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陆婷 - 神兵奶爸

第四十一章:陆婷

第四十一章:陆婷 高手…… 漠北八年,林昆干掉了无数的犯罪团伙,也得罪过无数的高手,他首先把问题往最坏处想,是有人来向他寻仇了,从前他一个人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毕竟有了‘家’,他必须顾忌楚静瑶和澄澄的安全。 停好了车,林昆原地站着不动,别墅里亮着灯,传来澄澄稚嫩的声音:“妈妈,你就别生爸爸的气了,是我要爸爸带我去给你买生日礼物的……” “妈妈,你跟爸爸生气,澄澄也不开心,妈妈你就原谅爸爸吧……” 林昆会心的一笑,他能想象到澄澄缠着楚静瑶原谅他的可爱模样,也能想象到楚静瑶板着一张脸誓不原谅他的模样,他能听清澄澄的话,不是别墅的隔音效果不好,而是他的六识敏锐,听力远在常人之上。 “好吧,那妈妈原谅爸爸了,不过澄澄得跟妈妈说实话,今天爸爸还带澄澄干什么了?” “说了妈妈就原谅爸爸了么?” “嗯。” “爸爸今天下午还我带和一个阿姨去破案了,抓了那么多的坏人叔叔……”澄澄一五一十的把林昆下午带着他和沈曼抓新疆扒手的事交代了。 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别墅里短暂的沉寂了两秒钟,紧接着就听楚静瑶齿缝间阴嗖嗖的蹦出两个字:“林昆!”他的心底霎时间一片冰凉…… 不过,现在也由不得他想太多,暗中锁定他的那道气机已经越来越近了,他面向别墅站着,始终没有回头,身后先是飘来了一缕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若即若离的斡旋在鼻间,令人有一股沁心的感觉,能涂这种香水的女人,即便长的不漂亮,气质也应该差不了。 “陪我去海边走走吧。”一句淡若的声音传来,是一个悦耳的女人声音。 “呵呵……” 林昆嘴角轻轻的一笑,透过敏锐的六识确定周围没有其他暗中藏着的人后,转身回头,就看见了站在身后亭亭玉立的女人,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旗袍,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无论气质还是相貌,都足以称的上是美女。能穿着高跟鞋,走路不发出声音,这女人脚下的功夫不一般。 两人相互一笑,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起肩并着肩向别墅区外走去。 海辰别墅区正面迎海,出了别墅区的大门,一直往前走就能到达海边,夏天的季节,傍晚的时候海边总会有许多人搭着帐篷露营或是洗海澡,再生一堆篝火,架上个烤炉,喝着啤酒吃着烤串,倒也十分的惬意。 “中港市的海景真美!”陆婷笑着称赞道,正好路过一堆篝火旁,金色的火光照在她的脸上,将那两个浅浅的酒窝映的格外清晰,很是好看。 “说吧,你是来寻仇的,还是殉情呢?”林昆淡淡的笑道,目光眺望向远方,远处的海天连成一线,黄昏消失前的最后一抹天光夹在中间。 “哦?” 陆婷微微一怔,旋即微笑道:“漠北的狼王说话还真是幽默,寻仇不难理解,殉情怎么说呢?” “我杀了你的男人,你来找我报仇,就是殉情了。”林昆淡然的微笑道。 “呵呵,这样啊,那我要是两者都不是呢?”陆婷看着林昆,半开玩笑道。 “那你来找我干嘛?”林昆瞥了一眼身旁这个漂亮的小妞,轻佻的笑道:“难不成是来寻情?” 陆婷脸颊微微一红,但马上又表情淡若的顺着林昆的玩笑开下去,笑着道:“对啊,就是为了来寻情的,久仰漠北狼王的大名,小女子千里而来,只为了有情人终成眷属。”一番话说的既有玩笑的意思,也带着一阵诚恳,陆婷说完了之后,故意一副恶作剧的目光看着林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漠北的狼王是英雄不假,但她陆婷是美女也不假。 按照陆婷的预期,林昆至少应该表现出一丝惶恐紧张出来,这是男人面对漂亮女人时候的通常反应,陆婷自信自己是那种能令男人不安的美女,可结果大出她的意料,林昆居然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她,然后摸了摸下巴,语气十分诚恳的说:“姑娘,你长的确实漂亮,我很心动……” 这前半段说的,陆婷还算满意,也完全符合她的预期,但接下来的后半段,她听完之后哑口无言,同时心窝里微微憋闷,仿佛被不轻不轻重的擂了一记软拳。 林昆一副诚恳的态度接着说:“可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不能跟你乱搞男女关系了,咱们今生的相遇只等当做一场遗憾,而且我老婆比你漂亮。” 陆婷精致漂亮的脸蛋顿时红扑扑起来,敢情她有意开个玩笑,居然被当真了,乱搞男女关系,这样的词儿可是用来形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的,而她可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呢,居然被这样的侮辱! 