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擂台斗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五章:擂台斗

第三百九十五章:擂台斗 身为南城区的四个大佬之一的马锦魁,过去听说过张磊有一个豪华的地下拳台,但由于拳台一直是不对外的,所以一直也没有机会见识过,来到拳台的跟前时,他脸上的表情平静,可心里头着实惊讶不小,他万万没想到,平时一身匪气的光头张磊居然投入了这么大的手笔,要知道这专业拳台的造价可是不菲的,就这么四四方方大的一小块地方,严格说有二十个平方,再加上周围的装潢布置,总价绝不下于千万。 马锦魁年轻的时候在装修公司干过,这么多年对装修行业一直也都有关注,对于特定的装修材质的价位以及其成品的价格,心里头清楚的很。 据马锦魁所知,张磊是一个算计极其精明的人,他肯出这么多钱来布置这么一个拳台,足以看出他对格斗这方面是由心的热爱,且爱的很深。 张磊请马锦魁坐下,让旁边的侍者端来了两杯酒,酒香四溢,浓且有意境,稍稍的一嗅就有钻入人心的陶醉,就是不会喝酒的人闻了这酒,也会竖起大拇指叫好。 “谢谢!” 马锦魁接过酒杯,轻轻的一嗅之后,抬起头重新打量张磊,肯拿这么贵重的酒来招待自己,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有所怀疑,但马锦魁还是保持淡定,从年龄上来讲,他比张磊大了不少,年龄大就要有年龄大的样,该沉稳的地方必须要沉稳,否则多活的那些年不白活了? 胡欢走到擂台的边上,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紧跟着的五个壮汉,嘴角冷的一笑,直接双脚噌的一下原地跳起来,稳稳的落在了擂台上面。 五个大汉各个满脸横肉,眼睛一个比一个瞪的大,典型的不怒自威类型的,五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嘴角勾起冷笑,一起跳上了擂台,无双大脚板子落地的一瞬间,就听擂台上呼通的一声响,像是要被踩踏了似的。 张磊转过头,阴测测的冲马锦魁笑道:“马老大,我新招的这五个小弟不错吧。” 马锦魁淡淡的一笑,道:“确实不错,不过身手和身材可不一定成正比。” 面对马锦魁的质疑,张磊笑道:“马老大说的不假,身材和实力不一定成正比,我这五个小弟的来头不小,是从内蒙古大草原上来的,各个都是摔跤的好手,他们五个在内蒙古大草原上可是称霸了很多年。” “哦?”马锦魁略微惊讶一下,笑着问:“这么厉害的角色被招到了张磊兄弟的手下,我可得好好恭喜你了,不知道张磊兄弟用的是什么手段把这五个人给招来的?” 张磊笑道:“手段可不敢当,只是在内蒙古那边有个要好的朋友,恰好认识这五个兄弟,就把他们介绍给我了,而我恰好又十分的欣赏他们,舍得付钱。” 擂台上,穿着整洁的裁判站在中间,双手戴着白手套举起,不等他把手放下示意比赛开始,其中一个壮汉不耐烦的冲他挥了一拳,直接把这位可怜的裁判员从擂台上给打了下来,惨叫着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五个壮汉成包围的趋势将胡欢围在中间,胡欢本来就不高,身材又是十分的健壮,被这五个大汉包围在中央之后,气势上一下子就处于劣势,但他的脸上却是一丝一毫的慌张神色都没有,双眼中的凛冽寒光反而更盛了。 五个大汉中间为首的大汉咧嘴一笑,左右看了看四个兄弟一眼,五个人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突然以为首的大汉为先发点,张开大手就向被围在中间的胡欢袭击了过来。 胡欢快速的做出反应,原地临空一脚飞起,速度奇快的踢向了为首大汉的大手掌,顿时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隐隐之中仿佛有骨头碎裂的声音,就听为首大汉惨叫一声,整条胳膊带动着身体猛的一颤,趔趄的向后退去。 其他四个人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呈合围的态势就向胡欢笼罩了下来。 胡欢身手了得不假,也是超乎常人的矫捷,但不管他再如何的牛x,如何的矫捷,面对这四个大汉的合围笼罩,他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 胡欢刚刚落地,四个大汉的八只手就像是八个吸盘一样牢牢的抓在了他的身上,胡欢使劲的争动了一下,结果丝毫也没有争动开,这四个大汉全都是力量型选手,蒙古草原上的摔跤手,力量是最最基本的。 “起!” 四个大汉同时喝喊了一声,一起将胡欢高高的举了起来,胡欢在半空中挣扎着,想要从这四个大汉的手下挣脱下来,结果硬是挣脱不动。 “落!” 