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救唐菲(1) - 神兵奶爸

第四百一十章:救唐菲(1)

第四百一十章:救唐菲(1) 离开李富的别墅,林昆开着老捷达停在了路边,窗外的天空不知何时阴沉了下来,将这条本来就不怎么喧嚣的海边公路衬托的分外静寂,整个世界在那堆满天空的铅云的笼罩下,也在一点一滴的变的难言压抑。 叼上一根烟,摇下车窗,听着风声从遥远的海平面呼啸过来,此时那关于秋天的悲寂终于扯着一面灰色的大旗,在无尽的压抑中席卷而来。 此情此景,就仿佛此时南城区的局面一样,一场暴风雨正在悄无声息的酝酿,大雨过后必定是天晴,只是这最终的赢家到底会是谁谁谁…… 无人知道。 从入伍到退役,再到如今,林昆的人生词典里从来就没写过‘失败’两个字,但此时他满脸空洞而又压抑的平静,似乎在预示着各种未知。 掏出手机给蒋叶丽打了个电话,“唐菲被马锦魁抓起来了,我和李富达成了一致,我现在去救唐菲,下半夜三点钟马锦魁和张磊会带人到百凤门,李富会带人去凤凰会所,我如果救出了唐菲,李富会站在我们这边,杀马锦魁和张磊一个措手不及,如果我没能救出唐菲,你和大相说一声,把凤凰会所主动让给李富,切记不要和李富发生任何争斗。” 电话对面的蒋叶丽平静了一会儿,道:“好,我会和大相交代清楚,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小心,因为对于我来说……你比任何都重要。” “对不起。”林昆对着手机微笑道,说完挂了电话,窗外的天空中发出一声轰隆闷响,一场大雨在即,他掐灭了烟头,脚下油门狠的一踩。 和华夏那些发达的一线城市相比,中港市绝对不算大,但怎么也是一个顶级的二线城市,想要在这里找一个普通的人,那绝对不是件容易事。 李富的别墅里装有监控系统,最开始的时候,林昆本打算通过监控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哪知来绑架的唐菲的人有绝对的反追踪意识,已经提前将监控系统全部捣毁了,剩下的一堆残片想要从中恢复出监控数据,少说也得个把个星期才可以,时间紧迫,这个方案根本就不可行。 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市中心警察局,寻求张天正的帮助,由张天正出面联络交警部门调取李富别墅周围的交通摄像头,结果发现了两辆形迹可疑的车,通过交警系统的调查,结果却是这两辆车是套牌的。 对方反侦察做的如此的到位,可见事先是经过周密计划的,想要把唐菲救出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林昆拒绝了张天正提出要动用警力帮助,这件事毕竟是黑道恩怨,让张天正介入毕竟是不妥的,一旦出了什么篓子影响了张天正不说,恐怕就连姜峰也会受到波及,林昆不希望自己的事对张天正和姜峰造成不好的影响。 离开市中心警察局,林昆开着车来到了马锦魁的老巢,老捷达停在马锦魁老巢对面的一条巷子里,望着不远处的会所大门,心里若有所想。 绑架唐菲做的这么的严谨,马锦魁肯定是要交给心腹之人来做的,这个心腹之人除了他身边跟了多年的胡欢,再就剩下一个人,就是他那平时看起来不争气的弟弟马锦彪,想到马锦彪,林昆的心里渐渐明朗起来。 理论上来说,今天晚上将有大的行动,马锦魁肯定不会允许胡欢离开自己的身边,这么一来的话,绑架唐菲这件事就必须由马锦彪来完成。 马锦彪绑架了唐菲会把她带到哪呢?在李富成功的拿下凤凰会所之前,马锦魁一定不希望唐菲的踪迹被人发觉,肯定是要找个地方把她藏起来的,如果换自己是马锦魁的话,会让马锦彪把唐菲藏在什么地方呢? 林昆揉着太阳穴,这一切都靠他自己慢慢分析,最终他推测马锦彪一定会带着唐菲到周围的郊区躲起来,郊区一向都是龙蛇混杂,躲避起来不容易被发现。 按照方位来划分,中港市的郊区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其中最混乱的是西区,西城区聚集了中港市最多的工厂,西郊区也因此聚集了最多的外来打工人员,聚集在西郊区的外来打工人员,大多又都是民工出身,或者是一些学历不高的年轻人,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完全就形成了一个滋养各种服务行业的温床,西郊区别看地方不大生活条件简陋,却聚集了不下五十家的ktv、桑拿等娱乐场所,这些娱乐场所多以价格低廉为主,平时的生意一个比一个的火爆,当然西郊区也是罪恶的温床,因为这里涉及了整个中港市近百分之六十的黄、赌、毒行业,犯罪率也是最高的。 马锦魁想要把人藏起来,肯定是周围的环境越混乱越好,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倘若自己是马锦魁,也肯定会选择南郊区的,另外再从马锦彪的角度想一想,他天生就是一个好色好玩之徒,南郊区最适合他不过。 