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姜峰 - 神兵奶爸

第三十九章:姜峰

第三十九章:姜峰 敢在警察局袭警,而且还是袭两次的警,放眼整个中港市,除了林昆这条过江龙,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市中心警察局里的人称他大魔王,同时称澄澄小魔王,这爷俩一出现,市局的脸面和节操都碎了。 姜峰的专车黑色奥迪a6停在了市中心警察局的大院里,临下车前他主动给省人大书记余宗华去了个电话,上次是余宗华主动给他打的电话,电话里余宗华也没多说,就说林昆是他的恩人,让姜峰看着办就行了。 上次的事对于姜峰来说是一次契机,这次契机不但让他跟余宗华搭上了关系,还借着余宗华这杆省里的大旗除掉了黄光明,只是没想到黄光明最后关头自杀了,否则的话肯定还会牵扯出中港市一大批的贪腐官员。 中港市的官场势力主要分作三股,以市长、市委书记陈定为首的亲省派,以纪检委书记赵南和副市长杨成为首的纪检派,再就是以姜峰为首的草根派。 姜峰的志向是当一名好官,将中港市这片北方天然的沃土,建设成深圳、上海那样的大城市,即便受地里面积上的束缚,恐怕中港市永远也达不到深圳、上海那样的规模,但在经济的发展上一定要达到相对应的比例。 说到以姜峰为首的草根派,其中绝大数的官员都和他一样,没有背景也没有省里或者更上层的关系,全都是凭着自身的真才实干,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要不是姜峰把他们都联合了起来,在现如今的官场上,他们中绝大对数的人怕是已经坐穿了冷板凳,或者被提前退休了。 黄光明是市长、市委书记陈定的人,陈定在中港市经营了多年,否则也不会一身独居市长、市委书记两大要职,在中港市一直扮演着土皇帝的角色,陈定的后台关系在省里,这么多年经营下来,他在省里的关系到底有多深厚谁也说不好,要不是凭借着余宗华的大旗,姜峰上次说什么也不敢动黄光明的,这一次姜峰还想依照上次的办法,把同样也是陈定爪牙的董海涛给除掉,所以他才主动打了电话给余宗华,按照姜峰的推断,这一次大闹警局的人肯定还是林昆,一般人绝对没这个胆量。 但令姜峰不解的是,电话里尽管他旁敲侧击,但余宗华始终没说有关林昆事,按说如果林昆是余宗华的人,那林昆时隔两天再次大闹了警察局,这事余宗华必定知道,可余宗华为什么丝毫没提呢,难道里面大闹警局的又另有他人?过江龙一条也就够了,现在又多出了一条? 姜峰摁了摁有些头痛的额头,在秘书的陪同下下车,向市中心警察局的大楼里走去。 审讯室里的情况不算遭,受伤的几个人包括伤的最重的董海涛已经被送往了医院,地上还淋漓着几点血迹,审讯桌歪倒在一旁,林昆和澄澄坐在审讯椅上,爷俩在那有说有笑的,浑然像是没事人似的,审讯室的屋里站着七八个警察,门口也簇拥了不少,他们只是象征性的守在这里,林昆要是真要抱着澄澄离开,谅他们也没人敢上前拦。 姜峰看到林昆的一瞬间,眉头不由的深深的皱了一下,如果说这审讯室里坐的是另外一个人,或许他还能够接受,但坐着的是林昆事情就复杂了。 姜峰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余宗华没提这件事,是余宗华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不想再给自己借他大旗的机会,黄光明是陈定的人,陈定的关系在省里,难道黄光明的事惊动了省里,省里有人对余宗华说了什么? 姜峰的脑子快速的旋转着,心里一时对该怎么处置林昆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林昆跟余宗华到底什么关系,看林昆的年龄,跟余宗华明显是两辈人,姓氏不同肯定不是父子,难道是侄子、外甥? 林昆看到了姜峰,他之前并不认识中港市的这位草根起家的副市长,但看到此人气场不一般,周围的警察们见到他之后纷纷退让的架势,也就知道这是个大人物了。 姜峰不吭声,周围也没人敢轻易开口的,过了几秒钟,他对身旁的秘书道:“去把审讯室的监控调出来。” 一身利索西装的秘书应了一声,跟身后一个管事的警察一起退了出去。 姜峰走到了林昆的跟前,笑着看了澄澄一眼,然后问林昆道:“孩子没事吧。” 林昆笑了笑,道:“没事。” 姜峰道:“我是副市长姜峰,今天你闹了警察局,按说罪名不小,但我想一切肯定有前因后果,等我查清楚了状况,再定夺你的罪行,如何?” 