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格局大变(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六章:格局大变(2)

第四百一十六章:格局大变(2) 做人不要太猖狂,往往越是站的稳站的高的人,现实中越是平凡低调,越是以为自己飞的高可以目空一切的,结局摔的都很惨,惨不忍睹。 金家在辽疆省的实力绝对算得上是大家族,从政的从商的都有,官衔最大的做到副省长的位子,从商的涉及面极广,几乎都是辽疆省最赚钱的行当,金家的人自打家族中流砥柱的老爷子去世之后,一个个都忘记了老爷子生前的谆导,什么凡事都要低调,做人要给自己留一分退路,一个个的尾巴翘的老高,尤其那些个小辈们,更是猖狂的不得了,在辽疆省几乎就没有什么坏事他们没有干过的,受金家这把大伞的庇护,一个个倒也活的活蹦乱跳,否则就是枪毙也能枪毙多半了。 金家在辽疆省的根子扎的很深,从来也没有人想过,将来有一天这个大家族会败落,而且败落的如此的迅速,仿佛只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这个大家族过去所有的辉煌与猖狂,就悄无声息的磨平在了时间的轮回里。 整个家族里的一百多名成员,上到官衔最大的副省长,主持省治安工作的金永盛副省长,下到官衔小的芝麻粒儿大的村长,可别小看了这村长,村长昧着良心兜起钱来,那可比省长更恶毒,尤其上面还有省长罩着,一夜之间全都被抓了起来,最大的讽刺是金永盛主持着省里的治安工作,相当于整个省的警察局都归他调度,结果却是被自己的心腹手下亲自给抓了进去,进去之后先是禁闭,之后便是轮番的审问。 这金永盛不是别人,正是中港市南城区警察局长金柯的亲爹,在官场也是纵横多年的,别说别人不敢想象金家这么大的实力一夜间倾塌,就是他自己也琢磨不透,琢磨不透归琢磨不透,当看到自己的心腹亲自带人来抓自己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已经明白了,肯定是得罪了上面的人。 金家在辽疆省牛x,可真正的和上面比起来,那就如沧海中的一粟,弹指一挥便会化作灰尘,坚持了两个小时候以后,金永盛也绝望了,深知这一次的劫难是逃不过的,耳边不由的回想起了父亲的谆谆教导,做人叫低调,做人要给自己留一分退路,他后悔自己没有听父亲的话,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偌大的一个金家最终还是败落在他的手中。 中港市…… 金柯处理完了鼻子上的伤,带着两个手下就向审讯室走去,他今天晚上已经铁了心要置林昆于死地,即便不真的弄死他,也要让他掉层皮,想他金大少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谁这么揍过呢,打的不光是他的脸,更是他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向来都是他欺侮别人,哪有人欺侮过他。 “金柯!” 金柯带着两个手下刚到审讯室的门口,还不等推开门,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喝喊,金柯恼怒的回过头,鼻梁上裹着的纱布看上去很滑稽,入眼的是市中心警察局局长张天正,张天正的身后跟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特警,气势上一下子就把金柯给震慑住了。 隐隐的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金柯露出一个不是很好看的笑容,冲张天正问道:“张局长,这么晚了你带这么多人来我这有何贵干啊?” 张天正一脸的冷漠,根本不答金柯的话,冲身旁的特警下令道:“把他抓起来!” 金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两个特警手持枪械来到跟前的时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怒骂一声道:“放肆,我看你们特么谁敢动我!” 两个特警倒真被震慑住了,在中港市的警界,谁都知道金柯是有背景的,而且背景还是在省里,可绝对不是一个轻易能惹得起的主。 张天正才不管那些呢,他接到了余宗华亲自打来的电话,说让把金柯抓起来审问,有余宗华在后面撑着腰,这事张天正就是心中再有顾忌也得做。 张天正直接走到了金柯的面前,金柯满脸狰狞的冲他吼道:“姓张的,从我到中港市第一天你就看我不顺眼,现在还特么的想给我小鞋穿,信不信我让你明天就从总警察局长的位子上滚下来,连个退休都没有!” 张天正黑着脸根本不说话,抬起脚冲着金柯的小肚子猛的就踹了下去。 “啊哟!” 金柯捂着肚子惨叫一声,猝不及防,整个人被踹的一个大趔趄摔倒在地,倒在地上更是火大的冲张天正骂道:“你个狗东西,我非整死你不可!” 张天正抬脚又是两个大脚板子踩下来,这两脚板子毫不客气的踩在了金柯的脸上,金柯被踩的咿呀痛叫,嘴里头还是倔强的骂个不停,直到冷冰冰的枪口抵在了他的脑门上,这厮才把嘴闭上,一丝血迹从嘴角流了出来。 