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唐菲(2)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唐菲(2)

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唐菲(2) 马锦彪顿时就怒了,吼道:“麻痹的你大姨妈来了还出来接什么客,耽误老子的事儿,给我滚!” 陪酒女也是见过世面的,一点也没有被吓到,反倒是羞答答的一笑,妩媚撩骚的眨着媚眼道:“大哥,别发火呀,实在不行人家可以用嘴嘛。”说完,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舔嘴唇,模样要多骚就有多骚。 “嘴尼玛!”马锦彪一点也不买账,扯着陪酒女的头发就给提溜了起来,不顾陪酒女的反抗,很是粗暴的拖到了门口,打开门一把给推了出去。 陪酒女急眼了,站在门外张嘴就骂:“臭男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啊……” 她这边刚开了个头,刚刚关上的门忽然又打开了,马锦彪黑着脸走出来,二话不说,亮起了大巴掌啪啪的就是两个大耳刮子打在她脸上,陪女完全被打的呆了,嘴角噙着血丝,眼神怔怔的看着满脸凶煞的马锦彪。 “麻痹的,不想死就给老子闭嘴,再敢多说一个字,老子立马让你从地球上消失!”马锦彪怒喝道,他这不是在吹牛逼,他如果想让一个挣扎在社会底层的陪酒女消失,还真就不是什么难事。 陪酒女捂着脸颊,眼眶里噙满了委屈的泪水,嘴唇微微的动了动,忍着没哭出声来。 马锦彪暗叫一声晦气,裤裆里的那根玩意儿还涨的邦邦硬呢,转过身来到了刚才喝酒的包间,他这一进来包间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马锦彪瞥了剩下的几个陪酒女一眼,没一个看的上眼的,最后目光落在了缩在墙角的唐菲身上,眼睛突然的一亮,嘴角勾起一丝邪意的微笑。 马锦魁走到了唐菲的身边,毫不客气的一把将唐菲给提溜了起来,唐菲反抗,马锦魁直接一个耳刮子打了过去,直接把唐菲打的有些懵了。 马锦魁拽着唐菲就到了隔壁,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并喀喀喀的上了锁。 唐菲两只手抱在胸前锁在墙角,眼神怯弱警惕的看着马锦彪,“你……你想干什么?” 马锦彪淫邪的嘿嘿一乐,道:“还能干什么,替李富调教调教你。” “你别过来!”唐菲大叫道。 马锦魁一边脱掉了衣服,一边走了过去,张开胳膊赤裸着上半身就扑了上去…… 这间舞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格局相当的混乱,一楼是跳舞的大厅,里面龙蛇混杂挤满了人,震耳发聩的dj咆哮着,人们的身体像是被抽离了一样在那儿扭动着,林昆好不容易挤开了一条路,靠着墙边站着,却听见耳边一阵呻吟声,循声看去,却见一男一女正在那啪啪啪。 竟堕落到这地步了? 林昆还不等讶异呢,紧跟着他又看到了一男一女,同样是在那啪啪啪……最终,他看到的远远不止这两对,发现靠着墙边的位置有无数对的男女……再低着头往地面上看了一眼,借着微弱的灯光,脚底下竟踩了个用过的套套。 林昆的心里一阵的汗颜,赶紧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旁边就是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口,他顺着楼梯口就向楼下走去,他往楼下走不是没有原因的,一般的舞厅等娱乐场所,往往是越往下面走,玩的东西就越刺激,按照马锦彪的脾性推断,肯定是奔着越刺激的东西去,实际上马锦彪也确实先到地下的两层去玩了,只是今天的运气不太好,输了不少的钱,再加上下面的人太多了,龙蛇混杂的吵的很心烦,就带着兄弟们到楼上了。 下面的两层全都是赌场,最下面的一层赌注大,上面的一层赌注相对小一点,林昆举步维艰的在赌场里绕了一圈,确定没有马锦彪的踪迹这才上楼,他刚走到楼上,正好就撞见了刚从包间里走出来的马锦彪。 马锦彪衣衫不整,嘴里叼着烟卷,边走边提着裤子,一看就是没干好事。 “马锦彪。”林昆站住,淡淡的喊了一句,声音混在嘈杂的环境里,却还能听的清楚。 听到有人喊自己,马锦彪抬起头循声看去,当看到眼前站着的人是林昆后,整张脸迅速的黑了下来,一股无法言说的恐惧将他整个人掩埋。 马锦彪扭头就要往手下们聚集的房间里钻,手刚握到门把手上还不等拉开,林昆的大脚板子就已经踢了过来,直接砰的一声把他给踢飞了。 马锦彪痛叫一声,呲牙咧嘴的摔在了地上,房间里的小弟们听到声音后,一股脑的想要从房间里涌出来,房间的门刚开了一半,林昆单手抓住门板,猛的往里面一撞,就听呼通的一声响,这群小弟全都被撞了回去。 马锦彪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要跑,林昆紧跟着又一脚踹了过来,直接又给踹的趴在了地上,马锦彪疼的呲牙咧嘴嗷嗷惨叫,顿时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其中就有这间‘豪哥舞厅’里的‘保安’。 房间里的十几个小弟冲了出来,一下子把林昆给围住了,林昆手里拎着马锦彪,眼神冰冷的扫视周围的小弟们,道:“不想死的就给我让开。” 