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马张联合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六章:马张联合

第三百九十六章:马张联合 地下室里所有的人目光都注视向为首的大汉和被抡在半空中的胡欢,像这么简洁而又残暴的招式,武打电影里可能见过,但现实中绝无仅有,那为首的大汉将力量展示的淋漓尽致,单纯的用力量就可以捣毁一切! 眼看着胡欢就要大头朝下的被砸在擂台上,这时胡欢那懵圈的眼睛突然睁圆了,两只手握成了拳头状,快速的交叉抱在头前,于此同时将浑身的力量聚在了脖子处,将脖子最大限度的缩短……就听轰的一声! 胡欢重重的被摔在了擂台上,所有人此时都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人算是废了,为首的那个大汉将胡欢的脚踝一松,以为自己把对方搞定了,哪知就在他松手的一刹那,脸上那胜利的笑容刚刚扯开一角,地上的胡欢突然双脚同时向后踢了过来,两只脚交叉成了剪刀脚向大汉的脖子锁过来。 大汉始料未及,先是胸口被踹了两脚,紧接着脖子被剪刀脚锁住,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被胡欢的剪刀脚直接用力的一甩撂倒在地。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唯有马锦魁脸上洋溢出兴奋的色彩,他的得力干将总算没让他失望! 擂台上另外两个站着的大汉赶紧回过神,张开双手就向胡欢扑了过来,两人一左一右的将胡欢擒住,拉着胡欢就想要强行的把他从被撂倒在地的那个大汉的身上拉下来,可胡欢双脚夹的紧紧的就是不肯松,地上为首的那个大汉被剪刀脚夹的已经面色铁青,眼瞅着就要因为缺氧而晕死过去,一只大手在擂台上砰砰砰的直拍,显然是坚持不住了。 另外站着的两个大汉见此情况,说是急中生智也成,但用狗急跳墙来形容更贴切,两人同时伸出胳膊紧紧的勒住胡欢的脖子,马上就把胡欢的脸勒的铁青。 这是玉石俱焚的节奏啊,胡欢要是把地上的大汉给勒死了,他自己肯定也活不了,现在的胡欢也是强弩之末,能够用剪刀脚把为首的大汉放到,也算是强弩之末的绝地反击,毕竟刚才被抡起来往地上砸的那一下不轻,虽然他用双手握成拳护在了脑门前,不至于被直接砸死,但脑袋也是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简单直白一点的说就是特严重的脑震荡。 张磊和马锦魁的脸色同时变的紧张起来,两人心照不宣、不约而同的站起来,冲着擂台上齐声大喊道:“住手,都给我快住手!”两人都害怕失去自己的爱将,这年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们还真就损失不起。 双方的老大都发话了,擂台上的这几个人也都分开了,胡欢坐在一旁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忍不住的哇哇大吐了起来,这是严重脑震荡的直接后果。 地上躺着的为首的大汉则一动不动,两只眼睛发直的看着天花板,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的脖子都快被锁断了,整个人也因为窒息过度而虚脱了。 张磊马上叫来了会所里的医护人员处理伤员,转过头满脸堆笑的冲马锦魁说:“马老大,胡欢兄弟的身手确实不错,我这五个内蒙古兄弟也不错吧?” 马锦魁呵呵的一笑,心说你五个打一个算什么好汉,心里头这么想的,嘴里却并没有这么说,他今天来是找张磊谈判的,可不是来争一时的口舌之利。 “你这五个兄弟确实不错,好好的培养一下,将来必定也是能独挡一面的狠角色。” “哈哈,谢谢马老大的肯定,我倒是羡慕你有胡欢兄弟呢,今天我这是五个战一个,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上,肯定都不是胡欢兄弟的对手。” 马锦魁谦虚的笑道:“可你有五个内蒙古招来的兄弟,我只有一个胡欢,从战斗力上来讲,你的五个内蒙古的兄弟还是处于优势的。” 张磊哈哈笑道:“好了马老大,你就别夸我了,咱们还是谈正事吧,刚才这就是一个小插曲,你这大白天的到我这来,肯定是有事要谈吧。” 马锦魁道:“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过来确实有事情要和兄弟商量。” 张磊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马锦魁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把想要吞并百凤门的想法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也包括对未来百凤门会造成的威胁的分析。 张磊听完之后,脸上的笑容变的平静起来,蹙着眉头陷入了深思熟虑当中,他这多半是在作秀,马锦魁的这一番话昨天晚上在电话里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今天到这来,马锦魁一是更详细的再说明一遍,另外也是来向张磊表情一下诚意,所谓的诚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最终利益的瓜分。 