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刘刚脱险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三章:刘刚脱险

第三百九十三章:刘刚脱险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破空而来,朦胧的城市从昏睡中醒来,街灯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新的一天在这黑暗与光明的交割中掀开了一角…… 急救室的门开了,一身白衣的大夫身上沾着血迹,揭开口罩的一刹那,脸上满是汗水与疲惫,身边跟着的几个小护士也是同样,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护士,刚出急救室大门的一刹那,脚下一虚差点摔倒。 坐在急救室外长椅上的耿月娥已经哭的身心疲惫,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无精打采的,但这一瞬间她马上就留像是满血复活一样,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跑到大夫的面前抓着大夫的手问:“大夫,我家刚子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他有没有事呀……” 大夫深深的缓了一口气,周围突然安安静静,蒋叶丽站在耿月娥的身后,一脸紧张的看向大夫,林昆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表情虽然平淡,内心却也是说不出的紧张。 大夫缓的这一口气,让众人心里隐隐觉得不妙,但又不甘心相信是不好的结果,尤其是耿月娥,激动不安的眼眶中,泪水已经流了出来。 大夫像是故意给了众人一个重磅的悬念一样,其实他是累的,需要好好的缓口气,接着他的嘴角突然扬起一丝疲惫却又欣喜的笑容,说:“人救过来了,不过得好生照料休养,病人失血过多,现在情况还不稳定……” 不等医生把话说完,耿月娥已经激动的一把扑到了他的怀里,泪水涌流的更加汹涌了,一次次的哽咽道:“大夫,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蒋叶丽回过头看向林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林昆也微笑了起来,心底悬着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同时一颗复仇的心也燃烧了起来——自己的血不能白流,自己兄弟的血更不能白流! 林昆亲自和院方沟通,给刘刚安排了一间最高档的病房,另外也给参与急救的医生和护士都包了红包,还请了医院里经验最丰富的护理专家来照顾刘刚,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了,耿月娥在病房里睡着了,林昆又叫来了两个帮里的最机灵的小弟把在门口,算上昨天晚上陪在这里的两个,一共是四个小弟,吩咐他们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一旦遇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即便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一定保护好刚哥。 这四个小弟齐声说是,他们平时都把林昆当做神一样的崇拜,在他们的心里头,昆哥下达的任何,那都是带着神一样的光辉的,必须完成! 林昆在病房的旁边,又额外的包下了一间病房,留作这四个小弟轮班休息,看着蒋叶丽也是很疲惫了,昨天一整晚加上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林昆就带着她去吃东西,临走前把四个小弟还有耿月娥的伙食也都给安排好了,这年头有钱几乎就是万能的,林昆格外的和院方沟通,专门安排人给耿月娥和四个小弟送单独的小罩,也和医院的主任医师和护士长进行了沟通,一旦刘刚这边有什么情况,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一定要优先处理。 林昆和蒋叶丽也没什么心情去吃高档的餐厅,说来两人还从来没这样单独在外面吃过饭,蒋叶丽一向是深闺不出的类型,几乎整天都在待在百凤门里,从前她和普通的女孩一样,也是一个喜欢逛街花钱的女人,但自从百凤门的前任老大何军去世以后,她就很少离开百凤门了,主要原因是她心里头害怕,暗中觊觎百凤门的人太多,何军去世了,百凤门的掌管权落在了她的手上,多少人暗中想要要了她的性命,从而得到百凤门,何军曾是那样一个霸气的男人,都能被暗中杀死,她只是一个女人…… 林昆把车停在了离医院不远的一间大饭店,中午时间这种大饭店的生意一般都是很冷清的,大饭店的消费群体主要是针对那些谈生意的或者举行宴请的,平常的百姓家谁能没事出来摆一桌,一桌最少也要一两千的。 白天这座城市里绝大数的人都在上班,只有到了晚上大家才会空闲起来,所以饭店的生意中午的时候冷清,到了晚上的时候才会热闹起来。 林昆和蒋叶丽选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菜谱拿上来后,林昆笑着让蒋叶丽点菜,蒋叶丽满脸倦容的挥挥手,道:“还是你点吧,什么都行。” 往往越是什么都行的菜,就越是不好点,不过林昆也没去想太多,就他和蒋叶丽的关系,别说是吃大饭店了,就是路边随便找个大排档也没啥。 