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冈司的弟弟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二章:冈司的弟弟

第四百零二章:冈司的弟弟 夜,深邃且旷远…… 楚静瑶和澄澄没在家,林昆也就失去了回家的意义,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医院,看望了下脱离危险期的刘刚,刘刚目前的情况得到了好转,林昆特意找医生问了下,照目前的这种情况维持下去,过个两三天人就能醒过来,不过想要彻底的康复到出院,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日子。 林昆安慰耿月娥道:“嫂子,只要人没事就好。”并且向耿月娥保证,刘刚住院这段时间的所有开销,全部都由百凤门出,请最好的医生,住最好的病房,不惜花费多少钱,一定要让刘刚平安顺利的从医院里出来。 在林昆的人生字典里,伙伴可以有很多,但真正的朋友和兄弟却是少之又少,为了朋友和兄弟,付出的再多都值得,哪怕是付出了生命。 林昆又特意的叮嘱了守在医院的几个小弟,让他们百分之二百的警惕,一旦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务必要在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他。 此时,冈司正待在马锦魁提供的会所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受伤,尤如伤了他的羽翼,他静静的盘腿坐在会所的地板上,闭目养神,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冈司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嘴角马上勾起了一丝和蔼的笑容,认识冈司的人都知道,他几乎从来不笑,即便是笑也是阴测测的,像这么和蔼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绝对是一百年才能见到一次的。 “冈川,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冈司对着电话笑着说,冈川是他唯一的胞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但走的人生道路不同,冈司选择了做佣兵,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冈川则上大学学习经营管理,做了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的社长。 “抱歉,我不是冈川社长,我是他手下的员工。”对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岛国话说的很溜,但一听就能听出来是华夏口音。 “哦?我弟弟呢?”冈司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僵硬,连语气也变的冰冷起来,隐隐的一阵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冈川社长正在医院,是他让我打电话联系您的。”说话的这不是别人,正是沈曼的老爸沈中山。 “地址告诉我,我马上过去!”冈司抑制不住激动的说道,弟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曾发过誓,谁要是敢碰他的弟弟,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冈先生,你现在不是在岛国么,过来的话恐怕……”不等沈中山在电话里把话说完,冈司咆哮道:“把医院的地址告诉我,现在、马上!” 沈中山一下子被吼的懵了,过了两秒钟才颤颤巍巍的把地址说了出来,然后电话的另一头啪的一声挂断了,一阵盲音伴随着心跳嘟嘟响起。 旁边沈曼的母亲疑惑的看着他,沈中山尴尬的笑了笑,“冈社长哥哥的脾气好像不太好,这性格未免也有点太急了,岛国到中港市大老远呢,最快也得明天能过来吧。” 沈曼的母亲担心的道:“中山,不会有什么事吧,我怎么突然有些担心呢?” 沈中山故作轻松的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咱们也是出于好心对不对。” 沈曼的母亲道:“好心没办成好事,现在冈社长还住院了,我怕你……” 沈中山笑着打断道:“别瞎害怕了,我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不是靠巴结哪个领导,而是凭真才实干,即便这家企业不用我了,聘我的人多了去了,你就放心吧,我总归不会为工作发愁的,你也不用为生活发愁。” 沈母笑着点点头,可心里头还是难免的担心。 平静的走廊尽头,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浑身煞气凛然的男人,正闷着头向这边走来,和他擦肩而过的人全都不由的纷纷让开,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沈中山夫妇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心里头忍不住的咯噔一声,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强大的令人心里压抑。 沈中山夫妇从来也没见过冈社长的这位哥哥,但直觉告诉他们,这个人应该就是冈社长的哥哥,除了相貌隐隐有些相似之外,除了冈社长的哥哥,沈中山没有通知任何人冈社长在医院里,这主要也是冈社长的意思。 