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夜血腥(1)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夜血腥(1)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夜血腥(1) 战场上厮杀了那么多年,血腥弥漫的气息早已经融进了骨子里,但林昆还是见不得生死,尤其爱人间的生死离别,那悲伤总像是会穿透胸痛,将整个世界撕心裂肺的血淋淋,仅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也会为之沉痛抽搐。 夜色在一点一滴的浓稠,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作一条悄无声息涌流向前的河,铺天盖地的将整座城市越陷越深,嘴角衔着的烟在寂静的燃烧,衬在车窗外透进来的朦胧灯光,将刚毅的脸颊掩藏在一片氤氲后。 手机在指尖萦绕起刺眼的光,手指在虚拟的键盘上轻轻的点了两下,接通的嘟声只响了一下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李富焦急担心的声音。 “怎么样,救出来了么?” “嗯。” 相比李富焦急的声音,林昆的声音淡定而又低沉,完全像是哽在喉咙的中间没有发出来,电话对面的李富停顿了,时间就这么安静的僵持着。 短短的几秒钟,在无尽的黑暗下如此的疲软无力,电话里却传来了男人哽咽的声音,或许这个男人已经许久不曾哭泣,已经忘了哭泣的节奏,他哽咽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生涩沙哑,就像是喉咙里梗了一团铁砂。 “带她回来见我,求你……” “对不起。” 林昆挂断了电话,简单的三个字——对不起,说出来的时候扯痛了心脏,深深的惭愧与懊悔已经令他无法呼吸了,副驾座上的唐菲安静的依靠在那儿,血水将她的脸洇红一片,那白色的衣衫渐渐红的发黑。 老捷达停在了别墅门口,别墅的院子里聚满了斧头帮的小弟,每个人的手里都持着一把磨的雪亮的斧头,寒光凛凛的印在每一张杀气腾腾的脸上。 人群让开了一条路,李富不顾众小弟在场,泪水在脸颊上模糊一大片,眼神里翻滚着难言的绝望,三步化作两步扑倒在了老捷达的面前,看到副驾座上的满脸血红的唐菲后,整个人的灵魂像是被抽离了一样。 “菲菲……菲菲……菲菲……” 一次次的呼喊,平白无力的在夜色中跌宕,更像是一声又一声的低沉哀嚎,这个曾经铁打的汉子,这一刻内心所有的软弱聚集在一起崩盘。 院子里静悄悄的,所有的小弟静静的看着,有的人也跟着湿了眼角。 林昆坐在副驾座上,嘴角的烟还在燃烧,头靠在驾座上偏向一片不忍心看着生死离别。 李富跪在了地上,仰起头看着坐在车里的唐菲,满面泪流的道:“菲菲,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你要是不跟我,就不会死,就不会死!天呐,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要从我的身边把菲菲夺走,为什么!” 苦痛、绝望、无力的嘶叫…… 林昆下车打开了后备箱,拎出了蜷缩在里面的马锦彪,一把丢到了李富的面前。 李富看着马锦彪,又看向了林昆。林昆道:“他玷污了唐菲,唐菲不忍屈辱……” “我要你死!”不等林昆说完,李富悲伤怒极的跳了起来,张开手掐住了马锦彪的脖子,一把将马锦彪摁到了地上。 这马锦彪平时无能鼠辈一个,到了生死一线的时候也拼命的挣扎,手舞足蹈的冲着李富又是挥拳头有是踢脚的,同时嘴里大喊道:“李富你特么疯了,你杀了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李富一脚把马锦彪给踹在了地上,转过身从身后的小弟那拿过一把斧头,二话不说冲着地上的马锦彪就劈了下来,寒光凛凛的斧刃劈在了马锦魁的身上,顿时一声惨叫响起,马锦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逃跑,李富手中的斧子紧追着又过来,狠的劈在了他的肩膀上,顿时将他又给劈倒在了地上。 马锦彪已经完全被吓破胆了,李富这是动真格的,他只是一时起了色心,寻思玩一下李富的女人没什么,没想到这么一玩竟要把命搭上了,心里已经来不及后悔了,眼前李富手中的斧子再次狠狠的劈了下来。 啊! 惨叫声尤如利剑刺穿了黑色的苍穹。 