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李富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九十一章:李富

第三百九十一章:李富 黑衣忍者啊的一声痛叫,实实的摔在了地上,龙大相紧跟着一大脚板子踏了下来,此时的黑衣忍者浑身都摔的散开了一样,根本没有躲闪的能力,直接被踩的昏死了过去。 另一边,林昆和冈司也正式的交上了手,林昆改变被动攻击,一把鬼畜将周围的空气搅动的连连呼啸,凛冽的杀气随着鬼畜爆发出的幽森的红光肆意。 铛铛铿铿…… 一连串的交击声响起,空气中火星四溅,冈司手中的两把忍者匕首也绝非俗物,否则碰上了林昆手里的大杀器鬼畜,怕是早就被斩成了两段。 眨眼间三十多个回合走过,林昆和冈司江山各占一半,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冈司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隐隐透露出一丝惊讶,在他的印象里,林昆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三年前不是,现在也不应该是,可通过实际的对决他发现,他想要在林昆的身上占一丁点的便宜都成困难,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进步了,而且进步的令人出乎意料。 游乐场的外边突然响起了警笛声,冈司微微一蹙眉,冲林昆留下了一个冰冷的眼神,袖子里甩出了两个微型的闪光雷,噗的一声炸响之后,带着他的两个手下原地消失了。 龙大相看着空无人影的周围,刚才被自己干趴下的那两个忍者还躺在地上呢,一个闪光雷炸响的功夫,就全都没有了,嘴角叫骂了一句:“靠,这些岛国的忍者,也太特么的邪门了吧!” 林昆四周看了看,笑着说:“就当他们是演杂技的吧。” 游乐场的大门口,警车上下来了四个警察,这些警察是接到附近居民的报警赶过来的,附近的居民报警说游乐场里打斗和惨叫的声音,似有命案发生。 中港市的治安一向都不错,接到报警后附近的警察局马上就出警了,等四个警察真枪实弹的冲进了游乐场里后,一个人影也没发现,地上倒是确实发现了血迹和打斗的痕迹,另外在门口的保安室里发现了昏迷的老保安,掐人中泼凉水把这老保安救醒之后,本来以为会得到什么线索,结果老保安说他当时正在值夜班,突然一道黑影冲进来他就晕了。 林昆的老捷达就停在游乐场的大门旁,大门旁停着的不光它一辆车,还有附近居民的私家车,跟这些车混在一起,倒也没引起警察们的注意。 只有打斗的痕迹和血迹,不像是发生了命案,四个警察大致做了个记录就离开了,等他们离开后,林昆和龙大相才从暗处里出来,开着老捷达走了。 老捷达停在了百凤门的大门口,此时将近午夜,正是夜生活高潮开始的前端,百凤门的大门口来来往往,形色不一的男女进进出出,他们有百凤门忠实的粉丝,也有的只是过来串一下场子,寻一份不同的愉悦。 林昆掏出烟递给龙大相,自己点了一根叼上,眉宇间淡淡的思索缭绕,道:“今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有意谋划的,看来马锦魁已经开始动手了。” 龙大相似懂非懂的看着林昆,道:“昆哥,怎么讲?” 林昆道:“他们先是伤了刚哥,而后又把你引到游乐场,要不是蒋姐跟我说你去追砍刚哥的人了,我不及时的去游乐场,你肯定就危险了。” 龙大相想了想道:“当时我是跟着两个小喽罗追去的游乐场,结果追去了之后,那两个小喽罗突然就消失了,紧接着冈司他们就出来了。” 林昆深吸了一口烟,道:“表面上是想除掉你和刚哥,实际上这是在砍我的左膀右臂,马锦魁果然是个老狐狸,他知道我一个人就是再牛x,也是孤掌难鸣,难以顾得上的百凤门和凤凰会所。” 龙大相愤慨的道:“昆哥,咱们马上召集兄弟,现在就杀过去,卸了他的马腿!” 林昆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有冈司在,这是我们目前最大的阻碍,冈司的手下虽然都重伤了,但冈司一点伤也没有,他比三年前更厉害了。” “那我们?” “不着急。”林昆淡淡的一笑,道:“这是一盘长久的棋,咱们坐下来慢慢的和马锦魁下。” 林昆回医院了,本来他也叫龙大相一起过去,顺便包扎一下身上的伤口,龙大相豪气凛然的说这点伤算不得什么,对于战场上过来的人来说,这点皮肉伤也确实无伤大雅,现在形势紧迫,他得留下来镇场子。 回想当初在战场上的时候,不管是自己还是身边的战友,即便是身体被子弹给穿透了,只要是还没死,还能动,该冲锋的还是照样冲锋,该跟敌人拼命的还是照样拼命……林昆拍了拍龙大相的肩膀,又是叮嘱了一遍,百凤门或者是凤凰会所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通知他,切勿莽撞。 经历了刚才的事后,龙大相不敢小觑对手,身上挂着的伤也算是交了学费,点头答应让林昆放心。 林昆开着老捷达向医院驶去,此时他最关心的就是刘刚的情况,万一醒不过来的话,他失去一个左膀右臂的事小,百凤门和凤凰会所经营的事小,他失去一个兄弟的事大,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耿月娥失去丈夫,和姥姥姥爷一起在外面夏令营的刘小刚失去父亲……这太残忍了。 