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一夜血腥(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三章:一夜血腥(2)

第四百一十三章:一夜血腥(2) 如今的百凤门实力大增,与林昆没加入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尤其吞并了疯皇集团之后,整体实力发展壮大,远远超过过去的二倍不止。 但即便是如此,若真的南城区的其他三个大帮派联合在一起,凭它百凤门一个想要抵挡的住,那绝对是百分之二百的不可能,这种帮派之间的斗争看个人的战斗力不假,但真正影响大局及以后发展的还得看整体。 更何况在这场帮派斗争的大战中,毕竟不是在战场上,林昆就是再厉害,杀人再不眨眼,这里是都市而不是战场,对上的只是一些误入歧途的混混,而不是战场上遇到的你死我活的敌人,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大开杀戒。 马锦魁是怀着必胜的决心要在这个初秋的夜里将百凤门踏平的,他心中的报复远不止一个百凤门,按照他已定的计划,踏平百凤门之后再壮大一年半载的实力,然后再继续吞掉下一个帮派,可能是斧头帮,也可能是光头党,总之要在三年之内,将一盘散沙的南城区统一到他的名下! 马锦魁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张磊何尝不是,今天他们两个站在同一个战线上,殊不知各自都是心怀鬼胎之人,望着手下的小弟们杀气腾腾的冲向百凤门,马锦魁和张磊二人的嘴角全都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意。 在马锦魁和张磊的眼里,他们都看到了百凤门一夜之间被踏平的狼藉,同时也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人生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巅峰…… 好吧,可以说他们两个在同一个时刻,就在此时,全都陷入了情不自禁的意淫中。 一百多的小弟冲到了百凤门的大门口,百凤门大门紧闭,并已经拉上了卷帘门,窗户也提前从里面装了铁栏杆加固,不论马帮和光头党的小弟怎么叫喊着,拿着手里的家伙事度咣咣的往门窗上砸,百凤门里面就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马锦魁和张磊互相看了一眼,旋即同时微微一笑,异口同声道:“放火。” 两人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默契,马上吩咐手下的小弟去每辆车里都放点汽油出来,然后全都浇在了百凤门的门窗上,马锦魁和张磊走到百凤门的大门口,马锦魁清了下嗓子,冲着里面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是男人的都给我出来,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不出来我放火了!” 张磊接着也喊道:“林昆,你不是很牛么,这会儿躲在里面装孙子了?” 楼上突然丢下来一个酒瓶,饶是张磊身手敏捷,终究还是没躲得过去,砰的一声响,脑袋被砸个正着,酒瓶子落地后碎成了无数的玻璃碴子。 “啊!” 张磊捂着脑袋惨叫一声,血水顺着指缝就渗了出来,周围光头党的小弟赶紧簇拥过来,争相的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张磊捂着脑袋咬着牙,怒极的大吼一声:“md,给我放火烧死他们!” 光头党的小弟唯老大的命是从,一个个掏出伙计就准备点火,对此马锦魁一点意见也没有,换做他是张磊,同样会忍不住发怒一把火烧死里面的人。 光头党的小弟们刚要点火,忽然在身后传来了一片声势浩大的声音,隐隐的似乎在高喊着什么口号,仔细的一听才听出来喊的是“杀呀!” 所有人全都忍不住的回头,包括马锦魁和张磊在内,马锦魁现在是理智的,张磊已经完全不理智了,呲牙咧嘴的吼道:“特么的这是怎么回事!” 马锦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脸色藏在黑暗中很不好看,他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容不得他多想,远处的那群人的喊杀声已经到了近前。 “自求多福吧。”马锦魁语气颇为阴沉的道,回过头对胡欢道:“阿欢,保护我!” 胡欢掏出两把别在腰间的砍刀,舔了一下嘴角,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又阴冷,道:“放心吧老大,我胡欢用人头保证平安顺利的把你带出去!” 张磊这才冷静下来,大骂一句道:“我次奥,李富那王八蛋倒戈了!”转过头就想问马锦魁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李富那儿不会出问题的么,现在…… 刚才还站在身边的马锦魁已经和胡欢突围去了,张磊脸上的表情一怔,这时身后的卷帘门忽然哗啦啦的拉开了,百凤门里的小弟们在龙大相的带领下冲了出来,白晃晃的看到挥舞在空中,黏着月光散发着冷森的光芒。 打仗讲究的是一个气场,刚才还处于优势的马帮和光头党的联合军,这会儿突然就变成了腹背受敌,刚才气焰嚣张的一群小弟,这会儿全都慌了神,要不是老大在场震着,恐怕早就有人丢到手里的家伙事逃了。 