李富手里拎着血淋淋的斧头,身上也被溅满了血,地上躺着的马锦彪已经成了一摊肉泥,李富抬起头看着林昆,他的脸已经完全被血水遮掩住,看不出什么表情,声音沙哑的道:“能陪我去一趟长青山么?” “嗯。” 老捷达向着长青山驶去,长青山在郊区之外,山上有一片偌大的长青园,是一片公墓。 林昆开车,李富坐在副驾座上抱着唐菲,一路上车厢里静悄悄的,老捷达最终停在了长青园的大门外。 守夜的老人打着手电照了过来,道:“有事明天再来吧,园子关门了。” 林昆上前解释道:“大爷,很急。” 老人向刚从车上下来抱着唐菲的李富看去,隐隐有些为难:“这还没火化呢,下葬是犯法的。” 林昆道:“你就当没看到我们来过,我们是趁着夜深偷偷翻墙进去的。”说着,从兜里掏出钱包,将里面的红色票子全都塞到了老人的手里。 “这……” “就当给大爷买酒喝买烟抽了。”林昆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好吧,我可没看见过你们,真要出了什么事,你们可能难为我一个老头子。” “放心吧大爷,这点公德心我们还是有的。” 长青园的大铁门铛啷啷的打开了,李富抱着唐菲的尸体走了进去,在半山腰上的一处空坟前停了下来,徒手去挖坟后面的墓室,林昆想要上去帮忙被他阻止了,他声音沙哑的说:“不用你帮忙,我要亲手埋菲菲。” 林昆在一旁静静的站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墓室被挖开了,李富抱着唐菲放在了里面,然后又用手一点一点的将墓室的土重新填好。 站在坟前静静的看着,道:“这处坟本来是我给自己准备的,没想到今天晚上我去埋了我最爱的女人进去,大半辈子都要过去了,我本来无欲无求了,可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相互依偎的过到老?” 林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静静的站着,李富突然转过头,泪水在脸上汹涌的奔腾了起来,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么!” 林昆道:“李哥,节哀顺变,你这个样子,菲菲在另一个世界也不希望看到的。” “呵呵,节哀……你要我往哪里节?”李富语气绝望的说:“菲菲就是我世界的全部,为了她我可以放弃一切,可老天偏偏让我失去了她!” 李富咆哮道:“我恨,我恨这个世界,我恨老天爷,我恨我自己,恨你的百凤门和马帮间的争端,否则我的菲菲不会死的,她是不会死的!” 林昆低着头不说话,如果不是百凤门和马帮之间的争端,唐菲是不会成为间接的牺牲品的。 “林昆,我要帮你!”李富咬牙道:“我要帮你灭了马帮和光头党,替我的菲菲报仇!光死一个马锦彪还不够,我要马锦魁和张磊也一起陪葬!” …… 午夜过后,黑漆漆的风像是打了瞌睡一样辗转无力,百凤门里一级戒备,相比之下凤凰会所一切如常,林昆交代过,如果他没救出唐菲,就把凤凰会所主动的让开李富,使得李富能够顺利的和唐菲再见面,可惜遗憾的是,李富和唐菲再也不能活着见面了,以生死离别定局。 南城区的夜场两点半之前全部关门,到了三点钟的时候,街上的行人近乎没有,百凤门的外面却是停了11辆13人座的面包车,一个个手里持着家伙事的小弟虎视眈眈的凝望着百凤门那闪着红光的大牌匾,中间的一辆面包车里,坐着马锦魁和张磊以及胡欢和张磊新招募的那五个大汉,为了能够一举拿下百凤门,他们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实力。 马锦魁皱着眉头心事重重,握手拿着手机拨打着马锦彪的电话,每次都是提示无法接通,隐隐的一股不好的念头在心里盘绕,生怕自己的宝贝弟弟出了啥事。 去隔壁街刺探消息的小弟小跑过来,向马锦魁汇报说:“大哥,斧头帮那边已经在凤凰会所的门前聚集齐了,能有个额四五十人,就等着你发号施令了。” 马锦魁的眉头这才稍微的缓解了一下,正常的逻辑来说,如果弟弟马锦彪出了什么意外,一定是李富派人去把唐菲给救出来了,救出了唐菲后,李富当然没有必要去演戏,现在既然李富带人堵在凤凰会所的外面,就证明唐菲应该还在自己弟弟的手上,有唐菲这张王牌在手,他不怕李富不就范。 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刚好下半夜三点钟,马锦魁冲小弟点点头,转而又冲张磊点点头,躲在面包车里的小弟呼啦的一下全都跳了下来,脚步声齐刷刷的向百凤门奔了过去,手里头拎着的家伙事在夜光下寒光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