为兄弟两肋插刀,林昆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可现在情况是兄弟被砍成了浑身是伤生死未定,他只能静静的站在抢救室的外面咬着烟等待。 林昆长呼了一口气,却难排解心中的郁闷与难过,黑道这条路不好走。 此时,在中港市南城区的一家迪吧里,震耳发聩的dj隆隆的炸响,舞池里无数的男女忘我的摇摆着身体,他们互相碰撞着、慰藉着、摩擦着,彼此的身体在这一时刻,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东西。 徐明走进迪吧的时候,门口的服务员全都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徐哥。” 徐明今天晚上的脸色很不好看,和往日的神采奕奕满面笑容迥然不同,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位徐老大今天晚上的心情很糟糕。 徐明直接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办公室门外,抬手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他躬着身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亮着灯光,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电视,屏幕放着的是一场拳击比赛,男人看的很入神,徐明进来之后,男人的眼神依旧盯着电视的屏幕,开口道:“随便坐,喝的都在冰箱里。” “大哥……”徐明开口道,他现在正对的这个男人,就是南城区赫赫有名的斧头帮老大李富,二十多年前跟着前任的斧头帮老大混,前任的斧头帮老大车祸升天之后,他一口气平了帮内的各个大佬,坐上了老大的位置。 每一个黑道老大的身上都有传奇,没有点真本事就想要坐上老大的位置,那几乎就是天方夜谭,除非家里头背景殷实,有强大的白道力量作为支撑。 “怎么了?”李富依旧盯着电视的屏幕,随着拳击赛临近尾声的激烈对决,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色彩,一双拳头握的紧紧的,仿佛自己身临其境一般。 “今天晚上遇到百凤门的人了。”徐明的声音有点窝囊。 “哦?”李富终于侧过头看了徐明一眼,道:“跟他们发生了争斗?” “就遇到了一个,手下都吃瘪了。” “呵呵……”李富没有表现出很气愤,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淡淡的笑道:“百凤门如今可真是今非昔比,就是何军在的时候,也没这么牛过。” 徐明道:“遇到的是他们的二当家林昆。” 李富道:“我猜到了,能一个人放倒一群人,估摸着整个百凤门也就他一个人有这本事。不对,应该还有一个,那个叫什么什么大相的。” 徐明道:“他让我给大哥带话。” 李富道:“什么话?” 徐明道:“他说不想和斧头帮结仇,想和大哥您结交。” 李富嘴角轻轻的一笑,道:“这小子也挺会玩的,让你来给我捎个话,别人不知道,可不代表我不知道,百凤门现在正和马帮较上劲,那姓林的现在拉拢我,无非是想让我和他一起对付马帮,至于我答应不答应,最坏的结果他也是希望我能够保持中立。帮派之间的斗争和单打独斗无关,他姓林的就是武功再高强,也照样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多一个并肩的伙伴,或者说少一个绝对的敌人,都会直接影响到局势。” 徐明道:“大哥,那我们……” 李富道:“先静观其变,马帮和如今的百凤门,我更看好百凤门,等他们斗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斧头帮再加入进来,落井下石,瓜分最后的利益。” 徐明听的似懂非懂,隐隐又好像是明白,老大的意思很明确,假如马帮最终局势不利即将被吞掉,斧头帮就和百凤门站在一起,等马帮彻底被吞掉之后,分一点利益,反过来亦是同样。 徐明觉得老大的想法不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口道:“大哥,我有想法。” 李富笑着道:“有想法就说。” 徐明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加入到弱的一方,南城区的道上实力需要均衡,我们帮助了强的之后,只会让强的更强,今天强的一方可以吞掉弱的一方,反过来将来的某一天,强的那一方也会对我们斧头帮下手。” 李富稍稍的一琢磨,哈哈笑道:“阿明,你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的南城区不需要实力均衡,算上百凤门一共是四家势力,等就剩下三家以后,咱们再像三国时期那样,考虑一下三足鼎立互相制衡,现在是能多得一分利益就多得一分,等到了三足鼎立的时候,半分利益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