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马锦魁的心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二章:马锦魁的心机

第三百九十二章:马锦魁的心机 如今,中港市南城区的地下世界的局势很微妙,本来稳稳的四家独大的局面,随着林昆这条混江龙的出现,马上由内到外的发生了质的变化。 之前疯皇集团还存在,疯彪还可以站在南城区的大街上跺脚的时候,斧头帮、马帮、光头党他们四方的实力,全都心照不宣的打着日渐垂败的百凤门的主意,林昆这条混江龙的出现,马上令即将被分割的百凤门脱胎换骨,先是灭了疯皇集团,继而又通过承包的手段将其承包。 不论是在南城区,还是放眼整个中港市,疯皇集团绝对是一块天大的肥肉,将其吞到自己的口中,不光是道上的大佬们,就是一些著名的企业家也都是梦寐以求的,简单说来,中港市是一个以旅游闻名的城市,而这张旅游的名片当中,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成分在南城区,南城区有整个华东地区最大的游乐场,有天然美丽的海滩,有诸多的海底世界主题公园,另外南城区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在整个华夏也都是排的上名次的。 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游客,都会选择白天游弋在各个景点,到了晚上的时候,趁着这座陌生的城市灯光繁华,到南城区找一间酒吧或者舞厅喝上一杯,对于那些单身的男女,或者渴望寻求激情的男女来说,酒吧和舞厅绝对是邂逅艳遇的最佳场所。 抛开旅游名片这一方面,南城区的夜生活场所经营的也确实不错,几乎每个酒吧、舞厅、迪厅之类的夜生活场所,都有自己格外鲜明的特色,不光那些外地的游客喜欢到南城区消遣夜生活,就连本市的红男绿女们也都喜欢到南城区消遣漫长空荡的夜晚。 在南城区拥有一家夜生活场所的经营权,那无异于在这座海滨城市里种下了一棵摇钱树,只要稍微懂得一点经营的,几乎都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所以,中港市那些道上的大佬,以及那些著名的企业家,甚至所有具有资格去争夺疯皇集团承包权的老板们,对疯皇集团的觊觎之心可想而知。 林昆这条混江龙的出现,可以说是给中港市所有的大佬心里添了不小的堵,只要不傻的心里都有明白,这条混江龙绝对不好惹,这年头不缺身手好的人,既身手好又有头脑,同时和政府的高层还有关系的太少,一旦出现了这样的人,往往都是极有可能统治整个城市的地下世界的。 危机感最重,心里头最添堵的必定是南城区的这几个大佬,因为不管从何种角度而言,林昆这条混江龙要统治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首先就要踩着他们的尸体崛起,这也是马锦魁为何会借着林昆对他的弟弟动手这件事小题大做的原因,他马锦魁心里清楚的很,自己的胞弟挨揍绝对是自身的原因,以前自己的胞弟是没碰到过林昆这样的狠茬,所以一直都耀武扬威无所顾忌,碰上林昆挨了毒打,也是遭了报应了。 马锦魁的心思很重,他拼了大半辈子的江山,可不想在不久的将来被一条混江龙给夺了去,疯皇集团的陨落就是一面鲜活的镜子,令他总也止不住担心。 马锦魁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够名正言顺的机会,这个机会来的时候,他可以连线另外的两个帮派的大佬,只要斧头帮老大李富和光头党老大张磊有一个开口的,再加上天价雇来的冈司,他相信区区一个百凤门和林昆绝对不在话下,早日铲除了百凤门和林昆,他才能睡的安稳踏实。 夜色浓稠的像是散不去的高汤,马锦魁始终坐在他那豪华大办公室的沙发上,叼着烟眉宇紧锁的望向窗外,整个人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一尊雕像。 办公室的门没有敲响,直接被从外面推开,冈司走了进来,坐在马锦魁身后的沙发上,脸上的表情有些萧杀,浑身的气势也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冷。 马锦魁回过头,换上了一副笑脸问冈司道:“怎么样,见到他了么?” 冈司点头,看着马锦魁手边的烟盒,马锦魁赶紧掏出一根递过来,冈司叼在嘴里点着,深吸了一口之后,脸上的表情稍微缓解了,道:“他比过去强了。” “哦?” “三年前我和他交手过,那时候杀死他不需要费什么力气,现在不同了。” “那……冈司先生您还有把握么?”马锦魁一脸凝重的道,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问话的方式不妥,马上又解释道:“冈司先生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冈司冷笑一声,打断马锦魁道:“马先生你放心,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果事办不成,我冈司分文不取,你大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 “我不是那个意思……” 马锦魁见冈司隐隐不约,还想要再解释一番,结果冈司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站起来道:“我的兄弟受了伤,拜托马先生帮忙安排一下医院。” 说完,不等马锦魁答应,冈司先行一步走了。 