金柯在心里将张天正全家都问候了一遍,同时也纳闷了,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怎么谁都特么的敢修理老子一顿,老子可是堂堂副省长的儿子啊,老子的老子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这满屋子的警察全都下岗! “带走!”张天正严厉的手下道,这群手下光知道金柯在省里头有关系,却不知道金柯仰仗的关系已经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他已经从一个大家族里的纨绔子弟,彻底的沦落成了一个罪行累累的家族子弟了。 尽管两个特警的心中有所忌讳,可面对张局长黑着脸,他们心里头也不得不怕,张局长只要随便一句话,他们立刻马上就得乖乖得下岗回家。 两个特警把金柯从地上拎了起来,向着审讯室的方向就走去,审讯室的门敲了两声之后从外面打开,林昆正在里面歪嗒嗒的叼着烟卷翘着二郎腿呢,回过头一看金柯被两个特警给拎着进来,注意是拎而不是抬,林大兵王却是深深的疑惑,这金局长刚刚不是去出来伤口了么,怎么处理成了这幅德行?再看后面跟着进来的张天正,林昆隐隐的明白了。 “张局长。”林昆微笑着道,不论从姜峰的角度考虑,还是从楚相国的角度考虑,张天正都属于自己人,所以林昆对张天正的态度一向热情。 “嗯。”张天正点头笑了一下,道:“小林呐,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家了。” “谢谢张局长明察,我本来就是良民一个,金局长非得大半夜把我抓来。”林昆走到张天正的身边,看了一眼惨兮兮的金柯,贴着耳根小声的说:“张局,我知道你好心来救我的场,不过也不用下手这么黑吧?” 张天正从来没把林昆当外人,拉着林昆来到了审讯室的外面,趁着左右无人小声的说:“我也是刚得到消息,金家上下老小全部被抓了起来。” 林昆平静的脸上突然动容,这一个大家族说抓就被抓可不是一件小事,况且金家的实力他也是有所耳闻,在辽疆省绝对算得上是根深蒂固难以动摇的,这突然一大家子的上下老小被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这……” “我也没听说什么原因,不过根据我的猜测……”张天正将声音压的更低,道:“应该是得罪了上面的红色关系,否则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被……” 林昆惊讶的表情平静了下来,官场是他不了解的,如果真如张天正所说金家是得罪了上面的红色关系,那得到如今的下场一点也不意外,更何况就金柯的品行来看,金家那一大家子的人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像这样的大家族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也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 林昆向审讯室里看了一眼,道:“那金柯怎么办?” 张天正道:“余书记亲自打电话叮嘱,一定要严查。” 林昆道:“余书记?” 张天正看出了林昆的不解,道:“余书记本来是给姜市长打电话的,结果张市长没有接,于是电话就打到我这来了。” 林昆笑着向张天正道了声谢,一个人晃晃荡荡的就从警察局里出来了,回过头看看警察局的大牌子,夜色中闪烁着淡淡的光晕,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不过刻在上面的几个大字,却是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在夜色中。 这南城区的警察局很气派,只是以后里面的头儿肯定不会再姓金了。 林昆叼着烟卷走到大门口,正愁这大半夜的去哪儿打车,一个特警追了上来,道:“林先生,张局长安排我来送你回家。” “谢了!” 林昆直接回了百凤门,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了,百凤门里只留着十几个小弟把守,龙大相带着一干人等随李富一起去追马锦魁还没有回来,蒋叶丽坐在百凤门大厅的中央,脸色平静的像一湾秋水,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百凤门上上下下几乎每个人都心思不宁,但有蒋叶丽在这一坐,所有人的心里又是说不出的平静,这就是大姐大的范儿吧。 见林昆回来了,蒋叶丽欣喜的站起来迎了上去,刚才还如一湾冷水的她,此时立马化作了一湾春水,散发出无尽的妩媚来,那气质冷艳的大姐大范儿也荡然无存,俨然变成了一个苦苦等待男人归家的小女人。 “昆,你没事吧!”蒋叶丽关切的问道,身后的小弟也都一脸关切的看着林昆。 林昆看着蒋叶丽,又看看在场的这些小弟,笑着说:“没事,毫发无损。” 蒋叶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昆,生怕他受了什么伤,确定他没事后,才道:“大相带着二十多个兄弟去追马锦魁到现在还没回来,用不用再派人去看看?” 林昆笑着说:“不用,我相信我兄弟的势力,马帮肯定熬不过天亮的。” 马锦魁带着一群小弟逃回了老窝,刚要将门关上,后面紧追而来的斧头帮就杀至,一把斧头冲着要关门的小弟就飞了过来,就听噗嗤一声,直接劈在了他的脑门上,这小弟直接倒在了血泊中,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