林昆其实也是故意说出那样一番话,他情商又不低,当然看得出陆婷是故意跟他开玩笑,想要看他被刺激后的囧态,好嘛,既然你个小丫头要开玩笑,那咱就陪你玩笑玩笑,看最后到底谁先露出囧态来…… 显然,他胜利了。 陆婷抿了抿嘴唇,就想要和林昆辩解几句,倒不是想要吵架,而是想通过合理辩解的方式,让身边这个男人明白,自己其实只是开玩笑而已,至于他说自己的老婆比她漂亮,陆婷有信心到时候跟她老婆比试比试。 陆婷刚要说话,林昆已经转身走了,用后脑勺留下一句:“姑娘,我不能陪你了,我得回家陪老婆孩子了,你对我还是死了心吧,咱俩不可能。” 陆婷简直要抓狂了,这人的脸皮也忒厚了吧!再一想到自己这次来是带着任务的,也就把不安的心绪给压了下去,冲林昆的背影喊了一句:“喂,你等等!” 林昆多少已经猜到了陆婷的身份,从她的身上没感觉一丝的杀气,说明她真不是来寻仇的,那只剩下一种情况了,之前老胡说过的国安局。 林昆是真不想跟国安局搭上关系,他喜欢无拘无束的日子,八年的军旅生涯,他已经为国家和人民做的够多了,如果说是国家栽培了他,那他也早已经加倍的还了回去,现在国安局又找上他,无非是想让他接着为国家办事,这是他不愿意的,他只想过现在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 所以,陆婷想要喊住他的时候,他随便糊弄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得回家吃饭了。”然后就吹着口哨,踩着尚有余温的沙滩,颠颠的往家走。 陆婷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赶紧小跑着就追上来,哪知林昆也跑起来了,陆婷能穿着跟跟鞋走路不发出一点声音,脚上的功夫十分的了得,她本以为追上林昆不难,即便他是漠北的狼王,脚下的功夫也不见得有她好,可结果她错了,跑了几步之后马上发现了差距,前面的那个牲口跑起来竟然带烟,比起来她顶多是个小跑,而人家是飞机! 陆婷急中生智,‘哎哟’一声叫唤,佯装不小心扭伤了脚踝,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想要以此博得林昆的同情,让他自己乖乖的掉头回来,毕竟作为一个大男人,见到了女人受伤是应该回来照看的一下的,可哪成想那牲口根本不理不睬,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放慢,继续带烟的奔跑。 陆婷愣了能有一秒钟,她侥幸的在心里想,难道是自己的叫声不够大,他没听到?她马上又大声的‘哎呦’了一声,这一声气沉丹田,绝对够大了,可结果那牲口还是头也不回,倒是引来了周围宿营的男人们。 那些个在海边宿营的男的,一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妞倒在沙滩上没人扶,各个都自告奋勇了起来,争先恐后双眼放光的就向陆婷跑了过来。 陆婷被这群奔跑过来的‘狼’吓的一哆嗦,赶紧从沙滩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说了句:“我没事!” 众男们脸上的表情马上颓丧下来,明摆着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没了,搁谁谁心里都会失落,其中有人不满的挥着胳膊说了一声:“切,没事你喊那么大声干嘛!” 林昆这时回过了头,远远的冲陆婷露出了个狡猾的微笑,陆婷的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她被气的抿着嘴唇跺了一下脚。 等林昆再回过头的时候,迎面突然冲出来一个身影,这道身影的速度很快,带动起一股强劲的风,不等林昆反应过来,就一个大脚板子踹在了林昆的胸口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林昆应声一个跟头向后飞了出去,普通一声直接摔进了海里,灌了两大口海水后,才站了起来。 “我次奥,你谁啊!”林昆湿漉漉的从海里站了起来,冲着岸上叫骂道,他这会儿看上去可一点也不像漠北的狼王,倒是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小混混。 岸上站着个大光头,身材高大魁伟,就像是米国动作片里的野蛮型壮汉,赤裸着上半身,健硕的胸肌,八块发达的倒三角状腹肌,胸口上纹着一只狰狞的虎头,胳膊上的肱二头肌能有一般人的小腿粗了,腿上穿着一条迷彩的大花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军用大头皮鞋。 “你就是漠北的那只小狼!?”大光头声音粗犷的问道,气势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