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忍者斗(1)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九章:忍者斗(1)

第三百八十九章:忍者斗(1) 林昆原地举起了黑影忍者,黑影忍者在半空中一阵的手脚挣扎,想要反抗,林昆紧跟着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就像是摔小鸡一样,就听呼通一声,黑影忍者被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顿时一声惨叫响起,整个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不等这黑影忍者跳起来,林昆抬脚冲着他的后腰果断的一脚踹出,这一脚的出脚速度奇快,空气仿佛都被踢的撕裂了一样,马上就听轰的一声闷响,地上的黑影忍者应声又是一声惨叫破空,整个人佝偻成一团,像球一样被踢飞了出去。 一抓、一摔、一脚……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短短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林昆这是用事实证明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不光具有闪电般的速度,还有绝对的力量。 黑影忍者在半空中一连串的痛叫,心里琢磨着这下应该完事了吧,等自己落到地面上以后,好快速的跳起来反击,可哪曾想他心里的想法刚起,林昆紧跟着一大步就追了过来,亮起了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黑影忍者的身体就踩了下来。 人家被踢飞在半空中本来是要来一次完美的抛物线飞行的,结果却被林昆硬生生的用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给踩在了地上,又听轰的一声闷响。 黑影忍者已经无力再惨叫了,他整个身体都仿佛要散架了一样,眼神里、内心里除了惊恐之外,再就剩下不可思议了——居然碰上了这样的高手! 林昆弯下身来就要撕下来黑影忍者的面罩,这时保安室里的老大爷走了出来,忽然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冲他微笑道:“小伙子,好身手啊。” 林昆眉头一蹙,这时才发觉这老头诡异,嘴角淡淡的一笑,道:“现身吧。” 这老头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一阵类似于鬼叫的声音,把手伸到了脸上突然一扯,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黑衣忍者,手里多出了两把忍者刀。 林昆过去和忍者交手过,在他的认知范围里,忍者就像是华夏的杂技一样,只不过华夏的杂技是为了取悦观众,完全出于表演的形势,而岛国的忍者则完全是用各种诡异的手段来实现杀伤的目的,不得不说可怕。 可怕归可怕,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恐惧的根源都是浮云,这是林昆信奉的准则,也就是说不管敌人有多强大,只要你自己足够的强大,一切都是浮云!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讥诮的冲老头变成的忍者道:“你们岛国的忍术神秘归神秘,可真正的对决比的是实力,而不是这些华而不实的花架子。” “咿呀!” 老头变成的岛国忍者怪叫一声,手里的两把忍者刀唰的一下张开,变成了两把旋风手里剑,唰唰的向前一掷,两把手里剑在空气中划过两道诡异的轨迹,环绕着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向林昆杀了过来,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割裂了,呼啸着两声刺耳的声音,两把手里剑虚影一闪就杀到眼前。 林昆不敢大意,岛国忍者花架子归花架子,往往越是未知的东西越是可怕,左手快速的一挥,乌光乍现,平时很少露面的鬼畜出现在了手中。 铛铛! 两声凛冽的交击声,空气中火花迸溅,两把手里剑被鬼畜拨开了,同时林昆向后退了一步,被拨开的两把手里剑在空气中呼啸的一阵响动,绕着两道诡异的弧度,又重新的回到了老头变成的忍者手中,紧接着这名忍者抓住这两把手里剑,整个人像是离弦之箭一般向林昆射了过来。 绝对没有夸张,绝对是像箭一样射了过来,速度快的只剩下一道虚影,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无可匹练的杀气,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笼罩了过来。 林昆眉头一蹙,心中不由的紧张了起来,他好奇那两把手里剑是怎么回到忍者手中的,电影里经常看到这种桥段,可现实中未免有些解释不通,完全不符合物理学的逻辑嘛。 林昆来不及想太多,面对老头变成的忍者的凌厉攻击,面对那排山倒海而来的杀气,他脚下一个错步迈步,向后退了半步,紧接着向斜前方迈出一步,这退一步迈一步描写出来缓慢,实际上速度快的超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绝对是一条真理,咱们林大兵王一向追求的不光是速度,还有绝对的力量。 林昆这一个错步,巧妙的避开了忍者迎面的一击,接下来就是反击了,作为曾经漠北的兵王,漠北那片大地上的狼王,要是被一个岛国的忍者压着打,那未免有些太丢脸了,再说了咱们林大兵王也没那么孬啊。 