冈司直接走到了沈中山夫妇的跟前,脸色阴沉的冲沈中山问道:“刚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沈中山道:“你是冈社长的哥哥?” 冈司低声怒道:“回答我的问题!” 沈中山被吓的心底一哆嗦,道:“是我。” 冈司语气冰冷的问:“我弟弟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沈中山道:“医生说身上几处轻微的骨折,问题不大,做个小手术就好了。” 冈司突然一把揪住了沈中山的衣领,铿的一声把他顶在了墙上,怒喝道:“谁伤的我弟弟!” 沈中山唯唯诺诺,心底出于对女儿的保护,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旁的沈母赶紧过来想要拉开冈司,却被冈司一个冰冷的眼神给震慑住了。 冈司的手指抵在了沈中山的脖子,语气阴冷的仿佛极低吹来的冷风一样,阴森森的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快说是谁伤了我弟弟,否则……”指上的力道渐渐加大了起来,沈中山明显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了。 “嘿,干什么呢!” 远处传来了一声呵斥声,两个医院里的保安手里抄着警棍快速的过来。 冈司回过头冷冷的瞥了两个保安一眼,什么都没说,两个保安却是拎着警棍不依不饶的逼过来,冲着他警告道:“赶紧把人放了,这里是医院!” 冈司目光阴鸷的看着两个保安,伸出手勾了勾,示意让他们两个过来。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一眼,而后警惕的走过来,在距离冈司不到半米距离的时候,其中一个保安刚要开口再次警告冈司放人,却只见空气中两道虚影闪过,就连距离最近的沈中山都没有看清冈司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两个保安同时‘啊’的惨叫一声,丢掉了手里的警棍,抱着脸躺在了地上。 冈司再次将冰冷的目光看向沈中山,沈中山吓的身子都软绵绵了,一旁的沈曼的母亲更是紧张,替他开口道:“是被一个叫……叫林昆的人伤的。” “林昆?”冈司的眉头皱的更深,脸上那阴沉的表情仿佛聚集了一团雷阵雨一样,他不知道中港市有多少个叫林昆的人,但能把他弟弟给打伤的,他首先想到的还是交过两次手的林昆,因为他弟弟冈川也是有真功夫的,碰上一般的人都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唯有那个林昆…… 冈司眉间的杀气陡然浓烈了起来,周围空气的温度仿佛都随之下降,咬牙冲沈中山问道:“说,那个伤我弟弟的林昆的体貌特征是什么!” 沈中山支支吾吾还是说不出来,主要是冈司手上的力道用的有点大,即便他想说也不会那么顺畅,一旁的沈曼母亲这时有心要说,但这么一着急,还真就形容不出林昆的容貌,就知道是一个身材削瘦的大高个。 冈司问道:“是不是大高个,很削瘦,皮肤呈古铜色?” 沈中山和妻子一起点头。 冈司又问:“他为什么对我弟弟动手?” 沈中山和妻子互相看了一眼,而后由沈曼母亲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缓缓的说了出来。 冈司听完之后一把将沈中山松开了,坐在了手术室外的长椅上,沈中山夫妇一时间完全有点懵了,傻傻的愣在那儿不知道是该坐下呢还是就这么一直站着。 冈司这次到中港市来本来就是为了杀林昆而来的,经过这件事之后,他的杀心更重了…… 灯红酒绿,平静无垠的夜空下,这座城市肆无忌惮的喧嚣着它的狂野,那些白天躲在匆忙深处的压抑灵魂,此时彻底的爆裂开来,几近疯狂。 林昆站在百凤门二楼的楼梯旁,旁边是一扇不大不小的窗户,透进来几缕外面的光芒,朦朦胧胧那么虚弱,dj在舞池的中央炸响,无数肉体在那狂躁的扭动着,灵魂像是暂时脱离或是已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渊。 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朦胧的光芒散落在他的发梢上,脸颊像是刀刃一样的尖锐,乍一看这绝对是一个带着莫名气质的型男。 楼梯下几个女孩朝这边指指点点,她们的脸上沾染着七分的醉意,倒映出心底掩藏不住的欲望,每一个走进夜场的人几乎都抱着同一个目的,没有谁会只是单纯的喝一杯那么简单,只是目标的选择与被选择罢了。 林昆不是在扮酷扮忧郁,而是在琢磨该怎么和马帮打这一场战争,刘刚被砍成了重伤,马帮已经先动手了,接下来自己要是不整出点动静回应过去,那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可究竟要怎么动手,从哪动手呢? “嗨,帅哥!” 楼梯下的几个女孩妩媚的冲林昆打招呼道:“有时间么,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林昆咧嘴一笑道:“早点回家休息吧。” 几个女孩一起咯咯笑了起来,模样妩媚的道:“帅哥,没看出来你还挺会关心人的嘛,你下来陪我们喝一杯,喝完了我们就回家,怎么样呀?” 林昆举起手中的酒杯,冲几个女孩敬了一下,“我干了,几位美女随意。” “帅哥,我们不要这样啦,你下来陪我们喝一杯才算数。”女孩们反驳道。 林昆笑了笑,不搭理这几个醉醺醺的女孩,转过身向楼上走去,几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要罢休的意思,噔噔噔的就朝楼上追了过来。 百凤门的三楼是办公室和首脑级人物居住的地方,在楼梯口处设有小弟把关,林昆走上去自然没受到任何的阻拦,这一行五个女孩毫无疑问都被拦住了,把关的小弟都是经过培训的,素质及涵养都是相当的高,毕竟来到这里消费的都是顾客,对待顾客就要像对待上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