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大汉倒戈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四章:大汉倒戈

第四百一十四章:大汉倒戈 众人一片惊愕,惨叫的民警躬着身握着被切断的手腕,过了能有一两秒钟,其他的民警才回过神,手里的枪唰唰的往前顶了一下,逼近林昆。 林昆一脸淡漠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没将这些黑乎乎的枪口当回事,他身后的小弟们却是紧张的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迎面的金柯怒喝一声:“姓林的,你居然敢袭警,私自聚众斗殴还敢袭警,你目无国家法纪,必须严惩!” 林昆根本不搭理金柯,你小子想给老子小鞋穿,以为老子不知道呢,什么目无法纪乱七八糟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的再好听还不是为了公报私仇。 林昆目光冷的向周围的民警看去,说实话他是真的不喜欢被别人用枪指着,别说林大兵王,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喜欢被人用枪指着吧。 “我不想重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我只数三个数,一、二、三……” “大家都听着!”金柯发号施令道:“他要是敢乱来,就一起开枪打死他!” 三个数落罢,众民警没有一个放下枪的,一个个表情冷峻,目光冰冷的瞪着林昆,那一丝不苟的表情就好似在挑衅说:“你动呀,动就打爆你的头!” 林昆笑着摇摇头,众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对面的金柯绷紧着脸,此时的心情说不清,他一方面希望林昆真的动手,另一方面又害怕他动手。 林昆把嘴里的烟掐灭,嘴角淡淡的一笑,冲金柯说:“金局长,你的人赢了。”言罢,抬手分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枪口,向警车方向走去。 金柯嘴角得意的一笑,道:“姓林的,你不是挺牛么,怎么现在服软了?” 林昆回过头,撇嘴笑道:“你特么傻呀,要是这么多枪指着你,你硬干?” “呵呵……”身后的警察一片冷笑声。 金柯也跟着冷笑道:“你确实不傻,就是喜欢装x,以后还是夹着点尾巴,别以为这世界上没人能治得了你了,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垃圾!” 林昆脚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金柯,脸上突然间就没有什么表情,金柯一脸得意的笑容不自由的僵住了,那些冷笑的民警也不由的不笑了。 “呵……” 这次换林昆冷笑了,他看着金柯道:“金柯,信不信我马上打塌你的鼻子?” 话音刚落,不等所有人反应,林昆的拳头已经如流星破天一般砸在了金柯的脸上,轰的一声闷响,像是铅球砸在地面上的闷响,惨叫应声而起,那撕心裂肺的痛叫劲儿,冲上星空,似乎要将这夜给撕开一般。 本来要把枪放下的民警们,见自己的头儿被打了,唰的一下又把枪都举了起来,这一次已经有人准备开枪了,敢公然的出手打警察,算作袭警击毙了也不犯法,更何况眼前这人袭的警还是南城区总警局的局长! 堂堂兵王出身,怎么会容忍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枪指着自己,这些民警的枪还不等完全抬起来,林昆的拳头已经化作了雨点一般,同时脚下几个错步迈开,绕着眼前的这些个民警一人一拳就打了出去,拳拳不落空,且都是精准的砸中对方的面门,届时一片惨叫声接踵而至的响起。 敢袭警的人本来就少见,敢一下子袭这么多警的人,在华夏建国后的历史上估计还从来没有过,袭警是重罪,但也得分是何等情况下的,就比如说现在吧,明显是金柯想要仗着手里的点权利公报私仇,那就揍他也不多。 看着倒在地上挣扎着痛吟的民警,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这要是在战场上,你们早死了。”言罢径直的向警车停的地方走过去。 “昆哥!”龙大相追过来道:“你真要去警察局?” 林昆拍拍龙大相的肩膀,笑着说:“不去咋整,场面闹的这么大,总得去处理处理。” 龙大相道:“昆哥,那我替你去!”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这么积极干嘛,我又不是去送死,再说就凭那群警察还真能把我怎么着?你留下来好好处理一下善后的工作,另外……”把龙大相拉的更近一点,小声道:“马帮和光头党元气大伤,趁这个机会把他们都给灭了,切记不要和斧头帮的人发生任何冲突。” 龙大相回过头左右看看,道:“昆哥,我看李福好像已经带人走了。” 林昆道:“他肯定是去追马锦魁了,你马上带人跟上去,别让他孤立无援。” 龙大相颇为不解的道:“昆哥,我怎么感觉李福像是疯了一样,刚才砍人的时候完全发狂。” 林昆道:“他女人死了。” 