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动了一点心思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六章:动了一点心思

第三百八十六章:动了一点心思 轻松愉悦的聊了会天,沈曼的情绪慢慢恢复了正常,林昆趁机多问了些关于她奶奶的情况,原来老人家得了重病,全家人都瞒着她,是她不经意间看到检查单才知道的,小时候奶奶最疼她,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奶奶重病,尤其不想让奶奶知道,怕奶奶为她担心。 今天晚上的这一出相亲,是她爸爸有意安排的,那位冈社长是他爸爸单位的领导,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能坐到社长的位置,除了不为人知的背景关系之外,根据沈曼父亲常年的了解,这个年轻人确实不简单。 这位年轻的冈社长之前见过沈曼,可以说是对她一见倾心,也曾在沈曼的父亲面前多次表露出对他女儿的爱慕,希望沈中山能够答应撮合,华夏是一个传统的国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姻缘成功的概率一般比较大,这位年轻的冈社长也算是半个中国通,深深的知道这个道理。 再者,这位年轻的冈社长曾经单独的给沈曼打过几次电话,想要和她约会,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讲,对方是一个年轻有为且相貌帅气的男人,一般的女生肯定都巴不得和这样的男神约会,可沈曼一次也没答应,而且拒绝的一次比一次干脆,最后甚至直接说以后再别给她打电话了。 这位冈社长绝不是泛泛之辈,在情场上一直是个得意的角色,没想到在沈曼的面前吃了这么个大瘪,心里本来的暧昧,再加上不服气在作祟,更是坚定了他要将沈曼追到手的决心,于是他主动向沈中山摊牌。 过去,沈中山对岛国人一直没有好印象,像他们这一辈人,距离岛国侵华的年代很近,从小就耳濡目染的知道岛国人在华夏犯下的累累罪行。 随着近些年的发展,尤其改革开放以后,中港市这个临海城市招商引资,招来许多的岛国企业,这些岛国企业给中港市的环境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不过更大的是带来了几十年的发展契机,使得中港市的经济迅速崛起起来,在改革开放的这个大浪潮中,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成就。 这些年来,沈中山一直在岛国的企业中工作,受岛国企业文化的影响,他渐渐开始重新认识这个民族,虽然他们对于华夏罪不可恕,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民族确实有它的闪光点,他也开始对这个民族有了一丝欣赏。 这位年轻的冈社长,全名冈川一郎,对于这个岛国佬,沈中山的印象一直不错,比起前任的那个混蛋社长,自从冈川一郎顶替了他的位置之后,公司的业绩马上得到了扭转提升,对员工的福利待遇也随之提升,前者只能说明他的个人能力出色,后者可以看出他是个有爱心的领导。 身为一种华夏的中层管理者,不光是沈中山,包括其余的几个中层领导,只要一提到冈社长,全都会不约而同的竖起大拇指——这个社长是个人物! 对于冈川一郎提出想要自己撮合他跟女儿,沈中山不排斥,当然也没说就满心的同意,毕竟冈川一郎是岛国人,工作上对他再肯定,也不代表他就可以做自己的女婿,沈中山的父亲就是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对于他们沈家人来说,和岛国人那绝对是血淋淋的仇恨。 考虑到诸多的原因,沈中山答应了冈川一郎,把女儿约出来见见面,答应之前他和母亲商量过,母亲一直很疼爱孙女,也希望在她不久于人世之前,能够看到孙女找到幸福的另一半,沈中山和母亲说了冈川一郎的具体情况后,母亲先是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同意了,毕竟单从男女的角度来说,冈川一郎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很适合结婚的对象,不能因为上一代的仇恨,而让孩子错过了终生幸福的大事。 沈中山是一个很中规中矩的男人,对待上司一直是很尊敬的,否则的话,今天晚上林昆突然出现,他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了,说真的他觉得丢人,每一个父亲的心里,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是公主,可自己的这位公主,偏偏给他找来了一个小痞子男朋友,这是他绝对接受不了的,在他看来,这个小痞子的出现,不但拂了他和上司的面子,女儿简直就是糟蹋自己,开始他还当做女儿故意气他,可当两人吻到一起的时候…… 沈中山的心都碎了,自己白养了二十多年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竟便宜了那么一个小痞子,他的心里极度的不平衡,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对女儿一直都是疼爱有加的,哪舍得那么吼骂。 沈曼的心里也明白,父亲安排这次相亲,多半是为了奶奶,想让自己快点有一个好的归宿,好让不久于人世的奶奶安心,可她真的不喜欢那个岛国男人,打心眼里不喜欢,这种不喜欢绝对是根深蒂固无法改变的。 