林昆简单的点了三个菜,知道蒋叶丽喜欢吃辣的,三个菜全都沾辣的。 饭店里清闲,点好的菜很快就上来了,林昆没有点酒,只点了两瓶矿泉水,现在他还真没有什么心情喝酒,刘刚救是被救过来了,可接下来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解决呢,和马帮之间的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接下来必定是一番腥风血雨。 饭吃的很沉默,林昆边吃便琢磨着该如何和马锦魁斗,马帮毕竟不同于疯皇集团,疯彪当初完全是低谷了林昆,就凭他自己手下的那四个打手,根本斗不过林昆的,结果被林昆单枪匹马一口气将整个疯皇集团捣毁了。 和疯彪比起来,马锦魁是个正常人,疯彪太过狂妄自大,而马锦魁一直都是一个谨慎的人,有了疯彪的前车之鉴,再加上有冈司这条线,马锦魁硬是咬牙把冈司这个岛国三大佣兵之一的牛人给搬了过来。 三年前和冈司交过手,林昆深知到这个忍者佣兵的可怕,忍术就好比华夏的杂技,总是有些奇异的招数,但忍术又从质上不同于杂技,最根本的就在于杂技不能杀人,而忍术能杀人,且往往是杀人于无形中。 林昆夹起了一个摆在蒋叶丽面前的红辣椒,放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嚼了起来,本来沾一点就会辣的令人受不了的辣椒,却被他嚼的津津有味。 那辣椒本来蒋叶丽刚要夹着吃的,结果只能看着对面这货嚼的津津有味,还一副很深沉的样子,蒋叶丽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好吃么?” 林昆所问非所答的道:“吃太多辣的容易长痘痘,美女应该注意保养。” 蒋叶丽横了他一眼,道:“你管我长不长痘痘。” 林昆一副很认真的表情道:“怎么不管,你长痘痘直接影响到我的审美。” 蒋叶丽道:“这么说,我要是长痘痘不漂亮了,你就不喜欢了是不是?” 林昆嘿嘿的笑了起来,道:“当然不是了,我喜欢的是你的那儿……”说着,目光轻佻的看向了蒋叶丽鼓鼓的胸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 “你!” 蒋叶丽又好气又好笑的,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正经点,这是在外面。” “在外面怎么了?”林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蒋叶丽道:“你一个大男人耍流氓当然没关系了,我可是女人,女人都很矜持的,你不知道么?” 林昆眉毛抖动了两下,一副冤枉的表情道:“谁说我大白天耍流氓了,我喜欢的是你的心,不是你胸前的……” 蒋叶丽直接翻了下白眼,这货也太能猥琐了,猥琐也就算了,还学会声东击西了?明明心里想的就是自己的奶,嘴上却偏偏是生在奶后面的心…… 这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吃晚饭从饭店里出来,就因为林昆说吃辣椒容易长痘痘,蒋叶丽还真就少吃了两颗,蒋叶丽的祖籍不是四川,但吃辣的本事可不亚于四川人。 坐上车之后,蒋叶丽突然看着林昆问:“阿昆,这次你有多大把握?” 林昆发动了车子,望着前方,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嘴角微微一笑,转过头看着蒋叶丽,道:“真有多大的把握我自己也不知道,马帮不好对付。” 林昆脸上的笑容很温馨,让蒋叶丽一点压迫感也没有,但她心里却清楚的知道,‘马帮不好对付’这句话从林昆的嘴里说出来代表着什么。 怎么说也是在南城区的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对南城区各个帮派间的认识,蒋叶丽比林昆更清楚,她知道马锦魁比疯彪要厉害的多,两个人如果真的放在一起比较,疯彪顶多是一条会咬人的疯狗,而马锦魁是一只老狐狸。 蒋叶丽忽然感觉好担心,她担心林昆会出事,一双眼睛中充满乞求的看着林昆,说:“真的斗不过的话,咱们不跟他斗了,大不了给他点好处。” 林昆嘴角的笑容突然深邃起来,深邃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与贪婪,语气平静的道:“怎么可能不斗呢,那可不是我的性格,要是连他一个马锦魁我都摆平不了,以后还怎么在南城区混,南城区的这片势力要怎么统一?” 说完,林昆俯身过来吻了一下蒋叶丽的唇,贴着唇边语气温柔的说:“放心吧,你看中的男人不会那么孬的。” 蒋叶丽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有些僵硬,她从不认为林昆孬,也知道林昆是个有抱负的人,但从未想过他心中会藏着要将南城区统一的决心,统一了南城区之后,那接下来呢? “以后呢?”蒋叶丽不自禁的问道。 “以后?”林昆轻轻的抱着她的脸颊,嘴角勾起一丝轻佻的笑容,道:“以后我打算弄个中港市的地下皇帝坐坐,给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定一个新规矩。” 蒋叶丽脸上的表情平静且僵硬,她此时心里的感觉除了震惊之外隐隐的还有着一丝憧憬,她真心希望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成为中港市地下世界的第一人,为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开辟出一段新的篇章流传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