龙大相带了三十个好手,沿着马锦魁逃跑的方向追去,剩下的小弟留在百凤门里防卫,毕竟还有一个张磊,要是这孙子趁龙大相带人去追马锦魁杀个回马枪,那后果不堪设想。 实际上张磊见没有人来追自己,也确实有杀回马枪的意思,但综合的考虑之后,他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想法,如今他的光头党元气大伤,今天晚上的这一场火拼,几乎把他全部的家当都打散了,他必须重新招募小弟,否则根本没有能力再守住他的一亩三分地,百凤门这时候要是大举的杀过来,他这个南城扎根了多年的大佬,只能灰溜溜的逃离。 张磊回过头看看跟在身后的五大天王,好在有这五个人跟在自己的身边,这五个人多了不敢说,对上二十几个普通的小混混绝对没有问题。 这五个大汉突然停了下来,张磊回过头奇怪的看着他们,“怎么了,哥几个。” 五个人全都一脸严肃的看着张磊,为首的大汉道:“张老大,我们大老远的从内蒙过来投奔你,是为了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丧家犬一样的逃跑,我们蒙古人要么是草原上最凶狠的狼,要么就是天上最恶毒的鹰隼,从来就不是只能夹着尾巴逃跑的丧家犬!” 张磊脸上的表情一冷,道:“那你们是什么意思?不想跟着我干了是吧。” 为首的大汉摇摇头,嘴角阴测测的一笑,道:“我们大老远的来一趟,要就是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也太对不起我们自己了,张老大你还是……” 张磊冷笑一声,道:“想要钱?” 为首的大汉摇头,道:“我们五兄弟都是粗人,但粗人也懂得一个道理,得人一鱼,不如得人一渔。” 张磊脸色冷峻起来,道:“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从我这得到点什么?” 大汉冷笑道:“张老大,我们兄弟几个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有一个成语倒是听说过,趁火打劫,虽然这不是什么君子的作为,但我们五兄弟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再说了你能有今天的地位,肯定也不是光明正大夺来的,至于你过去干过什么龌龊事,那和我们兄弟几个没关系,我们兄弟今个一方面为了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言罢,五个大汉互相递了个眼色,向张磊围了过来,除了这五个大汉,张磊的周围还有七八个小弟,张磊立马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拿下他们!” 这七八个小弟都是跟着张磊的死士,对张磊可谓是忠心不二,平常张磊待他们也都不薄,一个个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义字当头的时候,老大一发令,他们立马就像是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疯狗一样扑向五个大汉。 张磊深知这五个大汉的厉害,他自己也和小弟们一起扑了上去,他直奔的是为首的那个大汉,擒贼先王,必须先把为首大汉拿下,才能占据上风。 张磊过去也是练过的,手上的功夫自然有一手,要不是也不能坐上今天的位置,一连两记重拳向为首大汉的面门砸去,同时脚下也跟着动了起来,眼看着拳头就要砸中大汉的面门,大汉也向后退了一步作为躲闪,这时张磊突然原地弹了起来,左脚猛的向上一撂,直奔着为首大汉的下巴踢去。 这大汉有的是蛮力和摔跤的技巧,对上了张磊这种凌厉的身手,一时间完全招架不住,张磊的一记撂踢没有踢中他的下巴,但接下来的一记拦腰扫荡腿却是扫了个正着,张磊的身体也是相当的健壮的,这一记扫荡腿的力道自然不在话下,直接就将为首大汉向旁边扫了个趔趄。 “啊!” 为首大汉捂着腰愤懑的吼叫了一声,整个人犹如东北原始森林里的黑傻子一样扑向张磊,张磊快速的向后躲闪,为首大汉大开大合的追上来。 张磊果断的一记重拳砸向为首大汉的胸口,为首大汉丝毫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仿佛一拳砸在了麻袋上一样,为首大汉身体微微一颤,紧接着两只手铁钳一把的就抓住了张磊的胳膊,嘴里又是愤懑的一声吼叫,张磊想要将胳膊再抽回来已经来不及了,这大汉直接整个人将张磊给抡了起来,张磊脚下失去重心,整个人被抡的凌空旋转,而后呼通一声给摔在了地上,周围的板油满路仿佛都跟着一颤。 噗…… 一口鲜血从张磊的口中吐了出来,张磊没有认怂,忍着浑身骨架散开一样的疼痛,单手往地上一擎,整个人腾的一下就弹了起来,径直就向为首大汉扑了过来,这一次他同样还是一拳向大汉的胸膛砸过来,为首大汉嘴角不屑的一笑,心说这个傻x,刚才已经吃过亏了,还是不长记性,但很快大汉嘴角的笑容就僵硬了,他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拳头的中间吐露了出来,那冷森的光芒吐着丝丝的寒气,如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