沈曼突然抬起头,篝火跳动的火焰,在她的眼眶里结成闪烁的泪光,她看着林昆,声音哽咽,像是被巨大的悲伤卡在了喉咙中间,“林昆,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林昆断然道:“当然能了,说吧,什么忙!”这会儿工夫咱们林大兵王心生怜悯,甭说是什么忙了,除了让他去把月亮给摘下来,啥他都能帮。 沈曼抿了抿嘴唇,像是鼓足了很大勇气才开口,“你……你当我的男朋友吧。” “啊!?”林昆瞪大眼睛,有些目瞪口呆,这又是什么套路,没记错的话,他之前刚刚假装了韩心的男朋友,好吧,那其实也不算假装,毕竟自己睡过人家姑娘,虽然不是名正言顺,但毕竟有了男女朋友之实。 假装沈曼的男朋友绝对一点问题也没有,这个套路他太熟了,只是自己好像刚刚得罪过沈曼的父母,这要是哪天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去拜访老丈人、老丈母娘的,还不得被人用鸡毛簪子给赶出来啊。 “怎么,不行么?”沈曼的目光中掩不住的失落,朦胧的夜色下,跳动的篝火旁,这一张白皙漂亮的脸颊上,尽是令人说不出的犹怜与心痛。 林昆马上挺直了腰板道:“怎么可能不行,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语气突然软了下来,咧嘴笑道:“你爸妈好像不太喜欢我,这……” 沈曼抽泣了一下,语气恢复了从前的飒爽,道:“这有什么,我让你做我的男朋友又不是给他们看,而是给我奶奶看,只要我奶奶喜欢就行了。” 林昆扯扯了自己的衣服,板正的坐在沈曼的面前,“你奶奶会喜欢我这样的?假装你的男朋友没问题,就是真当你的男朋友也没问题,嘿嘿,我就怕到时候老人家和你爸妈一样,看不上我这种浪荡闲散人员。” 沈曼微微蹙眉,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就不能正经点?整天这么吊儿郎当的,是个人见了你都会把你当成小混混。” 林昆一副坦白的表情道:“我本来就是一个混混嘛!” 沈曼毫不留情的白了他一眼,道:“你可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就你的那点底细,我早就摸清楚了。普通的小混混刚一到中港市来闹事,就能惹来天楚集团的庇护?普通的小混混能和副市长姜峰走的那么近?普通的小混混能住得起海辰别墅区?普通的小混混能掌管百凤门和凤凰会所?普通的小混混能娶到天楚集团的千金楚静瑶?普通的混混能在中港市横着走?” 林昆微微惊讶,紧接着摆出一副羞涩的表情,道:“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 “嗯?”沈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紧接着马上说:“你别臭美了,我这只是作为一名合格警察的警觉习惯,闲来没事的时候多调查了一下。” 林昆把脖子一扬,摆出一副我不信的样子,道:“某些人敢说撒谎是小狗么?” “怎么不敢!我……”沈曼突然语塞了,她自己有点心虚了,脸颊突然红彤彤的,好在掩藏在夜色中看不清。 林昆哈哈笑了起来,道:“看吧,我就说你不敢说,算了算了,你的忙我帮了,只不过我不敢保证你奶奶会喜欢我,后果我可不负责啊。” “哼,没担当。” “昂!?”林昆一副很冤枉的表情,道:“沈大美女,这和担当无关吧,我一直都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你奶奶不喜欢我可真不怨我啊。” 沈曼道:“还没见过我奶奶,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喜欢你了,万一她要是喜欢你呢?” 林昆嘿嘿一笑,趁机占便宜道:“那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你给娶了?” 沈曼警告道:“重婚在华夏可是犯法的!” 林昆嘿嘿笑道:“没关系嘛,大不了给你娶回家做小的,一夫多妻嘛,嘿嘿。” “你!”沈曼懒得和这流氓讲道理,直接站了起来,气冲冲的一脚就踹了过来,林昆哎哟一声痛叫,故意没有躲闪,直接被踹的仰翻在地上。 两人在海边一直坐了很晚,海边的人影渐渐稀疏,海浪的声音越听越觉得婉转,却也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荒凉,没有人知道大海的最深处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像是人的心事一样,有时候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眼神时而停留在林昆的耳畔,沈曼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直觉告诉自己对他是有好感的,但这好感扑朔迷离,令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身边喜欢她的男人可以排成长龙,可她却唯独对他动了一点心思,偏偏他又是又老婆孩子的,这时沈曼侥幸的想,假如他没有老婆孩子,也没有一身别人看不到的光环该多好,那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住一栋不需要太大的房子,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可,那还是他么?