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唐菲被劫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八章:唐菲被劫

第四百零八章:唐菲被劫 空荡荡的山边别墅里只剩下唐菲一个人,早晨的太阳明媚且温暖,可唐菲的周围却是说不出的清冷,从这栋别墅建成到现在,她还从未这样一个人在这里待过,毕竟是小女人的心肠,马上就觉得有些害怕了。 和孤单、害怕比起来,此时的唐菲心中更着急的是李富被带走了,她担心李富这一被带走就不会轻易的回来了,她想要找人帮忙,可思来想去竟没一个人能帮到自己,站在空荡荡的大门口,旁边的草丛里发出一阵虫鸣,两行无助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身后李富养着的大狼狗吠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安慰女主人不要担心着急,唐菲回过头看着它,从前一直都觉得这大家伙的模样太凶,也好几次要李富把它给带走,结果都被李富执意给留下来了。 现在再看这只外表凶悍的大狼狗,唐菲泪光闪烁的眼光里,满满的都是依赖,依赖却又不敢轻易的靠近,大狼狗似乎通人性一样,主动的跑了过来,站在唐菲的面前,耷拉着湿淋淋的舌头,仿佛在说女主人不要怕。 这只大狼狗是李富花重金买来的,是一条纯种的德国进口的大狼狗,周身能有两米多长,一米多高,买之前是被专业的驯狗师训练过的。 不远处的小路上,又有车开了过来,唐菲回过头去看,前面的是一辆轿车,后面的是一辆面包车,在李富的身边也是待了许多年的,基本的危机意识还是有的,唐菲立马就向别墅里跑去,将别墅的门反锁上了。 轿车和面包车停在了别墅的大门外,马锦彪从轿车上下来,带着十几个外表彪悍的小弟,院子里的大狼狗见这些人来者不善,脖子上的毛马上就全都立了起来,呲牙咧嘴的低吼着。 马锦彪嘴里叼着牙签,冲旁边的小弟下令道:“给我干了这个畜生。” 旁边的小弟对视一眼,拎着手里的砍刀就向大狼狗走了过去,大狼狗眼神里满是机警的凶光,不等眼前的两个人先有动作,噌的一下就向其中一个人扑了过来,嘴里的獠牙森寒发亮,散发出清冷的杀气来。 马锦彪带来的这十几个小弟全都不是泛泛之辈,走过来的两个小弟见此情况,被大狼狗扑过来的小弟向旁边闪了一步,另一个小弟挥起手里的砍刀,又快又狠的冲着扑在半空中的大狼狗拦腰砍了下来…… 噗的一声,伴随着骨头被砍断的轻微碎裂声,大狼狗扑向前的身躯陡然痉挛状的佝偻,同时半空中血花散落,一股浓烈血腥气味蔓延开来。 嗷! 大狼狗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声,那声音仿佛撕裂人的耳膜一般直入心底,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大狼狗裹着血淋淋的身子躺在地上挣扎着,嗷嗷的惨痛的嗷叫着,它的叫声令人心悸,却没能博得周围站着的这一群人丝毫的怜悯同情之心,马锦彪和那十几个小弟全都冷眼旁观,嘴角不自由的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两个得令过来解决大狼狗的小弟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残忍狰狞,刚才砍大狼狗的那个小弟手中的砍刀吧嗒吧嗒的滴着血,另一个小弟抡起了手中的砍刀,冲着大狼狗的脖子砍了下来,手起刀落不带有一丝的怜悯同情。 唰…… 喀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掩藏在大狼狗又一声的惨叫哀嚎声中,这只两米多长的德国大狼狗,在人类的残忍与锋利的刀刃面前,那满嘴獠牙只能用来哀嚎。 唐菲躲在别墅的大门后瑟瑟发抖,她捂着耳朵不敢去听外面的惨叫声,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别墅的大门被从外面砰砰的敲响,每一声都仿佛敲在她的心底。 砰砰砰! “小妞,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去我那儿坐坐,你把门打开,咱们什么都好商量!”冯锦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语气里满是奸佞狡诈的意味。 唐菲擦了一把泪痕湿透的脸颊,站起来向楼上跑去,在卧室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把枪,这把枪是李富用来给她防身的,她知道黑道险恶,却从来没想过会用到的这一天,她将手枪紧紧的抱在胸前,一步一步的向着外面的楼梯口走去。 别墅大门外的冯锦彪等了半天没有回音,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命令手下把门给砸开,这别墅的大门是造价三万多的优质木门,买这个门的时候,卖门的商家将这门里里外外的夸了个遍,又是防弹又是防盗的,结果现在被一群身形彪悍的小弟横冲直撞了几个来回之后,已经松动了。 咣的一声巨响,门被硬生生的撞开了,马锦彪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手里拎着家伙事的小弟,刚一进来就和怀里抱着枪的唐菲对上了。 马锦彪脸上的表情一动,透露出一阵胆怯来,他是真后悔走在前面了,也万万没料到这小妞的手里头会有枪,想自己才活了三十几年,要是真就被这个小妞一枪给崩了,那他这辈子可真是亏死了,还有那么多的好日子没过呢。 