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反击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三章:反击

第四百零三章:反击 把关的小弟态度礼貌的将三楼不准上去的规矩和五个美女说了一遍之后,五个美女并没有趁着酒醉而闹事,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讪讪下楼,其中一个长相乖巧的女孩回过头向楼上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贪婪的笑容。 林昆来到了蒋叶丽的办公室,他不是来和蒋叶丽鱼水之欢的,他现在没那个心情,蒋叶丽同样也没那个心情,蒋叶丽替他倒杯了茶醒酒,坐在了他的身旁一言不发等他开口。 林昆将雪茄捻灭,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说:“咱们今天晚上得搞出点动静。” 蒋叶丽态度很从容,道:“你看着办就好了,我不想再问道上的事了。” 林昆看着蒋叶丽,蒋叶丽也看着他,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平静的令人有些心慌,蒋叶丽嘴角浅浅的一笑,一股春风般的温暖浮现,含情脉脉的看着林昆说:“我不要求别的,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林昆笑着摸了一下她的脸颊,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蒋叶丽道:“今天晚上你要亲自出去么?” 林昆点了点头,道:“大相受了伤,虽然不严重,但我希望他能好好的调养一样,留他在这儿镇场子,我带上十几个兄弟去马帮的地盘上走一遭。” 蒋叶丽微笑着点点头,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温情,同时也充满了信任,她相信一定会把事情做的漂亮,马锦魁即便再老奸巨猾,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和疯皇集团的那一次大战后,百凤门的小弟经过了一次大换血,原班的人员已经不多,当初留下来的都是对蒋叶丽忠心耿耿的,林昆把这些人留在了百凤门,万一发生什么情况,这些人一定会拼死的守卫百凤门守卫蒋叶丽,他选了二十八个新招的小弟,坐着四面包车向马帮的地盘驶去。 南城区的这几个帮派所经营的场所大致都相同,主要是围绕着夜场建立,包括酒吧、ktv、迪吧,偶尔还掺杂一些违法的地下勾搭,比如说赌场、拳场等等。 马帮的经营范围很广,除了旅游业之外的所有产业,马帮的名下都有,这都是马锦魁这么多年经营下来攒下的家底,不得不说马锦魁是一个道上的大佬,更是一个擅于经营的商人。 林昆带着一干人等先来到了一家ktv,这家ktv是马锦魁名下的产业,之所以带人先来到这,没有别的原因,而是这家ktv距离百凤门的地盘最近。 四辆面包车停在了这间挂着‘马家ktv’的ktv正门口,站在门口的保安一看一下子来了四辆面包车,马上就察觉到情况不妙,这门口一共是站了六个保安,其中一个头头模样的保安扭头就想要向里面汇报情况,停在最前面的面包车里突然呼啸的一声飞出一个黑色的物体,直接就砸向了那个头头模样保安的头部,顿时就听砰的一声响,头头模样的保安应声痛叫了一声,一下子被砸的趴在了地上,一只拖鞋落在他的身边。 ktv门口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向面包车看过来,停在前面的那辆面包车的门最先打开,林昆大摇大摆的从上面下来,他左脚踩着一只拖鞋,右脚光着。 门口余下的五个保安稍稍的一怔,紧接着一个保安凶神恶煞的就冲林昆喊道:“小子,刚才是你打的人么!”说着,这五个保安就向林昆走过来。 林昆低头看看自己光着的脚丫,嘴角轻佻的笑道:“好像是我的拖鞋。” 这五个保安很快就走到了林昆的跟前,全都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看就是要狂殴林昆,这时林昆身后面包车们突然哗啦一声拉开了,一群穿着狂野,手里拎着家伙事的小弟纷纷的涌了下来,其余的三辆面包车也同时打开了车门,一下子二十八个小弟团团的将这五个保安给围住了。 这五个保安马上就蔫吧了,脸上的表情比吃了苍蝇还难看,方才的那气势汹汹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五个人十条腿一起没出息的抖了起来。 被拖鞋给打趴下的保安头头爬了起来,他想趁乱赶紧到ktv里报信,结果他刚迈出一步,隔了他十几米远的林昆随意的把左脚往前那么一摔,就见那44码的拖鞋,在空气中划过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砰的一声又砸中了保安头头的后脑勺,这保安头头又是惨叫了一声,扑通了一声倒地。 林昆冲身后的二十八个小弟招了下手,这二十八个小弟很有默契的捂住了五个保安的嘴,然后快速的将五个人给殴的趴在了地上直抽搐。 门口站着看着热闹的还有几个服务员和准备进ktv里唱歌的小年轻,林昆走在最前面,冲那几个服务员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你们提前下班了。”转过头又对那几个要进ktv里唱歌的小年轻道:“今天晚上这儿歇业,你们可以到马路对面的ktv去玩,提我的名字有啤酒送。” 几个小青年完全被吓傻了,他们倒不是怕别的,而是被林昆身后跟着的那二十八个小弟给震慑住了,这二十八个小弟全都是身高马大的,而且个个一脸的凶相,手里头还都拿着家伙事,一看就是黑社会嘛! 