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绝无戏言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九章:绝无戏言

第四百零九章:绝无戏言 林昆坐在蒋叶丽房间里的大沙发上,和冈司的对决他虽然全程占上风,可最后关头还是因为大意受了伤,这也算是给他自己上了一个课,遇到敌人不管什么情况,切记不能大意,否则即便是占尽优势,最终也是生死一线。 龙大相带着手下的兄弟去追冈司无果,悻悻的回来,听林昆的话他没敢深追,害怕这小岛国佬又玩什么花样,此时没有人比龙大相更希望冈司死,这个岛国的忍者佣兵的手上沾染着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的血。 龙大相坐在林昆的对面,蒋叶丽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水,林昆的身上有伤,龙大相的身体状况也不怎么好,前天晚上中了冈司的埋伏,要不是林昆及时出现,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受的伤虽说多而不致命,但总归是累赘。 龙大相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道:“昆哥,咱们这次一定不能让冈司那混蛋逃了!” 林昆半眯着眼睛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缭绕着一丝疲惫,道:“他逃不掉。” 龙大相道:“他要是现在趁乱离开中港市,我们根本没办法找到他啊!” 林昆很淡定的道:“那现在我们又能找得到了?” 龙大相着急道:“这可咋办好啊!” 林昆道:“你就放心好了,冈司是个爱财的人,不把我杀了拿到完全的佣金,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另外他带来的那四个岛国忍者,冈司如果离开的,肯定也会把他们带走,我暗中派人监视了,那四个岛国忍者还在。” 龙大相道:“昆哥,那你可要小心了。” 林昆笑着摇头道:“冈司昨天晚上受了重伤,应该不会马上露面冒险,我们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应对马帮和光头党,昨天晚上我们胜是胜了,但我想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还会有第二波的攻势。” 龙大相道:“第二波?这群龟孙子有本事就来,来几个老子干翻他几个!” 林昆看着龙大相道:“大相,要是在你身体条件鼎盛的情况下,我相信来多少个小喽罗你能干翻多少个,可现在你的身体状况只有百分之七十的威力,另外马帮和光头党不可能没有虎豹豺狼之辈,必定不好应付。” 龙大相点点头,道:“昆哥你说的是,我还是太莽撞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林昆略微的沉吟了一下,道:“现在斧头帮是关键,我们必须和李富达成一致的利益,让他和我们站在统一的战线上,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龙大相道:“那李富能答应么?” 蒋叶丽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说到这个话题,她也是摇摇头道:“我觉得也难。” 林昆看向蒋叶丽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蒋叶丽轻轻一笑,道:“办法倒是有,只不过有些卑鄙,怕你不肯去做。” 林昆笑着道:“说来听听。” 蒋叶丽笑着说:“李富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女人唐菲,为了这个女人他放弃了野心,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就好比三国时的貂蝉对吕布,吕布为了貂蝉可以去杀董卓,李富为了唐菲也完全可以和我们达成同盟。” 蒋叶丽话语一顿,看着林昆说:“想要成功的拉拢李富,这是最直接的办法,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但我认为你绝对不会这么去做。” 林昆点了下头,笑着说:“我确实没办法用唐菲来要挟李富,做不出。” 蒋叶丽的眼神中闪烁出一丝担忧,道:“你做不出,不代表马锦魁和张磊做不出,说不定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把唐菲抓在了手里,就等着李富做决定呢。” 龙大相急了,道:“我靠,要真是那样,那咱们的情况岂不是很不乐观!” 林昆淡定的道:“如果真是那样,那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城戒备。大相,你马上去安排手下的小弟,把百凤门和凤凰会所都保护起来,另外再派十个好手去医院保护刚哥,以防万一。” 龙大相得令去安排了,房间里剩下林昆和蒋叶丽,蒋叶丽看着林昆,脸上满是心痛的表情,道:“非要争出个雌雄么?” 林昆微笑着说:“今天不争,以后也是要争的,三国演义里就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南城区的帮派纷争,是需要一个人来统一的。” 蒋叶丽道:“你有几分的把握?” 林昆笑着说:“走一步看一步了。” 蒋叶丽道:“万一要是输了呢?” 林昆道:“从没想过。” 