办公室的门关上,屋子里的空气仿佛一下子沉淀了下去,一片的死寂,马锦魁孤立的坐在那偌大的皮质沙发上,空调的冷风呼呼吹响,仿佛在嘲笑他一般,堂堂的马帮老大,人前人后都是受人敬仰之辈,在一个岛国佬的面前,居然连最基本的尊严都没有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马锦魁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说窗外的夜色一是团浓的散不开的高汤,那他的脸色就是一团冻僵了的冰窟窿一样,狠狠的向空气中挥了一拳。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光头党老大张磊是一个超喜欢消遣夜生活的主,平时也都是在下半夜两三点钟才入睡,此时他刚懵起了睡意,手机响了起来,把电话拿到身边一看,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马老大,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好事么?”张磊玩笑的道,听这口气还算是和善,实际上他和马锦魁之间并无过多的交情,都是混在南城区的,长年累月的下来,倒是结下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梁子。 电话里马锦魁的声音很阴沉,道:“张磊,我们是该摒弃前嫌,精诚合作了。” 张磊呵呵的一笑,道:“马老大,这话怎么讲呢?” 马锦魁道:“张磊,你也是一个聪明人,不想将来你的地盘被吞食了,我们现在必须合作起来,把百凤门连根拔起!” 张磊依旧是呵呵的笑着说:“马老大,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什么我的地盘被吞,这都哪门子的事,再说了这和百凤门又有什么关系呢?” 马锦魁道:“现在的百凤门,比我们马帮,比你的光头党,比李富的斧头帮都要可怕,那个姓林的野心绝不止于此,将来吞掉我们三个是迟早的事,现在我们不精诚合作,等到他真正壮大的那一天,就都晚了!” “呵呵……”张磊冷笑不屑,道:“马老大,他姓林的不就是灭了疯皇集团,身手好一点么,至于你说的这么夸张么,百凤门凭他就能壮大到把我们三个都吞掉?你这未眠有些夸大其词了吧,也太看重姓林的吧。” 马锦魁道:“张磊,历史你总该读过吧,当初秦国是怎么吞并六国的,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六国不够团结,不够精诚,就算你不相信历史,你总该相信一句话吧——防患于未然,不能等到危险真的来临了,你再想对策吧。” “呵呵,马老大,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我不信百凤门能像秦国一样,他姓林的又不是秦始皇,凭什么那么牛x,至于什么防患于未然,我还真不习惯,我张磊只知道,今天的日子舒坦,今天就好好过,至于明天如何,那是明天想的事情。” “张磊,你……” “马老大,谢谢你的忠告,没什么别的事,我先挂了,早点睡,做个好梦。” 嘟嘟嘟…… 电话里空荡荡的只剩下盲音,马锦魁握紧着手机,猛的往沙发上一摔,手机一下子弹的老高,愤恨的道:“这个石头脑袋,非要等到火烧房子才知道着急!” 深呼吸,稍微平静了一会之后,马锦魁又弯腰捡起了手机,拨了另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拨给李富,马锦魁和李富的关系,和跟张磊差不多,这么多年在南城区明争暗斗的,互相之间没什么交情,就剩下梁子了。 电话接通了,对面李富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懒散,估摸着是睡着了,这都已经是下半夜了,睡着了正常,没睡着才不正常呢,“李富,我是马锦魁。” “马老大,知道是你,这深更半夜的打电话有什么事?我的兄弟又你的场子闹了?” “李富,我希望我们能不计较过去,一起干一件大事,为我们共同的利益着想。” 对面传来李富饶有趣味的笑声:“呵呵,马老大,那是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马锦魁直截了当的道:“跟我合作,我们一起平了百凤门,然后瓜分它。” “百凤门?”李富摇头笑道:“百凤门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哪那么容易平,马老大你的想法是不错,只是我觉得这事……还欠点火候。” “什么意思?” “马老大,咱们怎么说也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百凤门确实是一块肥肉,包括被姓林的灭掉的疯皇集团,都是我们眼巴巴想要的,但我更倾向于求稳一点,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不想与任何人为敌。” “你……” “马老大,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也是聪明人,我想你应该明白我说的。” “李富……” 马锦魁还想要再说,电话里的盲音又空荡荡的响了起来,马锦魁这次没有气的把电话摔了,而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人都是现实的,不能自己想要别人如何,别人就如何,李富的话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他也明白其中的隐意,不在自己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李富是不会插手的,相反假如自己处于劣势,李富极有可能加入百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