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打倒社长 - 神兵奶爸

第四百零一章:打倒社长

第四百零一章:打倒社长 年轻有为气宇轩昂的冈社长压根就没瞧得上林昆,这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城里的花花公子,碰上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土包子,不论从外表、气质还是事业上,他都有十足的信心胜过林昆,此时又多了一条——身手! 本来心里头就有着一股火气,自己看中的女人居然被这么一个无赖一样的小子给截胡了,趁着这个机会冈社长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狂虐这小子! 过了三招之后,林昆开始认真起来了,他这辈子最不怵的事就是打架,从乡下到部队里,再从部队里到战场上,甭管是群架还是单挑,咱们林大兵王几乎就没有什么败绩,眼前这位年轻有为的冈社长,在围观的这些人眼里是个武功的高手,但在他的眼里完全就是花拳绣腿,这腿脚踢的再漂亮有啥用?本质性的问题是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杀伤力。 林昆也不打算再和这位年少有为、一表人才的冈社长墨迹了,让他三招也算说的过去了,抬起手挑衅的冲冈社长勾勾手指,嘴角笑容戏谑。 “啊!” 冈社长拿出了他的武士道精神,捏着嗓门怪叫了一声,脚下猛的一蹬地,整个人噌的一下就向林昆奔了过来,这一次用的还是腿,凌空劈! 凌空劈在腿功中属于绝对刚性的,讲究的是速度和力量的结合,快准狠,真要是被这招给击中了,即便不当场倒地昏迷,怕是也没什么反抗能力了。 这一记凌空劈在常人的眼里,那当真是无比的犀利,并且根本无法躲闪,可在咱们林大兵王的面前,完全就是小儿科,他脚下稍稍的一个错步,轻而易举的就躲过了这凌厉的一击,同时双手挥出,两条胳膊成交叉状锁住了力劈而下的腿,冈社长急忙的反应过来,马上凌空一个半转身,另一只脚踢了过来,想要像第一次被林昆抓住脚踝那样踢开林昆,结果林昆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两只胳膊用力的一甩,直接将冈社长给摔到了地上。 呼通的一声…… 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冈社长飞踢到被林昆给摔到地上,也就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而且看林昆摔冈社长那最后一下子,仿佛他摔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随便的一个枕头一样轻松。 咳咳…… 冈社长连咳了两声,浑身上下被摔的散架一般的疼痛,擦了一把嘴角隐隐溢出的一丝血迹,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向林昆的目光由先前的蔑视,逐渐变成了惊恐,他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这个痞子一样的男人了。 林昆的嘴角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这一抹笑容云淡风轻,似有似无,仿佛看透了世间所有的一切,又仿佛带着一股凌然的傲气俾睨一切…… 这绝对是一个职业痞子的笑容,吊儿郎当,像是在对全世界说,你能奈我何? 冈社长的脸色很难看,一方面是刚才被摔的,另一方面他确实有些怕了,他也不是个傻瓜,就从刚才的那一招来看,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他又不甘心,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认输,于是咬牙又冲向林昆。 刚才始终用脚,这一次冈社长变换了招数,双拳双脚同时向林昆招呼了过来,单单用脚他是想要快速的取胜,拳脚并用则是完全发挥出实力。 如果想要玩一会儿,林昆完全可以见招拆招,走个十几二十招的,把对方的招数全都摸清,可他没心情玩,也不想玩,于是乎双拳如雷般的挥出,首先一记重拳尤如流星破空一样砸向了冈社长的面门…… 冈社长手上的动作还在半空呢,忽然就感觉迎面一阵劲风袭来,一团黑漆漆的影子以闪电般的速度,气盖山河般的气势就砸了过来,不等他反应过来该如何的应对,就听空气中砰的一声闷响,他的两眼一黑,身子陡然间变的轻盈起来,就像是往肚子里打了一团氢气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他手上、脚上所有的招式,都在空中变成了凌乱的花朵…… 冈社长的身体在空气中大幅度的向后飞,直接就要飞出这一小块空地了,按照事先定好的规则,飞出这一小块地就代表输了,咱们林大兵王还没玩够,要是就让这小子就这么输了,未免有点太便宜他了,不冲别的,就冲他刚才在楼上说的那番禽兽的话,也得狠狠虐这货一遭! 林大兵王绝不客气,直接伸手抓住了冈社长的脚,就在他整个人即将飞出空地的边界上,硬生生的给拽了回来,旋即吧唧一声给摔在了地上。 “啊!” 冈社长忍不住的惨叫一声,脸上挨了一记重拳险些昏厥,这又被硬生生的摔了一记,身上所有的疼痛化作了丹田里的一股气,大声的吼叫了出来。 