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拉拢李富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七章:拉拢李富

第三百九十七章:拉拢李富 在马锦魁和张磊到达李富的住所之前,一个人已经提前过来拜访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咱们林大兵王,老捷达停在入秋的暖阳下,周围的青山上传来一片的蝉鸣声,李富的这栋住所依山而建,面朝大海,从风水上来讲这叫背后有靠山,前面水源囤积之地,乃风水宝地之位。 李富的住所一共三层,顶层的阳台搭建出了一个天然的阁楼,林昆此时就坐在这阁楼的藤椅上,面前摆放了一杯茶,一杯水,一杯清酒,林昆没有喝茶也没有喝酒,端起水杯向李富敬了过来,“李大哥,我敬你。” 李富也端起了水杯,跟林昆碰了一下,笑着问:“为什么不是酒也不是茶?莫非林兄弟瞧不上我这粗茶和劣酒?” 林昆笑着说:“哪里哪里,李大哥千万别多想,我这是借了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茶是给知己留着的,清酒是给真心好友留着的。” 李富笑了起来,道:“好,说的好!”仰起头便将杯中的水全部干了。 林昆也同样将杯中的水给干了,而后各自又重新续上了一杯水,从两人饮尽杯中水的豪放劲来看,两人喝的仿佛不是水,而是酒。 不等林昆切入主题,李富直接开门见山,道:“林兄弟,咱们也不绕弯子了,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对南城区最近的形势我心里也清楚,马帮和你们百凤门之间的恩怨,我不想牵扯进去,今天你恐怕要无功而返了。” 林昆笑着说:“怎么会是无功而返呢,来李大哥这喝了一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就算是不虚此行。” “哦?”李富笑了起来,说:“我好像明白林兄弟的意思了,林兄弟是不是原本也没打算拉拢我卷入这场纷争,只希望我不要加入到马锦魁一伙?” 林昆笑着点头,道:“对。依据我的分析判断,张磊的光头党肯定会加入马锦魁一伙,张磊为人贪婪,有利益瓜分而不为所动,那不是他的性格。” 李富饶有趣味的笑道:“呵呵,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不是那样的性格呢?” 林昆一脸认真的笑着说:“直觉!” 林昆在李富的住所并未多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伊甸园,这处住所就是李富的伊甸园,李富早年的时候双手沾满血腥,总想觅一处安静的地方居住,一是为了修身养性,另外也是为了一个跟了他多年的女人。 林昆从别墅里走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女人,那女人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模样,皮肤白皙容颜美丽,微微一笑时脸上带着一个浅浅的小酒窝,属于典型的东方美女,看见她就仿佛在一池清冽的泉水畔沐浴阳光一样。 林昆忍不住的在她的脸上多看了一眼,却发现她的脸颊竟红了起来,羞答答的滴下了头,模样更是说不出的清纯可爱,难怪李富会为她那么着迷。 开着老捷达驶上了大道,刚没走多远,就看见远远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驶过来,车上的人没有注意这辆满大街到处都是,象征着社会底层的捷达,林昆倒是通过车牌号认出了那是马锦魁的座驾,透过后视镜,看到奔驰车拐进了李富住所的那个路口。 兜里的手机忽然高亢的响了起来,林昆把目光收了回来,他也不去多想什么,他相信李富绝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说不参与马帮和百凤门的事,就肯定不会参与。 电话是沈曼打过来的,说今天晚上约好了到家里吃饭,晚上七点准时到,地址已经发给林昆了,说完之后,也不由咱们林大兵王回应,火辣性感的女警花直接啪的挂掉电话,留下林昆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所谓的约好了到家吃饭,是让林昆到沈曼的奶奶家里吃饭,沈奶奶想见见这个未来的孙女女婿,林昆看过了短信之后,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起来,这吃饭事小,演戏事大,他得好好得琢磨琢磨,到时候可别演砸了。 演戏是一方面,另外这第一次去‘奶奶’家,得带点啥礼物好呢,这可把林昆给难到了,老太太一般都喜欢啥?他还真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老太太现在的身体不好,按理说应该买点补品送过去,可经历了之前的那次补品事件后,他对所谓的营养品保健品有了新的认识,根本就是骗人的买卖。 就为了想晚上应该买点啥,林大兵王干脆把车停在了路边,闷头这个想啊……最后,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见咱们林大兵王眼前一亮,有了! 李富送林昆出了大门之后,回到了别墅里,一楼的大厅里他那美艳如花的女人正在看电视,听到他走进来的声音后,回过头温婉的冲他微笑,李富顿时就感觉一道阳光清澈的照了过来,将他整颗心都融化了。 “谈的怎么样?”女人开口了,声音尤如空山中的天籁一般幽静且恬淡,不看她的相貌,就单凭这一副声音,也足以令人心生荡漾、徜徜徉徉。 “还好吧。”李富坐了下来,笑着问:“阿菲,你觉得林昆这个人怎么样?” 唐菲很认真的想了想,道:“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好像有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李富笑着说:“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这小子来头不小,和市政的姜副市长有关系,身手了得,疯皇集团的疯彪一干人等,就是被他给送进去的。” “富哥,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想卷入他们的纷争中,我现在已经没什么远大的报复和野心了,只想安安稳稳的经营手底下的产业,让兄弟们跟着我有饭吃有钱花,这就行了。”李富向后靠在了沙发上,张开手把唐菲揽入了怀中,眼神温柔的都能把人给融化了,笑着说:“跟你在一起,每一天我都很满足。” 唐菲乖顺的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听着这个男人孔武有力的心跳,内心里一片碧波荡漾,他不是她遇到过最帅气的人,也不是最有钱的男人,也不是最有能力的男人,但却是唯一一个愿意把她当做心头肉的男人。 “富哥,能和你在一起,我每一天也很满足。” 咚咚咚…… 别墅的门被敲响了,李富坐了起来,外面传来站岗的小弟的声音:“大哥,马帮的马老大和光头党的张老大求见。” 李富眉头蹙了一下,道:“带他们到楼上。” 唐菲拉了一下起身要上楼的李富,满怀关心的说:“富哥,勿忘初心。” 李富笑着说:“你是怕我与林昆为敌?” 唐菲微笑着说:“富哥,我不想你与任何人为敌,但尤其不希望你与林昆为敌。” 李富奇怪的问:“为什么?” 唐菲道:“直觉。” 李富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半个小时候后,马锦魁和张磊从李富的别墅里出来,坐进了黑色的奔驰车里离开了,李富像送别林昆一样,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外才返回,奔驰车上的马锦魁和张磊,上车前的前一秒还满面笑容的,上车后脸色马上都僵硬的难看。 张磊道:“马老大,李富这小子明显跟我们打太极呢,含含糊糊的就是没一个肯定的答复,就他这娘们唧唧的劲儿,真佩服他是怎么混到今天的。” 马锦魁长呼一口气,某种意义上,他比张磊年长,气质相对要沉稳的多,他掏出根烟递给张磊,自己也点了一根,这才幽幽的道:“李富没了当年的锐气,我们混道上的如果锐气都没有了,那只能等着灭亡。” 张磊道义愤填膺的道:“这小子当初不是挺能打的么,一个人挑一群人,一把西瓜刀砍退了二十多个混混,现在怎么变的像个娘们似的!” 马锦魁微笑着道:“因为他身边的女人。我早就听说过,李富为了一个女人住在这僻静的地方,受那女人的影响,他也不思进取了。女人呐,是祸水也是毒药,我们那人一旦沾上了符合自己的女人,也就玩完了。” 张磊冷笑一声道:“呵,堂堂一个帮派的老大,被一个女人搞的不阴不阳的,我看斧头帮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这一次咱们要是灭了百凤门,接下来就来收斧头帮,到时候这南城区偌大的天下,就是我们两个的了!” 马锦魁突然目光深邃的看向张磊,语气平静的问:“你确定是我们两个?” 张磊被问的莫名的有些发毛,道:“那……那还有谁?” 马锦魁哈哈大笑起来,道:“将来这南城区只能有一个人统治,你我心里都心知肚明,当铲平了百凤门和斧头帮之后,剩下的就是我们之间的争斗了,这是事实,我们都无法避免,也不用忌讳,今天我坐在同一辆车上,为了同一个目标,那我们就是最亲密的战友,以后的事情留给以后。” 张磊脸上的笑容僵硬,僵硬过后又隐隐复苏,看着马锦魁道:“直爽!” 林昆逛了一圈商场出来,买了一台价格不菲的音响,塞进了老捷达的后备箱里,就向着沈曼给出的地址驶去,黄昏忧愁的攀上了云霄,一天就要结束了,老捷达行驶在下班高峰的公路上,以龟速向前匍匐着,林昆点了根烟,放上了一张cd,前方是无尽的高大大厦与色彩缤纷的车尾灯。 林昆忽然想起了漠北的黄昏,那里空旷荒芜,却有着一帮热血沸腾的小兄弟,隐隐的似乎看到了老胡的那张胡子拉碴的脸,不怒自威却又十分的滑稽,有时候真想再回到漠北去,跟那些个好兄弟大碗的喝酒,大口的抽烟。 从回忆中走出来,塞车的长龙也得到了缓解,沈曼给出的地址是一片老城区,那里的房屋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住的大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老人,再就是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和这座城市里收入微薄的白领们。 林昆将车停在了老城区的巷口,旁边就是一处小广场,此时沾染着残余的黄昏,广场上人影稀疏,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回家吃饭去了,等过了吃饭的时间,就这么一小块的广场,肯定会热热闹闹一直到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