜,肯定是和百凤门和斧头帮脱不了干系。 林昆坐在蒋叶丽办公室的大沙发上,赤裸着臂膀迎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龙大相已经回来,把追杀马锦魁的事情全盘叙述,林昆表情平静的望着窗外的大好世界,以后南城区尽可被百凤门和斧头帮平分了,这一次斧头帮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林昆打算好了,即便心怀报复想要统一南城区乃至整个中港市的地下势力,也绝对不会动斧头帮的。 林昆拿起电话给李富打过去,想要安慰他两句,毕竟刚刚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林昆穿上了衣服就准备亲自去拜访李富。 “去哪?”蒋叶丽揉着惺忪的眼睛从卧房里出来,穿了一件黑色的半透明睡衣,饱满曲线的身体媚态万千。 林昆笑着说:“去看看李富。” 蒋叶丽道:“去商量怎么分地盘?” 林昆道:“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我还想去陪他喝两杯,他现在的心情很糟。” “好吧。”蒋叶丽道:“李富这个人多少我还是了解一点,应该值得交。” “嗯。”林昆点点头,站起身道:“你再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一夜未睡,补个回笼觉。” 蒋叶丽走到跟前,从胸前抱住林昆,把脸贴在林昆的肩膀上,闭着眼睛道:“要是能永远这么抱着你就好了,就是让我去死也值得。” 林昆摸着她的头,道:“傻瓜,怎么会呢,你喜欢的话,就抱一辈子呗。” 蒋叶丽抬起头,有些俏皮的看着他,道:“怎么可能抱一辈子,你又不是我一个女人。” “……”林昆一下子怔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蒋叶丽轻轻的一笑,道:“好了,瞧你这难为情的样子,我又不是向你要什么名分,快去办正事吧。” 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李富的住处,别墅的大门敞开着,院子里聚集了不少的兄弟,见林昆过来,这些个小弟面无表情的看过来,徐明从别墅里迎了出来,满脸热情的道:“昆哥,我在这等你多时了,你终于来了。” “哦?” 林昆疑惑道:“李老大呢?” “昆哥,咱们进一步说话,请。”徐明把林昆请到了别墅里面,整个别墅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桌子上摆好了两瓶矿泉水,徐明向林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昆哥,喝点水。” 林昆拿起水平拧开,喝了一口看看周围道:“李老大呢,我来找他谈事情。” 徐明道:“李老大去公安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