排山倒海的喊杀声很快就变成了刀械交击的声音和惨叫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弥漫在血腥之中,就像一千万根松针同时扎进了周身的骨髓里一样。 月光清冷,白色的月光象征着悲寂与冷清,漫无目的星空余晖零散…… 惨叫声将天空冲荡的狰狞,那一轮白色冷如玉的月光很快就被染上了红色,周围,方圆,十几里之内的居民全都被吵醒了,所有人只是隔着窗户向外看,一片黑压压的身影伴随着刀械挥舞时的寒光惊悚人心。 十几分钟,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刺耳的警笛声响起,这一场充满血腥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结局马帮和光头党大败,马锦魁和张磊在各自保镖的护送下成功的逃了出去,带来的小弟却是十个有八个留下了。 三辆警车十多个警察,警察的手里都是握着真枪的,由于这次集体斗殴的事发地是在百凤门的大门口,马锦魁和张磊都逃了,追究的责任就落在了林昆的身上。 这十多个警察里有一个林昆的熟人——金柯,金柯见到林昆第一眼眉头一蹙,隐隐有些惊讶,他事先和马锦魁沟通好了,今天晚上马锦魁负责摧毁百凤门,而他负责来把林昆给抓回局子里,按照马锦魁事先和他商定的,这一次应该是稳胜百凤门才对,可为何眼前的情况却不是那样? 金柯在心里暗暗把马锦魁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本来想借这个机会彻底整垮林昆的,可你特么的说到没做到,害的老子空欢喜一场,不中用的玩意儿!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点了根雪茄叼上,主动和金柯打招呼道:“哟,这不是金局长么,金局长这么晚还坚守在岗位上,就冲这份爱岗敬业的精神,政府选择你就没错,能有你这样的好领导,是我们老百姓的福气。” 金柯黑着脸冷笑一声,道:“林昆,你还是少说两句,我跟你可不熟,你也不用在那儿乱拍我的马屁,还是留点力气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吧。” 林昆看看周围,嘴角一笑,道:“这不很明显嘛金局长,刚才这里发生大规模的械斗了,躺在地上的这些人里有我百凤门的兄弟,也有别的帮派的小弟,至于是哪个帮派的,我想金局长的心里肯定都清楚的很。” “你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金局长不要多想,我只是觉得金局长身为我们南城区老板姓维持治安的大管家,对我们南城区的帮派都应该很熟,广从这些个小弟的穿着上来看,就能分辨出到底是哪个帮派的了。我说的对吧,金局长。”林昆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早就猜到了金柯一定事先和马锦魁约定好了。 金柯冷笑,道:“你说的可轻佻,林昆你可知道你已经触犯我们国家的治安法了,我现在就有权力把你带回到距离调查,你是选择配合还是反抗?” 林昆身旁的小弟全都纷纷的要上前,大家的目的很明确,不允许带走昆哥,即便你们这些警察手里有枪又怎么样,咱们人数上占据优势。 林昆抬起双手阻止小弟们冲动,眼前的这些警察全都紧张的把枪握在手里,脸上免不得一副胆怯的表情,倒不是他们的胆子小,实在是眼前的这些亡命徒太可怕,手里拎着的家伙事多多少少都是沾了血的。 金柯的脸上也是微微动容,低声的呵斥道:“你们这些人渣想干什么!” 这话里明显有侮辱的成分,林昆身后的小弟们听了心里一阵的厌恶,林昆的眉头也是一皱,骂他手下的小弟和骂他有什么区别?也不管那么多,挥起巴掌直接就朝金柯的脸颊打了过去,速度很快,金柯根本反应不过来,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金柯直接被打了个跟头,嘴角溢出血丝。 金柯身旁站着的十几个民警,唰的一下全把枪口对准了林昆,林昆身后的小弟们举起手里的家伙事,冲着这些民警们喝喊道:“你们把枪放下!” 这些民警根本不搭理这些小弟,林昆的嘴角淡淡的一笑,看着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民警道:“我最恨别人用枪指着我,我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你们可以选择马上把枪放下,或者三秒钟之后我帮你们放下。” “一、二、三……” 完全没有人搭理林昆,在这些民警看来,林昆的话完全是在装13,你恨别人用枪指着你,咱们就得把枪给放下?你以为你谁啊,国家元首啊!还特么的数数来威胁老子们,老子们是被吓唬大的么,开玩笑! 林昆笑着摇摇头,这些人还特么的轴,好话和他们说着,他们偏偏不听,非得老子亲手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才能意识到自己错了? 只见空气中虚影一闪,这虚影闪烁的速度,绝对是超乎常人的认知,就听啪的一声,站在林昆正对面的那个又高又膀的民警手上的枪莫名的就掉在了地上,这为民警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地下身来就想要去拣地上的耳机,蹲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刚才被切断了…… 啊! 惨叫声再次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