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李富被带走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七章:李富被带走

第四百零七章:李富被带走 黎明,将夜撕开了一角,大汩的白光从那遥远的天际袭来,将整座城市的哀伤驱散…… 南城区,百凤门前隔了两条街的街道上,环卫工人早早的起床收拾起来,看着满地的狼藉混着各种血腥,这些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满脸动容。 警车的鸣笛声惊醒了无数的睡客,几个睡眼惺忪的民警在看了现场的第一眼之后,互相看了一眼,抖动的瞳孔里马上惺忪全无,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民警抓起手机,快速的按了个号码,道:“局长,有情况!” 和谐社会,免不了打架斗殴,对于普通的打架斗殴,他们这些个做民警的也都是见怪不怪的,但对于眼前这种从场面来看,至少有百八十号人在这斗殴过的场景却是很少见的,甚至说他们从来就没有遇见过。 一起过来的一共是四个民警,其中一个民警掏出烟给大家分了过去,四个民警抽着烟,望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场景,脸上都是说不出的肃穆,从眼前的场景不难推断出昨天晚上的斗殴规模,一下子这么多人斗殴,而他们却没有接到任何及时的报警,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南城区的帮派间开始‘战争’了。 南城区目前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小帮派,大大小小的一共二十几拨,他们做民警的心里都清楚的很,能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斗殴,肯定不是小帮派,而是那四个大帮派,这四个大帮派他们更是了解,百凤门、斧头帮、光头党、马帮。 昨天晚上他们没有接到报警,实际上即便是接到了报警,他们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黑道上的份子都是些抛头颅洒热血砍起人来命都不要的主,而他们这些个做民警的都是有家有口的,倒不是说他们惜命,而是谁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和那些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斗,普通的打架斗殴他们处理处理倒是没什么,遇到了这种大规模械斗的,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真要处理的话,至少要南城区总局派人过来处理。 说到南城区的总局,就要提起一个人——金柯,金柯是目前南城局警局的局长,也就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坐上了城区局长的位子,像这种情况在华夏几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背后的家族势力大,把他送出来历练了。 来到中港市之后,金柯过的也算是顺风顺水,唯一让他感到不顺的,就是他刚来中港市那会儿被打脸了,他的表弟被人给打了,他出面也没好用,这件事他平日里虽然不提,可在心里终究是个解不开的大疙瘩,而打他金柯脸的不是别人,正是如今风生水起的百凤门二当家林昆。 金柯不是没想过要报复林昆,只是家族那头递过来话,说林昆也是有身份背景的,让他能不惹尽量别惹,万一惹出点什么麻烦来别连累了家族。 大家族里出来的年轻人,都必须得遵守准则,凡事必须以家族得利益考虑,这条准则谁也没搬到明面上来说,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遵守着。 在中港市待了好几个月了,金柯暗中一直盯着林昆,慢慢的也发现这小子的身份背景确实不一般,换句话说可能一点也不比自己的身份背景差,所以他才没敢明目张胆的报复,蛰伏了下来暗暗的寻找机会。 南城区昨天晚上发生大规模的械斗的消息一层传一层,很快就到了金柯的耳朵里,此时金柯正睡在他那宽大舒适的床上,脑袋里还回荡着昨天晚上宿醉留下的疼痛,身边躺着一个白皙漂亮的妞儿,是他昨天晚上在酒吧里刚交的女朋友,除了叫床的声音太专业以外,其余的都还算满意。 听到电话里的下属报告说昨天晚上管辖内发生了大规模械斗,金柯的第一反应是冒火的,冲着电话就大声的吼道:“特么的就这么点事大早上的就给我打电话,你们下边的这些个局长要是不能干,都给我滚回家去!” 对面的辖区局长被吓的一哆嗦,结结巴巴的道:“金……金局长,这次的械斗可能和百凤门有关,应该是咱们南城区几个大帮派间的斗争。” “嗯!?”金柯的眼睛顿时一亮,道:“你再和我说一遍,和谁有关?” “可……可能和百凤门有关,事发地距离百凤门只隔了两条街,而且有目击证人称,昨天晚上百凤门的二当家带着一群兄弟在那吃烧烤。” “好!”金柯嘴角阴森森的一笑,下令道:“马上组织相关的辖区领导,半个小时后总局开会,谁要是敢有事耽搁不参加,马上给我滚回家!” 挂了电话,金柯嘴角冷笑着自语道:“好,这次你小子可要落入我手里了。” “谁呀……”床上的尤物传来一声软绵绵的声音,眨着一双妩媚惺忪的眼睛,扯着半边的白色的被单遮住了半边脸,模样甚是的妖娆迷人。 “一个混蛋。”金柯笑着冲尤物道:“你再睡会,这是钥匙,觉得闷了就出去溜达溜达,晚上我回来后,你必须保证待在这里,否则我就是翻遍了整个中港市,也要把你给抓回来。” 尤物看了一眼金柯抛在旁边的钥匙,眼神里满是楚楚可怜的道:“亲爱的,你这是在威胁我么,人家可没答应要嫁给你,干嘛非得在你这呀。” 