姜峰语气和善,完全不像是市长在跟一个犯了事的年轻人在说话,倒像是在商量着来,这也不完全出于林昆和余宗华的关系考虑,姜峰做事一向都是如此,既然余宗华没跟他吐露,那他就一切公事公办,这也正好应了楚相国的要求,假如结果真对林昆不利,他再向余宗华请示。 “好的,姜市长。”林昆笑着答应,其他的并没有多说,在公安局里发生的一切,等姜峰看完了审讯室的录像,自然就清楚了。 姜峰的秘书张彦拿来了一个笔记本,把审讯室的录像用笔记本放了出来,姜峰和众人一起,就在审讯室里看监控录像,对于审讯室里之前发生了什么,在场的这些警察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那名女民警跟着护送董海涛的救护车去了医院。 十几分钟的录像很快就播放完了,姜峰恨恨的拍了一把桌子,语气严厉的说道:“胡闹!这算是什么事情,这分明就是穿着警服跟人民打架!如果这也叫袭警的话,那以后老百姓在你们警察的面前,岂不是得装孙子!是老百姓纳税养了你们,给了你们这身警服穿,你们就这么干!?” 姜峰拍桌子说完,审讯室里的警察们全都低下了头,姜峰说的都是事实,根据监控记录里显示,林昆和董海涛完全是发生了口角,所以林昆才动手的,而董海涛居然仗着自己警察的身份,掏出了枪指着林昆,这已经算是严重违纪的行为,不过由于地点是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这种情况又另说了,现在要调查清楚的是林昆为什么被带到警察局,如果是因为林昆犯罪被带进来,那董海涛的后果可视为在审理犯人的过程中跟犯人发生冲突,总得来说就无伤大雅,反之林昆的罪行会加重,但如果要是林昆无罪被带进了警察局,那董海涛的违纪行为就严重了。 “是谁把人抓来的?”姜峰冲着周围的民警问道,一时间没人回答,他又转向林昆,问道:“是谁把你抓来的?” “董海涛。”林昆直接道出姓名,这名字是他在董海涛的胸牌上看到的。 “为什么抓你?” “我跟我儿子去商场给我媳妇买生日礼物,那个老板娘趁着把东西递给我儿子看的时候,故意给弄掉地上摔碎了,然后想向我讹钱,我没答应。” “爸爸,那发卡是我弄掉的……”澄澄在旁边诚实的道,声音有些小。 “哦?”姜峰眉头皱了起来。 “姜市长,是那老板娘故意弄掉的,然后栽赃给孩子,孩子还小,根本没发现,就以为是自己弄掉的。”林昆笑着道:“不信的话,咱们去商场调监控录像看看就行了,最好快点过去,我怕那老板娘的有所察觉后,会让人把那监控录像给删了。” “好,马上过去!”姜峰道。 林昆抱着澄澄坐上了姜峰的车,同行的还有两辆警车,车上姜峰几次想要问林昆和余宗华的关系,但最终都是欲言又止的打住了,姜峰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得沉得住气,免得弄巧成拙鸡飞蛋打。他这么想是明智的。 徐梅坐在奢侈店的守银台后得意洋洋的剪指甲,旁边还放了一瓶指甲油,表妹小史坐在她的旁边,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问:“表姐,你说那个倒霉男的会掏钱赔给咱们么?看他那一身寒酸样,不像是有钱人。” “表姐也没指望他能掏钱赔,主要就是想整整他,其实那发卡是我弄掉地上的。”徐梅轻佻的笑道。 “啊!?”小史很惊讶,道:“表姐,那发卡可是三十七万呢,就那么就……” “三十七万只是标价,进价没多少的,奢侈品卖的就是个嘘头,你当那东西真那么值钱呢?”徐梅呵呵的笑道:“妹子,咱就等着你表姐夫的好消息吧。” “嗯,嗯。”小史一脸幸福的微笑点头,想到那个打她的混蛋就要吃牢饭了,心里说不出的舒畅,又为自己有这么好的表姐、表姐夫感到开心,虽然表姐夫那人晚上总喜欢偷偷摸上她的床弄她,但男人跟女人不也就那么回事嘛。 两个女人的话音刚落,徐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笑着说:“是你表姐夫打来的,咱们听听看,他把那个人渣男怎么处置了……”说着,按了免提键。 “是嫂子么?我是董局的秘书小安,董局现在在市中心医院的重伤外科……” “他把那小子打成重伤!?”徐梅惊笑的道,身旁的小史也是一脸的高兴。 “不是嫂子,是董局他……他被打成重伤了。” “啊?” 徐梅和小史同时啊的一声,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入铁,徐梅身子不由的一颤,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小史赶紧扶住她,急着道:“表姐,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