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阴谋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六章:阴谋

第四百零六章:阴谋 周围,一片激烈的厮杀打斗,马帮和光头党的联合虽然在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但却丝毫也没占得上风,双方旗鼓相当,惨叫之声随处可闻,附近的那些路人不敢轻易上前看热闹,远远的躲到了百米开外。 林昆和冈司对视着,目光平静的尤如深秋的湖水,隐隐的泛起令人心悸的萧杀,时间在这一刻好似静止一般,万物世界在他们的对视中沉寂。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缓慢的汇聚成了一条细无声的河流,不急不慢的流逝着。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一缕入秋后的冷风,打在了他们彼此的脸上,令那本来就平静且充满萧杀的面孔,更添了一抹说不出的冷峻来。 冈司的嘴角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勾起一抹说不出是微笑还是什么的表情,语气平静的更如深秋的死水,低沉而又充满了萧杀道:“不错嘛。”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和冈司轻轻颤抖的嘴角比起来,更像是一抹秋后平静的阳光,“谢谢夸奖,你也挺不错的,只是这三年来的进步不大。” “呵……”冈司冷笑,语气中似乎少了一股中气,隐隐有着一抹说不出的无力感,就像是得了肺痨的人咳了半天之后没有气力说话一样,道:“你们华夏有话,成王败寇,今天你虽然赢了我,可以后不代表……” 话未说完,冈司的嘴角马上溢出了一股鲜血,与此同时他的胸前也洇红一道很长的血痕,手中握着的那两把白光森亮的手里剑,咔嚓咔嚓的两声脆响,那声音像极了发条崩断的声音,铛啷啷的断裂掉到了地上。 林昆左手轻轻的一颤抖,乌金漆黑散发着幽幽红光的鬼畜唰的消失了。 冈司脚下一个虚晃,身体向后倾倒,单手捂在胸前,脸上陡然间一阵扭曲的痛楚缭绕,他始终抬着头,眼神里充满不甘与愤恨的盯着林昆,左手中突然出现了两个白色的像乒乓球一样的小球。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预料到了冈司想要干嘛,但此时已经晚了,冈司将手中的两个小白球,一个掷向了林昆的脚下,另一个扔到了自己的眼前。 噗……噗! 两声轻响,林昆的眼前突然间一片白光闪耀,周围也全都是白色浓浓的雾气,等他从这团雾气中冲出来后,方才冈司站着的地方,同样是一团浓浓的雾气,而冈司此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昆愤恨的在空气中挥了一拳,自己早该料到冈司会用遁术,本来可以杀死他的,现在就让他这么逃了,这个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的忍者必定是后患无穷,并且自己答应过龙大相要帮他报仇的,现在只能是一场空了! 周围的厮杀依旧惨烈,林昆举目四望,忽然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他心里中暗叫一句不好,眼前的这团浓烟中有毒,这不是普通的忍者遁术! 暗处陡然间又是一道杀气射了过来,冈司根本没逃,林昆回过头,只见两把雪亮的忍者飞镖破开了眼前的白雾向他射了过来,带动起一阵的呼啸声。 林昆想要躲闪,可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一样难以挪动,身体里也空空的提不起一丁点的力量,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两把雪亮的忍者飞镖向自己射过来,一把是射向他的面门的,另一把直接奔着他的心窝来的。 死亡临近的气息如此的清晰,林昆咬牙悔恨,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对冈司这么大意,对方好歹也是岛国的三大忍者之一,对战中的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可能导致满盘皆输,高手之间的对决本就是如此的。 自己今天真要是嗝屁在这了,到了地下见到了过去牺牲的那些战斗,以及被冈司杀死的无辜生命,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向他们解释…… 眼看着那两把忍者飞镖就到了跟前,这时忽然间一个人影冲了过来,这人影身高马大,手里抡着个大铁棒子,呼的一声就向林昆的跟前劈了下来。 林昆此时已有些精神恍惚了,看不太清眼前的状况,只听铛啷啷的两声脆响,那两把忍者飞镖似乎被硬生生给砸到了地上,紧接着就听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昆哥,昆哥你没事吧!”一只大手扶了过来。 龙大相把林昆从那团白烟中扶了出来,林昆使劲晃了晃脑袋,意识清醒了不少,刚才的那团白烟中有极强的麻醉药,麻醉药的麻醉力越强,往往持续的时间越短,深呼了两口大气之后,身体也不再那么无力了。 “你怎么来了?”林昆看着龙大相问。 “听到这边有打斗声就带着兄弟来了。”龙大相关切的问:“昆哥,你没事吧?” “没事,那冈司太狡猾了,我也太大意了,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还真就着了他的道。”林昆笑着拍拍龙大相的肩膀:“昆哥欠你一条命。” 