张磊抿了一口杯中的酒,依旧是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他这是在等,等马锦魁先开口,作为年长张磊将近十岁的马锦魁,当然看出了这其中的门道,他也故意在拖,这种谈判的场合,一方说完了大致的思路以后,先开口的那一方都会处于被动的情况下,马锦魁暂时还不甘心被动。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大约过了五分多钟,最终还是张磊先开口了,倒不是说张磊年轻沉不住气,而是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今天是马锦魁主动上门来找他的,又不是他们一起相约好谈判,逻辑上来讲他本来就是处在主动,而马锦魁从踏入他的私人会所的那一刻,就已经是处于被动的。 张磊也不是绕弯子的人,实际上他们混道上的,一旦牵扯到利益问题,大家向来都是果断,没有人喜欢磨磨唧唧的绕弯子,有什么说什么,大男子汉的真性情,换句话来说,要是成天喜欢磨磨唧唧的那种类型,怎么可能在道上混的长久,已经坐到了张磊他们这个位置的,必然都是直爽的汉子。 张磊直接就问:“马老大,别的我都不关心,我只问一句,利益怎么分?” 马锦魁看着张磊道:“七三分怎么样?” 张磊冷笑摇头,道:“马老大,你这算盘打的好像不够公平呀,大家同样出力,凭什么你拿七我拿三?我手底下的兄弟不如你手下的兄弟,还是?” 马锦魁道:“张磊兄弟你别误会,是这样的,我拿的这七分也不是独吞,接下来我还要去李富那走一趟,李富他如果肯加入进来的话,我把我的七再分给他三,这样我手里也就剩下四,你们俩各占了三成。” 张磊呵呵笑道:“马老大,你这样也不公平啊,凭什么我和老李只能占三,而你占四呢?大家一起打下来的江山,要分就公平一点的分。” 马锦魁不急不慢的解释道:“首先,这次事件是我发起的,我这是在替大家未雨绸缪,论起来我也算是一个盟主,再者为了能够和百凤门斗,我专门请来了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这可花费了我不少的银子,就凭这两点我要多分一成不算过分吧?” “过分!”张磊斩钉截铁的道:“马老大,我才不管你的什么狗屁危机理论,咱们在南城区混也不是一两天了,这次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因为你弟弟调戏了姓林的女人遭了打,你这才和姓林的、和百凤门斗上了,我现在加入进来完全是看在我们的交情上,当然我也完全可以袖手旁观,至于将来百凤门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就先任由它去发展,我不信就凭一个姓林的,就能让百凤门脱胎换骨到把我吞掉的地步!” 张磊缓了一口气,笑呵呵的接着道:“马老大,就凭我对你的这份交情,你是不是该多分我一点,而不是自己多留一点?” 马锦魁平静的缓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张磊兄弟你都这么说了,我如果不让步那就是我小气了,我自己拿三,你和李富拿七如何?” 张磊呵呵的笑道:“马老大,你倒是真好说话,我张磊也不是贪心之人,我只要三点五就行了,至于剩下你们俩谁三谁三点五跟我没有关系,当然,如果李富不加入进来的话,咱们俩可就得五五分喽。” 马锦魁道:“没问题!只要咱们把百凤门给连根拔起了,大家以后的威胁就都消除了,消除了威胁还有好处赚,这种好事我相信李富不会拒绝。” 张磊笑道:“马老大,你还别真就这么肯定,李富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来一阵能轴的要命,他要是肯加入我们倒好说,要是不加入我们,估计百分之八十没戏。” 马锦魁一脸认真的看着张磊道:“张磊兄弟,咱们要是一起去找他,他李富会不答应么?” 张磊笑道:“马老大,你的意思是我加入了,他李富没有理由不加入?” 马锦魁道:“李富也是一个聪明人,南城区现在总共就四个帮派,我们俩个已经联手了,如果他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中来,我们三个联合在一起,它百凤门就是再牛x也的被平了,反过来说,如果李富不加入我们,而是和百凤门联手,那胜算只有百分之五十,现在是利益社会,我就不信他李富稳稳的胜算不去把握,偏要铤而走险去和百凤门合作。” 张磊玩笑道:“马老大,这可不好说,万一他李富的脑袋就锈掉了呢,哈哈!” 马锦魁摇头,道:“据我对李富的了解,他的谨慎不在你我之下,他最大的可能是不加入任何一方,但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和百凤门合作。” 张磊站了起来,道:“行了,马老大,咱们也别在这纸上谈兵了,去会会李富吧,顺便在他那消遣一个下午,晚上了还能敲他一顿酒水。” 马锦魁看了一眼在擂台上被医护人员处理的胡欢,眼神中隐隐担心,张磊瞧出了他的心思,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马老大,你就放心好了,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胡欢是你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我会对自己的兄弟下手?” 马锦魁点点头,擂台上的胡欢正好也向他看过来,点点头示意不用担心,马锦魁这才和张磊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