林昆开着老捷达来到了南城区,路上又给张天正打了个电话,要他到交警部门调取了开往南郊区各个路段的视频,大体的确定出了时间范围之后,很快张天正的电话就回了过来,发现了那两辆可疑的套牌车确实是开进了南郊区,可惜到了南郊区之后就再没有监控的视频资料了。 林昆向张天正说了声谢,挂了电话之后,老捷达径直的驶入了南郊区。 此时,天色已经渐晚,身后的西城区不说灯火璀璨,却也是繁华一现,而眼前的西郊区则完全是一片混乱的灯红酒绿的景象,无数的人影行走在狭窄散发着霉气的大街上,那些个白天关门只有到了晚上才开门的娱乐场所,门口不是站着一排排浓妆艳抹的女郎,就是坐着一溜穿着暴露的巨乳女郎,她们眼神或是迷离,或是闪烁着渴望的光芒,门前不时三三两两的小年轻走过,小年轻们吹着口哨冲她们调情,她们也跑着媚眼回应,并时时的喊着:“帅哥,到里面玩一会吧,很舒服的。” 林昆开着老捷达在大街上缓慢的行驶着,人群拥挤,开车的速度还真就不如步行来的快,前面两个赤膊的小年轻在那晃晃荡荡勾肩搭背的,林昆一连摁了两下喇叭,周边的人都让开了,就唯独这两个小青年不让。 林昆表面上平静,内心里却是着急的很,偏偏这两个小年轻的不识相,好似整个马路是他们家开的一样,林昆解了安全带就要下车教育教育这两个小年轻,还不等他推开车门,这两个小年轻回过了头,两人嘴里歪嗒嗒的叼着烟卷,抬起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老捷达的机关盖,边向林昆走过来,嘴里边嘟囔的骂道:“滴滴你女马逼啊,开个破车很牛是吧!” 不等这两个小青年走到近前,林昆已经推开车门下来了,周围的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林昆脸上挂着三分的笑意,嘴角微微咧开一角,走在前面的小年轻见林昆这副模样,铁定的认为这小子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张开了那满是唾沫的大嘴唇子就要继续向林昆喷垃圾话。 林昆此时绝对没心情惯孩子,不等眼前这小年轻喷出垃圾话,大耳刮子直接就甩了过去,不光甩过去,力道还十分的浑厚,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仿佛铁板打在了脸上发出的声响,眼前的小青年垃圾话没喷出来,牙齿倒是飞出来了两颗,整个人啊的一声惨叫,像是老二被揪住一样的惨叫,斜的就向旁边飞了过去,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里。 自己的同伴被一耳刮子就给扇飞了,剩下的这个小青年一脸的胆怯发怔,林昆抬脚冲着他的小肚子就是果断的一脚踹出,就听轰的一声闷响,这小青年完全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双脚离地向后凌空就飞了起来,撞倒了身后看热闹的好几个人,激起了一片凌乱的尖叫声。 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两个方才还气焰嚣张的小年轻,这会儿都躺在地上没有了反抗能力,一个软绵绵的像条死鱼一样,另一个佝偻着像只死虾,周围的人一瞬间全都被这场面给震慑住了,看向林昆的目光里不由的充满了畏惧。 林昆的脸上挂上了一副和善的笑容,冲周围的人道:“我急着赶时间,希望大家配合一下,别都堵在前面,大家帮帮忙,给咱让开一条路来。”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的让到了两旁,可见咱们林大兵王的威慑力还真不一般。 林昆开着老捷达绕着整个南郊行驶了一圈,大致的掌握了整个南郊的环境,询问了两个路人之后,他几乎确定了马锦魁正躲在什么地方。 林昆和马锦魁没有什么交集,但依据马锦魁的为人判断,他肯定会选这西郊区最好的娱乐场所待下,普通的娱乐场所肯定都入不了他的法眼,怎么着人家也是中港市南城区马帮老大的弟弟,就冲这个身份,也必须得进好点得娱乐场所不是? 眼前得这家娱乐场所叫‘豪哥舞厅’,挂着舞厅的牌子,里面其实什么都经营,包括黄赌毒,林昆把车停在了门口,叼着根雪茄大摇大摆的就向里面走去,实际上马锦彪也确实在这里面,这舞厅地上两层,地下还有两层,马锦彪此时就在二楼的一个豪华包间里面,所谓的豪华也只是相对而言,跟市区内的豪华字眼绝对无法相提并论。 包间里除了马锦彪和唐菲之外,还有那十几个小弟,另外还有几个陪酒女,马锦彪正搂着一个陪酒女,和他手下的小弟们喝的不亦乐乎。 借酒起兴,酒能蛊惑人心,玩的high了,马锦彪心里头就起了性欲,搂着怀里的妞就到旁边的一个包间里,当他一把将怀里这妞推倒在床上之后,这妞却很扫兴的说:“大哥,人家今天不方便,大姨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