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胡欢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四章:胡欢

第三百九十四章:胡欢 马锦魁在办公室里一直坐到天亮,他给冈司的那四名手下安排在了市中心医院最好的病房里,花多少钱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一定要赢得这一场战争,这一场战争他如果赢了,马帮的实力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进而就有可能一举壮大下去,把斧头帮和光头党给吞并了。 实际上不光林昆有统一南城区的野心,马锦魁也有,除了马锦魁之外,斧头帮的老大李富和光头党的老大张磊,他们哪个没有这个野心?只不过平常大家都习惯相安无事,你赚的你钱,我赚我的钱,大家伙实力都差不多,谁也不当出头鸟第一个站出来挑事,除非哪一方的实力突然强大起来,强大到占绝对优势的地步,否则没有人愿意冒险当出头鸟。 不光是南城区,也包括整个中港市,甚至全华夏各地的黑道帮派都一样,平常看似平静的地下世界,实际上往往埋藏了这座城市里最大的野心。 帮派之间的斗争不打响则已,一旦打响了那绝对是一片腥风血雨的浩劫。 马锦魁在他的办公室里吃过了午饭,叫上了秘书陪他出去,他的秘书叫胡欢,胡欢在中港市的道上绝对算得上是狠人一枚,当大哥的身边往往都有一条恶犬,过去被林昆灭了的疯彪有‘豺狼虎豹’四条恶犬,而马锦魁只有胡欢这一条恶犬,胡欢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马锦魁把他隐藏的很好,偶尔出一下面,必定会替马锦魁摆平大事。 有好事的人曾拿胡欢和疯彪手下的四条恶犬比较,得出的结论是,马锦魁的这一条恶犬,比疯彪的四条恶犬加到一起还要‘恶’,具体恶到什么程度还不好说。 马锦魁平常外出,只会带普通的小弟,一般会带五到十人,除非遇到了大事,才会把胡欢给叫出来带在身边。 胡欢今年三十多岁,也就一米七的个头,凹眼鹰鼻,相貌凶狠,皮肤天然的古铜色,身材算不上有多健壮,但会给人一股很有爆炸性的感觉。 胡欢的过去是一个迷,有说他是和尚出身,受不了寺院的清规戒律,从佛门中叛逃了出来,做了一个恶贯满盈的花和尚,但却从未见过他的头顶上有戒疤;也有说他的过去是一个道士,同样是无法一心念善,被逐出了道门,凭借着手上的功夫,在这花花世界里打出了一番天地。 当然,关于胡欢的过去说法还有很多,也有说他过去是杀手的,也有说是军人出身的,也有说他的过去是一名跨国归来的顶尖雇佣兵…… 不论哪一种说法,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只是越来越让人觉得他神秘,越神秘就越可怕,中港市道上的这些大佬们都对其讳莫如深,也正因为有胡欢的存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些大佬们都不愿意得罪马锦魁。 别人不敢得罪那是别人的事,林昆才不惯他那毛病呢,换句话说,你马锦魁的恶犬再牛x,跟我林昆有一毛钱的关系啊,老子根本就不认识他! 再说了,咱们林大兵王的三观很明确,平常的自己稍微受点气不算啥,就当做是遇到傻缺了,关键有人要是敢打自己老婆孩子的主意,那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他,死定了! 马锦魁带着胡欢坐进了他的那辆s级的奔驰车里,胡欢开车,马锦魁坐在后面,这一次出行只有他们两个人,马帮里看到的人都知道,大哥这是要带着欢哥去办大事了,隐隐的一阵凉飕飕的气息浸入了每个人的心里。 车子停在了张磊的私人会所门口,胡欢下车开门,马锦魁锃亮的皮鞋落地,此时阳光鼎盛,照在这两人的身上,可不知为何却一点暖意也没有。 张磊的私人会所门口站着两个把门的小弟,这两个小弟都是跟着张磊有些年的,他们认得马锦魁,知道这是马帮的大哥,至于马锦魁身边的胡欢,这两个小弟虽然没有见过,但通过道上的传闻以及胡欢身上的气势也猜的差不多。 这两个小弟全都一脸的警惕如临大敌,看着马锦魁问:“马老大,有什么事么?” 马锦魁面无表情的道:“我要见你们老大。” 两个小弟道:“你有预约么?” 不等马锦魁再开口,刚才还低着头的胡欢,目光陡然间锐利如刀的向这两个小弟看了过来,这两个小弟马上浑身一哆嗦,一阵强大的气势将他们逼迫的不由的倒退了一步,但两人还是咬牙道:“没有预约,谁都不能见我们大哥。” 马锦魁嘴角玩味的冷笑,胡欢直接上前一步,呼呼的两巴掌挥出,就见空气中两道虚影一闪,啪啪的两声脆响应声响起,门口的这两个小弟同时闷哼一声,身体猛的向旁边一趔趄,一个直接摔倒在地,另一个撞在了门框上。 “你,你们居然敢放肆!”撞在门框上的小弟扶着门框站起来,嘴角溢着鲜血痛恨道。 他的话音刚落,胡欢的脚就踹了过来,直接把他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给踹飞了,滚到了地上之后,两眼一翻白直接昏死了过去,毛反抗力都没有了。 另一个小弟想要开口,可看到自己同伴的下场后,脸色铁青的将剩下的话全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马锦魁老奸巨猾的一笑,“小兄弟,通报一声?” 倒在地上的小弟赶紧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进了私人会所里。 