呼啸一声响,空气被撕裂开的声音如此的清晰,灌入耳中刺激的鼓膜生疼,乌黑漆金的鬼畜陡然间爆发出一团幽森的红光,仿佛来自地狱的红信,斜的就向忍者的后背劈落下来,这一击如果击中的话,忍者的半边身子怕是会被硬生生的割断下来。 忍者的心底顿时一片冰冷,冷的就像是陷入了冰冻无法融释的谷底,这绝对是他遇到过的最冷冽透骨的杀气,这杀气令他由心底的颤栗与绝望。 忍者快速的向旁边闪了一步,同时举起手中的两把手里剑交叉在一起格挡,幽森的红光顿时劈落了下来,铛啷一声巨大的声响迸发出来,紧接着伴随着两声金属断裂的声音,火星四溅,两把手里剑硬生生的被砍断…… 忍者快速的往后退,地面上留下一连串鲜红的血滴,他的胸前被剐开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血水正从面大汩大汩的涌流出来,浓稠而又血腥。 鬼畜上只沾染了一滴血,只一滴,此时正凝聚在匕刃的尖上,林昆手腕轻轻的一抖,这一滴鲜红的血液一点痕迹也不留的滴落到了地上——吧嗒!晕染开了一朵妖冶的红光。 忍者捂着胸口,喉咙里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一大团鲜血咳了出来,眼神始终盯着林昆,本来杀气沸腾的眼眶里,此时余下的唯有深不见底的恐惧。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竟然会强悍到如此的地步…… 地上躺着的忍者依旧没有还手之力,站着的这个也已经丧失了战斗力,林昆手里的鬼畜沾染了鲜血之后,漆金幽森的红光和爆发出的戾气更盛了,在这漆黑的夜里,它的周身上下仿佛荧光一样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荧光棒的光晕可以称之为好看、灵动,可鬼畜所散发出的光晕,只能用戾气肆意来形容,一股冰冷透心的杀气,正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 林昆拎着鬼畜向两个忍者走过去,对待敌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心慈手软,尤其是敌对国的特工,这两个忍者不敢说一定是岛国的特工,但他们既然出现在了华夏,势必对华夏的安全造成影响,大的暂且不说,就说小的,即便是他们在中港市杀人放火,到最后警察也很难追查的到。 两个忍者的眼神中的恐惧马上变的绝望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动了杀心,他们绝对是逃不掉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想要想出对策,就在这时游乐场的深处突然一声闷哼传来,声音本来不大,但在这漆黑幽静的夜里,听起来却是格外的清楚。 林昆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心里头一紧,这声音不是别人发出来的,正是龙大相…… 龙大相有难! 林昆顾不得眼前这两个丝毫战斗力也没有的忍者,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耳边的风呼啸着,脚下的步伐点地即飞,身体轻盈的就像是燕子一样,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在摩天轮的后面,林昆一个纵身从摩天轮的空隙穿了过去,隐隐的就见前面的一块空地上有人影,身高马大的正是龙大相。 龙大相身体微微佝偻,周边三道黑影频频闪动令人分不清虚实,突然就见一道黑影从他的身后快速的偷袭过来,速度快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 龙大相的身手不算是敏捷,但有绝对的力量,碰上了这种速度极快的对手,他是最吃瘪的,何况一下子还是对上了三个,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砰的一声闷响,龙大相的后背被偷袭个正着,整个人身体猛的一晃,一大步迈向前方,这时前面的一道黑影紧接着过来,龙大相刚要做出反击,那道黑影突然唰的一下消失了,毫不夸张的形容,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 这是最典型的忍术——幻术。 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出现在了龙大相的身后,朦胧的夜色中异常阴森,唰的一道冷光划过,冲着龙大相的脖子就割了过来……这要真是的被割中了,龙大相的脑袋肯定是要搬家的,即便是龙大相躲过去了,这一刀也肯定是要挨在肩膀上的。 林昆不敢犹豫,赶紧冲了过去,手里头的鬼畜再现,破空就是一道红光劈了下来,就在那森白冷冽的刀锋即将割在龙大相的脖子上的一刹那,红光提前挡在了前面,同时猛的向上一撂,就听铛的一声裂金巨响,那刀刃直接被斩断了,一道白光飞向了漆黑的夜色中,铛啷啷的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与此同时,林昆果断的一拳挥出,逼的偷袭的忍者一步跳开,紧跟着唰的一下消失了。 “昆哥!”龙大相回过头喊了一声,嘴角隐隐有血迹。 林昆嗯了一声点点头,“这些岛国的忍者太狡猾了,小心。” 龙大相咬牙切齿的道:“他在!” 林昆道:“你缠住另外两个,我去对付他,能缠的住么?” 龙大相咬牙道:“必须能!” 三道黑影分三个方向矗立在眼前,保持着五米的距离,林昆从这三道黑影的身上一一扫过,目光锁定在了正前方的黑影上,嘴角微微的一笑,就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