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南城区大动荡(1)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四章:南城区大动荡(1)

第四百零四章:南城区大动荡(1) 一通咆哮过后,仿佛无数的导弹撞击地球,站着的三个手下被马锦魁喝斥的狗血淋头,可即便是这样,也消除不了马锦魁此时心中的不快。 “去,把百凤门给我平了,他们既然敢来砸我的场子,我必须给砸回去!”马锦魁挥着胳膊,满腔怒火的大声喝喊道,那声音的气势就像是要掀开楼顶一样。 三个手下一齐应了一声,这被马锦魁骂了老半天了,他们的耳朵木了,声音也木了,声音既小的跟蚊子一样,又没有什么决然的气势,这更把马锦魁给气坏了,他无法忍受自己的手下窝囊的就跟虫子一样似得,抬脚狠狠的冲三人一人踹了一脚,大骂道:“滚,都特么的给我滚!” 三个手下赶紧麻溜的退出办公室,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以为可以逃出这是非之地了,却又被马锦魁大嗓门的给叫住了:“你们给我等等!” 这三人此时的心情真不好形容,纠结是必然的,惶恐也是必然的,唯唯诺诺的重新站成了一排,站到了马锦魁的跟前,一个个把头低的老低。 马锦魁深吸了一口气,消了点气道:“你们先别上带人过去,等我给张磊打个电话,让他派些人过来配合我们,既然达成了协议,就必须要有难同当!” 三个手下听的云里雾里的,他们还不知道马帮和光头党已经达成了盟友。 接到马锦魁的电话后,张磊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出人帮忙,而且这一出就是三十个人,一个帮派总共也就一百多个人,张磊肯出三分之一的人来帮马锦魁的忙,足以见得张磊这次是实心实意的和马锦魁合作。 马锦魁自己又出了六十多个人,算上张磊派出的手下,一共是九十个人,分十个面包车坐下,纷纷扬扬气势汹汹的就向百凤门开了过来。 林昆料到马锦魁会反击,但没想到会这么快的就反击,而且还兴师动众的出了这么多的人,百凤门上下加起来也就百八十的战斗力,马锦魁一下子出这么多的人,这架势绝不像是要砸场子,而是要把他百凤门给彻底摧垮了。 林昆很欣赏马锦魁的野心,带着这一群小弟过来的,表面上看是几个二流的小头目,实际上暗地里马锦魁也坐着他那辆黑色的防弹奔驰车过来了,一起的还有冈司和胡欢,胡欢和张磊手下的五个大汉比试受了伤,本来是躺在医院里疗伤的,可一听说马帮出了事,完全不顾个人安危,强行的从医院里的逃离了出来,要么说马锦魁对胡欢最信任,就凭胡欢的这一份常人所不具备的用心,马锦魁就必须视他如铁杆心腹。 如果没有冈司和胡欢坐镇,林昆还真不怵这九十多个小弟,过去在战场上那会儿,单单就用一把鬼畜,就不知道挑破了多少个敌人的喉咙,所以说眼前这九十个小混混,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具备太大的危险。 但事实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冈司和胡欢都来了,林昆没有和胡欢过过招,但听蒋叶丽说过关于胡欢的事,也深知道马锦魁手下的这条恶犬不好纠缠。 林昆和二十八个小弟正吃的乐呵呢,突然就被九十多个小弟给围住了,小弟们马上放下了手中的吃食,拎起手中的家伙,一个个瞪着眼睛就准备拼命,人数上他们是占绝对的劣势,但气势上却一点也不输。 其中一个二流的小头目冲林昆训斥道:“你带着人说砸就砸我们的场子,今天我必须带着兄弟们把这口恶气给出了,你小子就等着倒霉吧!”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他根本就不鸟这个二流的小头目,老子是百凤门的二当家,这小子顶多也就是个二流的小头目,级别都对不上的玩意儿有啥好说的。 林昆实在懒得和这货掰掰,当着众目睽睽的目光走到了这个二流小头目的跟前,脸上挂着的是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突然就一个大耳刮子抽了下来…… 这一耳瓜子的速度特别的快,这个二流的小头目,也包括周围的几个人,全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结果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刚才底气十足的二流小头目‘啊’的一声痛叫,整个人应声栽倒在了地上,光倒在地上还不算完呢,嘴里冒着白沫浑身抽搐着。 其他的人全都惊的一凛,不过很快就回过神了,回过神后也不知道谁喊的一句,“兄弟们,给我上!”应声,那九十多个小弟发了疯的就扑了上来。 林昆手下的小弟各个都不是怂货,在这种以少对多的情况下,没有人犹豫,挥着手中的家伙事就冲了上来,两帮人一下子就械斗到了一起。 有械斗就肯定有惨叫和流血,大排档里其他还在吃烧烤的人,全都一窝蜂的散开了,就连大排档的老板也赶紧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躲开,以免溅到了身上血。 不得不说林昆选的这二十八个小弟各个都是精英,一个人平均对上两三个人也不怎么吃亏,可惜对方的人数比己方多的太多,二十八个小弟很快就有人倒下了。 林昆挥起拳头蓄足了力道,冲着周围冲上来的这些个小喽罗,一人一拳,一拳干倒一个,这些小弟自我感觉挺凶悍的,在咱们林大兵王的面前,真就如大萝卜和大白菜一样没用,上过战场的人和正常人绝对不一样,经历过战场的洗礼,哪怕一个现实中再怂的草包,也能变的非同一般的威猛,更何况咱们林大兵王还是昔日漠北军区的狼王,身手自然牛x! 暗地里突然一道黑影冲了过来,林昆眉头一蹙,一股凛冽的杀气正在逼近,而且这杀气很熟悉,林昆稍稍的一辨别,就知道是冈司偷袭来了。 林昆快速向后躲闪了一下,对方是冈司,他不敢大意,堪堪的躲过了这凌厉的一记,等他躲避完了之后,冈司突然凭空消失了,留下一片茫然的空旷。 “呵,又和我玩忍术呢?”林昆玩味的笑道,同时将浑身上下的神经绷紧,只要这周围一旦有一个风吹草动什么的,他马上就能感觉的出来。 果然,后背处一阵微凉的寒意袭来,感觉马上就要有冷兵器刺入背心了,林昆马上又快速的向一旁横了一步,同时抬起脚对着刚才那块虚空的地方猛的扫荡了过去,马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伴着一声闷哼,一道黑影从虚空中被踢了出来。 冈司捂着胸口倒退,林昆赶紧趁机一步‘飞’了起来,一连串的双连踢,准确无误的踏在了冈司的胸口上。这一连串的连击,林昆没有用百分之百的力道,但也用了百分之六七十,本以为冈司应该痛叫一声丧尸些许的战斗力,可冈司只是痛叫了一声过后,整个人唰的又凭地消失了。 林昆警惕的看着周围,半分多钟也没个什么动静,淡淡的笑道:“你这样藏来藏趣有什么意思么,光靠这见不得人的本事你是赢不了的。” 林昆的话刚说完,背后又是一阵寒气袭来,林昆刚伸手去要抓住那丝感觉,结果那丝感觉突然又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痕迹也没有。 林昆的眉头蹙了起来,这冈司要是这么玩的话,那可真就是一个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