四个大汉又同时的喊道,声音轰隆尤如黄钟大吕一般低沉,随着话音落毕,四个人手上同时猛的往下一摔,只见胡欢那瘦削的小身板就如一片落叶一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空气中顿时呼啸的一阵风声,紧接着就听轰的一声,胡欢整个身体实实的摔在了擂台中央,按照常人的逻辑思维,被狠狠的摔了这么一击,就算是不当场暴毙,也得马上打120,可短短不到一秒钟得时间,周围的那四个大汉还来不及洋洋得意,地上的胡欢竟如弹簧一般,噌的一下就弹了起来,凌空直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扫荡腿踢出,啪啪的正中两个大汉的胸口,两个大汉应声闷哼,同时趔趄的向一旁摔倒,其中一个附在了擂台的边绳上,另一个直接摔倒在了擂台上,呼通的一声…… 身后的两个大汉瞪圆了双眼,气势汹汹的就扑了过来,胡欢踢到了面前的两个大汉后,脚尖刚一落地马上又弹了起来,旋转身一百八十度向后踢了过来,两个大汉正张牙舞爪的冲过来,结果迎面一记大脚板子快速的横扫过来,两人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鼻腔里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股浓浓的血腥径直就飙了出来…… 两个大汉同样也是闷哼一声,两只眼睛一黑就向后趔趄的退去,胡欢紧跟着凌空的两连踢,一人一脚的踢在了两个大汉的胸口,两个大汉本来就是踉踉跄跄,这一下身体更是支撑不住了,重重的撞在擂台的边绳上,那边绳都是特殊材质的弹力绳索,有着强大的张大力,被这两个大汉猛的一撞之后,边绳被抻的老长,旋即噌的就将两个大汉向前弹了过来。 这两个大汉此时完全懵了,本来就被踢的七晕八素脚下不稳,被这边绳这么一弹,整个身体就像是两团软绵绵的棉花一样,噌的一下就弹了出去。 胡欢紧跟着又原地弹了起来,两条膝盖高高的提了起来,整个身体仿佛跪在了半空中,来了一记典型的泰拳里的招式,用膝盖向前撞去…… 轰的两声闷响,直接撞中了两个大汉的胸口,两个大汉顿时惨痛的叫了一声,两口火热的鲜血,突破了喉咙与牙关,噗嗤的一声喷了出来。 呼通……两个大汉同时趴在了地上,其中一个翻白眼昏死了过去,另一个没有昏死过去,但情况也不容乐观,反正是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了。 擂台下,张磊一脸的惊讶,早就听说过胡欢的身手了得,可惜一直也没有机会见识,今个算是现场见识了,比他想象中猛的多呢。 马锦魁淡淡的一笑,目光中隐隐带有一丝戏谑的冲张磊笑道:“张磊兄弟,看来你的五个内蒙古的兄弟很一般呐,至少在胡欢的面前是这样。” 张磊嘴角跳动了一下,小弟们在擂台上被完爆,而且还是在五对一的情况下,他这个老大的脸上很没有光,然而不等他对马锦魁的话做出反应,就听擂台上猛的一声厉喝响起,五个内蒙古小弟中为首的那个大汉,忽然间发出一声震耳发聩般的吼啸,抡着一对拳头就向胡欢砸了过去,与此同时另外的两个大汉也喝喊了一声,张开了两双手扑了上去。 张磊嘴角一笑,冲马锦魁道:“马老大,比赛还没结束呢,不要太早的下结论。” 马锦魁冷笑,没有说话。 为首的大汉两只重拳先后的砸向胡欢,胡欢亮出了拳头和他硬撼了一记,结果身体直接被震的猛的一颤,铿铿的向后倒退了两步,整条胳膊瞬间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另外两个大汉的四只手掌又抓了过来,两人紧紧的锁住了胡欢的肩膀,随后一起将胡欢高高的擎到了空中,然后猛的向下一摔,空气中一声疾驰的风声呼啸,胡欢的身体再次如树叶一般落下,在落下的瞬间,胡欢将双手放在胸前,同时两只脚尖微微弯曲成弓形状,这样能够保证他落地的一瞬间快速的弹起来,最开始被摔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干的。 可这一次情况和之前大不相同了,为首的大汉已经提前的向膝盖冲着胡欢向下摔的脑门顶了过来,胡欢见此情况赶紧将头扭向了一边,哪知这时为首的大汉突然原地撩起了另一只脚,冲着胡欢的胸口就由下往上了的踢了上来。 砰…… 闷响,沉重的闷响,这一击重踢实打实的踢在了胡欢的头上,如果放慢速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胡欢脸上的肌肉在被踢中的一瞬间剧烈的扭曲,本来就气势凌人的一张脸,瞬间变的狰狞可怖起来。 胡欢喉咙里一声痛叫响起,整个人凌空向后翻飞了出去,在半空中一个凌空翻身,向着擂台的外围就飞了出去,他的上半身刚刚越过了擂台的边界,脚踝突然被一直大手抓住,为首的大汉扯着他的脚踝硬生生的又把他给拽了回来。 “呵啊!” 为首的大汉怒咆一声,气势隆隆犹如震天之响,抡起了胡欢就像是拎小鸡一般,半空中抡出了个大半圆,然后狠狠的就向擂台的地面上砸下来。 台下的张磊一脸的惊喜,马锦魁这时有些坐不住了,胡欢这要是真被砸了下来,整个人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