这些个小弟互相看了一眼,叫喊了一声就向林昆扑了过来,保不住马锦彪,他们的老大马锦魁怎么可能轻饶他们,比起眼前的林昆,他们更怕马锦魁,何况在他们的认知范围里,凭借他们十几个人联手,眼前这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小年轻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这可是一个立功表现的机会啊! 林昆一只手拎着马锦彪,同时一只拳头挥舞的呼呼作响,几乎每次手起拳落都不落空,这十几个小弟在他的独拳之下只有惨叫着倒下的份儿,没用上两分钟,这十几个小弟就全都躺在了地上,或是双手抱头,或是捂着肚子在那咿呀的痛叫着。 舞厅里的保安警惕的看着林昆,林昆淡淡的冲他们道:“我不是来闹事的,哥几个行个方便,办完事我马上就走。” 舞厅里的保安互相看了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林昆拎着手里的马锦彪问:“唐菲在哪?”他的话音刚落,突然就听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大声响,不等马锦彪回答,林昆一脚踹开了房门,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昏暗的灯光下,唐菲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血水顺着脑门大汩大汩的往外流,整个人目光呆滞,看起来一点生机也没有了,似乎是看到了林昆,手指轻轻的勾动了一下。 林昆一拳将马锦彪给打晕了,跑到唐菲的身边蹲下,唐菲气若游丝的动了动嘴唇,林昆的心底一阵难过,就眼前的情景来看,不用说他心里也明白,马锦彪强x了唐菲,唐菲不忍玷污撞墙自杀,可惜了一个贞洁的女子…… “你……你……你……”唐菲气若游丝的说:“告……告……告诉富哥,我……我……我对……对不……对不起他,下……辈子,还……做他……的女人。” “嗯。”林昆点头,一滴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他一把将唐菲抱了起来,想要送去医院抢救,可怀里的唐菲已经闭上了眼睛,身体软了下来。 林昆一只手抱着唐菲,另一只手拖着已经苏醒过来的马锦彪的腿,把他从楼上一直拖到了楼下,马锦彪脑袋着地嗷嗷痛叫着,尤其从楼梯上被拖下来,后脑勺磕的血红一片。 所有见到这场景的人,纷纷的给林昆让开了一条路,目光同情的看向这个一脸悲伤的男人,在周围的这些人看来,这个男人怀里抱的应该是他的爱人,而拖着的是杀死他爱人的凶手。 走到舞厅的门口,前面突然有人拦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后站了五六个小弟,男人的嘴里叼着烟,脸上的煞气浓烈的如同外面的夜色。 男人看了林昆一眼,说:“你不能走。” 林昆看着他,淡淡的道:“我必须走。” 男人啐了口唾沫,不屑的嘲讽道:“你当这里是哪了,惹了事说走就走,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豪哥的地盘是这么容易就进进出出的么?” 林昆不再废话,向前走了两步,距离这舞厅的老板豪哥仅有不到半米的距离,目光直视着这位豪哥的眼睛,脸上丁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这豪哥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昆,林昆突然一抬脚,冲着豪哥的肚子就踹了过去,这豪哥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子就已经轻飘飘的向后倒飞了,轰隆的一声直接摔到了舞厅外面的台阶上,挣扎了两下没爬起来。 周围的人全都发出一声低沉的尖叫,不可思议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豪哥身后站着的那几个小弟也都懵了,自己的老大是怎么飞出去的? 林昆抱着唐菲,拖着马锦彪继续往外走,豪哥手下的小弟这才回过神,一起喝喊着就冲了上来,就他们手上的那两把刷子,在林昆的面前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林昆一人一拳,多一拳都没有出,这五个小弟就都躺在了地上。 血水将林昆的胸膛洇湿了,林昆将唐菲放在了老捷达的副驾座上,把马锦彪给锁在了后备箱里,开着车缓缓的驶出了西郊,点上了一根烟,却不知道该如何向李富说。 李富对唐菲的爱绝对是到了骨髓里的,得知唐菲死了,他能承受的住么? 林昆心里惭愧,自己要是不在舞厅的地下两层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到了舞厅的二楼,是不是结局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唐菲不会死,李富不用伤心,有情人不用被这么硬生而又残忍的拆散…… 但这一切都晚了,阴差阳错,林昆的推断没有错,谁让马锦彪今天晚上的运气不好,输了钱又不想玩了,所以才到了舞厅的二楼,结果又是那么巧,马锦彪淫欲劲儿上来了,陪酒的女郎却偏偏来了大姨妈…… 难道,这一切都是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