两分钟不到,刚刚跑进会所里的小弟被人一脚从里面踹出来了,倒在地上一个跟头滚在了马锦魁的脚下,马锦魁眉头一蹙,向会所里看去,只见张磊气势汹汹的走出来,脸上的表情凶煞凛人,也不看马锦魁,一双眼睛盯着地上的小弟就叱骂道:“md混账东西,马老大来了你都敢拦,白养你这么多年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不赶紧向马老大道歉!” 这小弟被踹的嘴角流血,爬起来跪在马锦魁的面前哀求道:“马老大原谅,小的知道错了……” 马锦魁唇角一笑,他当然看出来了这是一出苦肉计,笑着拍拍小弟的肩膀,道:“小兄弟起来吧,这事错不在你,主要是我没提前预约。” 跪在地上的小弟回过头看看张磊,心里头拿不定注意,张磊亮开嗓门骂道:“还愣什么愣,木头啊,还不赶紧谢谢马老大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小弟跪在地上连连道谢:“谢谢马老大,谢谢马老大……” 张磊笑着向马锦魁走过来,身后跟五个身高马大的壮汉,这五个壮汉身上的气势也都不一般,绝不是普通道上的打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五个人的手上都是有功夫的。 “马老大,咱们好久都没见面了,看你红光满面的,最近一定遇到了不少好事。”张磊哈哈的笑道,笑的有点虚假,表面上很热情,实际上他和马锦魁的心里都知道,自己都恨不得早点把对方给废掉了! “是啊,张兄弟,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你倒也真能说笑,我能遇上什么好事,就是遇上了好事,也得需要兄弟你的帮忙才行啊,这年头吃独食死的快,我可不敢轻易的吃独食。”马锦魁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张磊笑道:“马老大,你这是谦虚了,就凭你的资格和资历,在咱们南城区还不横着走呀,有谁敢出来拦你的道,你跟兄弟我说一声,我马上要他好看!来来来,咱们先不说这些打打杀杀的,先到里面喝点东西。” 这张磊也绝对是奸猾之辈,刚刚把马锦魁给捧的老高,说的那番话就好似为了马锦魁可以两肋插刀一样,不等马锦魁顺着话题开口,他马上又将话题给岔开了。 张磊站在到一旁让路,做出一副请的手势,马锦魁抬脚就往里面走,有胡欢在身边,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私人会所,就是龙潭虎穴他都敢闯。 胡欢跟着也往里面走,张磊看着胡欢突然咦了一声,奸佞的笑着说:“这位就是马老大身边的金牌保镖胡欢兄弟吧,更是好久都没见着了,胡欢兄弟风采更盛呀。” 胡欢性格孤傲,几乎除了马锦魁之外,别人都不放在眼里,根本就没怎么搭理张磊,鼻腔里冷哼一声,淡淡的说:“谢谢张老大的夸奖。” 张磊眼睛微微一眯,呵呵的笑道:“胡欢兄弟,你可真客气呀,我一直都佩服你的身手,也惭愧从来也没见识过,只听道上的人夸起过,今个我这正好新招了几个兄弟,你帮我测试测试他们的能力如何咋样?” 说着,张磊将目光看向了跟在他身后的五个壮汉,这几个就是他新招的小弟? 胡欢看向五个壮汉,目光里藏不住的轻蔑,五个壮汉则同样一副轻蔑的表情看着他,很显然双方都彼此瞧不起。 胡欢没有开口,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马锦魁,他跟着马锦魁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听从马锦魁的安排。 马锦魁看看胡欢,又看看那五个壮汉,最后将目光看向了满面笑容的张磊,心说这小子是有意想要杀自己的威风,让他的手下来斗自己的手下,不过就凭眼前这五个傻大个就能斗得过胡欢,马锦魁还真就不信! 马锦魁冲胡欢点点头,笑着说:“既然张老大开口了,这个忙咱还是该帮的。” 胡欢嘴角冷的一笑,转过头冲张磊道:“张老大,我胡欢手上没个轻重,到时候要是伤到了你的小弟,你可不准追究我的责任,成不?” 张磊哈哈笑道:“那是当然的,拳脚无情嘛,就比如说你胡欢兄弟受伤了,你也不能追究我这五个新小弟的责任,对吧。” 一行人走进了张磊的私人会所里,这间会所从装修各方面来讲,都不是针对大众消费的,否则也不会称之为私人会所,会所的地下室被张磊精心的装修了一番,地下室的中央矗立了一个拳台,完全是按照世界级的wwe格斗擂台布置的,这要从张磊的爱好说起,他本身就是一个格斗迷,搭建这个擂台是为了自己娱乐,另外也用作选拔小弟,定期的他会在帮派内部举行格斗比赛,能赢得最终比赛的会被得到重用,相反如果成绩太差的,直接就会被从帮派中除名,常年经过这种优胜劣汰的方式选拔后,张磊手底下的这些小弟的手上差不多都有些功夫。 如果说马锦魁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的手底下有一个胡欢,而张磊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的手底下有一群能打的小弟,单打独斗这些小弟肯定不是最强的,但一旦抱起团来团战,单靠一己之力的一方肯定处于下风。 张磊直接把马锦魁和胡欢带到了地下一层,这地下一层的装修可以说整个会所里最豪华的地方,里面的装修布局风格都是按照wwe来的,包括擂台上还配置了专门的裁判员,穿着黑裤子白衬衫,脖子上系了个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