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约架 - 神兵奶爸

第四百章:约架

第四百章:约架 沈中山在外人面前一向是大男子主义,在单位里更是受人敬仰的领导,可在母亲的面前完全就蔫吧了,仿佛还是昨天那个做错事被母亲打的小男孩。 “妈……”沈万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这件事吧,我也是为了曼曼好,她自己不知道找男朋友,我就给她介绍了一个,这死丫头却……” “别说了,妈不管你在外面当领导如何的风光,对孩子把你那套臭脾气给我收起来,给我孙女找男朋友就得找我孙女喜欢的,其余的都是瞎胡闹!” 沈中山喊冤道:“妈,瞎胡闹的真不是你儿子,是你孙女,你是不知道她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小子,那简直……那简直就是巷子里的小痞子!” 沈奶奶很倔强的道:“那我也不管,反正只要是我孙女喜欢就行,我相信我孙女的眼光,你这个当爹的就别在里面瞎搀和,耽误了孩子的幸福!” 沈中山算是彻底败下阵来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孝子,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尤其母亲现在还有重病在身,不久以后怕是要永远的离开,他更不能反驳母亲。 “奶奶,你说的太好了,么啊,亲一口!”沈曼开心的抱着奶奶的脖子亲了一口。 沈奶奶慈蔼的笑着问:“小曼,男朋友带来了么?” 沈曼点头道:“带来了,就在外面坐着呢。” 沈奶奶高兴的道:“是么,那奶奶过去看一下!” 沈中山在一旁闷闷不乐,一听沈曼说把男朋友带来了,马上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在饭店里遇到的那个小流氓,这火气噌的一下就烧到了头顶,但碍于母亲在场他没有发作,脸色憋的乌黑铁青,也是够不容易的了。 林昆和冈社长紧挨着坐着,电视里播放着中港市的晚间新闻,来华夏有些年了,这位冈社长的汉语水平不赖,正常的交流一点问题也没有。 趁着沈曼一家人在厨房里的功夫,这位外表风度翩翩的冈社长,用一种极其阴险的语气,冷笑着低声对林昆道:“小子,你斗不过我的。” 林昆奇怪的看向他,嘴角淡淡的一笑:“你这个人挺莫名其妙的嘛。” 冈社长冷笑着低声说:“本来我也只是想借机会玩玩那女人,最多也就睡两个晚上,没想到被你中间插了一杠子,这一下更有意思了,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没有趣,我喜欢抢来的东西,这样玩起来才够刺激!” 林昆眉头一蹙,冷笑着道:“你们岛国人的心里还真是阴暗扭曲,总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其他的我管不了,但有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想从我的手里把曼曼抢走,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你要是敢对她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我保证让你付出惨烈一千倍的代价。” “威胁我?”冈社长饶有兴致的戏谑道。 “是忠告。”林昆淡淡的笑道。 “呵呵……”冈社长戏谑的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不入流的混混,就想和我斗?你有点自知之明么,我随便花点钱就能把你摆平了,你牛什么?” 两人这边正小声的说着,沈奶奶从厨房里出来,脸上挂着开心的面容,今个终于见到未来的孙女婿了,过去总催孙女找她也不找,都催了好几年了。 “你们说什么呢?”沈曼笑着说,看不上冈社长不假,但怎么说那也是她老爹的顶头上司,要是连个笑脸都不给,那不纯打她老爹的脸么。 林昆和冈社长同时抬起了头,沈奶奶看清林昆的面容的一瞬间,马上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道:“小伙子,怎么会是你!” 林昆也马上认出沈奶奶了,就是之前他去买保健品,在大商场的门口遇见的那个老太,当时保健品店的老板娘带人出来刁难老太,林昆拦在面前帮了老太太一把,这世界可真是够小的,居然能有这么巧合的事!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林昆和沈老太,一家人的脸上满是深深的疑惑。 林昆笑着说:“奶奶,这么巧!” 沈老太和蔼的微笑说:“那天的事后,回来我还和曼曼夸你呢,没想到你和曼曼居然是……哈哈,这可真是巧合啊!” 沈曼微微惊讶,没想到奶奶之前夸的那个见义勇为的年轻人居然就是林昆!一旁的沈中山夫妇脸色却是很难看,傻子都能看的出,老太太对眼前这个小混混一样的家伙很满意,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这小子肯定事帮过老太太,这一下可麻烦了,闺女这男朋友的事他们更说不算了,有老太太在这挺着,他们就是再反对也不敢正儿八经的说出来。 沈老太又笑着说:“小伙子,你怎么称呼啊?” 林昆笑着道:“奶奶,我姓林,叫林昆。” 沈老太笑着说:“小林呐,你刚才和冈社长在讨论什么呢,看你们说的很高兴似的。”