金柯抹了下鼻子,牛气冲天的坏笑道:“我说你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 “好吧。”床上的尤物撒娇道:“看在亲爱的长的帅的份上,我就再做一天你的女人,不过人家是要去上班赚钱的,待在你这就上不了班了,人家的包包还摆在新天地二楼的香奈儿柜台里,没钱赎不回来呀怎么办?” “呵……”金柯撇嘴一笑,道:“不就是个包么,多大点事,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给你买两个。” “真的呀!”尤物开心的笑了起来,道:“亲爱的,那你可不许反悔哟。” 穿好了衣服,出了公寓的大门,金柯摇头笑骂道:“这年头,女人都特么一个贱样,睡一觉就想要点东西,真特么的想当婊子还不忘牌坊。” “金局长,早啊!” 迎面突然一声问候传来,金柯抬起了头,就见马锦魁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金柯当然认得马锦魁,不光是马锦魁,南城区大大小小的黑道头目他基本上都认识。 “呵,这不是马老板么,大早上的来我这堵我了?”金柯皮笑肉不笑的道,他不光是对马锦魁印象不好,对任何一个黑道的大佬都没啥好印象,他自己是根红苗正出身,骨子里就瞧不起马锦魁这种野路子出身的。 马锦魁堆着笑脸道:“金局长这是说哪儿的话呢,我怎么敢来堵您,我这是亲自来拜访您的,一起吃个早茶,顺便再向金局长汇报点事情。” “哦?”金柯一针见血的道:“马老板,说的直白一点,咱们俩的道不同,说的难听点,我是官你是匪,你能有什么事情向我汇报?” 马锦魁笑着道:“金局长说的对,你是官我是匪,不过我可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匪,可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一点金局长你可得明察。” 金柯冷笑一声,道:“马老板,你就别在这和我说这些扯皮的玩意儿,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急着去局里开会,没功夫在这和你耗着玩。” 马锦魁笑着道:“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我要汇报的事和昨天晚上的械斗有关。” 金柯的眼睛顿时一亮…… 可能是生活过的太过安逸了,李富最近喜欢上了睡懒觉,五年前他是一个野心十足的男人,五年后的今天,他的那份野心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他现在只想搂着怀里的女人慢慢老去,守着眼下的这份家业安逸下去。 楼下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呼通呼通的敲的很急,李富极不情愿的坐了起来,冲着楼下大吼了一声,“谁啊,大清早上的催命啊!” 躺在他身边的女人坐了起来,温柔的对他说:“大清早上的就发火,对身体不好,而且也容易影响一天的心情,这是我第三次和你说了。” 李富盛怒的脸上马上温柔了下来,看着身边的女人道:“好啦,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随便发火了。” “嗯。”唐菲温柔的笑道:“快下去看看吧,一定是有什么急事。” “好,你再睡会儿。” 李富穿上了衣服就下楼,看了一眼门旁的监控,是自己的小弟站在门外,他随手就把门给打开了,门锁刚一打开的瞬间,突然就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了,他措手不及的被撞了个大趔趄,紧跟着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人给摁的趴在了地上,喀喀的两声响,手腕被什么东西铐上了。 “你们……”李富扭过头就要大骂,却看见一个戴着大沿帽身穿警装的人正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人冷笑着说:“李老板,我是南城区总警局的副局长耿飞,怀疑你和一起贩毒案有关,请配合我们调查。” 李富瞪着这位不速之客,刚要怒骂,这时楼上传来了温婉动人的声音,“富哥,什么事?” 摁着李富的两位民警一把将李富给提溜了起来,李富调整了口气回道:“哦,没什么事,来了两位警察局的兄弟,说是有事情要找我去谈谈。” “警察?” 楼上传来了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唐菲顺着楼梯下来,看到了门口站着的警察和背着手的李富后,脸上一阵慌张的表情,旋即转过头问向自称是副局长的耿飞,道:“警官,富哥这两年一直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可没犯什么法。” 耿飞冷笑一声,道:“他犯没犯法可不是你说的算的,我们得带回去调查一下。”说完冲身旁的两位民警递了个眼色,道:“带走!” 唐菲着急的就想要上去拦,却被李富出言阻止道:“菲菲,身正不怕影子斜,放心吧,我一定没事的。” 唐菲着急的冲站在门口的李富的手下递眼色,这别墅前前后后一共二十多个保镖,真要打起来了,眼前的三个民警必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站在门口的手下一脸的为难,唐菲倩追出了大门外想要亲自阻拦,混黑道的最忌讳被带进警察局,尤其做到了大哥的位置,一旦被带进去可能永远都出不来。 别墅的院子里站了不下三十个全副武装的民警,所有的保镖都被制止住了,唐菲也一下子傻眼了,这些民警不光把李富带走了,也把这些保镖都押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