蒋叶丽不再问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清冷而又看不透,她不后悔将百凤门的一切交给他打理,甚至她很希望看到他如此的有野心,潜意识里她还是希望百凤门能够统一南城区的,不管是为了何军大哥的遗愿,还是实现林昆的志向。 山边的别墅里空荡荡的,李富坐在沙发上,所有的小弟都站在大门外,他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脸上满是无法盛情的怒气与担忧,没有认识唐菲之前,他是一个热血的汉子,认识了唐菲之后,他变成了一个温情的男人,一个女人可以将一个男人改变到如此地步,足见他有多爱她。 马锦魁和张磊一起过来了,张磊习惯皮笑肉不笑,马锦魁的脸上也是挂着虚假的笑容,两人只带了六个手下过来,这六个手下分别是胡欢和张磊新招募的五个大汉。 所有的小弟都留在外面,别墅的大厅里只有李富、马锦魁、张磊三个人,李富看着马锦魁和张磊的眼神里是冒火的,如果不是唐菲在他们的手上,他恨不得现在就抽出斧头劈了这两个混蛋。 “李老大,咱们可以重新谈谈么?”马锦魁先开口道。 “还有什么可谈的?”李富冷的道:“你马上放了菲菲,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马锦魁和张磊对视的笑了一下,马锦魁道:“我若是要你的斧头帮,你可肯?” 李富怒道:“马锦魁,你别太过分了!” 马锦魁哈哈笑道:“李老大,你别激动,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大家都是南城区里混的,我马锦魁就是再贪心,也不会那么无理要求的……言归正传,我请弟妹到我那去坐坐也没什么别的目的,只是希望你和我还有张磊兄弟能站在统一战线上,去对付百凤门的那条混江龙。” 李富沉思片刻,眼神里满是冰冷的气息看着马锦魁道:“是不是我答应你了,你马上就能放了菲菲?” 马锦魁奸佞的笑着摇头,“当然不能,你和弟媳的重逢之日,必须是百凤门被灭之日,这样才显得有意义么。” 李富怒道:“姓马的,你别太过分了!” 马锦魁不温不火的笑道:“李老弟,现在是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我劝你还是淡定点,否则一不小心弟媳出了点什么差错,你还不得后悔死?” 十分钟后,马锦魁和张磊得意得离开别墅,剩下李富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别墅里,窗外的阳光正浓烈,浓烈的像是蜷缩在李富心底的一团火,他不得不接受马锦魁提出的要求,今天晚上派五十名小弟去拿下凤凰会所。 夜色袭城,秋风中自带了一份萧杀,尤其在这海边的夜里,更是清冷异常。 窗外浓浓的夜色中,满是繁华的灯火,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却是浓浓的血腥在无声无息的蔓延,白天的时候他给李富打了个电话,李富直接给挂断了,他没有再继续打,因为他心里知道,担心的事终究事发生了,他不愿意去做那小人,马锦魁和张磊愿意做,而且做的很成功。 林昆给张天正打了个电话,把如今南城区的局势和张天正说了一遍,目的是希望在百凤门和凤凰会所招架不住的时候,警方能够及时的出现阻拦,这其实也是一个权宜之计,但林昆现在也确实没有别的选择。 午夜的月光清冷的像一把刀,大厮杀会在下半夜两点之后,那个时间大部分都已经睡着了,夜场里也开始散场,空荡荡的街道最适合火拼了。 林昆决定去见一见李富,一个李富完全决定了南城区未来的黑道走向,不是说李富有多重要,而是任何一个放在李富现在位置上的人都重要。 老捷达停在了山边别墅的外面,林昆刚一下车,就被一群小弟给围住了,这些个小弟的手里拿的不是刀,而是一把把黑洞洞的手枪,林昆举起手,道:“我要见你们的老大,麻烦进去通知一声,就说林昆来了。” 这些个小弟都是听过林昆的大名,其中不少也是见过林昆的,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就有人进去通报了。 李富没有拒林昆于门外,两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别墅的大门就那么敞开着,实际上被马锦彪白天给砸开了之后,这门就彻底废了,再也关不上了。 不等林昆开口,李富惭愧的笑道:“林兄弟,我实在没得选择,他们绑了我的女人。” 林昆笑着说:“我知道。” 李富疑惑的看着他,林昆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也知道唐菲是你唯一的软肋,但我却做不出绑架的事,我也料到了马锦魁会下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李富道:“唉,你是一个君子,可那马锦魁和张磊不是,他们就是一对狼狈,聚在一起没有干不出来的龌龊勾搭,为了菲菲,我只能答应他们。” “也不一定。”林昆道:“李大哥,如果我将菲菲救出来了,你愿意帮我么?” 李富马上道:“当然!我现在恨不得抽了马锦魁的筋,扒了张磊的皮!” 林昆道:“你们今天晚上定的几点行动?” 李富道:“三点,我带人去凤凰会所,马锦魁和张磊带人去百凤门舞厅。” 林昆道:“好,三点之前等我消息,我成功了,你马上调转头去打马锦魁和张磊,我如果失败了,为了唐菲,你尽管去打凤凰会所,我会让兄弟们撤出来,把凤凰会所让给李大哥。” “真的?” “男子汉大丈夫,绝无戏言!” 李富再看向林昆的眼神里,满满的全都是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