接下来林昆没有再用什么招式,只用最简单最直接最贴切的小混混打架的招式,亮起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很有节奏感的在冈社长的身上踩了起来,随着每次大脚板子砰砰的落下,冈社长都要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惨叫声刺穿了老城区的天空,使得这一方老迈的地域变的不平静起来,几行白鹅从头顶飞过,急匆匆的像是被这惨叫声吓到了一样…… 围观的这些个老邻居们一个个全都看的傻了眼,可真是见过打人的,没见过打的这么high的,他们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刚才那拳脚踢的有模有样的小年轻,这会儿竟被这个看起来一身痞气的小青年摔到了地上踹。 林昆这一口气踹了能有两分多钟,冈社长的惨叫声渐渐弱了下来,要是再继续踹下去,估计这冈社长就算不一命呜呼,估摸着也要丢了半条命,周围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沈曼的父亲沈中山,地上躺着的这位惨叫如杀猪的冈社长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只听沈中山大喊了一声:“住手!” 林昆还真就停了下来,他手底下有数,打的差不多就行了,要真闹出人命啥的也是个麻烦事,尤其这还是个岛国佬,现在政治上讲究友好外邦,对外国人的政策一向很宽容,林昆可不想多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 沈中山赶紧跑到了空地上,蹲下来扶冈社长起来,心系社长心痛的道:“社……社长,你没事吧……” 冈社长咳嗽了两声,本来英俊帅气的小脸肿的老高,上面还沾满了泥土,整张脸几乎走形了,现在看起来像个大馒头,和‘帅’字一点边也沾不上,换句话说,就他现在这幅模样,他妈来了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你……你试试就知道有事没事了。”冈社长有气无力的说道,见沈中山有些发愣,急着训斥了一句,道:“还……还不快送我去医院。” 沈中山这才回过神,赶紧掏出手机打120,在这老城区的附近就有一所医院,不到十分钟救护车就来了,沈中山和妻子一起随着救护车离开,离开前沈中山还让沈曼一起陪着去,结果被沈曼轻描淡写的给拒绝了,沈中山此时的心情复杂难明,请上司到家里吃饭结果上司被打了,他心里头本来就忐忑的很,让女儿一起陪着去医院,女儿也不去,隐隐的他似乎嗅到了自己职业生涯即将走到尽头的味道,无言的恐慌…… 沈老太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沈中山夫妇和冈社长去了医院,这一下就剩下林昆和沈曼了,沈老太却是非常的高兴,坐在饭桌旁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老太太是真不喜欢岛国人,小林刚才打的好,狠狠的修理岛国佬!” 沈曼开玩笑说:“奶奶,你这么开心,就不担心你儿子的仕途了?” 沈老太笑着说:“不担心,他都那么大小的人了,用不着我操心了,再说我都操心一辈子了,临了还不让我清静清静啊。”说到后面,语调隐隐有些悲凉。 沈曼不说话了,沈老太也不说话了,林昆也跟着沉默了,老房子里突然安安静静,窗外的楼下传来老邻居们茶余饭后的聊天声,都还在谈论着刚才林昆大战冈社长的事,知道了那位冈社长是岛国人后,这些个老邻居们纷纷喊打的好,林昆在他们眼里的形象,也一下子由小混混变成了大英雄。 丰盛的一顿晚餐,林昆吃的饱饱的,沈老太开心的不得了,作为老人都希望子女能吃,能吃就代表有口服,能吃也代表她的做饭菜可口,第一次见面林昆就吃了这么多,在老太太看来,这个年轻人很实在,把孙女的以后交在这样的小伙子手上,她就是到了那个世界也放心了。 吃过饭,林昆把给沈老太买的礼物拿了出来,是一个很高端的广场音响播放器,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跳广场舞用的音响,林昆给沈老太买这个音响,就是想让她没事的时候多出去转转,拿着这个音响去跟人一起跳个广场舞什么的,希望老太太余下的人生,能快快乐乐的走过。 林昆没有说明用意,但老太太也猜的差不多,活了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不论是看人或者是看事,肯定都比小年轻的要透亮的多。 林昆和沈老太聊了一会儿天,老太太大致关心的是林昆的工作,有一份好的工作才能养活她孙女,林昆没有说自己无业,也没有如实说自己是百凤门的二当家,而是对老太太说自己是一家小公司里的小白领。 老太太没有林昆的工作微薄而不满意,反倒是安慰林昆说年轻人有的是机会,只要肯努力,将来就一定会有出息的。 离开沈老太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沈曼留下来陪沈老太,林昆一个人开着老捷达离开,窗外的月光皎洁,星光却是惨淡的令人难以接受,不知为何一想到沈老太的慈祥,林昆的心里总说不出的难过,或许是想起了遥远过去的时候,在乡下那片晴朗的夜空下,那个给他讲狼来了故事的爷爷……

上一篇   第四百章: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