不过,马上马锦彪就看出了端倪,咧嘴路出一丝奸诈的笑容,冲满脸恐慌的唐菲道:“小妞,瞧你这白嫩的小模样,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免得受皮肉之苦,这笑脸长的这么俊,万一要是留下点疤痕可咋整?” 说着,马锦彪就向唐菲逼了过去。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唐菲紧张慌张的道,两只手握着手枪指着马锦彪。 “好,我不过去。”马锦彪举起双手,脸上丝毫的胆怯也没有,因为他发现唐菲根本就没有给枪开保险,话音刚落,突然就向唐菲扑了上去。 “彪哥!” 站在身后的小弟们紧张的叫道,他们可没注意到枪开没开保险,这马锦彪万一有个好歹,他们这十几个人一个也逃不了干系,不死也得脱层皮。 “啊,放开我!” 唐菲尖叫道,她最后时刻扣动了扳机,可并没有发出枪响,反倒是自己被抱了个满怀。 马锦彪一把夺过了唐菲手中的枪丢到一旁,并趁机用力的在唐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嘿嘿的淫笑道:“李老大的眼光不错,不光脸蛋漂亮,身材也货真价实。” 李富被带到了南城区的总警局,这里的直属老大是金柯,李富被关在了审讯室里,他身边的那些保镖则暂时被拘留了,理由是怀疑藏匿枪械。 李富混黑道也不是一两天了,这种阵仗他过去也是经历过的,他最近确实没有涉及到过贩卖毒品,警方以贩卖毒品的名义逮捕他,这其中肯定有诈。 李富一个人被关在审讯室里,四周是黑漆漆的墙壁,但他心里清楚,这四周的墙壁肯定有一面是镜子,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镜子后的人监视。 金柯坐在审讯室的单面镜后,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审讯室里的李富,过了好半晌,才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本来是狼,非要让自己改娼为良做狗,殊不知狗哪是那么容易做的,狼变狗只有思路一条。”说完,冲身旁站着的助手,也就是那个抓李富来的耿飞,道:“时间差不多了,去随便审他两句,重点是拖延时间,一个小时后给放了。” 耿飞小心翼翼的问道:“金局,抓来的那些小弟呢?” 金柯道:“留在局里干嘛,浪费国家粮食啊,也一起都给放了。” 审讯室的门开了,耿飞带着一个手下进来,把手里拿着的夹子随手往桌子上一丢,好不牛气,瞥了一眼李富道:“李富,你老实交代吧。” “交代什么?”李富看了耿飞一眼,心里十分的厌恶,这种货色一看就是狗仗人势的玩意儿,装13装的牛哄哄的,肚子除了屎什么本事也没有。 “呦呵,你和我装彪是吧,毒品的事你快给我老实交代了,可别说我没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小心我关你个二三十年的,等你出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呵呵……”李富冷笑,根本不鸟这个耿飞,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的。 这耿飞完全是自讨没趣,磨磨唧唧的说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毛实质性的东西也没问出来,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人家李富的犯罪证据,就是在这浪费时间的。 看时间差不多了,耿飞也停止了墨迹,喝了一口矿泉水,嗓子都快干的冒烟了,但依旧很有气场的冲李富丢了一句,道:“行了,既然你怎么都不肯承认,那只好先放你回去,等我这边再有了新的证据,再邀请你来过来坐坐,总之李富你给我听好了,48小时之内,你必须随传随到!” 李富蹙着眉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耿飞,就这么就把自己给放了?警察局动用了那么多的人力把自己抓来,为的就是让一个傻不拉几的玩意儿在自己的面前臭白话一顿?真的有人在暗中设计自己,怎么也应该按个罪名才行吧。 “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耿飞见李富不为所动,站起来不耐烦的道。 李富抬眼看着耿飞,这时心里头突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上来,警察局的这些人从早上到现在导演的这一出,真正的目的不在自己,而是唐菲! 想到唐菲,李富赶紧从警察局里出来,拿到被扣下的手机后,第一时间就给唐菲打了过去,手机里的呼叫声响了三声后被接通了,但对面传来的不是唐菲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李老大,从警察局里出来了?”对面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马锦魁。 李富脸上的表情一黑,道:“姓马的,你特么跟我玩阴的,我女人怎么样了!?” 马锦魁笑着道:“李老大,别激动嘛,你跟我是兄弟,你女人就是我弟媳妇,弟媳妇只是来我这做做客,你千万别紧张,我保证她毫发无损。” 李富怒道:“姓马的,菲菲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