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群殴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七章:群殴

第三百八十七章:群殴 夜,深邃的令人惆怅…… 沙滩上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这群人慢慢的向篝火靠近,手里都拎着家伙事,为首的是一个长相十分狂野的男人,个子不高,但从身形与气质来看,绝对是一个蕴藏了无穷爆发力的男人,这人正是飞车党老大徐明。 小弟挨了打,作为老大必须站出来出头,徐明带了十几个手底下手最黑的小弟就过来了,敢动我徐明的小弟,不打的他残废老子都不姓徐! 眼瞅着就到了篝火跟前,目标就在前方,徐明刚要一挥手让所有的小弟冲上去,马上强行打住,冲身后的小弟低声道:“小心,有条子!” 小弟们个个脸色紧张,混黑道的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好不威风,但一听到警察两个字,全都吓的一裤衩子冷汗,你再牛x的小混混,被抓进局子里也得脱一层皮。 “大哥,哪有条子?”紧挨着徐明身后的一个小弟小声的问道,警惕的左右看。 徐明用眼神指了指沈曼,小声的道:“那个,那个女的就是条子,我认得。” “先撤!”徐明冲着小弟们下令道,这一群人马上又悄然的向后退去。 林昆嘴角突然一笑,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沈曼疑惑的道:“你笑什么?” 林昆道:“没什么,刚才好像有朋友要过来,但一看到你好像又都走了。” 沈曼眉头一蹙,道:“你胡说什么呢?” 林昆笑着说:“没胡说呀。” 沈曼疑惑道:“怎么看到我就走了呢?” 林昆笑着道:“可能是你一身正气,把他们都给吓跑了,那些小鬼怕穿警装的。” 沈曼更是奇怪的说:“我也没穿警服啊。” 林昆一本正经的道:“可你是警察呀,这个身份无法改变啊,不管是在阴间还是阳间,提起警察都会令人忌惮,尤其那些内心不净的小鬼们。” “等等!”沈曼忽然感觉一丝凉气攀上脊背,“你到底说什么呢,什么小鬼不小鬼,这世界上难道真有鬼么?我不信!” 林昆嘴角诡异的一笑,站起来望着漆黑的大海道:“怎么没有鬼,你看着大海,黑乎乎的一片,从古到今不知道淹死了多少人,这些人死了不都变成鬼了呀,他们大半夜无聊,见有人在海边坐着,想过来打个招呼也正常啊。” 沈曼感觉冷汗已经渗出了额头,打断道:“你别说了!我……我要回家了。” 林昆嘿嘿笑道:“好,我送你。” 沈曼快步的走在前面,林昆跟在后面,他刚才故意那么说的,就是想让沈曼快点回家,暗地里的那些人是冲着他来的,他不想留沈曼在身边。 林昆开着老捷达送林昆回家,沈曼家住的地方离市中心很近,是一个新的小区,一路上一直有一辆面包车不近不远的在后面尾随着,沈曼没有注意。 到了小区的门口,林昆和沈曼挥手告别,沈曼突然转过身对林昆说:“这两天你准备一下,我安排你到家里吃饭,到时候你别再像个小混混。” 林昆咧嘴一笑,摊手道:“没办法,我就是小混混嘛。” 沈曼白了林昆一眼,不再理他,转身向走进了小区。 尾随的那辆面包车就停在不远的路口,林昆转过头冲那面包车笑了笑,抽出根烟叼在嘴上,开着老捷达向南城区的方向驶去,故意往僻静的路上走。 徐明坐在面包车的副驾座上,冲驾座上的小弟下命令道:“快跟上!” 林昆开着老捷达故意放慢了速度,过了一个转弯之后,脚底下的油门猛的一踩,老捷达立马发挥出了它的悍马大心脏,就听轰隆一声咆哮,速度陡然间提升了起来。 面包车里的人全都是一愣,徐明脱口道:“我次奥尼玛,这什么车!” 旁边副驾座上的小弟眼神发直的喃喃道:“捷达……” 徐明骂道:“尼玛,老子就看不出是捷达么,关键这特么是什么捷达,这么牛x!” 满车的小弟全都安安静静,都知道这车是捷达,可捷达还分很多种么? “追!”徐明命令道,驾座上的小弟赶紧把油门踩到了底,满载的面包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咆哮,排气管里一大团浓烟滚滚,可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捷达的后尾灯越来越远,最终变成了一个小点消失在视野里。 徐明冲着驾座上的小弟大骂:“真特么没用,给我追啊!” 驾座上的小弟一脸委屈的道:“大哥,真的追不上啊,我的脚都快踩进油箱里了。” 这小弟说的是事实,正常的逻辑来讲,一辆普通的面包车,本来就跑不过轿车,更何况你这面包车还是满载的,这就好像是让一个负重的大胖子,去追一个腿脚轻盈的瘦子一样。 “md,就让这孙子这么就跑了!”徐明怒气冲冲的狂砸中控台,“下次再让我遇到了,我一定要扒了这孙子的皮,敢欺负我徐明的小弟!” 追不上捷达,车上的小弟们全都心情沮丧,但听到老大如此愤怒且霸气十足的话后,这些个小弟一个个全都双眼放光,心生崇敬,跟着这样的一个大哥混,以后就等着笑傲江湖吧! 面包车顺着路往前开,越过一个小山坡后,前面出现了转弯,转过弯之后,开车的小弟立马眼前一亮,“大……大哥,前面……捷,捷达!” 徐明定神一看,就见他恨不得给捏碎的老捷达,这会儿正亮着车尾灯停在路边,一个人影蹲在老捷达的旁边抽着烟,好像是车坏了在等救援。 “次奥!”徐明哈哈大笑起来,“这可真特么的是老天开眼啊,小逼,老子弄死你!”车厢里的小弟们也跟着起哄笑了起来,殊不知即将倒霉的是他们自己,要是再碰不上这老捷达了,是他们的福气,可惜碰上了,可悲的是明明是他们自己要倒霉了,却搞的像是捡了大便宜一样。 吱嘎一声急刹车,面包车猛的晃动了一下,停在了老捷达旁边,车门哗啦一声拉开了,十几个小弟一窝蜂的涌了下来,团团的将老捷达围住,而后徐明才不急不慢的打开车门下来,一副轻佻不屑的表情看着蹲在地上的林昆。 “呵,小子,你倒是跑啊。”徐明讥诮的道。 林昆蹲在地上叼着烟卷,抬起头看了一脸嚣张的徐明一眼,又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小弟,淡淡的一笑,道:“好大的架势嘛,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这是要帮我把车抬走了还是怎么着?我这心里可过意不去啊。” “我呸!”徐明劈头盖脸的就叱骂道:“小子,你就别特么的臭不要脸了,还抬车呢,不给你砸了就不错了,说吧,你是跟谁混的,凭什么打我的兄弟,这笔账咱们怎么算?” “谁也不跟,我跟我自己混。”林昆笑着站了起来,懒洋洋的道:“算账,怎么算呀?是要我陪医药费,还是咋的?赔医药费没问题,关键是我没钱。” “你!”徐明的眼珠子登时瞪的溜圆,“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偏要是罚酒吧,跟老子打什么马虎眼,信不信老子让你的下半生在床上过!” 林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耸耸肩,嘴角轻佻的笑道:“我不信。” “你特么……”徐明张嘴又要骂,林昆马上抬手打断他,道:“等等,我不信你能让我的下半生在床上过,但我相信我能让你的下半年在床上过。” 徐明的眉头一蹙,两道凌厉的凶光顿时从眼眶中爆发出来,仿佛两把锐利的匕首一样向林昆剐来,牙关紧的一咬,冲着身旁的小弟们就下令道:“给我揍他!” 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先揍一顿再说…… 周围的小弟们马上一窝蜂的就冲了上去,手里头拎着的家伙事也借着朦胧的月光寒光湛湛,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怒目嚣张,仿佛誓要将林昆大卸八块一样。 林昆把烟头往地上一摔,大喝一声:“等等!”这一声十分的响亮,直接把刀枪棍棒刚刚挥舞到半空中的小弟们给唬住了,一个个全都愣神看着他。 林昆吊儿郎当的一笑,不急不慢的说道:“打架可以,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这地儿太窄了,我怕你们不小心刮了我的车。” “尼玛!” 这些个小弟愤怒的齐骂一声,这会儿就想着狠狠的把着小子给揍了,还尼玛管刮不刮那破车,一群人汹涌的再次扑了上来,手里的刀枪棍棒舞的呼呼作响。 眼看着旁边的一个小喽罗就要撞到自己的爱车上,林昆果断的一步蹿过去,沿途快速的两拳挥出,精准无误的打在了两个小喽罗的腮帮子上,这两个小喽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原地一个旋转像旁边倒去,呼通呼通的全都撞在了面包车上。 林昆凌空一跃,蹦起了少说也有半米高,横的一个扫荡腿摆出,直接扫在了那个快要撞到老捷达的小喽罗的胸前,顿时就听这小喽罗一声闷哼,紧跟着是一声高亢的惨叫,整个人应声原地凌空向后倒飞了出去,直接摔出了五米开外。 为了避免刮到自己的爱车,林昆落地后紧跟着一个凌空翻越,脚底下就像是挂了弹簧一样,直接‘弹’到了面包车的车顶,大脚板子重重的一踩,面包车整个猛的一摇晃,棚顶被踩出了两个深凹的大脚板子印。 车下的小弟们纷纷将手里的家伙事朝林昆丢过来,林昆一步又从车上跳了下来,跳到了另一面,这些个小弟紧跟着迅速又追了过来,沿着大道的中央就开始向林昆再次扑过来。 林昆一点也不惯着这些个小喽罗毛病,握紧的拳头就像是流星锤一般,铿铿铿的就是往外砸,没一拳都没有落空,砸的这些个小喽罗惨叫声一片。 徐明手下的这些个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可不论怎么样就是触及不到林昆分毫,本来这些个小弟都是杀机四起的,眼瞅着这气焰全都被林昆砸了下去。 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十几个小弟剩下的只有两个站着的了,徐明站在一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嘴里叼着的烟卷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那两个站着的小弟也不再往前冲,而是一步接着一步的往后退,看向林昆的眼神前一秒还是杀气腾腾的,这会儿则像是见了地狱修罗一样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