龙大相道:“昆哥,你这是说什么呢,我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要不是你我早死在越南了,这辈子只有我龙大相欠你的,没有你欠我的。” 林昆笑着道:“行了,都是兄弟就别说欠不欠的了。那冈司受了重伤,应该跑不远,你带些人去追追看,能追上更好,追不上赶紧回来,千万别冒险。” “昆哥,那你……” “放心,我没事,那麻醉的药有效时间很短,我能保护自己。” “嗯,那我带几个兄弟去追,你千万小心,你要是有什么事,我这辈子都得悔恨。” “行了,你小子就别墨迹了,赶紧去吧!” “嗯。”龙大相点头,招呼了几个兄弟就沿着地上的血迹向南追了去。 林昆坐在路边望着周围,双方的小弟厮杀的正酣,龙大相新带来了一群小弟加入,马上就改变了方才僵持的战局,此时百凤门一方渐渐占据了优势,马帮和光头党的联合虽然人数众多,但人心不齐,渐渐被打的溃不成军,好几个剃着光头的小弟丢掉了手里的家伙事趁乱逃了。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抬起头望向夜空,漆黑的夜空一点星光也没有,月光也是羞答答的躲在乌云后,今天晚上南城区注定是平静不了了。 马锦魁坐在他的私人会所里,他那不争气的弟弟马锦彪也在,同样是一个妈生的两个人,马锦魁看起来沉敛有心机,而马锦彪看起来完全就是朽木不可雕。 马锦魁一脸忧虑的望着窗外,手里夹着的雪茄半天都没抽一口,马锦彪则一脸的吊儿郎当,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像个二十多岁的愣头青一样,左手端着一杯红酒,右手握着手机在那啪啪啪的点着,嘴角泛着一片淫光,时不时的还嘟囔句:“这小骚蹄子太骚了,今晚得给上了!” 马锦魁转过头,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说锦彪,你都老大不小的了,就不能成熟一点?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女人,就你这样一辈子都没出息!” “谁说我没出息了。”马锦彪不服气的反驳道:“我比任何人都有出息。” 马锦魁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深呼了一口气道:“好,你和我说说你有什么出息?” 马锦彪理直气壮的道:“我有一个好哥啊,我哥供我吃供我住,谁能比我有出息,有这么一个好哥?” “……”马锦魁一阵的无语。 马锦彪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笑了起来,道:“我说哥,你就别恨我不成钢了,我这辈子就这副德行了,你怎么说我也都这样了,你还是多把心思用在别的事儿上吧,我就只管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就好了。” 马锦魁摇头叹息,道:“锦彪啊,你是我弟弟,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我都没意见,大哥也实话跟你说了吧,大哥心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不好的预感?”被马锦魁这么一说,马锦彪的心底也是咯噔一声,大哥一直都是个沉稳的人,他说有不好的预感,那肯定就是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今天晚上的事情恐怕是对我们不利。”马锦魁看着马锦彪说,脸上一副肃穆的表情。 “大哥,难道它百凤门还成精了不成?咱们去了那么多的兄弟,张磊也出了几十号的兄弟,就算它百凤门再牛x,能斗得过咱们?”马锦彪道:“更何况咱们还有那个冈什么司,他不号称是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么,那个姓林的是能打,他还能打的过冈司?大哥,你想多了吧?” 马锦魁没说话,过了良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但愿是我想多了吧。”旋即看着马锦彪道:“锦彪,如今的马帮这份产业,都是大哥一手打下来的,为了你我兄弟以后能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咱们还是保险一点的好。” 马锦彪无良归无良,但绝不是傻子,马上问道:“大哥,有什么事你尽管安排吧。” 马锦魁目光突然变的阴冷起来,道:“必须把李富拉到咱们的阵营里,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从实力上来讲,如今的百凤门是过去的疯皇集团和百凤门的合体,我和张磊达成联盟,也只是和如今的百凤门旗鼓相当,这时候要是把李富的斧头帮给拉进来,那我们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到时候就是它百凤门再牛x,对上了三大帮派的联合,也只有乖乖被宰的份儿!” 马锦彪不解道:“可是大哥,那李富不是很顽固么,咱们怎么让他加入?” 马锦魁目光里闪过一丝阴险狡诈,呵呵笑道:“人都是有弱点的,他李富活了大半辈子,现在的心思全都在一个小狐狸精的身上,只要把那小狐狸精给抓了起来,扣在咱们的手里,他李富就是再顽固也得认栽!” 马锦彪嘿嘿一乐,道:“大哥就是大哥,总能想到特殊的法子。”脸色忽然一变,为难的道:“大哥,李富那小妞我知道,可我怎么才能把她给抓来呢?李富那么在意她,一定会派诸多的保镖护着,想要得手恐怕难吧。” 马锦魁阴森的笑道:“这你就放心了,我既然想的出来,就肯定有对策,你只需要带上十几个身手好的兄弟,直捣黄龙把那小妮子抓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