平时在电影里看到黑社会都会觉得很酷,可真在现实中遇到了,完全跟酷不酷无关了,眼前的这几个小青年完全被吓的呆住了,直到林昆拍拍他们的肩膀,他们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后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林昆穿上了拖鞋,踩着保安头头的‘尸体’就向ktv里走去,刚一进去就要服务员主动笑脸迎上来,热情礼貌的招呼道:“大哥唱歌呀,几个人啊?”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身后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走进来,迎上来的服务员脸色马上变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调头就要往里面跑,结果刚转过身,林昆一巴掌就冲他后脑勺拍了过去,啪的一声响,直接将其拍了一跟头。 林昆重新向这二十八个小弟叮嘱了一遍,千万记住不要伤及了无辜,包括来这消费的顾客和服务员,能不动手的尽量别动手,他们主要是来砸场子的,不是来砸人的,不过要是遇到反抗的,倒可以狠狠的整。 二十八个小弟都是手上利索之辈,也都是唯林昆命是从的,林昆叮嘱完了之后,这二十八个人马上就像是山上下来的良民土匪一样,一路上气势高昂,却不随便打人,只是对ktv的硬件动手,并把来着消遣的顾客都赶出去。 ktv里都是有看场子的,这家ktv也是同样,ktv里常驻十几个看场子的小弟,一看有人过来闹事那还了得,纷纷抄着家伙就出来干架,结果被林昆这二十八个身手矫捷的小弟围在一起叮咣的一顿的暴虐。 林昆完全是按照军事化的规范来带领这些小弟,规定的任务时间是二十分钟,这二十八个小弟在那一顿叮咣的乱砸,他则坐在ktv的门口叼着雪茄看热闹,每逢有要进来唱歌的小青年,他都很有礼貌的微笑说:“对不起,这儿今天歇业了,你们可以到马路对面的ktv消费。” 到这消费的什么样的人都有,除了一些好好先生、好好姑娘的小白领们外,还有一些高中生、大学生,另外也有一些在社会上瞎混的地痞无赖,白领和学生们自然好说,林昆说歇业了他们马上就换地方,那些个在社会上混的地痞无赖就不怎么好办,本来还有人想和林昆掰扯掰扯,可一看到ktv里面的情况,尤其那些个拎着家伙事一顿猛砸的小弟后,这些个不入流的地痞无赖,马上都蔫吧的一声不吭,乖乖的溜了。 二十分钟很快就到了,全体二十八个小弟齐刷刷的来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叼着烟卷站了起来,目光透过这二十八个小弟的肩膀四周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嘴角轻轻的一笑道:“走,咱们换下一个场子去。” 趴在地上望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这家ktv的负责人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哭声道:“大……大哥,出事了……” 不动则已,一动必须就得玩大的,林昆今天晚上带着28个小弟出来,就没打算给马锦魁来轻的,出来之前他已经大致的预算好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就能把马锦魁手底下的几处大产业给砸个遍,这中间马锦魁肯定是会派人出来防范的,他没打算和马锦魁正面冲突,就先和他打游击战。 林昆兵王出身,对作战的战术安排十分精通,他只是稍稍的用了一个声东击西,这一个晚上就把马锦魁手下的人溜的跟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蹿。 午夜过后,四辆面包车停在了距离百凤门很近的一家路边的烧烤大排档,二十八个小弟,算上林昆一共二十九个人,分四桌坐下,林昆做东请客,为今天晚上的行动成功庆祝,吃的随便吃,但酒每人只能喝一瓶,这是为了防止马帮今天晚上会搞反击,别到时候一个个喝的人仰马翻的,到时候马帮的人杀来了,这二十八个精英小弟全都站都站不稳。 这些个小弟都听说过林昆的事迹,加上平常林昆对所有的兄弟都不差,他们都打心眼里钦佩、敬仰林昆,往往越不把自己当大哥的大哥,越是能得到小弟们的拥护爱戴,林昆平时就是标准的没有大哥架子。 这边吃喝的热火朝天,南城区的另一个角落,马锦魁已经连摔了三个茶杯了,这三个茶杯都是他最珍爱的一套茶具里面的,一共是四个茶杯,摔的只剩下他手中那最后的一个了,他的手紧紧的抓着茶杯,手背上的青筋暴跳,在他面前站着的三个手下,全都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无能,混账,饭桶!”马锦魁怒声的叫骂道:“平时老子花那么多的钱养你们,到了关键的时候,你们的脑袋一个个笨的跟石头一样,让你们去守住场子,你们特么的一个也没守住,还被伤了那么多的兄弟,你们特么的都干什么吃的!” 三个手下低着头,每一个人敢抬头的,也每一个人敢吭声的,他们也都是跟马锦魁混了好多年的,算是马锦魁一手提携起来的,马锦魁提携他们不光因为他们忠心,在马帮诸多的小弟中,他们三个绝对是翘楚。 今天晚上他们三个奉马锦魁的命,带着一干的小弟去保护余下的场子,结果被兜了一圈后,一个场子没保住不说,还受伤了十几个手下,他们也实在是没办法,百凤门的那群人真就跟猴子一样精,根本逮不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