老太太很单纯,她没想太多,完全就没往这两个小伙子是为了她孙女来这上面想,他们两个可是不折不扣的情敌,能说啥好事? “没,没什么……”不等林昆先回答,冈社长抢了句台词,他也不是傻子,眼前的情况看的分明,所以才急于的说一句话,引起一下老太太的注意。 “哦?”老太太有些不相信。 “是这样的奶奶。”林昆笑着说:“我和冈社长刚才在讨论华夏功夫和岛国功夫,冈社长说岛国的功夫更厉害一些,我觉得不可信,就提议我们去楼下比试一场,这不我们俩刚达成协议,你们就从厨房里出来了。” “比武?” 沈老太微微惊讶,不过想到林昆之前的身手,她对林昆还是很有信心的,再者她确实不怎么喜欢岛国人,不管眼前的这个岛国年轻人什么身份,老太太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笑着道:“好啊,那你们就比试比试!”并开玩笑的对沈中山道:“这完全可以算是一次比武招亲!” 沈中山笑着点头,瞥向林昆的目光却是阴测测的,他在冈社长的手底下干了快三年了,对冈社长的底细还是很清楚,冈社长年纪轻轻,但已经是黑五段的柔道高手,打到无赖一样的林昆,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沈中山第一个表示赞同,他巴不得现在马上就切换到林昆被殴的画面,这个小无赖把上了他的姑娘不说,上次还当面把她姑娘给吻了,这笔帐必须好好算算。 沈母不知道冈社长是黑五段的柔道高手,担心冈社长吃了亏以后对沈中山在公司里的位置有影响,所以很担心的向一脸兴奋的沈中山看去。 沈中山自信满满的冲老婆点点头,示意让老婆放心。 沈曼最清楚林昆的底细,昔日那多少个手持刀械的人贩子都被他打的屁滚尿流的,区区一个面皮娇嫩的冈社长,怎么可能是这个大狠人的对手。 沈曼对冈社长说不上好感,也说不上恶感,见父亲那么高兴的答应,又见冈社长一副很不屑的表情看着林昆,就好像林昆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一样,沈曼本来想好心的提醒一句让父亲和冈社长小心为妙,结果什么也没说。 要比划肯定是要到楼下的,这屋里狭小施展不开,一家人浩浩荡荡的下楼,在楼后面正好有一小块空地,这空地最早的时候是种花草的,慢慢的花草都枯萎了,就这么闲置下来了。 在沈曼一家的注视下,林昆和冈社长走上了这小块空地,冈社长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嘴角始终挂着不屑的笑容,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晃了晃脖子,一副很专业的模样。 林昆完全就是大大咧咧的,脸上一副没所谓的表情,两人都准备好了之后,沈曼在边上喊了句开始,比试的规则很简单,谁先从这块空地上掉下来,谁就算输,至于赢了和输了有什么奖励之类的,倒是没定。 眼看着这边要有热闹可看,马上聚集了不少人过来,大多数的人都是左邻右舍,和沈老太都是认识的,大家互相打了个招呼,沈老太告诉他们这是在给他孙女比武招亲,这些个左邻右舍更来了兴致围下来观看。 “啊!” 冈社长气沉丹田的吼叫了一声,两只手握着拳头,浑身上下绷紧的尤如一块铁板一样向林昆冲了过来,临到近前的时候高高的抬起脚就劈头盖脸的向林昆劈下来。 从沈中山赞同比试的时候,林昆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位冈社长的手上肯定有功夫,所以此时他并不惊讶,很淡定的伸出一只手,冲着冈社长劈下来的脚踝就抓了去。 铿的一声响,林昆的胳膊猛的一阵颤抖,这位冈社长腿上的力道超乎他的想象,他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手上还是紧紧的锁住了对方的脚踝。 冈社长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自己的脚踝会被林昆抓住,心里头一阵意外的紧张,赶紧原地飞起了另一只腿向林昆抓住他脚踝的手腕踢过来。 林昆赶紧松开手,同时又向后退了一步,冈社长摆脱了林昆之后,紧追着一步向前,凌空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凌空一记漂亮的飞旋腿向林昆扫荡了过来。 林昆还真就没料到这冈社长腿上的功夫这等的厉害,但从这一连三记的飞踹来看,这位冈社长绝对不止有一点功夫,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高手啊! 林昆继续向后退了一步,退到了空地的边缘,嘴角勾起了一抹饶有趣味的笑容,迎面的冈社长一脸的凛然,一副志在必得的孤傲表情,空地周围的这些老邻居们,一个个全都看的傻了眼,街头小巷的流氓打架见过,但像这么高大上的打架,过去也只有在电影里才看见过,今天难得一见的现场直播。 沈中山一副很自豪的表情看向妻子,夫妻俩很有默契的微笑了起来,他们当然希望看到冈社长大虐林昆,把这个小流氓氓狠狠的教训一顿! 沈老太一脸紧张的表情,她这是在替林昆紧张,沈老太的心里还是很喜欢林昆的,毕竟这个年头有正义感的年轻人太少了,这其实也不是年轻人的错,而是这个社会风气的错,难得遇到了一个,她是从心底喜欢这个年轻人。 沈曼脸上的表情相对来说淡定的多,使她感到惊讶的是冈社长的身手,她从来也没想过这位冈社长还是一位高手,看到林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她暗暗的在心中祈祷,祈祷这位冈社长别被虐的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